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战国万人敌 > 657 各忙各的

657 各忙各的

    汉军推进的速度之快,让那些想要看汉军吃瘪的列国间谍,都是彻底懵了。

    他们并非不知道李解能够冬季作战,但是楚国汉东地区,居然大批大批的“望风而降”,这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李解亲自出马,硬仗一次都没有遭遇,像样一点的战斗,鳄人仅仅是出动了中队长。

    而且中队并不满编,是缩编的中队,辅兵成了这次作战出力最多的部分。

    等到郊郢地区也逐渐被汉军掌控之后,原本还在上鄀的列国间谍,这一次终于坐不住了,纷纷南下,在湫邑恭候汉军的到来。

    只是李解虚晃一枪,部队在雍澨以北略作休整,以沙哈带了一个扩编大队,外加两个大队的勇夫,同南下的三关部队,合兵与沈鹿。

    这地方比较特殊,当年楚国会盟合兵,就是在这里仿造鹿台,然后指天发誓,绝不背盟。

    整个郊郢东行的通道,此时就算彻底被隔绝,那么即便楚国最后来一次亡命一波流,过了汉水就要面对重重困难。

    当年楚国祖先是打下了大量丘陵地带的交通要道,加上水陆交通上的重要节点,才能够让楚国保障后勤,轻松地将部队输送到前线,然后跟汉阳诸姬大战数次,最后在蒲骚一战定乾坤。

    现在想要复制祖先的套路,基本没什么希望。

    李解和商无忌一南一北,打的算盘就是分割汉东跟楚国故地的联系,至少在交通上,直接禁绝交流。

    不但汉水上的舟船尽数为“沧浪君”管理,从长江沿岸开始,阳水南岸的渚宫,云梦泽南的州国都邑,汉水和溠水之间的雍澨,再加上沈鹿、绿林,中间间隔随唐两国,这由南至北的一条线,算是把楚国在汉东的念想,全部斩尽杀绝。

    想要搞敌后袭扰不是不可以,给援助;想要搞占领区打游击不是不可以,给援助;想要烽火狼烟燃个不停,让汉军疲于灭火不是不可以,给援助。

    只要楚国咬咬牙,上下一心,以楚国宗室和老世族的底蕴,挤出几个楚国朝廷的全年财政收入,都是没问题的。

    但这只是最美好的想象,实际情况则是楚国地方世族,根本不可能给楚国中央掏钱,更别说是一大笔钱。

    这跟楚国一直在模仿周室的体制有关系,整个国家的县邑,其实就是封地,打下一个封一个,久而久之,自然地盘越打越大。

    但要说中央军有多么牛逼,却是不尽然,反而地方部队尾大不掉,最终形成斗氏等等奇葩。

    高速发展期的时候,战争红利能够驱使着楚人奋勇向前,但是伴随着前所未有的受挫,定然就会出现各扫门前雪的境况。

    以李解离开渚宫,亲征汉东为例,正常来说,就算不把楚王熊生迎回去偷回去,至少也要给李解制造一点麻烦,让他后方不稳,是前线军心失衡。

    但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因为郢都现在最大的势力是斗氏,而且按照实力对比来看,楚国总体衰弱,但斗氏的权力比重,却大幅度提高。

    如今的楚国令尹,又是斗氏所有。

    而司马项拔,更是斗氏的姻亲,权邑斗氏更是将奴客两万,以商队的形式,送到淮中城。

    落在楚国在核心统治区老世族的眼中,斗氏就是在卖国,并且还是权臣卖国。

    这种情况,除非斗皇拿出一部分权力来瓜分,才能稳住局面,这样楚国各个地方世族,即便不是很甘心,但出钱出人来搞事,也是愿意的。

    可楚国令尹斗皇,有些事情没办法跟老世族说,他总不能跟老世族们讲,他斗皇凭借直觉,认为汉子李解这条恶狗不简单,可能是要算计他们,所以现在咱们算了,安心发育,不要到处浪。

