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战国万人敌 > 052 有赌未必输

052 有赌未必输

    汉子李解要祭祀吴威王,这事儿是很早就同步传回淮中城的,成立汉子国,约期在正旦这一天祭祀吴威王,然后开元。

    只是原先约定的,就是小打小闹,过年嘛,给亲戚朋友拜个年,大家一起吃个饭,乐呵乐呵,也就行了。

    先人中有比较重要的,也告祭一下,也算是齐活儿。

    只是事到临头,显然李解这里搞出来的动静更大一些。

    别人不知道怎么样,反正曾老夫子一把年纪了,吓得当天晚上夜尿繁多。

    至于跟过来的曾氏子弟们,现在也是紧张到不行,哪怕再怎么蠢钝愚笨,这时候也清楚,曾氏站在了一个拐点上。

    往前一步,必定是家世大涨,跟逼阳子妘豹一样,成为汉子集团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

    但是之后是一落千丈,还是起起伏伏狂飙突进,那就不好说了。

    这超出了曾老夫子的预测能力,他又不是神仙,鬼知道怎么应对李解这种神经病。

    “老祖!”

    曾善的孙子擦着汗,紧张到不行,带着颤音哆哆嗦嗦地看着祖父,“倘若当真诸国联合,围攻汉子国,我随国……随国当如何?”

    “休要再管那许多!”

    老头儿猛地一挥衣袖,“李子曰:形势比人强!李子又曰:办法总比困难多!”

    “怕什么?!”

    曾善的目光,陡然坚决起来,眼神逐渐犀利,比年轻人还要有精神。

    深吸一口气,又长长地一吐,这随国老儿伸出同样颤抖的手掌,拿住了案几上的茶杯,攥紧之后,好一会儿才稳住,然后双手捧了起来,茶杯凑到嘴边,这才喝了一口茶压压惊。

    茶香让曾善更是眼神无比坚决,脑子也越发地清醒,心中暗忖着,楚国分裂,晋国称王,宣告着天下乱战的开始,只要是世族之家,就休想独身其外。

    唯有勇猛精进,唯有锐利进取!

    只是以往的曾氏,可能还会多头下注,这一回,却让曾善放弃了这种保全家族的惯用手段。

    他想到了不少人,蔡夕、滑稽、吴起、云轸甪甚至还有老朋友斗尊。

    “淮中汉人有言:有赌未必输!老夫赌了!”

    “……”

    “……”

    “……”

    几个曾氏子弟都快疯了,自家老祖这是几个意思?这是要作妖?这是要现形?赌什么赌?两头押注……它不香吗?

    然而曾善显然是看穿了这帮人的想法,顿时道:“从今往后,尔等便非随人,而是汉人!”

    “老祖!”

    “祖父!”

    “嗯?!”

    一抬手,打断了曾氏子弟们的焦急,曾善目光灼灼,很是郑重道:“快则一年,慢则三年,老夫……也当自称‘老汉’。”

    主持大祭祀这件事情,曾善已经看明白了,汉子李解这一手,就是逼迫中原列国以及当年的封国诸国站队!

    这是划一条线,有种决战,没种就憋着,事后再来组团反汉,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胆气!

    当年有晋国给天下撑腰,把楚国摁在地上摩擦。

    现在汉子国风云再起,在这战国时代纵横江淮,不知晋国何在?

    越是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曾老夫子就觉得汉子李解果然深不可测,果然是深谋远虑,不愧是吴威王勾陈的野种,还专门把上乘兵法,传给了他。

    想到这里,曾老夫子又是相当的庆幸,他知道吴威王还有个儿子叫姬寅,一生征战也是胜多败少,幸亏死了,这要是活着,只怕是风险重重。

    哪里像现在,他七老八十赌一把,赢的成算是相当的大。

    “老祖,‘天皇大帝’啊。这是功比三皇,德比五帝,天下诸侯,必定耻笑。倘若当真围攻汉国,纵使李子武功盖世,又怎会是天下人的对手?”

    “你是这么想的?”

    看着孙子,曾老汉一脸的失望,年纪轻轻,却一点闯劲都没有。

    敢打敢拼的年轻人精神头,丝毫都看不见,反而像个小老儿一样,在那里瞻前顾后,当真是令人失望。

    “尔等也是这般想的?”

