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战国万人敌 > 680 掩人耳目

680 掩人耳目

    晋国河西,晋国再次增兵,“王师”主力开始向西推进,因为春天到来的缘故,渭水水位开始上涨,对秦晋双方来说,这都不是什么好事。

    之前想要筑坝水淹晋军,可晋军主力一直在高地,秦国就算有心,也算计不到晋国大军。

    “王师”大营之中,大纛所在之处,甲兵林立,内外森严。

    “报——”

    “何处战事?!”

    “齐侯会盟,正在攻鲁!”

    “攻鲁?!”

    在营帐口的大夫一脸不可思议,他怎么都想不明白,这齐国怎么就攻鲁了呢?

    晋国对齐国会盟这件事情,也是有所掌握的。

    但具体情况,毕竟不在现场,也没有分析过当时的济泗国际形势,也就产生了误判。

    在他们看来,齐国这时候,就应该顺势掠夺吴国的北方土地,然后一应小国,还不是随随便便就爆打了?!

    可偏偏是攻鲁,这种操作,着实让他们有些不能理解。

    传令兵将情报奉上之后,军营内,魏操看完情报之后,将绢帛放在一旁,然后皱眉拂须道:“齐国攻鲁,二三子以为,齐国这是意欲何为?”

    “剑指鲁国,实图吴汉。”

    “老夫有一事不明,齐国滨海,吴国亦滨海,何故不取东莱、郯、傅等地,反而舍易求难,前去攻打强国鲁国?”

    “禀夫子。”

    一人出列,拱了拱手,然后道,“贱私曾游‘岱山’,齐鲁虽是相邻,实则旅途遥远,有类秦楚。”

    “秦国前往楚国,有商於之地,过武关,便可南下。”

    “夫子,岱山、汶水、泗上,亦有鲁国阳关。”那人顿了顿,又道,“只是,正如商於之地一般,阳关险要,大军难以出入。”

    “原来如此。”

    魏操顿时明白过来,这和他看地图不太一样,地图上,虽然标注了国家的范围,可地形如何,很难反映出来。

    齐鲁虽然相邻,可两国争斗,其实都挺绕路的。

    “春季攻城,只怕殊为不易。”

    此时晋国虽然是进攻态势,可因为春季的泥泞,推进的效果很不好,战线上拉得很长。

    不过好在不仅仅是晋国如此,齐国也是如此。

    两军的战线犬牙交错,尤其是秦国,因为渭水暴涨的缘故,本该进行的春耕,现在又要推迟。

    现在拼的就是一口气,一点韧性,顺风仗要打,逆风仗也要打,而烂仗,更是要打!

    魏操感慨了一声,然后又道:“齐国会盟,我大晋不予理会,这称霸盟主之事,齐侯既然属意,便由他去罢。”

    “夫子,我等不从中取利么?”

    “此乃周室封邦之事,与我等何干?”

    魏操这一声反问,顿时让幕僚们恍然大悟。

    此时晋国不掺和,反而是亮明态度。

    换作从前,他们晋国就是又要出来主持公道。

    不是调解齐鲁纷争,就是带着中原列国威胁楚国,要不然就是从周天子那里,继续混一点没用的爵位称号。

    现如今,什么包袱都卸了下来,固然一开始国内情绪不佳,但总体而言,跟秦国开打之后,整个晋国称王的后遗症,都在战争中不断地被磨灭。

    “鲁国即便能旷日持久相守,若无外援,终要败亡。”

    “非吴即汉,必救鲁国!”

    “夫子,或许这几日,便有消息传来。”

    从情报反推时间,才能提前预判预估,齐鲁相争的变化。

    此时魏操心中是比较平静的,秦晋交战,而齐国选择会盟,把卫国、郑国都拉了过去,对晋国来说,也是好事。

    如此一来,晋国就能大摇大摆地抽调一部分绛城的“王师”。

    原本这些“王师”,是要拿来警戒地方,随时要支援东部疆土的。

    现在,却是不用了,一旦开战,谁都顾不上那么多。

    可以说晋侯称王以来,最好的国际形势,就是此刻。

    楚汉争霸,齐鲁开打,周天子自己都下场开捞,中原都是一帮废物,根本没人可以威胁到晋国。

    那么,晋国只要摆平了秦国,不但拿到了关中粮仓,还有了函谷关这个天险门户,中原三面被晋国包围,到时候谁能抗衡?

