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战国万人敌 > 796 这可是西施啊!

796 这可是西施啊!

    “大捷!大捷!帝丘大捷!濮阳大捷!”

    背插旌旗的骑士疾驰而过,捷报传至宋国境内,竟是无人敢拦。

    一人三马,跑死多少都是不管,至丹水的之后,更是有大量的骑士向各方宣传卫国境内的捷报。

    商丘城外,李董叉着腰看着这巨大的城池,然后对身旁的绝色美女说道:“南子,你看这商丘城一个人住,会不会太大了一些?”

    “君上此言……是何意思?”

    “商丘改名睢阳,寡人送你了。”

    “……”

    南子猛然心脏剧烈地跳动了一下,捂着心口,脸色潮红地颤抖了一下,整个人呼吸急促起来,然后软在李董的怀中。

    “君、君上……”

    “怎么?不喜欢?”

    “不、不是……”

    “过几天我去郑国,然后让人问一下周天子,他要是方便的话,帮忙写个证书,你也混个爵位当当。公侯伯子男,其实都差不多。”

    秋收之后,天气转凉,南子披了一件木棉斗篷,此刻却是有点燥热,娇躯微颤,当真是舒服到了极点。

    谁说秋寒难耐?狗屁!

    老娘现在火热无比!

    之前琢磨得各种想法念头,在一座城池面前,那算什么?那什么都不算!

    此时此刻,南子最可恨的,就是肚子不争气,还没有怀上。

    这要是怀上了,那该多好。

    她原本以为李解对李雷最喜欢,现在看来,那个李白反而是最受宠的。不过深入了解之后,她也清楚,浣纱女白旦的夫人地位,看来是不可动摇。

    路室的女主人,只有一个,那就是跟李解发起于微末的美旦。

    既然路室的女主人当不得,做个侧室的主人,也挺好。

    而且谁说侧室要跟路室挨着?

    那淮水女神宫的宫主,也不常去淮中城啊。

    汉子国,自由度蛮高的。

    “君上要去郑国?”

    “为了国家大事嘛,好男儿志在四方……”

    正装逼呢,却听不远处传来一声大喝:“报告!”

    眉头紧皱,李解顿时不耐烦地说道:“念!”

    “濮阳军报,沙哼攻克帝丘,俘获卫侯及卿大夫百数十人,今濮阳军……”

    “好了我知道了,下去吧。”

    “是!”

    “……”

    一旁南子都惊呆了,刚才发生了什么?!

    不是,卫国?!

    卫侯被抓住了?!

    不是,攻打商丘的时候,还去攻打了帝丘?!

    这隔着几百里,隔着几条大河啊!

    然而南子余光看去,却见李解一点喜悦都没有,反而还有点不耐烦。

    说好的为了国家大事呢?这么大的事儿,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她哪里知晓,这男人压根无所谓沙哼怎么折腾,反正攻打卫国的理由是充分的,不存在名不正言不顺。

    老齐侯会盟无盐邑,谁参加,谁挨打!

    什么狗屁会盟,合法吗?

    不合法?

    那不是找打吗?

    现在周天子就指着李董混口饭吃,而且周天子很清楚,周国根本没有可能复兴的希望。

    期待着天下大乱,然后趁乱崛起,做梦呢。

    就算天下大乱,就算机会摆在面前,就老姬家那些兄弟伙儿,周天子才从楚国人身上揩油二两,结果宗室就吵嚷着要分一两半,否则就是天子失德。

    寡人失德失尼玛呢!

    给寡人去死!

    和已经矬到爆的宗室比起来,李解这条恶狗,简直是天神下凡。

    人家做人虽然不讲究,可做事讲究啊。

    该掏钱就是掏钱,就算是打家劫舍,那也是顶着个“劫富济贫”的帽子,办事儿地道!

    宗室呢?诸侯呢?王宫贵族,城郭大夫,就没有一个是好鸟,面子是他们的,里子还是他们的。

    那凭什么老姬家的扛把子还要脸皮呢?

    大家一起摆烂喽。

    所以不管多少人说汉子国无道,关他周天子屁事?人汉子国无道就无道喽,汉子国的开元通宝,它无道吗?

    汉子国改纪年,改礼法,改制度,的确是无道的。

    汉子国以开元为新历,也肯定是无道的。

    但汉子国的开元通宝,它是这样的纯洁、神圣,并且亲切可人。

    孩子是无辜的!

    在宗室闹腾的时候,周天子一方面跟李解勾结,一方面又贵族称号大派送。

    大派送不是胡乱送,不是什么阿猫阿狗跑到周天子面前掏钱,这爵位就能用汉子国的“纸”抄录一下的。

    你不是兵强马壮,就没有这个资格。

    你不是诸侯之后,也没有这个资格。

    所以哪怕出卖宗室,出卖国人,周天子重新“分封”,也是尽可能地按照这种策略在推行。

    宗室们黑着脸东行,碰运气不试试怎么知道结果?

    万一李解给这个面子,说老姬家的指定认证还能玩,那白捡一块地,也不是不可以啊。

    只是他们哪里晓得,李解现在根本不管这些破事儿,爱咋咋,反正三五年之内,这些新搞下来的土地,都是一锅粥一团糟。

    他一点儿都不急,江淮的基本盘稳住之后,剩下的,就是慢慢地消化。

    他也没打算跟传统贵族们掰扯、博弈、权衡。

    愿意跟着走的,那就在体制内混口饭吃。

    接受改造,还是好同志嘛。

    不愿意跟着走的,中原大地斗上一场,自然会有沙哼这般的虎狼爪牙教做人。

    至于他自己,说实在的,就这么点儿兴趣爱好。

    “卫侯都被抓了,这河南也就没事儿了,丹水以北的宋国土地,也能盘下来。”

    李解摩挲着下巴,然后眼睛一亮,“那老子可不是就放心大胆地去郑国验验货?”

    “君上,验货一说……”

    “南子,这郑国还跟越人有关系?我收到消息,这越国的复国份子,在郑国藏得很深。这次郑城子迟迟不得返回郑国,有个依附郑城子的越国大夫,似乎是撑不下去了,都到了遣散奴客的地步。”

    “越过大夫?”

    “听说是施氏大夫,以东施子为名,在周郑齐鲁之间活动。”

    李解嘿嘿一笑,眼睛放着光,“实不相瞒,我之前听说他忙着让郑城子效仿戴举的时候,其实是不感兴趣的。可一听说这货居然还有个女儿,有‘沉鱼’之传说,我整个人都精神了。那种感觉……赞!”

    “沉鱼?”

    “听说啊,这货的女儿在溪边玩耍,水中鱼儿见她美貌,都害羞地游走。”砸了咂嘴,李解摇头晃脑,“虽说这都是扯淡,不过能这么吹嘘,肯定是有姿色的。最重要的是,这故事我以前就听过啊,我喜欢这样的故事。”

    “东施子?”

    “假的,施氏大夫的封邑是在施邑西,我当年在姑苏城卖黄鳝,我还不清楚?”

    说罢,李解搓着手,整个人都是亢奋起来,“这可是西施啊!我他娘的能放过?”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