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战国万人敌 > 703 桃色猛男意外之喜

703 桃色猛男意外之喜

    “报——”

    “启禀君上,阳关小门大开,我军已至阳关城下!”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齐侯并没有显得多么欣喜,反而眼神有些错愕,随后双眼微微一眯,沉声道:“寡人当为陈田贺!”

    言罢,齐侯抽出佩剑,声音沉稳有力:“预备酒食,以待壮士!”

    “嗨!”

    阳关之下的接战,其实并没有多少激烈,但是旗手抵达阳关之下,自然就让后军看到了希望。

    只是后军不知前军变化,自然也就不敢贸然报捷。

    阳关之下,陬邑大夫子纥很是冷静,临危不惧的好处,便是能够更加冷静地观察战场变化。

    当他发现齐军左右互相并无呼应之后,顿时大胆地选择了断后,力求使将士顺利返回阳关。

    弓手不断射箭,一个个手臂肩膀都是酸痛无比,然而主将就在关下,又如何敢松懈。

    轮替的弓手已经毫无目的地向前射箭,鹰羽箭一波接着一波,目的已经不是有效射杀齐军,而是让齐军分心。

    “君子!快走!”

    “稍安勿躁!”

    陬邑大夫子纥,将手中的长戈递给了矛手拿着,然后挽弓搭箭,这汉子国的弓箭,就是别致,箭台之上,鹰羽箭“唰”的一声破空而去。

    嗤!

    一箭射穿齐军旗手,箭羽微颤,不等齐军反应过来,子纥自己愣住了,旋即立刻大吼:“伏兵尽出——”

    “快喊!”

    子纥抬起一脚,踢在了副手身上。

    副手顿时一愣,也反应过来,大喊道:“伏兵尽出——”

    “伏兵尽出!”

    “伏兵尽出——”

    陬邑大夫又手持大旗,快速挥舞了一下,关上佐官们一愣:“大夫这是……”

    “擂鼓!擂鼓!擂鼓!”

    擂鼓进击,这是鲁军的信号。

    咚!咚!咚……

    鼓声再度响起的时候,齐军都是愣住了,隐约之间,他们又听到了“伏兵”二字,此刻齐军后方预备队已经杀了上来,当看到旗帜倒了之后,本就觉得诧异,又见“伏兵”大喊,顿时乱了阵脚。