    就算最终证明斗皇是对的,但现在也是有理说不清,索性斗皇就不去说,自然也就不能把好不容易集中起来的权力,人为地分散。

    斗皇的想法比较简单,既然汉子李解也清楚一口气吃不成个胖子,把楚国全部打下来,以汉子国的体量,还没办法快速消化。

    汉军只要敢过汉水,楚国老世族就敢边打边退,实在不行学左军,一口气逃到巴国去,再不行逃到蜀国去,再不行南逃洞庭。

    总能跑路的,只要手头有人有钱有装备,就不怕在蛮荒之地重新站稳脚跟。

    因为又先例在,比如说斗尊这个“丹阳公”的最早封地,其实就是在楚国西陲,常年要跟百濮人作战。

    再比如罗国遗族,如今就是被迁徙到了江南,重建的罗国,已经跟扬粤诸部斗了几十年,水稻田也开辟出来几十万亩。

    只要能站稳脚跟,总能活下去。

    不过这是最极端的情况,斗皇自然是不想走到这一步。

    从楚国令尹斗皇的角度来看,他并非不知道李解早一天消化汉东,平定汉东,对楚国来说,就是要早一天面对重重风险。

    汉军的战斗力太强了,斗皇完全看不到胜利的希望。

    他唯一能期待的,就是汉军在长期的围攻消耗战中,将精锐逐渐打光,那么这样的话,还能有反攻的希望。

    那一天可能很遥远,斗皇甚至都已经打了自己绝对看不到那一天的主意,他最大的决心,就是两代人甚至三代人,将汉子国消耗死。

    在此之前,斗皇准备着手的,无非是重建楚国都邑,效仿秦国和齐国,设置多个都邑,但实际统治核心,必须后撤,并且在汉西建立有效防线。

    即便不能防住汉军,给核心统治区撤离的反应时间,那也是相当好的。

    于是乎,明知道汉军从渚宫出发,先荡平雍澨,后进逼上鄀,楚国方面,尤其是楚国中央,并没有什么动作。

    甚至郢都有人抨击令尹斗皇的时候,斗皇也是充耳不闻,假装这种冷嘲热讽没听到。

    至于在朝会之上,他一边要拉拢赵太后,寻求李解、楚王的政治支持,一边也确实拿出了一些好处给顺从他的氏族。

    如楚西屈氏之流,斗皇允许他们一边组织马队前往巴蜀采购生丝,一边又将巴蜀生丝,转卖到淮水流域。

    同时就在阳水之畔,明明渚宫和郢都互相望得见,但还是在两个地方的天然交界处,开办了互通贸易的市场。

    阳水上的一座木桥,一南一北,各有一座交易市场。

    在这里,汉子国的各种特产,都会在河南集中起来,然后销售到河北。

    桥并不长,也就十几丈的长度,但从桥南到桥北,一次交易,就是完成了一次进出口。

    两岸的仓库,虽说有官方的推波助澜,但民间私自建设的临时仓库,也是相当相当的多。

    甚至有些管制物品,比如说青铜器、粮食、玉石,此时双方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交易。

    为了稳住郢都的局面,防止暴乱发生,令尹斗皇算是使出了浑身解数,一面将斗氏子弟全部提拔出来,在关键的实权岗位上,都是用了自己最信得过的人;一面到处筹措物资,既要保证供暖过冬,也要保证粮食果腹。

    完成这个高难度任务,斗皇甚至连百濮人都放了一马,行政命令上,允许百濮人可以进入楚国境内,前往允许的市场进行交易。

    这跟以前楚国在面对百濮诸部上的政策,基本就是全面推倒。

    以往楚国的国策,就是把狗蛮子往死里逼,逼死了狗蛮子,自然地盘就是自己的。

    在逼迫的过程中,还会把楚国的手下败将,封地到这些狗蛮子的附近,让他们去跟狗蛮子打生打死。

    这样双管齐下,在缺少交易的状况下,武器装备落后、营养摄入失衡的百濮诸部,只能不断地往深山往西南地区发展。

    但现在令尹斗皇,却通过了一道法令,可以让百濮人前往楚国境内的关市进行交易,也就是说过,楚国头一次要跟狗蛮子玩温和政策,而不是刚到底。

    要知道哪怕面对老妖怪最霸气的时候,楚国崩归崩,还是当吴国是狗蛮子的,只是这只狗蛮子比较能打。

    毫无疑问,斗皇这一次干出来的事情,直接让整个楚国核心统治区都在震荡,但震荡归震荡,斗皇在冬季的财政上,居然还有上浮。

    原因就在于,百濮诸部多少年积累的各种物资,可以通过楚国来释放,而这些物资,楚国人就算不用,转手到渚宫,就能从汉子国换来更需要的过冬物资。

    其中百濮诸部存量最大的,就是各种皮毛、鹿角、犀角、象牙、宝石、羽毛、矿物、木材等等。

    这些对现在的楚国来说,基本没什么卵用,但对汉子国而言,却是需求量不小。

    汉军的军装是制度化的,军官和士兵之间的区分,也主要就是靠金属徽章和不同颜色的羽毛。

    这些东西,都比较昂贵,看上去没什么卵用,但对部队的统一性、凝聚力,还是有帮助的。

    整个贸易过程中,阳水两岸,桥北的楚国口岸,其关市税,根据不同的货物,从值百抽二到值十抽一不等。

    令尹斗皇在针对不同的商品,要根据通关口岸的货物交易量来定税,整个冬天,基本上能够做到一物一税。

    大宗货物的税少一点,奢侈品的税多一点,同时关税和市税,只征一次。

    同时交易双方,在通关口岸会请关市大使为官方中人,那么每次交易,就可以根据通关口岸的行市市价来进行估算。

    楚国令尹斗皇,将通关口岸的出口交易预估,称之为“估卖法”,因为从本国出口,比较容易控制,商人基本也没有反抗的能力,很容易在这上面稍微做一点手脚,也不多贪,大概就是在百分之二左右。

