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战国万人敌 > 813 不外是大势所趋

813 不外是大势所趋

    原吴国太宰子起的威慑力其实非常大,老妖怪在世的时候,不管是怼死的亲兄弟还是背上称霸,他就从来没有担心过缺少钱粮丁口。

    甚至后勤运输上,只要老妖怪敢想,子起就敢满足。

    最牛逼的一次案例,就是齐吴海战,双方的水师都是菜鸡互啄,吴军在当时还不如齐军一点。

    但是水陆并用的吴国,当时直接硬上,看见大山就翻,没有汉子国现在的车马驴骡怎么办?

    用人背!

    一人一个背篓,硬生生地怼上去。

    吴人力夫不够了,没关系,子起跑去淮夷诸部,说只要你们参加运粮,将来贡赋可以减免。

    然后淮夷大大小小十几个氏族,都参与了这次齐吴海战的局部战役。

    第一次小试牛刀,老妖怪很愉悦,昔日的霸主,称量了一下斤两,也就那样嘛。

    这一战的收益并不高,无非是确定了淮县、盐城的归属,同时把北部势力拓展到了郯国、泗水一带。

    但在心理上,对老妖怪的信心,有着极大的加强。

    勾陈在东南兴风作浪感觉不过瘾,不跟天下英雄一起过招,岂不是显得自己太怂?

    要去中国作个妖,这是勾陈的心愿。

    而子起则表示竭诚为大王服务!

    后来的事情,包括发动“万众一心”技能,没有背后子起各种组织资源,缓和五湖豪族之间的关系,加强中央对地方的干涉影响力,设置边境县邑等等,是不可能轻松做到的。

    每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或许都会有一个女人,但这年头……每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往往都有另外一个男人。

    最重要的是,老妖怪在天下英雄面前装完逼之后,收拾残局的还是子起,太宰老大人能够跟陈侯、齐侯、老卫侯有交情,那怎么可能全靠给吴王拍马屁?

    拍马屁谁还不能练啊。

    人家是心知肚明,吴国太宰肚子里是有货的。

    至周怼王嗝屁之后,吴国的战略重心,也逐渐收缩,毕竟已经把楚国在淮水流域的精华城邑都打爆了。

    更不要说还抢了郢都……三回。

    楚国前后把郢都转移了四次,这才安稳下来。

    若非彭蠡泽实在是规模太大,按照最初子起定下来的复仇计划,至少要把楚国逼死在江汉平原的后方,汉水以东根本不会留给楚国任何扩张的余地。

    只是受限于技术、环境、气候、地理的制约,吴楚之间的关系,最终还是走向了战略相持。

    此时老妖怪已经闻名天下,也就是在勾陈最风光的时候,太宰子起转职成了佞臣小人。

    等新生代成长起来之后,他们的印象中,自家的太宰,那就是个不要脸的阿谀奉承贪财老鬼。

    连跟着吴王勾陈摸爬滚打起来的公子丑、公子寅等人,也只觉得太宰是什么钱都敢贪,什么钱都敢拿。

    唯一的好处,可能就是拿了钱办事,这一点,是有口皆碑的。

    然后,贪更大的财!

    久而久之,人们大多都被太宰子起收钱办事这个优良品质所吸引,却是忘了,大吴国际能有辣么大的市场份额,可没有什么人来投资啊。

    当年的事情,对于运奄氏这种不尴不尬的地方家族来说,那是了解尤为深刻的。

    吴王负责人前显圣,而太宰子起,负责人后受累。

    真材实料的本事,运奄氏清楚的很。

    尤其是背地里的一些默契,自从商无忌靠着妹妹会来事儿之后,终于在国家级的舞台上,领略到了当年东南大妖兴风作浪的气势。

    太宰老大人子起,那是一路跑一路坑,卫侯沦落到现在的下场,你要说没有子起这个老东西的忽悠,岂能让卫侯两条腿都瘸了?

    失心疯的卫侯还琢磨着横跨河水、济水,东临大海,西面太行呢。

    卫郑战争之前的一系列骚操作,当时看都觉得是卫侯脑瘫,现在回过头来复盘,大舅哥商无忌只能说老大人牛逼!

