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战国万人敌 > 533 家庭事业两丰收

533 家庭事业两丰收

    视察春耕是个态度问题,作为淮中城的一把手,甚至可以说是淮水两岸目前当仁不让的老大,李总裁有心天天在小老婆面前装逼过过日子就算了,可惜不行啊,霸道总裁没有实力地盘,那怎么算霸道呢?

    “今年‘淮麦’出苗极好,二月播种,二月十五苗芽茂盛,这个月已经盈盈一片。夏粮算是稳妥。”

    在汝、颍之间主持农事的官吏,以蔡人为主,借着执政蔡美的关系,很多当年被坑到举族扑街的倒霉蛋,如今算是上了位。

    只不过想要恢复当年的威望地位,几乎是没啥可能。

    不过蔡国的老世族也不傻,另起炉灶,在淮中城这里给李解做狗,照样能混个人模狗样出来。

    主要还是权柄比较大,容易借用淮中城的先进农业技术,反哺家族,在蔡国内部积攒家底,在李解这里做官做事。

    所谓“左手是事业,右手是家庭”,事业家庭两丰收……

    当然了,蔡人想要在农事活动上让李解高看,然后重用,最最起码的要求,就是能够达成“喜提‘汝沟’一条”的成就。

    李解不看重出身是不假,但在淮中城的体系中,要是连一点点说得过去的履历都没有,想要得到李解的提拔和重用,那必须妹妹或者女儿长得国色天香才行。

    “‘淮麦’以往产量多高?”

    “以阴乡公平秤为准,亩产八十斤左右。”

    农官顿了顿,躬身又道,“上将军,亩产八十斤,已是极好。‘淮麦’择选天时不易,不如麸麦。北地麸麦,如易水麸麦,能亩产一百二十斤。”

    李解默算了一笔账:“如此说来,颍西夏粮,‘淮麦’能有十二万石?”

    听到李解算账这么快,农官明显愣了一下,然后连忙应道:“若以阴乡公平秤而计,确为十二万石上下。今年牛马数量极多,又有新式笼、轭,牛耕、马耕并举,省时省力,只要严加督促,便是不愁夏粮。”

    搜刮来的“淮麦”种子,也刚刚好就够这么多地,再往上增加耕地,种子数量也不够。

    所谓“淮麦”,其实就是大麦,李解仔细辨认了一下,觉得就是类似青稞一样的东西,主要是用来酿制。

    淮南主要在大别山区有荆蛮部落种植,淮北就是“淮夷”种植得多,种植的方式也相当粗暴,开春瞅准了一个好天气,瞎鸡儿撒种子就是了。

    看天吃饭,二十斤种子,怎么地也能换个五六十斤回来。

    吃起来不好吃,但总比没得吃要强。

    这年头,小米儿也是好东西,是真养人。

    也就是李总裁现在地盘广了,小弟多了,事业大了,这才让不少刚过了几天好日子的小年轻,忘了前几年的苦头,连小米都开始嫌弃。

    不过也属正常,随着研磨技术的加强,小麦的优势自然就明显无比,淮中城的“面食”,也成为了一绝。

    齐鲁官商只要到了淮中城,就没有不为之而欣喜若狂的。

    视察春耕跑得地方很多,好在交通也算便利,舟船车马都是改进了不少,半个月下来,李总裁感觉自己现在的事业,那叫一个红火,那叫一个蒸蒸日上。

    前来投奔的杂七杂八势力,也越来越多,尤其是“淮上列弱”,一个比一个不要脸,当年的弦国将军隗矢,如今更是以“学生”自居,堂而皇之地“借壳”自救。

    换了李家的皮之后,隗矢显然是没打算继续回弦国苟活,拜在李解门下,就算一时前途有点艰难,但长期来看,淮水两岸正值用人之际,他隗矢再不济,也是有过带兵经验的,又这么听话,上将军用谁不是用?

    果然,靠着厚脸皮,加上砸锅卖铁凑钱拍淮水女神马屁,隗矢总算是熬出了头。

    李总裁作为《李世兵法》的作者,办学教学的理念是“知行合一”“身体力行”,所以上来就是一通“实习”。

    这家里有几十万几百万亩地的豪族之后呢,就去淮北巡视田间地头,主要是要掌握先进的带兵技术。

    组织建设就不是学习了?

    队伍的建设,是相当考究能力的!

    至于说有学生不想去,那没关系,该学生的家族,就可能没办法代理某些江阴土特产。

    然后该学生的家族,就会让跟着学生过来的护卫,好好地劝导劝导。

    不能推心置腹,务必拳拳到肉!

    这家里已经败落,就剩下点贵族血统体面的呢,就去淮南当班。

    实习嘛,既然是将来要做将军,带兵打仗的,这实习肯定就是武装实习嘛。

    淮南荆蛮最近闹得这么凶,李总裁下达了最高指示,不让淮水的一粒米、一颗盐,流入荆蛮手中!