    不再去看孙子,曾善目光一转,看向了其余曾氏子弟。

    “叔父。”

    剩下的曾氏子弟中,子侄辈的一个年轻人出列,冲曾善拱了拱手,然后低头道,“我有一言,还请二三子深思。”

    曾老汉见有不同想法,顿时松了口气,虽然只是带出来几个曾氏子弟,为的就是让他们见见世面,看看汉军的威风,也好让他们清楚,随国的前途,基本是可以预见的。

    但即便是可以预见,显然也要让家族稳定传承下去,如果可以,自然也要发展壮大。

    同时在这个基础上,国君的性命生死,也是要看护好,能不绝祀,就不绝祀。

    唯有如此,将来曾氏分家,不管怎么分,这种品德不管是真情还是假意,终究是有人去做,无数的分支遇到本家遭难,纵使不会全力以赴去拯救,但也会帮扶一把。

    这就增加了存续的几率,增加了百代绵延的可能。

    他曾老汉厮混在江淮列国,从来不是老好人一个,只是思考的角度,和常人完全不同罢了。

    在曾老汉看来,楚国这种言而无信,靠欺诈起家的国家,下场未必会比随国好多少,甚至可能更糟。

    “二三子何不细细思量,为何如今楚国郢都之内,乃是由权邑斗氏执掌大政?”

    “楚国太后人在郢都,楚王却在渚宫,而渚宫可曾为楚国失而复得?”

    “淮水大军伐楚之际,天下诸侯皆是望风而动以待时机,彼时所思所想,无非是两虎相争,必有一死,必有一伤。”

    “如今天下诸侯所想,可是破灭?”

    几个疑问抛出来,曾氏子弟都不是笨蛋,立刻打消了之前的犹豫,连曾老汉的孙子也都是恭恭敬敬地再冲祖父行了一礼:“如是,我等便全力投效汉子!”

    曾老汉见状,顿时满意,有些时候,不是说墙头草不好,两头押注不好。

    而是真的形势比人强,曾氏固然可以多头押注,但是现在李解大杀四方的概率是最大的,一旦李解摆平了各种不服,又卡住了天下险要,那谁是他的对手?到那个时侯论功行赏,他们曾氏凭什么跟阴乡集团、傅城集团、淮水集团争?

    汉子国现在的官僚分布,已经越来越清晰,传统意义上的勋贵武士,就是鳄人和白沙勇夫。

    而那些走狗爪牙,则是两次逼阳之战中的“义士”,从“义胆营”变成“新编义士”这些人,就是汉子国的虎狼鹰犬。

    至于云轸甪、蔡夕、蔡美等等,他们曾经在各自的母国,都是边缘化的人物,甚至就在雍澨这里,曾老汉还看到了“沧浪君”鄂沧。

    这老东西投靠李解之后,居然也被重用,现在负责着溠水和汉水之间的物资运输,同时还兼职将那些出去劝降的渚宫近臣,运送到汉东各地。

    换成别的君主,未必敢像李解这样操作。

    而昨天来了之后,当曾老汉抛出这个疑问,就被李解一句“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回复了去。

    这让曾老汉很是佩服,这年头,君主用人,大多依仗宗室兄弟,这一点本没有什么错,国家也好,小家也罢,但凡用人,肯定是自己血亲更加相信。

    也正因为如此,如此多的“外人”充斥在其中,这多少让曾老汉感觉新奇至于,也由不得他不佩服。

    至少汉子国表明了一个态度,在汉子国内部,有本事就能混口饭吃。

    虽然关键位置还是鳄人和外戚,类似“哼哈二将”和商无忌之流的地位,肯定是不可替代的,但是汉子国官吏需求量极其庞大,这对很多落魄武士而言,已经足够了。

    再让他们去做乡士,豢养一大批奴仆,他们也没有那样的精力和实力。

    战争一旦发动,瞬间破产的武士比比皆是。

    “我等……我曾氏,便赌这一把。”曾老汉手指缓缓地在案几上点了点,“赌汉子横扫不服,战无不胜!”

    “嗨……是!”

    “是!”

    “是!”

