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战国万人敌 > 755 香爆了!

755 香爆了!

    萧氏因为吐槽自己的故国,被宋国新君戴举给干了。

    理由嘛,原本大家寻思着,怎么地也是个阴阳怪气对不对?

    可惜宋国律令拙朴古老,还真寻不着干萧氏的理由,抓是抓了,但这是“君命”,而非“律令”,所以这一通鬼扯,还真是搞得不少人很伤。

    反正新君的心腹爪牙们,觉得这挺难搞的。

    然后有一天,司城皇善跟人闲聊的时候,突然神在在地喝着茶说道:“老朽尝闻古之奸佞,不可寻其迹;古之贤君,不必问其心。圣君在世,一问苍天,二问鬼神,何须多言?”

    这番话让不少戴举的小老弟儿们一听,顿时觉得老前辈讲话有道理。

    咱们老大做事,还需要跟瘪三们逼逼?

    咱们老大难道不是圣君吗?

    咱们老大弄个萧氏后裔,还需要扯七扯八的跟人嚼舌根?

    然后在商丘宫的戴举一听,顿时也觉得今时不同往日。

    当年十八,站着如喽啰……

    现如今,他戴举一生行事,何须跟人多言?

    没几天,萧氏的人竟然有被处死的。

    贵族被杀是个大事,除非都是跟当年的戴季子一样,坑爹坑全家,那真是死不足惜死有余辜。

    但萧氏上上下下,是真的冤枉。

    他们就是在江阴会馆跟茅初九茅大使聊了两句,罪不至死啊。

    然后有人打抱不平,跑去商丘宫,提醒新任老板戴举,说这事儿可不能这么干,就算杀人,你得把理由说出来,再扯淡的理由,也得拿出来,不然不能服众。

    毕竟,这样莫名其妙杀人,不管什么样的贵族,管你祖籍国外还是国内的,管你戴举亲信还是外放的,早晚都得提心吊胆啊。

    过去杀宋氏,我们没有说话,因为宋氏是公族,他们最大最嚣张;现在杀萧氏,我们也没有说话,因为萧氏是萧国遗族,他们没权但有钱;将来杀……不行,不能这样的老板。

    然后戴举想了想,尤其是想到了皇氏老前辈语重心长的肺腑之言,寻思着这当世圣君,可不就是自己么,飘起来的戴举于是道:“萧氏之罪,莫须有……”

    “……”

    两日后,鲁国人还在努力创造机会,以前他们不肯掏钱,但是这一次他们愿意付出一切。

    谁能想到半道杀出来一个鞍邑工娄氏呢?!

    这工娄氏哪来的钱?!

    噢,鞍邑富婆工娄氏啊,那……有事啊!她老公是陈田那个畜生啊!

    以前还抱有希望的鲁国人,这次是真的慌了,鲁国那点家当那些祖业,可不能败在自己手里啊。

    鲁国灭亡了,他们这些个家族,还玩个鸡儿。

    当下就有人连忙前往齐营求和,私人性质的求和,意思就一个,鲁侯那里,他们国内世族,也打算放弃了,鲁侯太斤斤计较,舍不得钱。

    所以呢,这一回,陈田君你看是不是大家一起筹钱,凑个份子,组团买了文姜公主,然后送到汉子国去?

    妫田也是被鲁国人吓了一跳,自己的秘密行动,这就暴露了?

    原本妫田的心腹,是知道新任大哥在搞事的,但只是说搞个公主拿去做后路。可万万没想到玩得这么大,海量的财富,就这么扔给了一个阉人?!

    就是那么一刹那,几乎整个原本对妫田感情复杂的齐国中下级军官,都对妫田佩服不已。

    这样的魄力,这样的勇气,这样的决断,你要是不做大哥,可惜了!

    妫田原本想着事情败露,这这活儿就得从长计议,结果发现鲁国人是没辙了,他们家的老板抠门到了极点,又不方便下手干死鲁侯,于是就各种暗示,什么事情都可以合作。

    什么事情,都,可以,合作!

    心领神会的妫田知道,他这一回完全可以玩得更大,只是操盘的时候,必须小心小心再小心。

    老齐侯的灵堂歌会,他必须在场,同时还要有军方的支持,至少是中下级军官们,都得认认真真地支持他!

    最重要的是,还得有李解的支持!

    这一点,尤为重要。

    光靠齐国内部的中下级军官,还不够,无法震慑齐国的老世族。

    五都世族根深势大,想要靠中下级军官的热血来撼动,可能性很低。

    但是有了汉子国的支持,那就是完全不一样。

    如此一来,在鲁国的地盘上,甚至在齐国的一部分地盘上,他都有操作的空间。

    “舆图何在?!”

    “元帅!”

    “中军共议!”

    “嗨!”

    不多时,齐国断后的大本营中,除了齐国的军官们,还有鲁国的说客站在那里。

    妫田拿起佩剑,指了指一个方位,道:“今宋国公子黑耳居于邾娄邑,我军盘亘汶水两岸,威胁曲阜。”

    众人一愣,没听懂妫田的意思。

    不过妫田并没有解释的意思,自顾自道:“先主发丧,便在这数日。数日之后,新君必定论功行赏。我等非五都世族,必不为新君所知,唯有惊天大功,方使新君闻我等之名。”

    说到这里,齐国人都是眼睛一亮,什么叫惊天大功,无非就是灭国而已。

    难道,要灭鲁国?

    可是齐国人不傻,以他们的实力,根本不可能灭了鲁国。

    现在鲁国各地,都是据城坚守,长期消耗之下,他们这点人马,就没啥意思。

    不过这一回,显然操作不是这么简单。

    “我军佯攻曲阜,使曲阜恐惧。届时,鲁侯必依仗公子庆。”言罢,妫田目光坚定地看着自己的部下,“我军佯攻曲阜之日,便是鲁侯暴毙之时!”

    “鲁侯……暴毙?”

    齐国的军官们都是一惊,旋即再看到军帐中的鲁国人,顿时明白过来。

    “元帅,若鲁侯暴毙,鲁国新君……”

    “姬庆若为新君,以鲁东之土相酬。”

    说到这里,妫田的剑,缓缓地在曲阜以东划拉了一下,整个鲁国,被分成了四大块。

    鲁东梁父山一带,就这样被切割了出去,汶水、泗水以西的土地,又是一块;邾国故地,又是一块;剩下的,以曲阜为核心,不过是鲁国当年在周天子分封时期的精华土地。

    看到这一块块的分割,不少人都明白过来,这是直接瓜分鲁国啊。

    可是,以他们的实力,根本不足以支撑瓜分鲁国。

    缺少人手不说,还没办法搞定叛乱。

    但是很快,鲁国人出列面带微笑说道:“有陈子相助,文姜公主,必成薛城新欢也。”

    话都不需要说得太透彻,齐国人之下彻底明白过来,原来这些鲁国人过来,是跟老大合作,把公主包装得更加完美,然后送到薛城去?

    有了汉子李解的支持,瓜分鲁国,还有什么压力?根本就不算个事儿啊。

    当下一群齐国军官都是目光灼灼,原本他们想着,就是抢一把回家,老婆孩子热炕头,这辈子,也算是够本了。

    要是运气好,把老大妫田推上位,成为齐国内部的一座山头,那还能照拂一下他们自己,将来说不定爵位称号荣誉财产,都能顺利地传给子孙后代。

    这已经是极为美妙的妄想。

    但是此时此刻,齐国的军官们不得不承认,香,太香了,老大妫田画出来的这个饼,实在是香爆了!

    这要是做成了,他们还回屁个老家,赶紧把老婆孩子接出来享福啊!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