    河道建桥,山口设关,只要是交通要道,就是兵站哨卡。

    往来商队车马,米面粮油粗细盐,全部扣下。

    想要补偿的,直接去淮中城拿扣下时派发的凭证来换取补偿。

    总之跟大别山的荆蛮之间,就是不交流、不互市、不沟通……

    围绕山川河流,根据地形地貌,划分片区,各自管控。

    同时又征用淮南列国的壮男壮女,修筑堡垒寨墙,再不同的分区之中,进一步压榨荆蛮各部的活动空间,逼迫荆蛮主动出击以求生路。

    而荆蛮只要主动出击,往往就是自取灭亡。

    这种刁诡到极点的清剿方法,让许多“学生”都是大开眼界,自以为学到了真本事、好方法。

    寻思着这种路数,以后镇压老家的叛乱野人,简直不要太好用。

    至于说要投多少钱,投多少工程物料,堆砌多少土建工时,建设多么庞大的组织队伍,这些个“学生”哪怕曾经带过兵打过仗,也是完全没有考虑过。

    当他们处在自己所在片区的时候,思考的问题,也不可能是全局,更不可能居高临下地看待当时所面对的荆蛮处境。

    反正“莘莘学子”们也没想着去问教官,实在是“实习”的过程居然还有点小爽。

    子曰:爽就完事儿了,要啥自行车?

    两批免费劳力,分别扔到了淮南淮北自生自灭,淮北的贵种之后,一个个“喜提”事业,总之就是种田技术我最强,小爷我……骄傲!

    淮南的破落户们则是感觉发家致富就在当下,之前的学费且先不管,现在跟着教官严查荆蛮部落,吃卡拿要简直爽翻天。

    偶尔有关系亲善的小国野人出没,一包粗盐就能换一张鹿皮,这买卖……听都没听说过啊。

    一张鹿皮,怎么地在淮中城一个学期的房租钱有了。

    如果是住校生,那就更爽,一张鹿皮,完全可以去高档一点的娱乐会所,找三个齐国的小姐姐陪伴自己一起学习,一起快乐,一起进步。

    等到春耕视察完毕,李总裁也没有去理会淮南荆蛮到底折腾的如何,反正免费苦力多得是,都是听得懂命令的知识分子,卡死了交通要道,锁死了物资交流,就凭荆蛮那点实力,还想翻出个花儿来?

    你可以打猎摸鱼解决吃饭问题,也可以依山傍水结庐而居,甚至你就地挖个洞穴,猫里面十年八载的,跟李某人也没有一个圆形圆孔钱的干系。

    李总裁掌管淮水两岸偌大的地盘,哪有那个闲工夫跟你荆蛮玩什么大别山区躲猫猫?

    只要一颗盐也不流入进去,就没僵持着,都不用等到夏天,这个春天结束,全都得出山跪降。

    以往还有楚国可以帮忙,现在“负箭国士”都被楚国的太后给弄死了,荆蛮上哪儿找外援?

    偷偷地找群舒、巢国、英国甚至六国也不是不行,但今时不同往日,跟着李总裁混饭吃的列国小弟多不胜数,有谁暗中联络荆蛮,这岂不是白送的大功一件?!

    前有逼阳之战,后有入淮伐蔡,“狗特务”换排骨,排骨……它不香吗?!

    果不其然,在齐国人看来闹得沸沸扬扬的荆蛮之乱,居然完全没有大动干戈,连像样一点的兵力调动都没有出现,整个荆蛮在李总裁一整套组合拳的安排下,终于认清了现实,选择了走出大山,走出沼泽,走向社会,拥抱文明。

    这让在淮中城还有点小犹豫的千乘邑官商们,顿时目瞪狗呆、震惊不已。

    “诸君,若是效仿淮中城故智,征讨鄋瞒,必能成事!”

    “如今济水之北,乃是鄋瞒何人为帅?”

    “酋帅名曰‘简如’。”

    “千乘之北,乃是‘荣如’;麦丘以东,则是‘焚如’;崔邑之邻,则是‘焦如’。”

    把长狄鄋瞒诸部的情况说了一通之后,齐国漯水势力的官商们,显然已经有了决断。

    不但要把济水之北鄋瞒“简如”部吞并,还要将临近的各部阻截在外,要是策略运作得当,说不定还能把人驱赶到南河附近。

    下定决心之后,终于千乘邑高氏的人,便再次请求访问淮水伯府。

    李总裁这阵子玩霸道总裁范儿玩得挺高兴,一听齐国人又带着厚礼过来说商量个事儿,那就心情更好了,于是就见了个面,看看齐国人到底又有啥事儿。

    “简如、荣如、焚如、焦如……不是说鄋瞒五部吗?这最后一个,是不是叫‘品如’啊。”

    “……”

    虽然没有听懂李总裁在胡说八道什么,但总觉得话里有话没安好心。

    恶趣味满满的李总裁,听完高氏阐述了他们的需求之后,顿时大喜:“鹰羽箭你们要多少有多少!恶金矛戈嘛,最近要先供应着郑国、卫国,至于铁甲……最近的情况,你们也是知道的,刚修了淮水女神宫,铁甲优先补偿秦国人。不过你们只要等得起,八月份,就能稳定供应给你们甲具、兵器。”

    原本高氏的人还挺失望,心想郑国、卫国、秦国……这仨都不是小国,一串儿下来那还剩几根杆子几斤铁呀,再你神兵利器,三五套甲具,顶个屁用,到时候跟戎狄开干,岂不是打成消耗战?

    不过最后一听,李总裁这里,居然八月还能空出产能来,这简直就是喜出望外。

    他们千乘邑的位置,又有什么等不起的?八月还是夏天,一个月把武器装备运回齐国千乘邑。

    九月底十月初就能着装训练,十月底开打,十一月享受胜利果实……完美!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