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战国万人敌 > 714 齐侯之死

714 齐侯之死

    “退兵求和——”

    鲍氏五大夫的营地之中,一种郎官都快懵了,不是说不可以退兵,可这时候退兵,阳关的前期努力,不就是白瞎了?

    损失之惨重,十几二十年都未必缓和过来!

    “君上用楚人为使,就在今日!”

    “焉能求和!”

    砰!

    一脚踢翻了案几,有人暴躁地跳了出来,“折损鲍氏子弟数百,便是这般回乡?得见父老,当以何面目行走?!旧年吴人来袭,我五都豪杰死伤数千,亦未曾退。今时鲁人可比吴人?彼时吴威王在世,唯我齐人敢于争锋——”

    那嗓门传出去,里里外外都是听了个清清楚楚。

    整个营地外头,不少年轻的士兵,尤其是鲍氏子弟的人,都已经知晓,君上居然打算求和退兵。

    并且已经用了楚国人为使者,今天就去了鲁国。

    此事,他们根本不知道!

    在士大夫们恼怒不易的时候,底层军官们更是愤怒,因为他们的感触更加深刻。

    落魄武士出身的技击们,亲朋好友多为袍泽,这几日连续死伤,那种感同身受,是旁人难以想象的。

    当自己的战友一个个死去,敌人也没有横扫千军的时候,自己还尚存一息气力的时候,为上者,竟然把他们给卖了?!

    不同的营地之间,很多低级军官都在传递着消息,国氏的营地中,郎官国伏脸色相当的难看,目光阴冷地看着前方,整个营地之中,不全是国氏的人。

    真正归他郎官直属的人马,大概在五千左右。

    国伏跟鲍氏的关系不错,所以在攻坚战的时候,鲍氏郎官问他借兵,本族子弟,也是借了三百出去,都是披甲士、大戟士。

    可惜损失相当的惊人,齐军损失的两千多人马中,有两个完整彻行,就是国氏的子弟。

    有没有存活的不知道,但国氏本阵,是打算过几天就通过外交渠道,然后将这些子弟赎回来的。

    而现在,退兵?

    那还赎个屁。

    “将军,时下如何是好?君上若是执意谈和,这赎人之资,是不是让君上出?”

    “以你对君上性情的揣摩,这赎人之资,君上有可能出吗?”

    有些战场上的君子规则,有时候就是要看是不是真君子。

    现在看来,齐侯这个老东西,就是摆明了要做老流氓,揩油偷吃样样精通,让他担责,怕是半条命都要舍去一般。

    正因为了解,国伏才清楚,这是没有太大希望的。

    “公族那里,可有动静?”

    “齐氏的人去找了管氏。”

    “噢?”

    听到这个消息,国伏整个人稍微地松了口气,掰扯手指头算一下,把千乘邑的高氏算上,五都豪族现在几乎没几个看齐侯顺眼的。

    哪怕先跟他们商量一下要退兵求和,都不会如此。

    基本的尊重,都彻底没有了。

    齐侯难道忘了,当年要是没有高氏、国氏的一片公心,为了维护齐国的江山社稷,哪里轮得到他来执掌“兵主旗”。

    “云海八主”,会有资格被人祭祀?!

    越想越是火大,哪怕理论上,齐侯要算是自己的叔叔,可国伏真的是没打算把齐侯当做忠厚长者,更别说什么慈祥长辈。

    “汝往齐氏营寨打探一番。”

    “嗨!”

    话不用说得太细,只需要稍微点拨一下,都是心中有数的。

    而此时此刻,齐侯也在盯着五都豪族的营地,尽管不同的营地之间,互相有串联,但总体来说,并没有“营啸”的可能性。

    这让齐侯更是洋洋自得,只要稳得住,一切不是问题!

    “若是寡人旧年有楚起为臣下,岂能使东吴大妖成名?”

    对老妖怪勾陈的耿耿于怀,终于让齐侯有了一点点超越过去的可能性。

    “君上,如此楚国大才,竟然不为楚人所用,是不是……略有蹊跷?”

