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赵氏虎子 > 第725章:官拜左将军

第725章:官拜左将军

    当日,公主带着宁娘一干人住在了王宫,住回了她曾经居住的那座宫殿。

    看着那巍峨景秀的宫殿,宁娘惊叹不休:“公主一直以来就居住在这样的宫殿内么?”

    尽管公主自幼在深宫内长大,早就看厌了宫中的一切,但看着宁娘惊叹憧憬的神色,她依旧还是很受用,颇有些自得地说道:“是否比周虎那座破宅子要好得多了?”

    “这……”

    虽说宁娘有心偏向她二虎哥,但摆在眼前的事实却也不容争辩。

    她二虎哥那座府邸,确实难以与公主曾经居住的宫殿比较。

    当然公主也无恶意,她只是表达了她的看法:“照本宫说呀,周虎那宅子早就该修一修了,就本宫住的东苑,池旁那座亭子的木头早就被虫蛀烂了……”

    她那神色仿佛是在说,她堂堂公主能勉强住在那样的宅子里,全看某人的面子。

    “二虎哥可没有钱修这样的宅子呀……”

    宁娘弱弱地替她二虎哥解释道。

    对于她二哥虎家中的事,她并不是很清楚,但她好歹也知道,赵虞对待手下的兵卒、弟兄颇为厚待,因此别说身为颍川都尉的‘比二千石’俸禄,就算是颍川郡内各县商贾每年对其的孝敬,赵虞也会拿出一大部分来用于手下,虽说这让赵虞牢牢抓住了黑虎众乃至颍川郡军的人心,却也使得家中积攒不下多少钱财——至少翻修府邸是远远不够的。

    而听到宁娘的,公主却毫不在意地哼了哼。

    那周虎没有钱,她有啊,她的私房钱比邺城侯一家还要殷实呢,别说翻修都尉周府,就算造一座小城都绰绰有余,虽然她也不知具体数目,一直以来都是她兄长李奉在替她打理。

    两个丫头叽叽喳喳地聊着,一路来到了公主曾经居住的宫殿,作为此地原来的主人,公主亦不厌其烦地带着宁娘参观了宫殿内的每一处。

    公主对宁娘的态度,让此刻跟着公主身后的那群宫女既纳闷又羡慕。

    她们偷偷询问尹儿:“尹儿,公主带着的那位小姑娘是何许人呀?”

    尹儿笑着解释:“那是颍川都尉周虎的妹妹。”

    于是众宫女恍然大悟:感情是公主日后的小姑子,怪不得公主待她这般客气。

    当然,众宫女倒也不羡慕宁娘——她们要羡慕也是羡慕馨儿,曾几何时,馨儿是她们一样都是宫内的宫女,谁曾想到此番跟着公主去了一趟颍川郡,曾经的‘好’姐妹却居然摇身一变成为了周都尉的妾室。

    那周都尉可是陈门五虎之一啊!

    而在这些私下议论纷纷的宫女们身后,褚燕亦带着几十名黑虎众,与宫卫高木那群人一样亦步亦趋地跟着。

    有一说一,其实别说高木那群人,就算是褚燕,其实也没有资格踏足宫内,但还是那句话,宫内的规矩,对于那位公主而言是不适用的,只要公主开口承认了褚燕、高木等人是他的贴身卫士,倒也没有人阻拦褚燕等人。

    临近黄昏,就当公主正带着宁娘挨个殿等参观她曾经居住的这座宫殿时,忽闻虎贲中郎将邹赞前来觐见公主。

    不得不说,在收到通报时,公主也着实愣了一下。

    毕竟她此前与邹赞可没有什么交集,而邹赞也从未来求见过她。

    困惑之余,她问宁娘与褚燕、高木三人道:“邹赞……是周虎的义兄吧?”

    “是的。”

    褚燕微笑点头,心中已有了一个猜测。

    他猜测,邹赞多半是为他而来的。

    “既然是周虎的义兄……”公主眨眨眼睛,吩咐人将邹赞领到了殿内。

    片刻后,就见虎贲中郎将邹赞在两名面色潮红的宫女的带领下,龙行虎步般走入了殿内,朝着公主恭敬地行礼:“臣邹赞,拜见公主。”

    曾几何时,公主对陈太师颇有成见,连带着对陈门五虎亦有不小的敌意,但现如今双方的关系早已不同往日,哪怕是看在周虎的面子上,公主对邹赞也是颇为客气。

    “邹将军……有何贵干?”