    此刻,北地赈灾,齐鲁颓废,商无忌知道,又到了“追涨杀跌”的季节,老板李解对于对手是不选择的,管你多强,撸就完事儿了。

    但大舅哥商无忌却是没这个本事,该精打细算的时候,还是得精打细算啊。

    一看老板在黄河两岸的名声,居然轻轻松松就刷了起来,沙伯哼这个喊打喊杀的疯子,居然弄出来“澶渊之盟”,整个汉子国的格局,都是瞬间变了。

    当然了,老板好色这个事情,他商某人是洗不动了,也不想洗了,洗个屁的洗,前线打得幸苦,老板梅山赏花赏雪赏西施,那还有什么说的,老板性情中人就完事儿了。

    给三关调拨了物资之后,腊月的最后几天,也没有说守岁,商无忌直接摆放了吴国前太宰老大人子起。

    见面之前也挺客气,金银珠宝骡马牛羊猪狗,该弄的都弄了,还搞了一些大棚蔬菜,弄了几条鱼。

    大家都是知道的,子起跟老板李解一样,喜欢吃鱼。

    见面之后,子起倒是先笑呵呵地行礼:“运奄君来此,老朽蓬荜生辉,蓬荜生辉啊。”

    “岂敢让老夫子相迎,晚辈商无忌,拜见老夫子。”

    说罢,上去就行了个大礼,子起一看这小子果然比以前有进步,当下面带微笑,拂须问道:“商君来此,所为何事?”

    “夫子,晚辈乃是后进蠢材,便直言了。”

    “直言好,直言好。”

    助兴的歌姬伶人倒也不少,商无忌倒是没有忌讳什么,此时也不比从前,他还要想着在大方向上各种保密。

    “老夫子,不知可否伸以援手,劝降姑苏?”

    “老朽闲散野人,此事找老朽,是不是……”

    “对对对,原本也只是晚辈所思所想,唯恪尽职守而已。君上有包举宇内之志,囊括四海之心,若能相助,必为后人传唱。”

    “老朽声名恶劣,传唱之说,从何说起?”

    说话间,忽地感觉到一阵凉风,子起微微一愣,竟然见屋子外面,竟然也飘起了雪花。

    徐城也下起了雪。

    如今的徐城,在泗水、淮水都是加固了河堤,当年“吴晋互王”的尴尬场面,若非是那一场大洪水,很多事情都要发生改变。

    子起的愣神,也只是转瞬即逝,他服侍先王,除了施展所长之外,也不过是复仇二字。

    把楚王的坟刨了,仇恨也就到此结束。

    至于说楚国的怨恨,那就不是他所在意的。

    乃至名声之类的东西,身外物而已。

    “素闻老夫子家中有女良人,商氏亦有良人,两家并作一家,岂非良配?”

    “以何为媒呀?”

    “君上为媒,姑苏为媒,天地为媒,何如?”

    “善。”

    两家并作一家,那都是自己人了,该出手时就出手啊。

    要说联姻呢,吴国前太宰老大人,他原本最中意的,就是把自己的孙女塞给李解。

    可惜,问题就出在孙女身上。

    她,不是绝色啊!

    豪族君主之间的联姻,从来都是不看颜值的,颜值有个屁用。

    感情什么的,谈着谈着就有了。

    先结婚,再谈恋爱,很科学,很符合社会逻辑。

    然而当年还只是王命猛男的李解,他就只要人间绝色,连吴国公主都瞧不上,一般货色完全没有硬一下的性趣。

    要不是这么多年下来,知道李解就是一条时刻准备发情的公狗,老太宰差点以为李解是在耍他。

    现在看来,王命猛男还真是够猛的,一如往昔,初心不变。

    优良品质啊。

    每每想到,子起就有点恼怒,自己的儿孙们真是废物,连生个颜值上线的女子都做不到?

    再看商无忌,子起又内心无比羡慕,这位跟运奄氏闹掰的阴乡商氏大族长,有个妹妹特别能干,在李解的后宫之中,有着非常高的地位。

    不管是阴乡夫人还是列国公主,都很卖她面子。

    就冲这个,阴乡商氏最少还能苟个三代人。

    而子起的家族,就没这么好运了,若非李解当初庇护,差点就嗝屁在姑苏的内斗中。

    有时候,就是差了那么一点点运气啊。

    商无忌的资质,是有缺陷的,可无所谓啊,有个聪明能干讨老板喜欢的妹妹,什么缺陷都弥补了。

    “老夫新岁便前往姑苏。”

    拿起茶杯,呷了一口之后,子起拂须道,“姑苏大常侍杰,可为内应。”

    “多谢老夫子!”

