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战国万人敌 > 818 你说我一个看坟的,怎么就……

818 你说我一个看坟的,怎么就……

    “太叔……”

    “下去吧。”

    “嗨。”

    侧坐在朱漆雕龙扶手的椅子上,这椅子是江阴邑的特产,加个靠垫之后,就能久坐不累。

    以往正襟危坐,总是腰酸腿麻,坐在椅子上开会,都要省力的多。

    自从执政以来,姬卯对公卿大夫的待遇,不可谓不好,然而现在,王畿的大夫们固然是拥护大王的,可大王……跑了。

    “吴水之辈,现在何处?”

    一个甲叶在身的武士上前行礼之后,左右看了看在场的人,见太叔卯挥了挥手,示意他只管说之后,他便低头开口道:“吴水等人,正在择机行刺太子申。”

    “公子申以阴谋立足,必死于刀剑之下。”

    也不知道算是诅咒还是断言,一切种种,其实就是差那么一点点意思。

    曾经称霸东南的大吴国,现在落到这种田地,真的是应了一句“人算不如天算”!

    谁能想到呢,当初的公子巳只要活着,“吴晋互王”是成功的,“吴秦之好”也是成功的。

    到那时,合击楚国,瓜分江淮,问鼎中原……

    整个大战略,对三国来说,都是有利可图,且互相之间也没有太多的龃龉。

    至于说最后谁吃最大的一块肉,全看本事。

    楚国这么大的体量,喂饱的,居然是李解?!

    怎么会是李解?!怎么就是李解?!

    公子巳的死亡,伴随着一场大洪水,席卷的,可不仅仅是江淮草芥,还有纷纷扰扰的征战。

    如今天下战国的火苗,其实就是公子巳啊。

    “吴巳……”念叨了一声,又想起来先王,太叔卯揉了揉太阳穴,“遣使前往棠邑吧。”

    “太叔!”

    “主公!”

    ……

    谋士门客们都是脸色惊惧,但旋即又松了口气,只要不是跟李解打仗,其实一切都可以谈。

    要是还能保留一点好处,那就更好了。

    太叔卯做了决定之后,姑苏内外顿时一阵哄闹,此时此刻,姑苏城内的国人,才知道自家大王当真跑了。

    消息传出,先是各种震动,紧接着就是国人质询贵族,大王不在,春耕到底谁说了算。

    之后则是五湖大夫纷纷霸占,从会稽到檇李,都不敢再抢地盘了,再抢,唯恐自己的有生力量全部被打光。

    那些脑子灵醒的“庶常吉士”们,则是当场就高举“义”旗,反正“庶常吉士”怎么来的,跟现在的大王还有太叔卯,都没有半匹布的关系。

    最重要的是,庶常吉士们的地位,现在依然不算太高,只是通过土地兼并,和跟随大贵族私斗,这才积攒了不少人口、土地。

    但落后的生产力,并不能让他们消化过量的人口和土地,整个天下之间,有实力帮他们消化大量奴隶的地方,只有淮中城。

    “大王既然在棠邑,我辈何必再为虞氏搏杀?”

    “我尝闻汉公起于沙野之间,先帝素喜其勇猛,始有猛男之威。今我辈受先帝之恩,得‘吉士’之称,不可忘也。今肉食者投于淮水,五湖田产妻子,未必相易……”

    能混成“庶常吉士”的,谁家没点逼数?

    就算以前只是为了折腾一下,所以出来捞点军功,但现在,那算是把大贵族们的心肝脾肺肾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现在五湖大夫要是因为大王跑路,就去投献汉公李解,那说不定五湖地盘上的田产人口,都没什么变化。

    主人家还是那些人。

    这事儿,不对!

    当即有人眼睛放着光:“在下亦闻白沙有柳营,柳营有女士,我为丈夫,已二十有三,妻可为女士也。”

    “云亭乡老,越夫人之父友朋也,可为主事之人。”

    “仲氏,世受吴氏之恩,先帝亦赞其德。如今五湖失德,当有英雄涤荡碧波……”

    “善!”

