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战国万人敌 > 537 我喜欢
    “千乘邑高氏,乃是媚邑大夫之后,彼时武公称霸,高氏为正卿。”

    “高氏大有来头,这几天我已经了解过了,不过随行高纨的那群高氏子弟,貌似没有以正卿之家自居啊。”

    “盖因千乘高氏同彼时大宗决裂,媚邑高氏因此同千乘高氏有仇。”

    “卧槽……”

    还有这茬的吗?!

    李总裁顿时来了精神,这种八卦听着就带感。

    “这为何决裂?千乘高氏是小老婆生的?被正房歧视了?”

    一聊八卦,李解就挺有精神,邀着姬豆子赶紧坐下一边喝茶一边说。

    卫国公主对这些邻国故事,都是了如指掌。

    她本就是个喜欢看书的,卫国的私藏书库,都被她看了一遍。

    从祭祀文章到国君的脏事烂事,都看,没有说避讳什么。

    “盖因齐国武公能得继位,乃是高氏谋划,其中出力甚多者,便是千乘高氏之先祖。然则武公称霸不久,便偶然恶疾而终,彼时择选公子继位,千乘高氏之先祖,为姜姓族长国氏所斥,媚邑大夫未曾维护,乃致新君继位,相恶于千乘高氏之先祖……”

    内情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简单。

    无非就是千乘高氏的老祖宗当年比较给力,是个很能干的小伙子。

    但是就是太能干了,把高氏的当家掌门人吓到了,害怕自己的位子不保,所以联合外人,把小伙子的“嚣张气焰”给打了下去。

    只是操作的过程中,涉及到了齐国的国君继任问题,那就会有是非对错,乃至会有清算清洗。

    这个仇……看看“逃跑大夫”云轸甪的态度,也就理解了。

    云轸甪也是楚国公族血统,不掺假的那种,该恨的时候,还是得恨呐。

    再比如柏举斗氏,李总裁就不信柏举斗氏不恨楚国太后,甚至现任楚王。

    同时李总裁也不信柏举斗氏不恨本家斗氏,毕竟,外人见死不救、落井下石,那终究是外人。

    可自己人见死不救,生死攸关之际,连假模假样的拉一把都没有,这就寒了心,怎能不记仇呢?

    这年头,这样的仇恨,只要血脉一直存续下去,那么子孙后代,过了一百年也是要翻本报仇的。

    周天子成为天下共主之后,只要是在周王室一统天下大会上露过脸的,无一例外,都保持着“复仇主义”,并且相当推崇血亲复仇。

    甚至有些野蛮落后地区,比如说吴越荆楚,更是竭力鼓吹“大复仇”,管你三七二十一,爷爷的仇儿子报,儿子不报孙子报,孙子不报重孙报,乃至玄孙、来孙……无穷匮也。

    在诸夏国家已经开始往制度建设上越趋完善、合理的时候,野蛮落后地区的这种风俗,也就产生了格格不入感。

    但这种地方特殊性,结合诸夏之国的先进技术、制度之后,往往又能爆发出惊人的力量。

    可惜就是跟打鸡血差不多,容易透支。

    老妖怪称霸一世,实际上就是透支了吴国的潜力,人一死,曾经养的狗,全都跳出来争夺肉食。

    老妖怪这么牛逼的人,照样没辙,更何况高氏?

    “之前豆子你跟我说齐、卫以大河为界,往东就是齐国高唐邑、媚邑,而媚邑大夫,最早就是齐国正卿高氏。”

    “正是。”

    卫国公主连连点头,“之前夫君所言,妾尚不能参悟,如今看来,却是千乘高氏,欲趁机以小支而临大宗!”