    原本预备队的阵型,是类似吴国野战部队的彻行排列,正面宽度大概三十丈左右,盾手和剑士为第一行,后方依次则是矛戈手。

    四五个彻行组队,就是一个突击波次,只要近身作战,齐军突击波次的两侧,技击技能发挥出极大的作用。

    因为往往这种波次进攻,会形成乱战,技击的个人素质,能够得到极大的发挥。

    只不过以往齐国的作战状况,相当的糟糕,每每大战,都是遭遇到不利于技击发挥的状态。

    当年吴国那种大兵团多兵种运动作战,让齐军非常难受。

    而鲁国这种,就不一样了,双方非常熟悉,很容易拉到自己的节奏中来。

    这也是为什么妫田在下达无脑冲锋的命令之后,两翼还是能够打出像模像样的反冲锋。

    甚至还摸到了阳关关下,鲁军要是士气差一点,稍微绷不住,可能真就被齐军一波无脑冲锋打穿。

    可惜今天的运气,似乎是在子纥这边。

    陬邑大夫意外的一箭,原本只是想着能杀一个是一个,谁曾想齐军旗手,竟然被一箭射穿,就算现在重新竖旗,也是来不及。

    因为喊杀声已经起来,齐军前后衔接不顺畅的问题,瞬间被暴露出来。

    “伏兵尽出”的喊杀声刚起来,齐国前军都是一脸懵逼,此刻两翼的齐军数量并不多,加起来也就是七八百人,左右都是三四个彻行的量,鲁军抗住是没有问题的。

    可要是齐军后续部队冲上来,就形成了大规模波次攻城的条件。

    齐军在阳关的物资准备已经相当的充分,此刻哪怕只是云梯撑杆无脑上,关上守军也是不能保证百分百打下去,因为城下两侧小门是开着的。

    只要有一个齐军突入,就会产生恐慌,城头的守军,会想着是不是会有人冲上来夹击。

    心理上的微妙,稍有不慎,就会引起大败。

    所以此时此刻陬邑大夫子纥,是有点冒险的。

    不过他连发动冲锋这种行为都有了,再干更冒险的,鲁军上下,竟然也不觉得有什么奇怪。

    “好一个陬邑纥,齐军败了!”

    城头,带着浓重吴地口音的甲士在那里观察着战况,阳关前方,已经是黑压压的一片,齐国部队就像是三波小蝌蚪,两侧夺门的小蝌蚪原本正要往一个洞穴里钻,然而突然就仿佛被人砸了一块石头在水面,然后四散而逃。

    正面则是一大群小蝌蚪,黑压压正要冲上来,结果三波小蝌蚪,撞在了一起,喊杀声交叠,咒骂声充斥,只一刹那,齐军就形成了大混乱。

    鲁军鼓声大作,关内大量民夫本来紧张到不行,此刻跟着关上守军都是大吼大叫,喊杀声冲天,当真是声势生猛,仿佛大军来临。

    “前军已败!”

    “前军已败——”

    “前军已败!”

    齐鲁口音雷同,此刻喊得吵闹,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光景,前后互相一脸懵,碰撞在一起之后,立刻形成了冲突。

    后军一看前军“败了”,也是随大流地往后撤。

    如此一拉扯,直接把二三十丈的阵型宽度,撕扯得七零八落。

    陬邑大夫子纥一看,顿时大喜,连忙喝道:“快!快!随吾杀敌!随吾杀敌——”

    战车再次启动,两侧小门之中,气喘吁吁的鲁军,原本是要准备守关了,一看这种变化,顿时又反杀而出。

    紧接着就是大量民夫跟着出来摇旗呐喊。

    以往鲁国是不敢让民夫这样干的,但是因为有汉使的副手们在此,这些民夫交由汉使的副手们带领,竟是编练成组,由每一个小组长率队,跟随旗号冲锋。

    手中长矛还握不住的民夫们,踩着草鞋,一身麻衣,一窝蜂地叫嚣着,如此场面,更显得鲁军早有准备。

    齐军阵地上,妫田一看这状况,更是大喜,原本想着,这一次齐军就是折损几十上百。

    现在看来,这是要朝着十倍的量去啊。

    数百上千的伤亡,虽然死得并非都是技击,可这些齐军甲士,那都是正规军,是五都豪族的嫡系,原本就是地方正规军。

    混乱的场面,让原本已经上头的五都豪族们,都是愤怒无比,他们原本已经看到了阳关小门,夺门只要成功,这阳关,不就是顺利攻破吗?

    现在的场面,损失之大,让不少郎官,甚至是大夫,直接拔出佩剑,无能狂怒地砍在各自的战车上。

    “鲁纥匹夫,吾必杀汝——”

    一人大怒之后,双目睚眦欲裂,这一次的冲锋,损失真的大了。

    此时的战场变化,立刻迅速地传到了齐侯那里,传令兵再传战报的时候,齐侯神色依然微妙,还安慰道:“此非战之罪,谁曾想‘桃色猛男’乃奸诈小人也。”

    齐国群臣的表情也是微妙,放在以前,主将要是战败,能有开脱?

    齐侯这么多年,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过?

    再加上之前妫田砍了鲍氏子弟的脑袋,种种微妙的情绪,在五都豪族之间弥漫看来,偏偏发作不得,哪怕知道齐侯很有可能是打算借机敲打五都豪族,他们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应对。

    等到一整天的零星战斗彻底结束,夜里回想战报的齐侯,一想到五都豪族的损失,竟是梦中大笑……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