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战国万人敌 > 546 原来是“老朋友”

546 原来是“老朋友”

    “六人不足为谋也!”

    在六国都邑的南郭,一个持剑老者恨恨然地离开了六国都邑。而此时在六国都邑的东城,东方传来的消息让六国人都是又惊又喜。

    居巢邑被吴国的淮水伯彻底收归己用,夷虎那些规模稍微大一点的地头蛇,全部死了个干净,少说有三五人或是被杀或是被流放,稍微好一点的,也是为奴为婢,想要翻身,基本不可能。

    夷虎人的小部落,都选择了投降,在肥东靠近橐皋的地方,淮中城划了一大片土地出来,听说是免费给夷虎人开荒种植,连农具和种子都不用愁。

    到底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六人自己也搞不清,只是听个热闹。

    城中的贵族们,却是从老公叔那里,提前得到了消息,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淮南就会越趋太平,淮水伯摆平夷虎人之后,就要对付荆蛮。

    有人欢喜有人愁,至少六国的上层中,也是担忧着一个事情,那就是一旦李解要吞并六国,他们这些公族宗室,会不会死路一条。

    又或者损失会有多大。

    尽管老公叔回来游说,拿逼阳国国君逼阳子妘豹举例,但逼阳子妘豹毕竟是淮水伯李解并肩作战过的,战友情不一样,他们六国唯一靠得住的,大概只有公子巴。

    然而公子巴早就改头换面,如今为“下柳君”。

    思想不统一,自然会有人活动起来,前阵子北方来了一支商队,队伍规模不大,但是排场不小,游说见面了六国国君之后,便建议六国暗中支持夷虎人,以拖延李解吞并淮南的步伐。

    六国精英并非没有意动,然而有支持者,自然就有反对者,僵持不下,反而把这个决断拖延到了李解吃下夷虎人。

    “六人……不足为谋啊。”

    一声长叹,离开六国都邑的老剑士,坐上了马车,带着队伍,往南去了。

    六国都邑的城楼上,有人小声地问道:“此人游说各方,欲顽抗淮水伯,可要告知淮中城?”

    “不必多事。”

    “嗨。”

    现在去通知淮中城,不就摆明了告诉李解,他们六国人,其实暗地里也琢磨过给李解使绊子吗?

    什么都不管,什么都当没看见,将来发生什么事情,跟他们也没有什么关系。

    只要不被打击报复,一切都好说。

    现在淮中城兵锋越来越炽烈,淮南主持军务的人是谁?

    五步见血沙仲哈!

    这位可是灭过群舒之一的狠角色,真让他逮住了机会,天知道会不会直接找上六国,乘机灭了六国社稷。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啊。

    几个六国的卿士,在城头目送这支队伍南去,虽说为首者隐姓埋名,但六国高层还是猜出了他的身份。

    “再往南,便是‘潜地’,彼处多楚人,他一个蔡国大夫,如何能游说成功?淮水伯此时经略淮北,还不曾兼顾彼处,可楚人如今蛰伏乖顺,着实不敢挑衅淮水伯……”

    “南冈多荆蛮聚落,大者数十,小者数百,至东南谷地,丁口二十余万,总是有的。过了东南峡谷,就是群舒之地,若能联络荆蛮、群舒,未必不能成事。”

    “此言……良人当真?”

    “戏言、戏言……”

    就是随口一说,吹吹牛逼。

    六国精英不傻,群舒之地真要有用,怎么沙哈灭了一国的时候,另外几家就站着围观?

    更过分的是,当初沙哈大杀特杀的时候,分明就是一方有难八方点赞,沙哈前脚洗劫一空,群舒同族后脚就跟着趁火打劫,只不过是悄悄地进村,打枪滴不要。

    敲一点稀碎边角落,也能勒索不少人口、钱粮,加起来,也是非常可观。

    六国都邑城头有人闲聊,自然也有人默不作声,有几个宛若木桩一样,仿佛什么都没听到什么都没看见,只是回家的路上,就直接钻进了江阴会馆。

    此时在六国都邑,也是有江阴会馆的。

    两天后,“舟传”将淮南的消息汇总到了李解案头,后宫秘书团帮忙分门别类,有些不重要的文件,直接盖章就行。

    肚子越大精神越抖擞的“小桃花姬”很喜欢这种办公的感觉,让她觉得自己是个大人物,梳理国政的高手高手高高手。

    “夫君。”

    “怎么了?”

    正在琢磨鳄人新教材的李解抬头看了一眼妫蓁。

    “羊舌肱在淮南。”

    “噢?”

    李解顿时笑了起来,“这老家伙还挺能跑啊,之前我去新郑,他便在出没在周郑两地,没想到我回来了,他也南下!怎么?这老货是给我准备了一份大礼?”