    商无忌再度行了个大礼,吴国的事情,说白了就是少君孱弱,权臣横行。

    现在更是茫茫的军阀,拥兵自重的大夫、将军,居然有十几二十个,也就是因为还有李解在旁边,否则早就跟吴王姬虒闹掰。

    不闹掰干什么?

    反正这个少年吴王屁本事没有,太叔卯又没有更多的精力来分化他们。

    时至今日,五湖豪族其实也都心中有数,吴汉分家是必然的,但吴汉分家之后,又会有什么样的变化,他们心中没底。

    李解这条恶狗,对先王没的说。

    天皇大帝,帝勾陈,就这么个称呼,大吴国际上上下下,哪怕是最会拍马屁的高手高手高高手,也不敢想,也不能想。

    但李解不但敢想,还敢做,直接在汉水搞大祭祀,大祭祀也就罢了,献祭的还是楚国的土地,楚汉相争的结果,汉国完胜,楚国直接被打得自闭。

    更要命的是,楚国的精锐部队,已经彻底分裂,边防军更是投降无数,三关上下的斗氏男儿,是天生的贱骨头,就是想要投降?

    但凡郢都给条活路,但凡斗皇安排妥当,也不至于斗尊落到无可奈何的境地。

    现在好了,真正可以供斗皇发挥的有效控制区,缩水到无以复加。

    尽管子起并没有经历楚汉相争的重要战役,如奔袭渚宫、佯攻三关等等,但是结果如何,他算是亲身感受到的。

    因为楚国使者前往列国求援,其中就有卫国、齐国。

    老齐侯还活着的时候,子起化名“楚起”,可是见识到了楚国的悲哀。

    曾经的南方霸主,已经没有了精力挣扎,他们渴望的,不过是列强的援助,然后逼迫汉国撤出汉东。

    正是看到了楚国的彻底衰败、虚弱,子起才再度出手,只是万万没想到,老齐侯竟然被自己的小弟们摁死在了粪坑中。

    伴随着老齐侯的粪海畅游,子起在齐国的时候,就清晰地感受到,最后制约汉国疯狂扩张的一个阻碍,已经彻底没有。

    尤其是南下的时候,子起亲眼所见傅城的规模,汉国积蓄的力量,足够把齐国打爆到连亲妈都不认识。

    这还仅仅是傅城一地,像傅城这样的新型城市,汉国的体制之下,还有淮中城、徐城、新蔡、息城等等好几个。

    一统天下,不再是幻想,而是成了一个必然的结果。

    只要李解一天没有被刺杀,这个结果必然到来,快慢的事情。

    拜访过前太宰老大人子起之后,商无忌将“徐城之谋”做了两份报告,一份送往淮中城,呈上阴乡夫人旦;另外一份,则是送往傅城,再由阳巨转呈老板李解。

    淮中城是最先收到徐城报告的,美旦看完报告之后,倒是相当的欣喜,毕竟,如果太宰老大人说服了吴王姬虒退位,用和平的方式吞并吴国,那么汉国接下来,就不用再去担心后方的事情。

    全力以赴,经略中国。

    “徐城之谋”的实操高手是一把年纪的子起,但明面上则是商无忌出马,然后搞定汉国的后方之忧。

    只不过“徐城之谋”的小道消息,终究还是被商、吴两家联姻给掩盖了过去。

    在商无忌尽可能筹备粮草的同时,子起直接前往棠邑,见到在此避难的贾氏大夫之后,便让贾仁前往姑苏,联络大常侍杰。

    常杰听闻是前太宰子起要联系他,当时就吓了一跳,可转念一想,顿时欣喜若狂。

    吴国这条破船,经过这么多年的瞎折腾之后,终于把吴甲、健旅都玩废了。

    茫茫多的庶常吉士跟着五湖豪族们互砍,吴王之命,以前是出不了姑苏城,现在是在姑苏城也没个屁用。

    太叔卯急得吐血,也只能继续苟延残喘,哪怕他听说那个明明死了多年,却又突然冒出来的子起,不大找到了贾氏大夫,还找到了大常侍杰,他也只能干瞪眼,无能为力。

    “常杰怎么说?”

    “吴王那里,约定后日前往劝说。”

    “常杰倒是颇有勇气。”

    子起拂须点了点头,常杰当年运气好,去了白沙村见到李解之后,就时来运转抱住了一条金大腿。

    曾经连氏族都没有的小阉人,如今也是有名号的。

    现在更是又勇气,直接跟现任老板开价,至于有没有讨价还价,子起不去考虑太多,不过,他想知道的是,太叔卯会怎么做?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