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战国万人敌 > 694 这剧情看过

694 这剧情看过

    “右军司马宋基,确定是亲自前往迎接宋黑耳的门客?”

    “君子,千真万确,我亲眼所见。离开邾娄邑之后,就到了宋国境内。宋军营寨很是散乱,右军孤立在外,靠近鲁国边界。”

    “在何处接见?”

    “有一处车马市,是徐夷后人,乡间宿老腾挪了一个宅院出来,宋基便是在这里置办了酒食,款待公子黑耳的使者。”

    听得属下描述,魏羽连连点头,然后笑道,“如此,这右军司马宋基,算是上了贼船,下不得啦。”

    “君子……为何这般说?”

    “去,命人散布消息,最好有去平陆邑的,就这么说,说宋国会盟之师,前锋右军司马宋基,为大义而舍小节,锄佞臣而助贤君。”

    “是!”

    没搞懂老大的操作,不过既然魏羽这么安排,那就听命就是。

    魏羽此时对宋国公子黑耳,已经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将他拉拢在汉子国一方。

    就宋国大相戴举的操作,他就不信了,子姓宋氏是死人,就不想翻本?

    之前宋国国内是一言堂,是一家独大,所以没办法,现在可是大不相同。

    战国纷纷,汉子国的大军在侧,还说要支持你子姓宋氏为了正义而战,这子姓宋氏要是没点勇气没点想法,那还是人吗?

    而此时,宋国公子黑耳的门客在宋鲁交界处的小小村野之中,很是尊敬地对右军司马宋基说道:“公乃忠厚长者,公子久在外邦,饱经风霜,今得长者前辈扶持,不敢不敬。”

    言罢,门客将礼盒打开,盒子是汉子国的漆器,做工考究不说,颜料更是上乘。

    里头则是黄布内衬,又宝剑一把,有金条数根,还有紫黄二色吴锦,价值显然是不菲的。

    “如此重礼,岂敢收下!”

    “公为长者,公子为晚辈,同为宋氏之后,何谈轻重?”

    门客说着又道,“汉人有言:宝剑赠英雄。宋国义士,唯宋基也;天下宝剑,唯吴钩也!”

    然后双手捧剑,跪地前行,态度恭敬到不行,让宋基神色动容,不由得感慨万千。

    他在宋国内部,越来越被边缘化,子姓宋氏的地盘,被戴举这个贱人,肢解成了七零八落,有实力威胁到戴举权力的老人,不是下台就是死了。

    国内的几个大城市,也大量让新贵们掌权。

    士大夫的数量,宋氏的比例每况愈下,作为子姓宋氏的老人,宋基很恐惧,他感觉变天的时间,快要到了。

    这个国家,将不会再是子姓宋氏的。

    可是,宋氏的力量被压榨到了极限,他们根本没办法重新联合起来,联合那些老贵族们,一起反抗戴氏。

    根本缘由,还是两次逼阳之战,把宋氏的脸面,都丢了干净。

    国内的盘剥,人们都把罪过,一股脑儿扣在了国君子橐蜚的头上,却哪里晓得,子橐蜚大厥之后,真正掌权的人,其实就是“劲草”戴举啊。

    现如今回想起来,宋基都不得不承认,这个宋国的良心戴举子,根本就是个窃国大盗!

    “唉,老朽若能接引公子归国,必助公子成为国君。可惜,如今宋氏无力,忠良不存,公子若是归国,恐为戴氏屠戮。君乃公子腹心,当时时警惕啊。”

    宋基不是不知道迎接公子黑耳回国之后的回报该多么丰厚,可是有心无力啊,他真正能动用的部队,其实也就两三千,编制是给了五千,还能拉万把人的民夫出来。

    然而和戴举的力量一对比,根本就是弟弟。

    完全不在一个级别上。

    “公无虑也,公子游历诸国,已有外援相助,公放心便是。”

    门客反过来安慰着宋基,然后又道,“时候不早,贱私这便告辞,当返回邾娄邑,禀明公子。”

    见公子黑耳的门客要走,宋基突然愣了一下:“外援?”

    原本心思熄灭的宋基,立刻问道:“是何外援,还请告知。”

    “这……”

    那门客面色为难,露出犹豫之色,“非贱私不愿告知,实乃事关重大,公子孤身一人,岂敢吐露内情……”

    宋基一咬牙,顿时道:“若有外援,老朽可为内应!”

    “这……”

    门客依然为难,这种事情,显然不会随便乱说。

    宋基于是道:“当知老夫诚意!”

    言罢,将礼盒中的一块黄布抽了出来,又咬破手指,直接滴血其上,然后掏出司马印,在上面盖印。

    “老夫当为宋氏流血尽忠!”

    门客见状,当即跪下大哭,“公诚乃宋氏擎天柱也!”

    于是乎,门客这才跟右军司马解释道,晋国有魏氏羽,以“相面”为生,如今就在汉子国做大使。

    而这个魏氏子弟,认为宋国公子黑耳,有神人贤君像,所以愿意帮忙,可以从鲁国借兵,帮公子黑耳归国为君。

    只是鲁国出兵,这时候肯定不太方便,所以必要时候,汉子国可以号召“义士”,前来助战。

    宋基这时候精神亢奋,一听顿时大喜,他才不管那么多,一听说有晋国鲁国汉国,这还怕啥?

    干就完事儿了。

    什么狗屁戴举,必定死路一条!

    随后双方约定,三天后,再详谈细节。

    只是别说三天了,就一天时间,宋国的前线部队,就听说右军出了大问题,大相发令,说是要来捉拿右军司马宋基。

    老宋基一看直接傻了眼,索性就带着部队,跑邾娄邑去了。

    拉起队伍就跑路的宋基,跟部下们说了,说是邾娄邑有咱们先君的血脉子嗣在啊,公子黑耳,现在就在邾娄邑,这个国家,还能不能像模像样下去,就看这一把了。

    宋国部队闹出这么大动静来,怎么可能瞒得过齐国会盟的联军?

    卫国郑国曹国等中原国家,直接懵了,啥意思这是?啥操作这是?

    你宋国良心戴举,不是说帮忙攻打鲁国的吗?

    你就这样攻打的?

    自己的部队,先内讧,然后再叛逃?

    卫侯和郑城子,此时也有点慌,这剧情,我他娘的好像在不久之前,看过?

    此时此刻,已经在曲阜大宅院里洗热水澡的灵姑戈,正琢磨着什么时候,去傅城再搞个院子,也算是有了传家的物业……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