    “哈哈哈哈……”

    齐侯拂须大笑,“诸君有所不知,楚国之内,牝鸡司晨。那赵太后不过是晋国贱人,得掌楚国大权,岂能容江汉英杰?楚起奔走他乡,流亡列国,不过是寻常之事。”

    言罢,齐侯又道:“岂不闻有云‘良禽择木而栖’?齐虽旧邦,君贤臣明。不拘楚国之才,便是秦晋吴越,乃至天下之才,皆可为齐国所用。”

    “君上所言甚是……”

    “君上诚乃至理名言……”

    不要钱的马屁顿时拍了上来,一众大臣看到齐侯这副模样,就知道说啥话都是白瞎。

    糟老头子现在的心情非常好,好到完全不想听不愿意听的话。

    此时此刻跟齐侯说小心一点楚起,那都是废话,说了也是白说。

    不少人忧心忡忡的同时,都想着私下里赶紧联络一下五都豪族,先好好地安抚安抚。

    老板不能说的话,他们这些老臣子,该帮忙的时候,还是得帮忙的。

    只是到下午准备去五都豪族的营地说些好听话的时候,有人突然来了一句:“我辈此时行事,若为君上知晓,岂非僭越大罪?!”

    “这如何是僭越大罪,我等不过是……”

    有人正待反驳,话到嘴边,突然憋了回去。

    不错,以前不可能的事情,现在真的有可能。

    收权上瘾的齐侯,可不会真就会因为你是老臣子,就给你面子。

    当老板的没有说要安抚一下鼓动们,你们这些打工仔,就敢帮老板先把这事儿给办了?

    以前放权的时候,这是君臣和谐;现在是收权的时候,那就是雷池连绵。

    这是个大雷,这是个深坑。

    此时此刻,原本还热血上头的几个老臣子,都是脸色变得相当难看,一个个阴沉着不说话。

    半晌,终于有人幽幽地来了一句:“为求性命周全,何不留守军寨?”

    “善。”

    “善。”

    “大善!”

    谁爱要去谁去,爷不伺候了。

    这尼玛要是因为帮老板擦屁股惹出了祸事,事情成了,功劳是老板的;可事情要是黄了,黑锅可是自己的。

    不划算,实在是不划算。

    还是狗命要紧,自己活着不好吗?

    混两片汉子国发行的“开元通宝”不好吗?

    这几日,已经有不少从南方来的商人,带来了全新的金币。

    旧版的金币上,原本是有汉子国封邦建国的“开元”二字。

    新版的金币上,多了“通宝”二字。

    有一说一,做工精美,成色上佳,别说汉子国的人喜欢,他们齐国人也喜欢啊。

    不仅可以收藏,用来交易,也比刀币保值。

    大宗交易的时候,有几枚“开元通宝”,比什么都强。

    好几个原本满腔热血的齐国老臣子,此时此刻都熄了火,老老实实地回到了自己的营地,然后琢磨着混个“五开元通宝”。

    命是自己的,有命才有钱,有命才有“开元通宝”。

    在齐侯派出和谈使者的当天晚上,齐国的使节团还在汶水前往曲阜的路上,然而使节团内部,却是一点紧迫感都没有。

    “楚起”悠哉悠哉地在舟船上喝着老酒,温热的酒水,很快就冲淡了河面上的湿冷气息。

    水沉烟冷,沿岸的菖蒲之类,已经相当的密集,芦苇之间,也有鸟兽夜嘶。

    这种画面,在北地见得其实不多,但是在南方,实在是太过寻常。

    “旧年泛舟五湖,便是如此。”

    话到嘴边,“楚起”竟是有些醉了的样子,回忆的眼神,让他老态尽显。

    只说了一句话,便没有再多说一句,许久之后,等到有划桨声传来,隐约还有窸窸窣窣的声响,片刻之后,就有人敲梆靠近,船舷之间用木板勾连之后,外头传来赤足踩踏船板的声音。

    “夫子,鲍氏、国氏、管氏、齐氏……”

    “嗯。”

    微微点头,很是高兴的“楚起”,攥着手中的冷酒,看也不看,随手就扔进了平缓的汶水之中。

    这汶水的水流,当真是平缓,毫无激情,毫无波澜。

    “寂寞啊……”

    一声长叹,船舱内外,都是分外的孤寂。

    而此时,年迈的齐侯惯例起夜如厕。

    伺候齐侯的宫婢帮忙更衣,只是深夜做事,终究是有些劳累,强打着精神,一边打着呵欠,一边等着齐侯上完厕所。

    营地的厕所,只有齐侯的厕所是个单间,还专门挖了粪坑出来。

    宫婢们在外守候的时候,忽地听到一声惨叫,似是有人跌倒。

    面面相觑的宫婢们愣了一下,然后领头的小声喊道:“君上何故有此动静?”