    作为蔡国的顶级精英,羊舌肱对蔡国国君蔡董,算得上忠心耿耿,并没有放弃营救蔡董。

    公开场合上,他游说过周天子、郑国、应国、唐国、随国、楚国、卫国,是有一定的国际影响力的。

    毕竟,蔡董的的确确是去了姑苏,虽说名义上用的是“沉痛悼念吴威王”,可国君不回来,这也不是个事儿啊。

    郑国不少人,尤其是老郑师这些军方人员,对郑爽是真的怀念,至少郑爽带着兄弟们出去抢劫,分红是真不少。

    现在不一样了,郑城子当家,接着卫郑开战,直接扩建新军,新郑师跟不少老牌军头完全没有关系。

    军中将佐很明显地分成了几大派别,一是忠君派;二是地方贵族派;三是中央卿士派;四是新贵派。

    最后两家,其实是一体两面,所谓新贵,就是中央卿士通过把持国政,然后把自己家的精英子弟包装出来的。

    基本上就是同宗同族,外部势力想要插手,可能性一丁点都没有。

    这种情况,也就让郑国的武装力量,发生了剧变。这也是为什么郑国忠君爱国的那一帮老江湖,明明嘴上喊着要迎回国君,然而手上半点实际动作都没有。

    怕死么,怕失去所有么。

    就这么简单。

    但挽回一点颜面还是要的,国际上有人呼吁抨击吴国,他们也就跟着瞎嚷嚷,有钱的出钱,没钱的出人吼两嗓子,总之就是吴国不把郑爽放回来,就是吴国不讲道义不讲国际原则。

    当然现在吴国在外的国际代表也比较嚣张,在周天子的家里头,公开放话:我大吴国就是道义!我大吴国就是原则!

    羊舌肱忙了一通,的确赢得了国际社会的同情,然而国际社会就是一盘散沙,半点像样的支持都没有。

    实在是有些国家要脸的,口头援助的同时,多少还给点钱给点米面粮油,打发乞丐一样,把羊舌肱介绍到邻国去,说是邻国兵强马壮,说不定能跟吴国干上一回。

    羊舌肱也知道这些都是屁话,但本着积少成多的原则,有多少好处都先搂着,攒起来也是不菲的一笔不是?

    他的这个决定还是相当正确的,李解在控制住蔡国之后,并非进行高压统治,而是扶持了蔡美、蔡夕等等老牌无权贵族,又鼓励通商,颍、汝之间商贸非常发达。

    这就让羊舌肱可以伪装成商队,大摇大摆地同行汝水、颍水。

    之后南下淮南,也是跟着商队一起行动,并没有躲躲藏藏。

    北上绕了一圈,羊舌肱当真是攒了不少好东西,对淮水两岸现在的市场来说,有钱也就是大爷,羊舌肱自然而然地,也就从中寻找到了便利。

    听说夷虎、荆蛮作乱,羊舌肱通过以前的关系,在六国、巢国等地,跟夷虎大部落的首领搭上了线。

    给予了一批武器装备之外,还额外资助了一批物资,主要是粮食、舟船之类,方便夷虎人打游击。

    只是羊舌肱怎么都没想到,李解这条恶狗简直歹毒到了极点,不惜成本地将夷虎人分割包围,挤压夷虎人的游击空间,几个月时间,就将夷虎人憋死在了沼泽地里。

    其实在夷虎人闹得最大的时候,要是有六国、英国这样的国家响应,加上荆蛮,整个淮南一旦闹起来,声势绝对浩大,李解想要平定,消耗的人力物力财力,绝对不可想象。

    只要淮南一闹,羊舌肱就敢进入楚国,游说楚国夹击李解。

    想法是挺好的,可惜在第一步就受挫,六国人有贼心没贼胆,连扮作蛮子去偷袭一下淮中城的治安部队都不敢。

    哪怕羊舌肱再三强调,这些治安部队,除了沙哈直接带领的有少量鳄人、勇夫之外,剩下的,大部分都是义从、仆从,然而六国人还是怂了,天天在讨论、研究。

    然后讨论研究到淮南太平无事……

    这让羊舌肱简直抓狂、绝望,他还以为只有之前的蔡国同僚是这样的废物,而且可能是天下列国之中,最废物的。

    但是他错了,废中更有废中手啊,这六国“肉食者”,他羊舌肱服了,惹不起,惹不起!

    羊舌肱离开六国南下,是奔着“潜地”,也就是原先楚国南冈邑去的,因为楚国势力退出了大别山,现在整个南冈邑,等于说就是个孤城。

    孤城大概率是死路一条,但死路一条之前,谁知道会不会困兽犹斗呢?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