    “大善!”

    祖传职业看坟的仲氏,怎么都没想到,那群跟着先王一起南下灭越的土鳖们,居然会把他架在火上烤。

    烤的时候还加作料,这些作料,不是勾陈味儿就是李解味儿,总之一句话:仲氏跟先帝的关系好啊,仲氏跟李氏的关系也好啊,仲氏就应该出来,代表先帝代表李氏,把五湖的水浓浓干净。

    低调做人好些年的仲裁,寻思着你们这群庶常吉士,要不是吃吃白沙村特产的大黄鳝?

    你们真是一群大鳝人啊!

    仲裁想死的心都有了,可还别说,当这群地方小强小土豪,都一股脑儿找上仲氏的时候,各地城邑的地头蛇们,也都是被吓了一跳,寻思着这仲氏早就跟李氏关系密切,当年还帮忙倒卖黄鳝泥鳅,还有姑苏城里的那头“白蛟大王”,平日里也是多有仲氏过来投食……

    莫非仲氏就是汉公李解早早安排的钉子?

    就是等着有朝一日,轻松篡位?

    当然了,也不叫篡位,这叫有德者而居之。

    五湖大夫们听说庶常吉士的行动之后,也稍稍地算了一笔账。

    这帮杂碎加起来,带甲具、弓弩、矛戈的武士数量,居然有小一万。

    再把这些杂碎的族人加起来,五倍小杂碎,那就是五万人马。

    倘若再把这些杂碎的奴隶们算上,这就不是小规模了。

    当机立断,五湖大夫中稍微强势一点的,一边督促族人赶紧结寨挖沟,一边把在外抢地盘的私军调回湖北。

    此时就出现了极为诡异的一幕,原本打出狗脑子来的五湖大夫各家私军,纷纷离开了会稽、檇李,然后很有默契地坐船、走马、徒步,往北方赶。

    互相之间好像没有仇恨一样,俨然就是吴威王在世之时,搞军事演习的一般。

    只是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太叔卯发现那些底层庶常吉士的动作之后,因为有点紧张,就派出了使者前往云亭、芙蓉之间问询。

    两地宿老原本是关系不错的,但仲氏毕竟常年看坟,祖传的技能就是跳大神弄个祭祀什么的。

    此刻被太叔卯这么一问询,当时就吓尿了,神经质的仲裁连忙召集族人,说是这下不跑路不行,咱们得去江北,今晚就坐船去雷邑避避风头。

    不说还好,这么一说,族人也是神经质了,收拾细软就是跑路。

    庶常吉士们一看看坟的跑了,那哪儿成?

    于是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仲裁给截了!

    当然仲氏看坟集团的普通员工,都是放任他们前往江阴邑,同时又跟仲氏看坟集团的普通员工们说了,你们去了江北,就说我辈受先帝之恩,当效仿汉公高举义帜。

    总之一句话,李子曾经说过:虽千万人吾往矣!

    反正主帅的战车上,披坚执锐竖起大旗的是仲裁,他们就是忠肝义胆的普通乡下武士而已。

    然后云集芙蓉的乡下武士们,披坚执锐凑了九千不到,每两千五百人凑了一个军,假假的也有四个军。

    为了防止号令不一,庶常吉士们又搬出了各自的老婆,纷纷表示自家老婆现在虽然不是女士,但已经前往柳营磕过头,精神上是很向往柳营精神的。

    女武士战无不胜!

    我老婆光荣!

    我作为我老婆的丈夫……也光荣!

    还别说,士气挺高昂,公开口号就一个:还五湖一片清明!

    被绑在战车上面若死灰的仲裁老人家,此时此刻表示很感动,想当初,“蓬荜生辉”可是因为他才出名的哩。

    淦!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iquge9.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