    “寡、寡、寡……”

    厕所中,传来了齐侯虚弱的声音,宫婢们大惊,顿时连忙进去查探究竟。

    原本掌灯的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灯火偏了一点位置,灯下是一片漆黑。

    而齐侯不见了踪影,原本的挡板,也不知道断到了哪里去。

    “君上?!”

    “君上——”

    “来人啊!君上有难……”

    随着宫婢们的叫喊,大量的脚步声传来,宿卫们甲叶碰撞,全都火急火燎地冲了过来。

    “快救君上——”

    有人这么喊着,但是乱七八糟的人涌作一团,反而不能顺畅。

    更是有闻讯而来的大夫,在那里指挥救人。

    一阵阵的热闹过后,终于连已经入睡的齐国老臣子们也被惊动。

    等到起来之后,便听到了一个噩耗,齐侯竟然起夜如厕的时候,掉入粪坑淹死了。

    听到这个消息,所有老臣子都惊呆了。

    老板死了?!

    不是,老板掉入粪坑,淹死了?!

    这算什么死法?!

    等把齐侯的尸体清理干净的时候,尸体还散发着让人作呕的气味。

    本该扶着齐侯尸体恸哭的臣子们,却一个个哭不出来,只是在那里干嚎。

    嚎着嚎着,有人吐了。

    有一个人吐,自然有两个人,紧接着,在停摆齐侯尸体的营帐内,几乎所有的齐国重臣,都吐了。

    在营帐外执勤站岗的大戟士们,只是闻着那个酸爽的味道,也差点没忍住,在岗位上一边吐一边坚守。

    等到天亮的时候,会盟诸侯们听说了这个消息,都是惊得浑身发颤。

    齐国人只说是齐侯死了,会盟诸侯也就是震惊。

    但有小道消息告诉他们,齐侯是跌入粪坑淹死的,这就是有点毛骨悚然。

    国君一死,齐国乱不乱不知道,大军肯定是乱的。

    而又有人告诉会盟诸侯,说是齐侯昨天就派了使者前往鲁国谈和。

    这更是把诸侯们气到了。

    什么鬼?!

    你他娘的身为盟主,跑去跟人谈和,也不说通知一下盟友的?

    我们是小弟不假,又不是狗!

    有心发飙,有心抗议,可一想到齐侯已经“吞粪自杀”,什么仇大概都了结了。

    至于“吞粪自杀”这种话,不是诸侯们想到的,而是齐国人自己在那里乱传,传着传着,就变了味儿。

    不过就齐侯这种死法,有什么味儿都是很正常,口重的人也受不了。

    到中午的时候,汶水之上的舟船,终于收到了消息。

    “楚起”根本就没有直接前往曲阜,赶路这种,年轻的时候还行,现在?省省吧。

    再说了,“楚起”没有等到五都豪族的行动,他是绝对不会前往曲阜的。

    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五都豪族会玩得这么狠。

    “粪杀君主,这五都豪族……呵呵。”

    冷笑一声,“楚起”敢断定,接下来齐国的日子,只怕是要进入一种前所未有的混乱。

    比楚国还要混乱的混乱!

    “夫子,我等眼下,当如何行使?!”

    “老夫为齐侯使者,自当忠于使命。开船,前往曲阜。”

    “是!”

    舟船再起,缓缓地顺着汶水,朝着曲阜而去。

    与此同时,阳关内外都是洋溢着快活的气氛,阳关内部并不知道齐国营地发生了什么,但是夺取阳沟、大沟,使齐军损失数千,如此大胜,自然应该好好地庆祝庆祝。

    陬邑大夫子纥更是连连亲自劳军,对汉使扈从大家赞叹:“若非诸君神勇杀敌,阳关何在?曲阜何在?鲁国何在?!某,敬诸君一爵!”

    “叔梁君言重,我等身负使命,不过是忠于使命而已。”

    “叔梁君,请。”

    等众人客气了一番,以茶代酒之后,就见不远处的“小沟”齐国营地,居然有人驱车前来,不多时,就有人来通禀,说是齐军使者求见陬邑大夫。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