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战国万人敌 > 786 没有中间商赚差价!

786 没有中间商赚差价!

    对呀!

    我怎么没想到呢?!

    身为家主,大狐师此时此刻心情有点小激动,什么周天子、夜月公主、皇氏子……一边儿去!

    一个人间绝色,能换来多少好处?

    得掰扯掰扯!

    大狐师首先想到的,就是老秦人的公主,这夜月公主到手是一座淮水女神宫,还有子车氏举族跪舔。

    这一波,说是富可敌国,不为过吧?

    想了想,大狐师觉得自己真是个笨蛋,这何止是富可敌国?就淮水女神宫的十二元辰魔神像,他可是早就听说过的,那是多大的规模,那是多大的份量!

    然后大狐师想到的,便是皇氏子老家的宋国公主南子,这位宋国公主,现在有多少好处?

    沛县,有“南宫”,专门给她度假用的,反正就是这么一说。

    萧县,汤沐邑!

    这一波,说是富可敌国,不为过吧?

    想了想,大狐师又觉得自己真是个笨蛋,这何止是富可敌国?就“南宫”需要的本钱,直接就把皇氏举族的家底都掏空,现在皇氏在宋国的都邑商丘城,就只剩下一个老头子。

    最后,大狐师又仔细地琢磨了一下,现在汉子李解,他身边只有两个女人,一个是南子,一个是文姜。

    男人嘛,新鲜感一过,肯定想要寻找新的乐子。

    大狐师觉得,自家的两个女子,至少可以分两次来交易。

    一个女子,先换一块落脚地。

    再一个女子,换一场大富贵!

    “主公,如今汉军出征,三五日之内,必有宋军战败消息传来。京中有江阴会馆,多有耳目往来济泗之间,若能早早谋划,以女子为汉子得胜献礼,定能博取好感!”

    “三五日?!”

    大狐师有点懵,汉军的战斗力,这么夸张的吗?

    虽然传说之中已经是战无不胜,可不是说刚跟齐国人干了一场吗?还是说齐鲁之战没有搞事?

    可现在到处的传言,就是有个叫魏子羽的家伙,很活跃啊。

    还有那个鲁国猛男,叫陬邑纥的,好像也很活跃,好像也是汉子李解的人。

    作为一个狼狈跑路的倒霉蛋,泾阳狐氏也一直没见识过什么大场面,早年跟西戎混居,也没什么出彩的地方,硬要说有,大概就是给晋国秦国抓捕戎人来消遣。

    “主公,汉军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世人皆知。这几日,宋人商贾,多有在洛邑安置物业。前几日,宋、楚行者,联袂前往诽谤木下,哭诉汉人无礼一事。”

    这事儿就是个小插曲,周天子一看楚国人和宋国人两家过来哭丧似的,顿时觉得这不是闹么。

    你说你一个祖上问我们老姬家的锅到底多大口径多大份量,一个祖上是被我们老家海扁狂殴的,就这,我们老姬家还能给你们撑腰?

    当然了,也不是不可以撑腰,可你得看看现在的行情啊!

    就哭丧的那根诽谤木,那是白玉制成的,知道哪儿来的吗?汉子送的!

    这都是钱!

    说到钱,周天子又想起了金灿灿的黄金,要说爽快,还是得王命猛男李解呢。

    噢,王命猛男这个“王”……是吴王?

    没事儿,什么吴王不吴王的,这不是还有天皇大帝帝勾陈么?寡人觉得大家都是老姬家的,有能耐做天帝,也是很有道理的。

    帝勾陈活着的时候,是咱们老姬家的东南方伯吧?

    是就完事儿了!

    所以周天子寻思着,就你们楚人宋人过来哭周庭,那也得表示表示啊。

    这几百年拖欠的“贡赋”,是不是也该补一补?

    他们老姬家允许拖欠,但这几百年一直拖……也不是个事儿吧。

    拖到现在,老姬家都完蛋几十个国家了,现在剩下的姬姓老铁,可真是不剩下多少了。

    再拖,老姬家还有没有都两说呢。

    宋人和楚人也是耿直,一看周天子这还要钱的,那说个毛,拍拍屁股走人,直接到江阴会馆求饶,说是这个事情吧,汉子那边,是不是再通融通融。

    哪里做得不对,汉子只要说出来,立刻改!

    江阴会馆没有这种职能,只能跟两家说,这个你们的要求呢,我们已经知道了,回头一定会向领导反映,领导有了回复呢,我们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们的。

    楚人和宋人都是点头哈腰,表示那可真谢谢你们了啊。

    江阴会馆里里外外都是坦然公道:那必须的!

    正是因为这份公道,所以泾阳狐氏的人,也是知道诽谤木下楚人宋人哭周庭的戏码,结果不是很好。

    “哭诉汉人无礼一事,这同我等……有何干系?”

    大狐师不是很明白,所以询问提起这件事情的奴客。

    那奴客连忙道:“主公,楚人、宋人联袂,若是往常,倒也无妨。然则此时此刻,汉军眼中,楚人定是勾结宋人。汉子震怒,不外是朝发夕至,淮上汉军一旦发动,楚人不能抵挡!”

    对啊!

    楚国人为什么会跟宋国人搞在一起的?

    大狐师也反应过来,这完全就是不合理,而且现在正值秋收,正常来说,楚国人是能缓过来的。

    然而楚国丢了汉东不说,渚宫也在汉军掌控之中,楚国的粮仓,有是三分之一是没有被好好伺候的。

    毕竟,家门就是敌军,怎么可能安心种田?

    不怕再被抢吗?

    “于我狐氏,有何好处?”

    “主公,汉军发动,中原四战,故河南河北,皆不可久留。荆楚虽南,多有瘴疠,然则汉国不同于楚国,汉东风物,略作打听,便知远超楚时多矣。”

    奴客如此说罢,又正色道,“倘若献女成功,彼时汉子必定厚赏狐氏,主公当以退为进,择选瘴疠之所,实得庇护之地。”

    “噢?”

    大狐师略微思考了一下,奴客所说非常的有道理,如果现在的楚国故土,尤其是汉水以东,已经治理的很好,不输给河南太多,那么,的的确确是个可以安心发展的好地方。

    毕竟,怎么看都算是汉子国的大后方啊。

    而且在“百废待兴”的关节点上,狐氏没有索要淮上、淮中的优质资产,而是选择了非常偏僻冷门的地方,找一块栖身之所,这绝对能引起不明真相群众你的好感。

    尤其是在李解那里,肯定是加分项。

    不过,大前提一定是汉东或者荆楚故地是个人能呆的地方。

    要是过去了就水土不服死掉,那去了干什么?

    子车氏这帮老秦人能够在淮水安稳生存下来,说实在的,反正大狐师很佩服子车白臀这个家伙。

    “主公,此事不可踟蹰太久,倘若为天子知晓,虽不敢破坏进献一事,若是掣肘狐氏,使狐氏盘亘洛南不得前行,以周室如今之力,不过是轻而易举。”

    此言一出,也是提醒了大狐师,不能在这件事情上太过犹犹豫豫。

    稍微拖拉一点,被人看出来大狐师想要搞“没有中间商赚差价”,坏李解的好事,他们自然是不敢。

    可整一下漂泊在外的泾阳狐氏,又有什么压力?

    “若如此,当速速东行!”

    大狐师也是当机立断,言罢,又对奴客们道,“不知洛邑扬名,当寻何人?若能传扬狐姬、小戎子之名,我狐氏逗留洛南,亦要安稳些许。”

    “尝闻淮水宿老皆在天下棋局处,不若径自拜访。”

    “善!”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