    说罢,姬豆子连忙四下找了找东西,见案几上有一只干果盘,上面装着椒盐味的瓜蒌种子。

    抓了一把出来,姬豆子坐在李解一旁,然后在案几上摆放着瓜蒌种子。

    “这是高唐邑,这是媚邑……”

    摆了两颗瓜蒌种子,姬豆子又伸出手指,在茶杯中沾了一点茶水,然后划了一条线,“这是大河,这是漯水,这是麦丘。”

    又摆放了一颗瓜蒌种子,然后又划了一条线,“这是济水,这里是千乘邑,在漯尾之北。而济水、漯水之间,便是鄋瞒一部。”

    点是点,线是线,很直观很清晰。

    李解起身也抓了一把椒盐味的瓜蒌种子,然后慢条斯理地磕了起来。

    这种瓜子吃起来超级香,当年他还是工头那会儿,工地上没少采购干货,这玩意儿价格高的时候,堪比山核桃,再便宜也不会比葵花籽便宜。

    “夫君请看,若是千乘高氏拿下济水之畔的鄋瞒,定会引来鄋瞒五部的反扑。”

    “不错,肯定会这样。而且千乘高氏的计划,是在秋收之后动手,这时候动手,天时气候来看,戎狄本就日子艰难,肯定要借机发挥,从千乘邑身上抄掠一把。”

    “可是夫君,今时北狄不比以往,如今赤狄为长,长狄脱离赤狄而自立。数代以来,戎狄对河内河下之邦国,甚是熟悉。甚至北狄诸部,多有效仿诸夏而建国建邦者,其礼仪制度,本就有类中夏。”

    “什么意思?”

    “妾的意思便是,长狄鄋瞒,既是知晓齐、卫国情,又如何不知千乘高氏,并非那般容易攻克劫掠呢。须知道,千乘邑并非田亩高产之所,乃是齐国养马地啊。”

    “嗯?!”

    李解有点琢磨过味道来了,连吐了几口瓜子皮之后,他喃喃道,“豆子的意思是……这鄋瞒五部,搞不好会联手抢一把媚邑、高唐或者麦丘?”

    “麦丘有麦,媚邑有粟,又何必去千乘搏杀,抢那些牛羊马匹呢?越冬之际,子女尚且不能保证得活,何况禽兽?”

    “有道理!”

    连续磕了几粒瓜子,李解细细琢磨起来,然后道,“这样一来,就有点说得通了。高纨那个老东西,够毒的啊。这要是长狄鄋瞒的人马反扑过来,肯定会隔断济水和黄河之间的联系,甚至连漯水和济水之间,也会制造重重阻截。”

    顿了顿,李解狗眼一亮:“这时候,如果媚邑、高唐的人死了,那也是狗蛮子干的,关我千乘邑什么事啊!牛逼,牛逼,牛逼啊……老子特么的之前还想着,千乘高氏是不是弱智,现在看来,这帮狗……还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喜欢!”

    “……”

    其它的没听懂,但“我喜欢”三个字还是听懂了,姬豆子一脸无语,心想这种渣滓还喜欢,这人心得多脏啊,才会到这种地步?

    然而李总裁却是兴奋的很,这样一来,高纨那个老东西需要吴水,也就说得通了。

    现在吴水这帮人,那是谁的话也不好使,也就李解放个屁,他们还能听个响。

    毕竟现在大吴擎天柱牛逼啊,想要给公子巳报仇,没有大吴擎天柱的友情支持,他们玩个鸡儿,早死了。

    吴水他们从易水出发,前往千乘邑的路上,说不定就能做了媚邑或者高唐邑的高氏正宗。

    完事儿之后,那应该还是冬天,冰天雪地,淄水权贵们就算有心援救,那过了淄水过济水,过了济水过漯水,过了漯水见河水,特么的尸体都凉成了冰雕啦!

    要说千乘高氏的人自己下黑手,也不是不能做,但自己人下手,早晚都得露馅。

    可吴水这帮人,外人啊,而且还是吴国人,真要是有一天捂不住,往吴国欺人太甚上甩锅就是。

    到时候说不定还能“同仇敌忾”一下,大家一起撸起袖子喊口号:干死南蛮子!

    撇开请关系不说,还能顺便转移视线,岂不是美滋滋?

    而且千乘高氏现在投资淮中城,真金白银的砸了进来,看在现金的份上,李解也不可能为了这点小事,就跟千乘高氏闹翻。

    没必要嘛,又没伤害李解面子,还让李解赚了里子,怎么看都是赢家。

    “豆子。”

    “夫君请讲。”

    姬豆子也是嗑起了瓜子,认真地听老公说话。

    “你说……我要是把这个猜测,偷偷地告诉高唐邑、媚邑的高氏正宗,会不会事情更加热闹一些?”

    噗!

    卫国公主嘴里的瓜子皮,直接飞到李总裁的脸上,贴得紧紧的。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