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战国万人敌 > 784 云轸君老猛男也!

784 云轸君老猛男也!

    在楚国当大夫的时候,云轸甪感觉也挺爽的,但是,总觉得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意思。

    因为楚国自始至终,都是在模仿天下诸侯。

    而汉子李解就不同了,合用则用,不合用则弃,干脆利落的很。

    同时汉子国在淮水伯府时期,就自成一体,其制度也好,人才选拔也罢,都是迥异非凡。

    正是这一点点不同,累计起来之后,短短数年,就爆发出了惊人的威力。

    一个“唯才是举”,一个“逢进必考”,并非是简简单单的体制改变。

    其背后涉及到的东西太多了。

    只说工具,就包括了书写工具,从炭笔、毛笔、纸张、墨水、教材、作业、讲义……杂七杂八加起来,金山银海堆出来的。

    反正云轸甪可以肯定,天下豪门,数一数二的那种,也养不起这么大规模的教育机构。

    尤其是淮中城的图书馆,四周极为空旷,为的就是防止火灾。

    至今收录的文献依然很多,分门别类,连图书分类都是一门学问。

    同时汉字重建上,一般都是根据汉子李解的需求来改变,怎么方便怎么来。

    文字的简化,书写系统的提升,也是一大笔钱。

    这笔钱,还是那句话,云轸甪可以肯定,天下第一等的世族,也玩不了这种花活。

    为了推行这一套系统,淮水伯府时期就是靠暴力推行。

    合则用,不合则弃。

    允许反对,允许离开,但不允许破坏。

    谁破坏,谁死。

    淮水两岸的老世族,在这种以卵击石的对抗中,死得比战争中还多。

    所有人都在看笑话的时候,汉子国成立的瞬间,其实就是霸主体量。

    老云轸很清楚的,整个汉子国可以动员起来的合格官吏,是任何一个霸主级大国的五倍以上。

    一个地方勇夫小队长,在吴国内部,最起码也是彻行百人将。

    而更惊人的是,这样一个地方勇夫小队长,他会基本的四则运算,并且能自行写一段报告,识字量在一千五百以上。

    这种人才,放任何一个国家,做乡士门客绰绰有余,倘若卖身给豪门做奴客,全家十几口人都饿不死。

    就这样的人才,在汉子国的体制之中,只是中等偏下。

    所以,老云轸尽管表面上比较苟,内心世界是狂热的,他盼望着汉子国的扩张。

    这种扩张,不纯粹就是无脑的暴力,除了摧毁旧有势力的宗法礼制之外,这种扩张还能自行建设新的“礼制”,汉人的礼制。

    站在天下棋盘前,云轸甪神色骄傲,为李解邀请天下诸侯合战于中原,这种嚣张,这种狂妄,是当年楚人问鼎都没法比的。

    问鼎,只是问。

    但老板李解直接公开发话:老子就是要一统天下……

    当然这句话对组团来洛京的老头子们来说,并不完整,当时老板李解的原话,是他要一统天下,这样就能搜刮天下美女。

    老头子们主动把后边半句给屏蔽了,真话说出去,实在是不利于汉子国的宣传。

    不霸气。

    甚至有点骚气。

    “天下诸侯来战,汉国当如何!”

    听得老云轸如何嚣张的言语,燕国人首先忍不住,在洛邑的燕国行者立刻起身,身为士大夫,腰间君子之剑,都快按捺不住了!

    却见云轸甪转过老迈的身躯,他身材认真来讲,有点佝偻了,这个岁数,千里奔波本就是一种苦差事,此刻,还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如此嚣张跋扈的话,更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挑战。

    然而,云轸甪哈哈一笑,用指关节粗大的那只手,同样按在了腰间的君子之剑上,剑柄紧握,老云轸向前一步,朗声道:“诸侯来战,那便战!”

    目光锐利的云轸甪,盯着燕人道:“燕太子申,失德,当诛!若姬申为燕国之君,汉军必至!易水淘淘,涤我吴钩!”

    “放肆!”

    “我大汉!便是这般放肆!”

    云轸甪声色俱厉,抬手指着燕人,“姬申当诛!燕国当灭!汝等冢中枯骨,以死士刺公子巳之时,当知有身死族灭之日——”

    那燕国行者猛地身躯一震,被云轸甪的气势给压住了,整个人身躯向后一颤,他本是因为起身太快,所以感觉有些眩晕,当猛然这么一下,在旁人眼中,便是另外一幅场景。

    汉子国垂垂老矣的老朽,竟然也能把燕国君子吓得几欲昏厥!

    “汉人吴钩锋锐,我晋国矛戈不利?!”

    一直按捺不动的晋国行者,猛地双目圆睁,瞪着云轸甪。

    “哈哈哈哈……我主,李也;晋公,姬也!”

    “你!”

    “北地小丑,如何敢在天子脚下狺狺狂吠?!”

    “放肆!汉人尚知天子——”

    “汉子知天子,亦知天帝!天皇大帝在上,天子亦尊其号。天子认,我主认,江淮数百万民众认,汝为晋人,可知旧年‘万众一心’!”

    天下棋局的巨大势力分布图下,云轸甪虽然老迈,但那种风采,着实震得不少人都是为之倾倒。

    汉国英雄,纵使老迈,竟也有这般气度,竟也有如此气概?!

    “老朽身居天下腹心,环顾四方,皆仇寇也!然则帝勾陈曰: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今汉甪于洛邑之间,当效仿猛男威震!”

    “彩!”

    “彩!”

    “彩!”

    “云轸君诚乃老年猛男!”

    “云轸君老猛男也!”

    大家都是临场发挥,饶是知晓云轸甪的蔡美、曾善、滑稽等人,此刻也不得不承认,就这种发挥,洛邑那些传统废物们,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列国都是各忙各的,内部动荡,外部交战,最顶级的外交官,根本不可能派出来,尤其是派到天下腹心所在的洛邑。

    可是列国诸侯不派,洛邑还是天下腹心,还是国际上的大城市,还是交流最频繁的大城市。

    这种情况下,谁掌握宣传上的话语权,谁就能引领国际风潮。

    楚国以前再强,但运气始终差一点,宣传上就是差一点,没有决定性的胜利,又没有足够的财力来配合宣传,只能吃灰。

    汉子国现在这一波老年团,至少当年给这些老家伙们当学生的,都得闭嘴。

    至于蔡夫子更简单了,他在洛邑不少地区,只要开口说一句“给老夫一个面子”,那就真是轻松收割一片跪舔之声。

    没办法,反师长就是反君上,这个黑锅是可以调换的。

    现在云轸甪一番话,就是钉死了燕国的改革后路,哪怕燕国现在太子申已经上台,甚至可能已经以燕侯这个身份在行走,但,对外的宣传,可能会低调低调再低调。

    国际上,说不定就是一辈子的太子。

    云轸甪这个老年猛男的发挥,此时此刻,不比数万人马兵临城下差!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