    统一了想法之后,曾老汉也没有含糊,连忙亲笔写了一封信,用了最好的淮中白纸,在这片纸如金的贵重物事上,曾老汉给国君随侯阐明了现在的局面,面对当下的现状,曾老汉给了随侯几点建议。

    首先曾老汉开门见山地告诉随侯,随国这个国家,是肯定保不住了。肯定灭亡,如果汉子国在可能会发生的保卫战中没抗住围攻,作为“帮凶”,随国肯定是要有所表示的,不出意外,基本等于社会性死亡,这一点,希望随侯有心理准备。

    其次,曾老汉又告诉随侯,如果汉子国继续强盛,继续兴旺发达下去,那么随国灭亡虽然也是进行时,但还是可以搞一点好处的,不绝祀,这是基本的,再能不能弄一点自留地,弄一点传家的物业,就要看国君的态度。

    最后,曾老汉以随国上大夫的名义,希望国君能够联络唐国之流,通过以前入贡洛京的路线,把“天皇大帝”这个名号,宣传出去。

    尤其是针对最后一点,曾老汉希望随侯在这件事情,要大肆宣传,可以的话,最好亲自前往一趟洛京,当着周天子的面,把李子在汉水之畔干得事情,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让洛京君臣都跳脚,逼迫他们做出决定!

    就是要逼迫周天子向天下四方哭诉,最好就是哀嚎不止,然后号召天下诸侯,念在周室往日的情分上,把“天皇大帝”这个事情给解决了。

    逼迫周天子,就是逼迫中原贵族,甚至可能是天下贵族。

    一旦形成反汉联盟,可比当年晋国会盟伐楚要规模大得多,是大得多得多。

    声势浩大是肯定的,说不定百万大军都有可能,天下围攻汉国,正常人看来,李解都是扛不住的。

    但是曾老汉是真的赌了,他就是要赌,赌李解的的确确“受命于天”!

    这一番安排之后,曾老汉这才彻底平静下来,此时什么“天皇大帝”什么“帝勾陈”,都是无所谓的事情。

    甚至他还观察了一下鳄人们的表现,似乎完全不在意这一场大祭祀会带来什么后果什么冲击。

    只可惜,曾老汉每次想要跟鳄人详谈,鳄人都是只说他们能说的,嘴巴紧得不像话。

    与此同时,李解在雍澨东南,正在会面新一批说客的归来。

    这一批说客前来面见李解的同时,还带来了一大批被说客们说服的汉东叛军。

    大大小小的势力都有,有说客们的同族,也有同乡,更有同窗,甚至更夸张的只是某个族长跟说客一起在齐国开的高档娱乐会所消费过……

    人与人的感情关系,还真是复杂的很。

    “来人!”

    李解大手一挥,见座下几个归来的说客,又是紧张又是期待地看着他,“把赏赐抬上来!”

    “是!”

    不多时,两个身材结实的鳄人,就抬着两大箱子进来。

    箱子很普通,只是樟木打造的普通箱子,但是做工相当不错,没有什么毛刺,看着还带着点镜面油亮的感觉。

    咚!

    咚!

    两只大箱子重重地放在了地上,草草铺设的石板地面下头,是一层细细的河沙,两只箱子放下来之后,石板明显有些下陷,这份量之重,不可小视。

    两个鳄人将箱子打开之后,整个厅堂都仿佛亮了起来。

    五光十色的玻璃珠,被从门窗中穿透过来的阳光,照耀得极为夺目。

    那些做说客的渚宫近臣,这时候都是欣喜若狂,他们知道,他们这一铺,赌对了。

    这汉子李解,果然和传说中一样,很是信守诺言,完全没有说赖账的意思。

    “尔等说服多少人归附,就拿多少!有一个,算一个。我李某人,说话算话。”

    大手做了个邀请的姿势,那几个说客顿时起身,连忙冲李解行了个大礼。

    有人更是叫道:“汉子为王上伯父,我等为汉子效力,亦是为王上尽忠,此乃分内之事,分内之事……”

    “多谢李子赏赐!”

    “多谢李子赏赐……”

    说罢,这些说客完全没有控制住仪态,这些玻璃珠看着就是极为名贵,随便拿起一颗,其中竟然还有气泡,这要不是东海所产,谁信?

    更有传言,东海有巨龙,巨龙有龙宫,这怕不是龙宫之物?

    正一个个高兴得摸不着头脑呢,外头又来了几个鳄人,依然是抬着大箱子。

    进来之后,同样打开了箱子,里面一层层一叠叠的,不是“大红01”就是“大紫01”。

    “赤霞、紫霄?!”

    “李子,这是……”

    “要是诸君觉得‘东海琉璃珠’和五湖珍珠太多,拿‘赤霞’‘紫霄’,也是可以的。”

    “多谢李子——”

    “多谢李子——”

    “哈哈哈哈哈……”

    李解看着他们的表现,很是满意地大笑起来。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