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战国万人敌 > 555 武运昌隆还是财运亨通

555 武运昌隆还是财运亨通

    “此物……便值一金?”

    离过道近的几桌,最先看到了箱子中的东西。

    这些个宾客,一个个眼神惊异,万万没想到,这箱子里的东西,居然每一个价值一金。

    只不过,他们惊异的不是货不值价,而是觉得这些个小物件,实在是太值了!

    玻璃里头夹着纸片,就这么个玩意儿,列国贵族寻思着回老家能翻十倍卖出去。

    二傻子才拿这玩意儿去交换一金呢,那不是有病么?

    参加宴会的贵种们,都觉得淮水伯实在是太慷慨,太大方了。

    难怪能打这么大的地盘!

    此刻,一听说有宝贝拿,原本心里还在吐槽野人无礼的贵族老头子们,也都喜上眉梢。

    李总裁愿意让自己的大小老婆出来抛头露面,那是他的事情,自己凭什么去管啊,凭什么去吐槽啊。

    “都分了!”

    大手一挥,李解很是爽快,说分就分,一点都不含糊。

    “淮水伯武运昌隆——”

    鬼使神差的,秦国人的那几桌,有耿直的老秦人突然吼了这么一嗓子。

    他刚吼完,左趣马子车白臀还瞪了他一眼,刚想训斥呢,就听周围爆发出惊人的吼叫声。

    “淮水伯武运昌隆——”

    “淮水伯武运昌隆——”

    “淮水伯武运昌隆——”

    嘴角一抽,左趣马子车白臀心想这帮贱人还真是毫无廉耻,简直丢尽了礼仪之家的脸。

    稍微矜持一点的,也就只有晋国魏氏的人,旁人见魏氏如此淡定,都是暗暗佩服。

    却哪里知道魏氏子弟此刻也是忐忑的很,之前看到魏昭娘跟着姬豆子入座的时候,他们几欲昏厥过去,魏氏女子犹如侍婢一样出来见客,简直是魏氏的莫大耻辱。

    这让他们又羞又怒,不得不坐在那里强制镇定。

    等到发现李解别说姬豆子、魏昭娘,连“死”了的夜月公主都弄了过来,这才悄悄地缓解了一下情绪,慢慢地吃了点美食佳肴。

    压根就不是什么养气功夫到家的缘故。

    此刻被人佩服,看到那一双双钦佩的眼睛,魏氏子弟也只能硬着头皮受了下来。

    整个宴会厅的一侧,都是热闹非凡,而与之相对的,鳄人们的餐桌上,依旧胡吃海喝个不停。

    别人喊什么“武运昌隆”,他们也没有跟着喊,继续吃。

    两边画风彻底两样,一边奴婢们得空休息了一下,另外一边则是累得个半死,不多时连红烧全鸭都上了桌,过道另外一侧还是那点菜,传菜的奴婢们根本插不进去。

    没办法,发小礼品呢。

    说是小礼品,但蔡国人那一桌,却是有人暗中惊呼了一声。

    此人便是蔡国“大”司寇蔡夕,他摩挲着手感绝佳的玻璃制品,借着灯火,仔细地辨认着玻璃中的纸片。

    “一金?”

    纸片上的内容不简单,除了可以承兑黄金一斤的文字外,还有淮水伯的印章。

    这印章,从姑苏发过来还没几天。

    除此之外,还有李解的私印。

    然后在另外一角,则是淮水伯府财务司和江阴会馆总会馆的章。

    作为司寇,蔡夕跟律令打了几十年的交道,跟大大小小的中央、地方衙门,也打了几十年的交道。

    一应公文什么作数什么不作数,他清楚的很。

    别看这小小的一块玻璃,里头“锁”着的那张小纸片,可是有吴国和淮水两地政府,以及李解个人的背书。

    同时淮水伯府财务司和江阴会馆总会馆这两个单位,分别代表了这张小纸片背后的财力。

    这两个单位的财力,需要有人质疑吗?

    “无力?”

    蔡国人这一桌,刚好上了黄鱼羹。

    用大黄花做的黄鱼羹,口感非常适合蔡国人,汝水两岸的人家,也是酷爱鱼羹,此刻吃起来,海鲜的滋味比汝水河鲜还要绝妙。

    跟蔡夕相熟的白须友人见蔡夕一脸的惊异,将调羹放下,有些奇怪地看着他。

    蔡国“大”司寇蔡夕摇摇了头,露出苦笑,对友人道:“无事。”

    怎么可能无事!

