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战国万人敌 > 750 谋前程妫田秀操作

750 谋前程妫田秀操作

    妫田现在的想法很单纯,他已经让鞍邑富婆在临淄购买了一套超级豪宅,内藏亭台楼阁的那种超级豪宅。

    除了齐侯宫室,也就只有这样了。

    这一套超级豪宅,几乎把妫田这次的斩获全部掏空,购买对象是国氏老前辈。

    妫田让老婆先送了国氏老前辈的家族女性一人一套“赤霞”华服,接着就是一壶接着一壶的珍珠大派送,完事儿之后,再让北海氏的小弟们,从燕国倒腾来宝马一百匹。

    这是什么概念呢?

    老齐侯在世的时候,账面上的宝马,拢共也就只有二十多匹。

    能冠之以“宝马”的马匹,是真的有独到之处,妫田这是把压箱底的东西,都拿了出来。

    这些宝马,原本妫田是打算未来二十年在齐国活动的棺材本。

    现在,统统拿出来!

    超级豪宅买下来,用不了这么多,但他必须给这么多,这是态度,这是对国氏的尊敬。

    毕竟国氏是什么?

    国氏跟高氏一起,在齐国,合称“二守”。

    “二守”之下,才是下卿,而这个下卿,才是真正的国相。

    全国三个五乡元帅,国氏、高氏各占其一,齐侯再占一个,就组成了齐国。

    所以妫田对国氏老前辈的态度,那是相当的诚恳,不掺假的。

    这些全部搞定之后,他才同时派人前往莒北,直接跟文姜公主的大管家亮明态度,鞍邑工娄氏,也就是妫田老婆家里,打算给公主做个媒人。

    当然了,只要谒者老前辈答应,这临淄城中除了国君之家最大的豪宅,就是您得啦!

    而且听说谒者老前辈特喜欢美玉,这豪宅之中,的的确确放了几块石头,就等着慧眼观摩观摩,看看是不是美玉内藏其中啊。

    这种东西,说实在的,身为一介“竖人”,见得太多了。

    豪宅?能多豪?

    在文姜公主这里负责日常事务的国虓,有点瞧不上鞍邑富婆的小家子气,实在是庸俗不堪。

    不过工娄氏的人小心地提醒了一下国虓,说这豪宅本身,倒也不算什么,可以前的主人,可是很了不起啊。

    国虓一愣,心想能多了不起,临淄富户多不胜数,再了不起也是摆设。

    然后工娄氏的人就说了,这可是您老人家的本家啊,这是“二守”之一的国氏大宅啊。

    然后国虓就笑了,表示大家都是齐国人,这么生分干什么,太客气了,来,上山来,咱们详细聊聊,这公主怎么卖……不是,怎么找个好人家。

    谒者国虓这边搞定之后,不等工娄氏人的前来回报,妫田已经派出了一支队伍,前去接应文姜公主。

    妫田断定国虓是无法拒绝这套豪宅的,不管是哪种情况,国虓都无法拒绝。

    国虓如果贪财,那么他忍不住不要,因为豪宅太豪了,放在临淄城,除了齐侯家里头,其余的没得比。

    国虓如果忍住了不贪财,可这套豪宅的前任主人身份太特殊,“二守”之一的居所,尽管不是老宅,但涉及到身份地位。

    那么国虓为了尽一份力,为国氏扬威,怎么地也得把宅子拿下来,然后转赠“二守”本家。

    将来国虓的子孙后代,能不能在国氏内部,吃一块不错的肉,这就是一个机会。

    剑士、谒者、竖人,哪个身份都不足以支撑他的子孙后代兴旺发达。

    但是攀附上“二守”掌门人,那就不一样。

    从“记名弟子”变成“外门弟子”,从“外门弟子”变成“内门弟子”,从“内门弟子”变成“真传弟子”,需要的,可能不是天赋,而是……财富。

    国虓虽然是国氏的一份子,但国氏太大了,人口太多了,数万国氏子弟,涉及到齐国数百万人口的生存,万里挑一的精英,也能抓不知道多少出来。

    想要保证自己的子孙后代,就是同族中的佼佼者,这跟在一个国家中,让自己的后代成为国相一样扯淡。

    尽管血统政治的成分在降低,但投个好胎就是能够省时省力。

    妫田这一次给的不仅仅是钱,还是一个机会,一个让国虓抓住一步登天台阶的机会!

    掏空所有的战利品,甚至可能还让工娄氏跟着疯狂投钱,看上去是没脑子的操作背后,是妫田在赌未来。

    妫田赌的就是汉子国将来秒杀齐国,李解让齐国上上下下一只手,照样砍翻数十万齐国大军!

    随着汉子国的越来越强盛,妫田感觉自己要是再不洗白自己,可能就真的没机会翻身。

    返回陈国这种想法,他考虑都没考虑过,当年他无意中卖了“桃花姬”,就已经觉得陈国不行了。

    现如今,把自己洗成汉子李解的人,那么现在投入多少钱,将来从齐国的尸体上,就能加倍、超级加倍、超级超级加倍地捞回来。

    别人看到的只是未来五年,但他看到的,是未来十年、二十年,甚至更久。

    他看不起齐国上上下下这种自以为是的操作,如今齐国中下级武士愿意跟着他混的想法,其实跟他想要洗白自己的念头,是一模一样的。

    只是各自的位置不同,判断也有极大的偏差。

    事情的运作,跟妫田的判断差不多,国虓在收了鲁国人的美玉之后,的确跟鲁国人相谈甚欢,而鲁国人也准备开始下重注,掏出重金,让国虓一起合作的时候,工娄氏的人出现了。

    鞍邑富婆和别人想的不太一样,老公妫田说要砸钱,她就直接砸了。

    工娄氏的人心想这他娘的都是先主几代人攒下来的老底,你个败家娘们儿就这么挥霍一空,就是为了在临淄买一套豪宅?

    你得给个解释。

    然后鞍邑富婆就给了很合理的解释,而且还是两个:君子美甚,鞍邑、临淄,无人能及也。

    长得帅怎么说都是对的!

    然后鞍邑富婆又说:君子大器,当倚重也。

    大器不爽吗?

    爽。

    那就不结了。

    对。

    长得帅,器又大,那还有什么事情,比这个更幸福吗?

    工娄氏上上下下左思右想深思熟虑苦思冥想,最终得出一个结论:算了,关我屁事,又不是败我家的财产。

    多线操作的妫田,一边在鲁国施行精准抢劫,一边指挥工娄氏在临淄高价买入豪宅,一边让心腹前往莒北说服谒者国虓,一边又让人前往陈国和淮中城,一边又派人接触了老齐侯非常看重的楚国老才在野贤人楚起……

    一时间,妫田的名声在齐国内部,竟然还挺响亮的。

    毕竟,当初老齐侯为了搞五都世族,杀猪刀用的就是妫田。

    可现在妫田突然玩得这么嗨,不少想要打击报复的疯狗们,突然间就消停了。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