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战国万人敌 > 548 沉迷学习

548 沉迷学习

    “李子之学”要身体力行,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交了学费的“莘莘学子”们是信了。

    也不能总让学生们打白工,李校长偶尔还是会进行现场教学的。

    最近李校长就专门教学生们如何安排任务,带兵打仗,管理是个大学问啊。

    教学场地,淮中城北部一号“颍沟”,这条“颍沟”跟“汝沟”的作用一样,承担一定的运输作用,但主要还是为了灌溉、防洪。

    本次教学,李总裁并不是让学生们去挖沟开渠、担土运输,而是在一号“颍沟”上,架一座石桥。

    如果只是打桩造桥,学生们也只是觉得,这有毛意思,很难吗?随便组织两队力夫就能做到的事情。

    反正他们在老家的时候,想修什么桥都没难度,就是往里面填人命。

    但是这一回,校长李解表示老子要修的是石拱桥,孩儿们没见过吧?!

    李总裁呵呵一笑,就准备让学生们康康什么叫做宝贝!

    石材加工厂现在的业务量非常大,好在铁制工具总算能够保证供应,人手又充足的情况下,简单的石材加工,完全可以保证大批量大批次的供应。

    一号“颍沟”的水面宽度并不大,但李解大概估了一下,十二三米还是有的。

    哪怕再窄一半,只有五六米的水面宽度,它终究是一条河,对通勤绝对有影响。

    造桥是必然的事情,整个一号“颍沟”河段,大大小小的桥梁并不少,其中也有拱桥,不过是木制的。

    木制拱桥与其说是拱桥,倒不如说是一座水寨,远远看去,跟动画片中的南天门差不多。

    除此之外,就大多都是竹制、木制的小桥,通勤运输能力非常一般,最多就是保证过人过牲口可以不用在水里趟过去。

    一座大型桥梁,可以大量通行车马行人,也是淮中城的未来需要。

    石拱桥,就是李总裁现在能想到的最佳解决办法。

    石块被加工好之后,会在基石的接触面上打磨啮合纹理,增加接触面积,增大摩擦力,使得基石更加牢靠。

    想法是一回事,执行就是另外一回事。

    整个现场的调度,就是一场教学。

    如何架设脚手架,如何设置滑轮组,施工队各部分先后进场顺序……

    全套下来,学生们再傻,看完也咂摸着这不是简简单单就能搞定的事情。

    “不明觉厉”之后,那些个出来镀金的也好,学真本事的也罢,都寻思着“李子”果然不愧是信人,收了钱就是真办事的,也没有藏私的意思,全套工程管理流程,那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学生有不懂的地方,直接问了就是。

    问着问着,好些个前来学习先进带兵打仗技术的学生,就搞明白了石拱桥的建造方法。

    半个月后,因为陈国白蛇精腹痛,大概率就是要生蛋了,李总裁这才离开了工地。

    接手的学生们一脸懵逼,不是因为校长跑了,而是淮中城来了消息,说是一号“颍沟”之上,还要再建两座一样的石拱桥。

    我是谁?

    我在哪儿?

    我要做什么?

    虽然是来学习先进带兵打仗技术的,但是偶尔下乡进行田间管理、监督农事、署理民情,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你说我一个晋国、郑国的士子,怎么就跑来淮水种地、打工了呢?

    但不管怎么说,凡是到了淮中城接受再教育的列国士子们,都觉得自己是真能学到本事。

    因为上旬休假的时候,有下乡的同学返回了淮中城,再见面,总觉得这些下过乡的同学,剑术都超群了不少。

    一打听,才知道为了抢水,好些个同学仗剑搏杀,带着村民们跟淮夷跟邻村互砍十里八里的,那是个事儿吗?

    精神头挺好,战斗力也挺好。

    有些走得比较偏的同学,甚至连头发都给割了一段,说是要学习校长和鳄人的风格,头发长了办事儿不方便。

    忙了一天累得要死,浑身都是臭烘烘的,这要是头发还很长,洗起来简直要人命。

    今时不同往日啊,以前在家里有奴婢帮忙,现在上哪儿弄奴婢去?

