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战国万人敌 > 725 就是个数学问题

725 就是个数学问题

    老板是不是个昏君呢?

    傅城大夫阳巨认真地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然后得出了一个结论。

    昏个鸡儿,老板从来不拖欠工资,这要是昏君,天下间还有明君吗?

    最重要的一点,我阳某人能够有今天,不就是因为老板为人专一吗?

    老板牛逼!!!!!!

    “大令,这鲁国若是国事败坏,当先取鲁而后……”

    “刚才君上在你不提不说,君上离开了,你又会后提,你是不是想做傅城令?”

    “不是……”

    “我觉得你最近不在状态。”

    “大令,我……”

    “你被停职了。我是傅城大夫,还是傅城令,在傅城,除了君上,我说了算。”

    “大令……”

    “……”

    “……”

    “……”

    呼!

    走出官署的时候,阳巨觉得这空气,不知道有多少,心情也愉悦了不少。

    原来给人嘴里塞抹布的感觉,是这样的啊。

    太爽了!

    被停职不是被开除,阳巨的职权,也只有战时才有。

    现在正是战时,所以阳巨停了一个家伙的职,别人也没话说。

    真要是有人捅到李解那里,反而是一个罪过,搞不好就得卷铺盖回家。

    因为谁都知道,老板李解,最不喜欢的,就是会上不说会下说。

    当年被打得嗷嗷叫的鳄人、勇夫们,是切身之痛的。

    首李的鞭子,抽人那必须沾盐水啊。

    这是仅次于公开表示不喜欢学习的大罪。

    在阴乡时期,类似“黑蛟沙”这种沙野的挑衅,甚至有人勾结外人造李解的反,罪过都没有这两个大。

    至今鳄人和白沙勇夫,都没搞明白为啥这样。

    当然他们也不需要明白,只需要执行。

    如今的他们,已经是军人,并且承担着“保家卫国”“忠诚勇敢”两项使命的军人。

    后来跟着李解混的士兵们,使命虽然有了,但还不是他们的责任。

    愿意铁了心给李解卖命,原因也比较纯粹,全天下去找,只有李董这里,当兵包吃包住不说,还开工资。

    米面粮油外加铜钱,一年下来,比种地强多了。

    因为鲁国没有绝色美女,所以鲁国不配被提前整死,这个精神意志被传达下去之后,鳄人们纷纷拍手称快,白沙勇夫则是喜出望外。

    至于刚逃到傅城的那些个鲁国非富即贵们,纷纷表示有被冒犯到,一个个不服气,赶紧把自家最杰出的少女,送到了汉子李解的住处。

    这些美少女都有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家境可能比较贫寒,身上布料有点少。

    “君上,季氏女一向声名在外,是齐国都夸赞的好女一族,看看吧,君上看看吧。”

    尽管开了会之后,已经调换了心情,但傅城令还打算做最后的一把努力。

    这万一鲁国的美少女,对了老板的胃口呢?

    “看个屁的看,都是一般货色,叫她们滚。”

    “……”

    躺在凉亭里看情报,这两天鲁国人很努力,纷纷表示我们虽然很敬佩汉子,可汉子也不能平白污人清白,我们鲁国,是有美女的,不信你看,你看啊,你抽空看一下吧。

    “君上,这些女子,以臣所见,已是人间罕有啊。”

    “庸俗,要是穿的少就算人间罕有,那‘百沙’弄芹的妇人多得是。见过夏日不穿衣服就干活的女人吗?我见过。”

    “……”

    “君上,这些女子也是可怜人,若是不见,只怕回去之后,也是难逃一死啊。”

    “唉……”

    李解一声叹息,“你说我做人,怎么这么难呢?”

    不说话的阳巨只是低着头,老板万一对质量的要求,发生了一点点变化呢?人间绝色再好,那也只能一个一个玩吧。

    可普通美女,就不一样了,完全可以多人运动嘛。

    质量差那么一点点,真的就是那么一点点,可完全可以用数量来弥补嘛。

    一个不行就是十个,这不还显得老板更加勇猛吗?!

    什么叫猛男,猛男就是要打十个!

    “算了。”

    李解坐起身来,拍了一下大腿,一看老板这姿势,阳巨顿时心中狂喜,通常来说,这是老板心软的征兆啊。

    只听李解淡然道:“这样吧,这些鲁国美少女呢,我就勉为其难,收下了。你安排一下,送到淮中城,让夫人给她们安排安排。”

    “啊?!”

    “啊什么啊?!你动动脑子,我一个男的,要那么多女人干什么?”

    “……”

    一口老槽憋在心口,然后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

    阳巨感觉自己真是太难了,寻思着这他娘的不是老板你自己的一点微末爱好嘛。

    要那么多女人?

    什么叫要那么多女人?

    什么他妈的叫要那么多女人?

    心态炸裂的阳巨心中暗忖,要不是你是君我是臣,我一定好好地跟你讲讲道理。

    绝对不是打不打得过的问题,仅仅是为了一颗久经考验的忠心,这份忠诚,他阳某人,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

    忠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

    “你看你,你这副表情就是在想,我在淮中城养了这么多女人了,还差这么几个?”

    “……”

    “庸俗。”李解严肃地批评了阳巨,“我是那么肤浅的人吗?当然了,我的确有点肤浅,可我虽然好色,我也只是好绝色。阳君啊,你好好想想,这要是长得漂亮,我就得搂回家,这天下美色不知凡几,玩得过来吗?”

    “噢——”

    恍然大悟的阳巨,感觉自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奇怪的知识增加了。

    老板喜欢人间绝色,这不是什么道德问题,也不是什么生理问题,这是一个数学上的概率问题啊。

    老板牛逼!!!!!

    “你很有悟性嘛,很好,安排一下,送这些鲁国美少女去淮中城。这点事情,你没问题吧。”

    “义不容辞!”

    “很好,接下来我们聊聊南子的事情。我听说,这个宋国公主,最近想要找个地方躲起来?”

    “……”

    老腰闪了一下的傅城大夫阳巨,感觉自己已经能够从老板的双眼中,看到那充满着匪夷所思灵性的目光。

    “这……君上,宋国公主早先便想逃离宋国,只是宋国大相看管严密,这才让其不得出路。”阳巨顿了顿,接着道,“不过,如今河西之地为子羽君所取,宋鲁边境现如今,算得上乱成一片。商丘看管松懈,说不定,宋国公主的确有机会躲藏起来。”

    “派人为使者,就说宋黑耳……是叫宋黑耳吧。”

    “是,河西的宋国公子,正是黑耳。”

    “就说宋黑耳同意了,把他妹妹给我,让宋国赶紧把人交出来。老子在这薛城,都呆了多久了?很寂寞啊。”

    “君上,为何不向戴举索要?”

    “他是宋国之君吗?”

    李解不答反问,阳巨愣了一下,摇摇头。

    “那么他是宋国少君吗?”

    阳巨又摇了摇头。

    “那他算个屁啊,我找他这个老男人干什么?”

    阳巨张大了嘴巴,心说这也行,然后突然身躯一震,心想老板说得对啊,既然戴举只是大相不是国君,要人当然不是向他要啦。

    除非戴举是国君。

    想到这里,阳巨顿时眼睛一亮,立刻躬身行礼,朗声道:“君上此计,当真是精妙,如此逼迫,戴举必定早早篡位啊!”

    李董眨了眨迷惑的双眼:这他妈又是啥?啥计?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