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战国万人敌 > 803 寡人时运至矣!

803 寡人时运至矣!

    “君上,葛邑不宜久留,汉军围商丘而不破,非不能也。其用心险恶,驱使商丘之民四散,若君上不能收留,必生嫌隙。”

    左军右军都失了锐气,右军眼巴巴地看着李解从睢水之南路过,戴挺率众后撤之后,商丘还是围而不破,这种局面,只要不是太傻的人都明白,汉军就没想让宋人好过。

    谈判?

    可以的,不过不是坐下来谈判,跟卫侯一样来谈判吧!

    “‘澶渊’……结果如何?”

    戴举也是有些疲惫,此时他风度依旧,还保持着儒雅,可已经越来越吃力,在宋国内部攫取权力,原本以为是个高难度操作。

    现在看来,这才哪儿到哪儿啊,国际上的变化,太过恐怖了一些。

    “卫国南河之南,尽数沦丧。卫国君臣欲同沙伯哼谈判,然则沙伯哼严词拒绝,言其乃汉国之将,汉伯之臣也。”

    沙哼说是这么说的,可李解给他的权限非常大,只要不妨碍他李某人泡妞,你沙哼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功劳不会少了你一分的。

    也是因为沙哼的恐怖战果,导致了商丘城的围而不破更加极端,因为魏子羽从老板那里得到了一个要求,那就是商丘城将来会是南子公主的居所。

    一听这个,魏子羽就来气,寻思着这皇氏不是已经给弄了个“南宫”了吗?

    现在正打仗呢,这样搞,有损士气吧。

    然而万万没想到,魏子羽把这么个事情一说,底下不少将佐都是兴奋起来。

    别人不知道内情,他们在汉国体制里混的,还能不知道?

    这分明就是淮水女神宫的宋国版本啊,这还不好?!

    打下商丘城,他们要是能给南子公主……不对,是南夫人,要是能给南夫人效力,这除开军功,还能免一波税赋啊。

    就睢阳这地界,以咱们汉国的技术,改造一百来万亩耕地,不过分吧?

    一百来万亩,大家随便分分,还是免税的,那还不是美滋滋?

    魏子羽一听,当时就惊了,卧槽还有这种政策的?我怎么不知道?

    将佐们寻思着你当初不是在淮中城上班的吗?而且还在龙背山筑城,没可能不知道啊!

    于是商丘城外的牲口们略作讨论,才发现淮水女神宫那边对个中内情,有着不同的解释,导致新来的人,完全没搞明白汉国精英战斗力爆棚的本质是什么。

    土地固然是有用的,可你一个传统家族的耕地效率,根本不如汉国体制,再加上鳄人、白沙勇夫为首的军功集团,他们对于长远收益并非不感兴趣,但是折腾土地在个人上,只有几百亩,可要是分红,那就不一样了。

    因为分红不仅仅是土地,还有各种产业收益。

    一个养蚕业,就是列国诸侯想都想不通的。

    汉国的蚕丝产量,是传统吴越巴蜀的几十倍,其中的机密,算你二十年破解成功,那也是有了最少两代人。

    二十年,谁敢保证洪涝干旱不来?

    汉军前身淮水伯府时期,那场大洪水让人记忆犹新,尤其是现在彭蠡泽还是如汪洋大海一样,拦截在长江之上。

    于汉国的军功集团而言,土地固然不错,是传世的物业,但衣食住行,衣还是排在了第一位。

    一个种桑、养蚕、缫丝、纺织、缂丝、绣花、印染……每一个行业的利润都是相当可观,只要有交换,只要还有足够的人口,就不愁长久存续下去。

    即便丝绸不行,还有苎麻、葛麻。

    实在是穿衣卖不了钱,还有玻璃、水泥、陶瓷、漆器、家具等等行业。

    这些新兴行业组成的行会,成员都是老兵,因残退役的鳄人、勇夫,受李解指定组建这些行会的时候,其实就是类似“老兵委员会”的半官方性质。

    整体的收益加起来,相当相当的丰厚。

    而这份丰厚的收益,在汉国的体制中,是要缴税的,都不需要过手,行业行会在源头上就进行截留。

    现在,这一部分的截留,只要在淮水女神宫之下,就能减免五到十年……那凭什么不干?

    当初李解跟小弟们的约定,一般就是五年、十年减免税赋,然后再根据各自家庭在水利工程及各项大型工程中的出工工时来折算减免。

    这个约定,在白沙村时期就定下了。

    因此回头再来看,倘若新增一个类似淮水女神宫的部门,可以捞个五年十年的税赋减免……凭什么不兴奋?

    魏子羽终于搞明白之后,其实内心也犯嘀咕,在他看来,还是土地最重要,可仔细想想,汉国把水利工程定性为全民性质的固定投资,而不是李解个人私有,那么享受这项固定投资带来福祉的人,肯定不能够只有高层。

    尽管来李解这里上班要晚一点,但魏子羽也是听说过的,之前运奄氏、蔡氏、云氏、云轸氏、吴氏等等吴楚淮水老世族,都曾劝说李解找个好祖宗。

    然而李解完全没有这样干的,至于说纪念先帝勾陈,李解也从来都说自己跟勾陈没啥关系,但民间还是流传着他是勾陈野种的传说……

    怎么看都像是汉国体制内的贵族们,想要迂回捧一下李解。

    魏子羽甚至不无恶意地揣摩,等李解嗝屁之后,李雷要是继位,肯定会有大臣们撺掇着让他找个好祖宗,他爹不愿意,他年纪小,完全可以给他灌输贵族血统更好听的价值观啊。

    商丘城南北,魏子羽纠结的事情比较遥远,但宋国国君戴举,纠结的就是要不要听大臣们的建议,现在直接跑路去河北。

    宋国,对戴举来说,现在是恶意满满。

    建立一个流亡政府,然后依靠外国力量重新复国,是现在最好的办法。

    向李解称臣,这活儿,他戴举干了。

    可没用啊!

    李解这头畜生,就是一只发了情的公狗,正屁颠屁颠奔郑国找美女呢,谁理他戴举这个老男人?

    正纠结呢,却终于有了一个全新的消息,坚定了戴举的信心!

    戴挺劝说还没有结果呢,葛邑外又来了几个衣衫褴褛形容枯槁的宋国使者,使者是从天子脚下的洛京而来。

    到了葛邑,使者连忙拜见戴举,然后说出了一个重要消息。

    “什么?!列国合从?!”

    “正是!楚国使者再度前往齐国,越人前往姑苏。晋国上卿之门客,便在洛邑之内;燕国太子申……”

    絮絮叨叨说了一通,除了出名的大国之外,一些黄河两岸的小国家,都跟着大国出兵出力。

    “如此看来,丰镐之战,秦晋分不出胜负,当罢兵休战。”

    秦晋之间只要不继续开打,那两个大国牵头,完全可以组织一支前所未有的联军,集结河洛,往来虎牢关。

    汉军现在连续作战,又临近冬天,双方只要一起过冬,第二年春天,就是一场休息够了的大战。

    在戴举看来,汉军的物资投送会有极限,他们对舟船的需求极大,冬季筹措粮秣是个重大难题,对人力要求更高。

    而秦晋周郑燕齐的人口,显然要比汉国多得多。

    汉国东南还有吴越,西部有巴蜀楚国,北部并没有吞并陈国宋国,一旦相约合战日期,汉军肯定要四面受敌。

    “寡人时运,至矣!”

    戴举抚掌大笑,如是叹道。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