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战国万人敌 > 763 皇氏南台变南宫

763 皇氏南台变南宫

    有些事情,老皇善并没有跟蒙武交底,比如说秦晋两国的大战,已经开始在“丰镐之地”反复拉锯。

    晋国上卿魏操和秦国公子诸健,分别驾临前线督战,认真来说,双方都有点输不起的意思。

    魏操拿不下“丰镐之地”,总体而言没什么大不了的,晋国本来就不怎么管周天子老家的状况。

    但一个地方,如果赋予了特殊意义,那就不一样。

    晋国称王,又不能直接灭了洛邑的周天子,那就得另行给王冠加点装饰。

    重铸镐京,这就是非常不错的选择。

    毕竟说到底,晋国也是老姬家的,论起来这“天下”,也有他们这一支的股份。

    所以一旦魏操在“丰镐之地”的争夺上,出现了退让,可能就会导致他在晋国内部的权力分配出现大问题。

    而秦国方面自然不必多说,丢了泾阳之后,整个秦国已经把老命都抵了上去,几代君主的老底,全部掏了出来。

    这次要是不顶住,秦国是真的要玩。

    公族原本对公子诸健的排挤、压制、防备,这一次面对“国难”,也不得不组团玩起了“四保一”。

    只要公子诸健顶得住,让他成为下一任秦国之主,又有何妨?

    所以从国际上来说,两个霸主级大国的地区争霸,使得他们根本无法干涉东方发生的事情。

    尤其是从时间上来说,此时的秦晋两国,恐怕都还以为老齐侯正在装逼呢,哪里知道老齐侯已经来了一场粪海畅游,然后死得不能再死。

    蒙武看不到“天下”,也没有那样的意识,但老皇善不一样,他看到了“一统天下”的口号之后,就纵观天下,发现看似地处不利的汉子国,居然真的有了吞并天下的格局。

    吴越沉沦,周楚衰败,江淮大地之上,根本没有战略对手。

    即便吴国和越国余孽还能制造麻烦,但也只是麻烦。

    只要搞事的人还要吃饭还要穿衣服,最终还是要回归到秩序上。

    那么,谁实力强,谁来建立秩序,这就是法则!

    皇氏老夫子认真研究过宋国的地缘格局,原本唇齿相依的陈国,如今只怕也就是苟活一下,不可能挑战汉国。

    至于鲁国,当下就要面对瓜分,之后,就是恢复到鲁国强盛之前的曲阜之地。

    还能给宋国支援的,此时此刻,只有郑、卫、燕、周。

    而这些国家,不是刚打完一场,就是地处偏僻,给援助也是所剩无几,要不然就是关起门来过小日子的。

    于是乎,纵观天下,谁堪同汉共敌手?

    拼了老命上贼船,不是没有原因的。

    汉子李解又春秋鼎盛,曾经看过李解一眼的老皇善,笃定李解这条野狗,长命百岁不知道,再多活三十年,总是有的吧。

    三十年,他皇氏都出了两代精英子弟了。

    “君子,司城那里,有何言语?”

    蒙武返回家中之后,妻子很是关切地询问。

    他妻子也是宋国大族,如今的一举一动,姻亲之间都是互通有无,不抱团取暖,随时可能嗝屁。

    “唔……”

    喝了一口桌上泡好的凉茶,这些茶叶,是南方传来的,和巴蜀的茶叶,有着极大的区别。

    冲泡就能喝,非常方便。

    蒙武缓了缓,眉头微皱,对妻子道:“皇夫子……要为公主修‘南台’,老夫也想助一臂之力。”

    “修……修‘南台’?!”

    妻子愣住了,有些事情,显然不方便直说,现在一听要修“南台”,而且蒙氏也要掏钱,顿时让妻子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

    “不错。”

    对妻子的震惊,蒙武没有多说什么,依然淡定地说道,“‘南台’总是要修的,毕竟是我宋国的公主,不可轻慢。”

    “君子既有决断,妾,自当支持。”

    她便下定决心,回转父兄那里一趟,劝说筹钱。

    修“南台”不算什么,但想要修得又快又豪华,那就是个很要紧的事情。

    于是乎,当蒙武妻子相氏返回相氏封邑之后,短短两天之内,蒙氏、相氏,先后宣布要支持南子公主,不能让她失了体面,要在泗水之畔,给她修一个极其豪华,比“文台”好十倍的“南台”。

    时人震惊之余,还感慨道:南台之风,为汉子所喜焉。

    而此时,还在跟齐国来的文姜公主,讨论“三角形的内角和是一百八十度”的李董,压根不知道宋国国内发生了什么。

    等从闷闷不乐的文姜公主住处离开之后,才在外面得知了这么个消息。

    “啥?‘南台’?”