    有实在是受不了跑路的,但半道上就被鳄人教官抓了回来,鬼知道他们躲在哪里猫着,偷偷地盯着他们的一切行径。

    甚至有的学生在野外撩妹,偶尔遇见一两个淮夷村邑的村长女儿,寻思着好歹也是干干净净的,来个友谊炮,应该没问题吧。

    可一想到鳄人教官,或许就藏在附近,顿时就是索然无味,甚至还有点恐惧起来。

    遭受多少夷女的鄙夷目光,那些深入乡野的学生,提起来就是一把辛酸泪。

    只不过休沐返回淮中城之后,却又有了新的感触。

    他们体力更好了,体能更是充沛,当初那些个在新郑差点跑死的学生,如今从乡野返回淮中城,靠的还是同一双脚。

    道路依然崎岖,距离却是更远,然而并没有曾经的疲惫。

    历练,总是在不知不觉间起到作用。

    当然前提是活着,有两个学生因为水土不服,直接死在了乡野。

    还有两个学生带着村民砍人的时候,因为砍人技术不过关,居然被人砍死,连佩剑都被人顺走,于是死了也被当做耻辱柱,时时被教官们吐槽鄙视。

    人死为大?!

    不存在的。

    诡异的李子学堂还在运行着,大部分学生的家里,完全没有对这些倒霉蛋抱有期望。

    他们的存在价值,在各自家族看来,无非是跟李解搭上一条线,算是结了个缘分,有了联系,以后做生意,也就更方便一点。

    开口就是我们家那小谁,是你李总裁的学生啊。

    这听上去就很亲近了不是?

    至于说我们家那小谁到底学得怎么样,不重要。

    能成才成神成仙最好,成不了也无所谓。

    还是那句话,家大业大的,还差你一口吃的?

    整个李子学堂,大部分都是曾经的米虫,混吃等死的膏粱子弟占据了绝大部分,剩下的,才是家族为了赌未来的精英子弟,以及一些为自己博前程的勇者。

    漫长的迷茫期中,学生们是有点无所适从的,他们得适应。

    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不知道能学什么,浑浑噩噩,宛若石头一样的牲口,被李解,被鳄人教官用鞭子往前走。

    前面有什么,李解给不了他们答案,他们自己也是一无所知。

    以往想着就算不能继承家业,多少也能凭借家族荣光招摇撞骗混吃等死,然而这种可能性,似乎越来越低,于是就分外惶恐。

    尤其是当同学死在荒郊野外,同学的家族只是过来默默地收尸,完全没有那种伤心欲绝的场面,这让他们更加震撼。

    米虫们的自我感动和自我震惊,其实并不重要,没人会关心,但是米虫们得自救,让自己活得更加有生气一些。

    挣扎出来的行为,无非就是更加坚决地跑路,然后被抓回来,继续跑路,继续被抓回来……

    绝望之际,重新给自己洗脑,临时加上了一个目标,校长李解也好,鳄人教官也罢,让他们做什么就做什么,不但要做,还要做好。

    几个月的迷茫期,过得无比痛苦无比艰难,这里没有奴婢们吹捧,没有家族的照顾,甚至连狐朋狗友的“嘘寒问暖”,居然都成了奢望。

    他们需要东西来麻醉自己,但是学校严禁喝酒,这是校规。

    规矩就是用来打破的。

    然后用美酒麻醉自己的人,就被吊起来打,大庭广众之下,被剥得干干净净,接着就会有人用鞭子狠狠地抽。

    倘若死了,那便是倒霉。

    倘若没死,就只能换另外一种东西来自我麻醉。

    最好的方法,就是找个事情去做。

    甭管是什么。

    而如今李子学堂之中,能够让米虫们最容易自我麻醉,忘却恐惧、迷茫的方法,就是学习。

    不管外界怎么看,反正李子学堂的“莘莘学子”们……

    沉迷学习,不能自拔!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