    蔡夕的心脏此刻正在剧烈地跳动,他看着不远处李解那庞大的身躯,心中前所未有的震撼,他在蔡夫子那里,不止一次把李解的手段往上高估。

    但是都错了,错得离谱!

    现在蔡夕真的是佩服蔡美到了极点,难怪那么快就将自己的孙女嫁给了新编义士五大队大队长陈安。

    这是早早地预料到了李解势力的快速膨胀,以及更加凶残暴躁的后续手段。

    杀人不算什么,杀人于无形,才是精妙之处。

    而如果把杀人手段光明正大地亮出来,更是天下第一的精妙!

    “无力,这羹汤甚是美味,何不品味一番?”

    “是啊,正该品味,细细品味啊。”

    蔡夕稍稍地喝了口羹汤,安抚了心情之后,遍视四周,皆是列国贵种。

    别说什么秦国子车氏,就连齐国千乘邑高氏,也是在那里一个劲地起哄什么“武运昌隆”。

    武运昌隆?!

    无知之辈……这是财运亨通!

    “哈……”将一碗黄鱼羹吃完之后,蔡夕赞不绝口,“诚乃天下绝味也。”

    说话间,这边也有新的菜开始上桌,不多时,整个贵种所在的一侧,传菜的奴婢们又开始忙碌开来。

    蔡夕略微望了一眼另外一侧的鳄人,见那里依旧“安静”,更是心中大定。

    此刻,蔡夕甚至勾勒出了另外一番景象,如果他是李解的门下走狗,只要他是淮水伯府财政司的人,他大可以再出另外一套玻璃制品,只不过里头的小纸片,可以换几个字。

    现在的小纸片,说可以去淮中城的江阴会馆兑换黄金一斤。

    那么,他大可以设计一款可以前往江阴会馆兑换“白沙麻布”十匹、五十匹、一百匹、五百匹、一千匹、一万匹……

    甚至还可以设计一款可以前往江阴会馆兑换白绢的。

    还能设计一款可以兑换“赤霞”的,兑换“紫霄”的。

    再换一个角度,现在淮水伯府在傅城交易,大额支付是丝绸,小额支付是阴币。

    那么自然可以再设计一款可以大额冲抵圆形圆孔钱的。

    对不同国家的不同商人来说,这就有了各自的收付款选择。

    正常情况下,有多少丝绸,就制作多少玻璃制品,这样思考是没问题的。

    但是在蔡夕看来,如果换成他,大可以多制作一批玻璃制品,没必要库存那么多布匹、圆形圆孔钱以及黄金。

    要是有一天,有人组团要来强行兑换,那么……隔壁那群鳄人,难道只是吃饭用的吗?

    以前没有跟李解打过交道,蔡夕也没有想那么多,但是自从通过蔡夫子,跟李解认识,然后还从李解这里领工资之后,蔡夕觉得自己当官真他妈有意思!

    只要有了李解掌控的技术,当年蔡夫子他们这一派,怎么可能被斗下去。

    而他作为“平舆司寇”,完全可以用这样的方法来掠夺民间财富嘛。

    只不过蔡夕也很清楚,在当年的蔡国,这种做法就是透支民力,搞不好就会出现暴动。

    但李解不同,李解出道至今,有口皆碑啊,信用非常好,说什么就是什么。

    连“一诺千金”都是跟他有关,不服不行。

    甚至蔡夕敢这么说,吴国姑苏王畿地区那些个山头,如果说有余钱往外借,在吴王姬虒和李解之间,他们肯定选择李解,而绝对不会是吴王姬虒。

    吴王姬虒有什么?他有个屁啊,小屁孩讲话谁听?就因为你是大王,吴国老世族就要相信你?

    但李解不一样,说杀你全家就杀你全家,说援助逼阳国就是援助逼阳国,连“忠肝义胆”这个成语,都是跟他有关的。

    还是那句话,不服不行。

    李总裁的信誉度,那真是一点一滴地杀出来的,不掺任何假。

    只是蔡夕相信,正因为长期不掺假,所以一旦玩花活儿,特么的绝对是骚出天际的那种啊!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