    “君上,这都是皇氏的一点心意。”

    “你们修‘南台’,你们怎么不修‘南宫’?给你们划一块地,修个泗水宫,岂不是更好?”

    原本是气话,然而跑过来拍马屁的皇途一听,顿时大喜:“君无戏言,臣这便筹措人手、号召民夫,修建泗水南宫。”

    “……”

    “君上,真的只是一点心意。”

    “我他娘的信了,真的。”

    李董也是服了,这帮家伙还真是会钻营啊。

    你说你们这么一迂回,将来我还好意思把你们全部搞死吗?

    想了想,李解顿时觉得……自己好像真干得出来这种缺德事。

    不过总体而言,皇氏算是亮明了态度,李解让朝东,他们不往西;李解让吃饭,他们不喝水。

    总之一个字:跟着汉子走,汉子说啥就是啥!

    “那就在沛县吧,划一块地,只要潮汛来了不被淹,你们想盖什么盖什么。”

    “多谢君上!”

    皇途顿时来了精神,领了君命之后,立刻找到了老弟皇策,“叔谋,你可知君上许诺何事?”

    “君上愿修泗水宫,安置公主!”

    “当真?!”

    “当真!”

    “哈!好、好、好……”

    连道三个好字,皇策抚掌道,“若修泗水宫,少说能屯兵两万。今年若是攻宋,一声令下,多线出击,定能一战而灭宋!”

    在李解眼中,宫殿么,就是用来住的,属于装逼的豪华建筑。

    然而这年头,一座宫殿的最大作用,是用来囤积物资。

    除了粮食之外,甲具、士兵、布匹、牲口,都是可以囤积的。

    一座宫殿的选址,也有着极大的意义,楚国人建渚宫,既能守卫郢都,也能南下震慑罗国余孽。

    至于百濮,随时拉出来一支人马就能摆平。

    所以这其中的深意,李解自己没感受到什么,但对这些个宋国老卧底们而言,这一波是真的稳了。

    果不其然,一开始蒙氏、相氏宣布跟着皇氏一起支援公主的时候,也只是让商丘震惊,等到后来相氏的姻亲家族匡氏、匡氏的姻亲家族夏氏,也跟着参加之后,气氛顿时从热闹、热烈,变得炽热无比起来。

    其中蕴藏着的肃杀,让老牌世族们都感觉到了凉意。

    汉子国什么都没干呢,就直接让不少人清醒过来。

    “泗水宫?”

    “正是,叔谋君前往楚丘借安氏奴客,如今已经筹措一万五千。此次行事,其土木营造,为的便是泗水南宫。原本皇氏只是想要修个‘南台’,没曾想,变成这般。”

    “南台变南宫,只怕汉子国之意……”

    要知道,之前齐鲁大战,可是吹了二十三万汉子国志愿军,现如今,这些大兵貌似也没出现在齐鲁战场上,那么出现在哪儿了呢?

    稍微想想,都会让宋国贵族们毛骨悚然。

    这二十三万大军要是不打齐国,跑过来就是殴打宋国,那上哪儿说理去?

    而且龙背关原先的修关之人是谁?

    魏羽啊。

    而魏羽这个贱人,现在就在河西,帮宋桓公子橐蜚之子,公子黑耳出谋划策。

    要说这些都是巧合,别人信不信不知道,反正宋国几个老牌豪门,那是半点都不信。

    “割让萧城,还不能满足汉国胃口么?”

    “昨日割沛县,今日割萧城,明日,唯有夏邑、商丘,方能安抚汉国虎狼。”

    “也罢,我等前往拜谒‘大丰君’便是!”

    有人打定主意,与其“与国同休”,倒不如另谋出路!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