    这么一点,对穿越前的李总裁来说,绝对是不低。

    但这年头,二十抽一、十抽一、十抽四都是正常的,所以对很多楚国境内的地方世族马甲商队来说,就显得不怎么起眼。

    同时对令尹斗皇来说,“估卖法”减轻了很大的统计压力,基本就是集中在通商口岸交易,而且很多时候,并不需要在交易彻底完成之后,再去抽税。

    在交易之初,就能提前抽税,然后发放完税凭证,类似商人之间的“玉简”,接下来就是任由商队出关。

    又或者就是从淮中城进口大量白纸,因为白纸非常昂贵,用来制作完税凭证,相当的完美,加上又书写便利,只要做好备份,就能根据存档,来追查当时负责某一天某批次出口交易的官方负责人是谁。

    对斗皇来说,出现逃税,他没有心思去追查怎么逃的,他只需要把负责人抓起来,然后抄家。

    抄家所得,自然就能补上逃税的这一块。

    于是乎,李解在汉东忙着扫荡的时候,楚国令尹也没有闲着,同样忙着“扫荡”,只不过他做得比较文雅,飞快地将楚国中央财政重新恢复过来。

    同时,斗皇在恢复财政上,重点并不是在出口上,而是进口。

    大头自然是从汉子国的进口,大量的奢侈品进来之后,为了避免通关时候刺激汉人,往往都是把汉子国的商队放进来之后,在市税上做文章。

    关税少一点,甚至直接减免。

    但是市税就直接拉高,并且因为市税一视同仁,汉子国的商队,除了抗议,就没有太好的解决办法,除非能够说动汉子李解,为了降低楚国的市税,再发动一场伐楚战争。

    有楚汉和约在,短期内这种想法都是做梦,所以奢侈品进场,比如说高档丝绸、高档陶器、漆器、瓷器、玻璃器、金银器等等,斗皇是不愁收钱收到爽的。

    就算不收钱,收实物税,楚国中央政府一转手,就能拿这些高档奢侈品当做俸禄下放,只要是贵族世家,就没办法拒绝。

    因为人总归是要死的,这年头本家老祖死了,没点像样的好物件陪葬,整个家族都会蒙羞。

    薄葬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斗皇吃的就是这一份人心,因为这些老世族去市场上采购,比往年的价钱,要多了百分之二十可能都不止。

    这么一算,还是俸禄形式比较划算,毕竟,奢侈品有价无市是长期的,吃饭问题,自己家有封地,地里有产出,怕个屁?

    然而从汉子国的进口,依然不算是斗皇的工作重心。

    重点反而是在百濮、扬粤等蛮子身上。

    以往楚国针对这些蛮子,是铁了心往死里整。

    但是现在不同,令尹斗皇为了缓和财政,给了这些部族甜头,地价收购土特产的同时,又和相邻的一些部族,效仿阳水通关口岸,在当地部族的主要活动区,建立市场。

    不过这个市场建立,令尹表示这是大楚国释放善意,为了表现诚意,大家各退一步,以后凡是到这里来交易的,除了楚国和本地土族,都要征税。

    然后每扩张一个交易市场,当地土族就得继续保持这种优良作风,加强大楚国和土族之间的长久友谊。

    一句话,外来户进场,税都他娘的往死里收!

    百濮人一合计,反正他们也不怕巴国还有乱七八糟的小邦国,唯一能搞死他们的,貌似就楚国,那就答应吧。

    于是乎,那些溜达到楚国西陲的陵师三军残兵败将们,都发懵了,他们突然发现有一天跑去百濮人那里采购肉干、粮食、木材的时候,居然要掏一大笔钱。

    而且不能私下交易,得去市场交易。

    在市场上,还见到了郢都来的使者,专门帮助百濮老乡,建立完善的收税工作。

    只这么一招,就让大量地方军头菊花一紧浑身难说。

    大冬天的,咬咬牙抢百濮人一把,也不是不可以,但风险就在那里,抢东西容易,来年就不好过了。

    天气一转暖,百濮人也不是傻的,肯定要反抢报复。

    进退为难之间,有些桀骜不驯的军头,第一时间派出了心腹,前往郢都,说是要给太后恭贺新春……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