    一时间,魏操想起了国际上流传的一句戏言,那就是汉子李解,曾经叫嚣要“一统天下”。

    他没有当真,但是现在,他自己觉得,“一统天下”这个丰功伟绩,完全可以在摆平秦国之后,提上议程。

    大晋国,只要能吞并秦国,就有这样的实力。

    心中闪过这样的念头之后,魏操心绪起了波澜,忽然觉得,此时跟秦国的僵持,突然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再遣说客前往泾水,劝降泾阳令。”

    “嗨!”

    军营中,魏操再度下达了一个命令,他并非是全军总指挥,军事上的事情,他并不干涉前线军将。

    只要前线部队缺少什么,他便尽可能地供应什么,甚至连“鹰羽箭”“吴钩”,他都派人从南方采购了不少。

    除此之外,军事之外的动作,魏操用得很多。

    自从他前来河西之后,跟秦国人的客套话,说了不知道多少遍。

    每隔一段时间,双方就会互派使者,该骂的骂,该恐吓的恐吓,各种小手段层出不穷。

    双方都是围绕着“威逼利诱”展开盘外招,每一个军寨,每一座城邑,每一处蛮夷仆从军,都是要不断地磨,不断地去干扰,才能稳固或者拿下。

    之前枯燥且乏味的烂仗,因为内心浮现出了热情,使得魏操竟然处理起来,变得津津有味,还很有干劲。

    而和慢吞吞的魏操不同,李解再接二连三受到新的消息之后,立刻有了不同的应对。

    不过他并没有干涉一开始美旦等人做出的决定,让睢水一带的役夫、临时官吏,继续配合傅城方面的行动。

    “命令!沙哼部即刻对薛城实行军管!“

    “是!”

    “命令!微山尉戴飞,向鲁南转进,随时准备在武城加固城防,如有必要,可率部向东,袭扰齐国部队。”

    “是!”

    齐侯已经算计比较早,此时齐军其实分了两支,南线一支规模不大,有点武装游行的意思,但裹挟了大量仆从军,威胁还是有的,随时可以配合北线部队,给鲁国造成大量杀伤。

    但这支部队因为成分比较杂,战斗力如何,其实也不好说,戴飞毕竟是曾经的戴国一军主管,如今因为戴国被宋国吞并,戴国的社稷都灭了,整个戴国戴氏,都被混入了子姓戴氏。

    宋国大相戴举,现如今的核心地盘,并非是宋国的传统地区,而是戴国。

    这就使得戴飞这种已经投诚李解的原戴国军官,对宋国的恨意,反而更甚。

    只凭这股恨意,也算是有点战斗力了。

    “君上,不若让淮中城,再组织一支民夫,前往睢水,大张旗鼓,号称三万甲士。如此,不但能恐吓宋国之流,还能让齐国小心行事。”

    商无忌提醒了一下李解,然后又小声道,“如此,还能让前线部队信心十足,毕竟,睢水民工,定是不愿打仗的。此时听闻君上亲自出马,更有三万甲士,必定士气大增,倘若有变,也能守上数日,不会一触即溃。”

    “唔……不错。”

    李解觉得大舅哥的想法,果然是有名堂的。

    “只要争取一些时日,即便淮中城的部队不得前往援助,傅城驻军,总能抽调一部分出来。至于大张旗鼓的淮中城民夫,不过是接替睢水民工,继续修葺睢水堤岸,加强龙脊山军寨。”

    “无忌说的有道理。”

    李解很是满意地点点头,立刻又追加了两条命令。

    打个时间差,睢水那帮民工,哪怕只是壮大一下声势,也绝对能让会盟联军不敢无视,肯定是要分兵出来,在鲁西阻隔可能会前往曲阜救援的汉军。

    不要求一定要打赢汉军,只要拖延住汉军,这就行了。

    拖到联军将鲁国干挺,就地再打一个全面反击,汉军又能怎样?

    “如今部队要轮休,跨距离作战,肯定是不行的,只能缓慢调兵,力求前线部队能够保持战力士气。”

    李解清楚得很,长期这样硬干下去,有多少铁打的汉子可以消耗?

    在楚国这里消耗的精力,其实并不小。

    这一部分的鳄人,并非人人都跟沙哈、沙东那样,有着惊人的战意,充沛的精力。

    这种人,终究是少数。

    大部分人,还是会疲惫,会懈怠。

    而疲惫和懈怠,其实是会传染的。

    更何况,现在是春天,稍微感染风寒,不仅仅是丧失战斗力的问题,可能连小命都会玩玩儿。

    所以,李解并没有太过苛求作战部队,都是让地方上的力量,尽可能地发挥主观能动性。

    淮中城的“后宫团”也好,还是说傅城的阳巨、微山的戴飞、郯城的己烈,都是尽可能地让他们自己解决问题。

    李解要做的,就是给予他们极大信心。

    让他们相信,哪怕他们玩脱了,后方还有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汉子李解。

    曾经的大吴国王命猛男江阴子,招牌还是很有用的。

    陆陆续续的命令飞快地传递回淮中城,有的传入了淮中城,有的则是直接前往傅城。

    整个淮水两岸,又一次热闹起来。

    新一年的春耕,时不时有蔡人、陈人在淮水上飘着,打听着各种消息。

    齐国会盟诸侯,已经开打的消息,他们是早就知道的。

    但是这个消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汉子国有什么反应。

    陈国也好,蔡国也罢,并非真的就是想要做傀儡,任人摆布。

    此时虽说蔡国国君蔡董还在姑苏,明面上执掌蔡国政权的,是蔡夫子蔡美,但是有些曾经的青壮蔡国士人,还是琢磨着,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机会。

    要是齐国把汉国打败,他们的机会,就有了。

    淮水两岸,除了这些复国势力之外,楚国商人同样是相当活跃的份子。

    之前因为楚汉相争,不少楚国人都是滞留在外国,现如今楚汉签订了停战和约,有些楚国商人,这便充当着情报贩子,不仅仅是卖回楚国,而是在济泗流域和淮泗流域之间,进行情报置换。

    这是前所未有的热闹,之前楚汉争霸,北线尽管大军出行热热闹闹,可情报满天飞的结果就是情报没什么卵用。

    因为北线大军就是个摆设,李解选择了奇袭渚宫,这让那些情报贩子们,无地自容,更是明白,针对汉国,他们原本挖掘情报的深度,还不够,必须进一步深入。

    过了几日,终于让他们挖掘到了重要情报。

    “淮中城誓师了!”

    “誓师?!”

    “难道汉子已经返回淮中城?!”

    “汉子尚在三关,但是,淮中城誓师之后,即刻前往傅城!”

    “有多少鳄人、勇夫?”

    “不知,只是号曰三万兵马。”

    这两天挖掘情报的时候,真真假假满天飞,甚至连淮中城人和牲畜养殖中心,也多了不少人盯着。

    白天的时候,大量的骡马被运了出来,然后朝着东方而去。

    情报贩子们清点过,这几日离开淮中城的骡马数量,最少有四千。

    四千骡马,这还只是第一批次,总数会是何等的规模?

    “怎么人和牲畜养殖中心,还有如此之多的骡马?!”

    “怎可能?!”

    “莫非沙主任,有何养殖秘法?”

    第一批次四千匹骡马,然而仅仅是三天,又是四千匹,这加起来,就已经是八千多。

    这样大的规模,运到了傅城,哪怕只是运粮,给鲁国也是有极大的帮助啊。

    而在淮中城的宫中,美旦一脸担忧地询问“小桃花姬”:“白天将骡马运出,夜晚又运回来,岂不是很容易被人发觉?”

    “姐姐有所不知。”

    妫蓁自信地笑道,“只要包裹布匹,口中塞物,便无多大声息。定能瞒过细作。”

    过了三天,又是四千匹骡马运出去的时候,淮水两岸的情报贩子们,都快彻底疯了。

    整个淮中城平日里,也没听到多少驴叫声啊。

    怎么会这时候,多出来这么多畜生?难不成,是沙主任亲自生的?!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