    “是这样的。”邹赞转头看了一眼褚燕,旋即笑着说道:“听闻居正的部下护送公主返回邯郸,臣担心他留宿宫内多有不便……”

    “哦。”

    公主恍然地点点头。

    她此前光顾着带宁娘参观她曾经的住所,倒还真没考虑过今晚褚燕那群人住哪。

    当然,这在她看来也不知什么大不了的事,大不了她吩咐人腾出一座偏殿给褚燕等人居住嘛——她显然没有考虑过其他因素,或者说其他人的看法,包括褚燕自身。

    “褚燕,你说呢?”公主问褚燕道。

    褚燕自然选择了邹赞,毕竟他可不像公主那样没常识,自然知道留宿在宫内有怎样的不便,万一惹出来麻烦来,那就糟糕了。

    “哦,那你就跟着邹赞……唔,跟着邹将军去吧。高木,那你也回家中去吧。”

    “多谢公主。”高木一脸欣喜。

    不得不说,自前两年稀里糊涂跟着这位踏上了颍川之行,高木还真没什么机会回家看看。

    于是,邹赞便带着褚燕与高木一行人离开了。

    在离开皇宫的途中,邹赞罕见地与褚燕开玩笑道:“褚兄弟不会怪邹某坏了你等的好事吧?”

    见褚燕满脸困惑,邹赞遂又将这个玩笑都说得明白了一些,指指皇宫方向笑道:“那里可是天下男人梦寐以求的地方……”

    褚燕这才恍然大悟,表情古怪地说道:“我一直以为邹将军不像是会开这种玩笑的人,只有薛将军……”

    “哈哈。”邹赞哈哈大笑。

    说实话,邹赞与薛敖、章靖年纪相近,也并非那种顽固、古板的人,只不过他是陈门五虎的张兄,因此在外人面前,他自然而然要表现地稳重一些。

    其实邹赞又何尝不想像其二弟薛敖那样随性呢?

    但很可惜,他是陈门五虎的长兄,他必须表现地稳重。

    笑过之后,他对褚燕与高木二人说道:“我已吩咐人备了酒菜,为你二人接风,待会我等好好聚一聚。”

    “深感荣幸。”

    别说褚燕,就连召集回家的高木,都不舍得拒绝邹赞的邀请。

    大概半个时辰后,邹赞便带着褚燕、高木一行人来到了他在邯郸的府邸——虎贲中郎将邹府。

    有些出乎褚燕意料的是,邹赞的府邸并不算大,也谈不上什么富丽堂皇,乍看与赵虞在许昌的府邸几乎没有太大的不同,甚至还不如邺城侯一家在邯郸的府邸,很难想象竟是堂堂虎贲中郎将的府邸。

    要知道邹赞可是朝中几乎位极人臣的那一小撮人,至少在将军这个范畴内,再没有人能与他相提并论,因此很难想象这位如此低调。

    当然,考虑到邹赞是陈太师的义子,况且性格、气质与陈太师颇为相近,倒也不让人奇怪。

    片刻后,邹赞将褚燕、高木二人请到了府内的主屋偏堂,在吩咐人奉上酒菜之余,他对褚燕说道:“不嫌弃的话,褚兄弟与你手下的人,暂时可以住在邹某府上,终归褚,兄弟留在宫内就诸多不便……”

    “是。”褚燕抱了抱拳,脸上露出几许思忖之色。

    仿佛是猜到了褚燕的心思,邹赞淡淡笑道:“褚兄弟不必担心公主的安危,至少这段时间邹某还在邯郸,想来有些人也不敢对公主下手……”顿了顿,他又补充道:“这样吧,我可以暂时给褚兄弟一块出入宫门的令牌,凭着这块令牌,褚兄弟白昼可以自由出入皇宫,不过在宫内施行宵禁之前,褚兄弟最好还是提前离开皇宫,这样可以避免许多麻烦。”

    见邹赞安排地如此妥当,褚燕自然没有异议。

    在抱拳谢过邹赞的安排后,他好奇问道:“今日我听潘袤、潘兄所言,年后中郎将即将带兵出征?”

    邹赞笑着说道:“你是居正的亲信,与我不必见外。”

    顿了顿,他亦回答了褚燕的询问:“啊,年后邹某即将率军前往山东,先助父亲剿清泰山贼,继而挥军南下征讨赵伯虎……此前邹某便在城外的军营准备这件事,忽然收到潘袤派人送去的消息,这才返回城内看看情况……”

    “让将军费心了。”褚燕连忙表示愧疚。

    邹赞笑着摆了摆手:“这有什么费心的?本来邹某隔三差五也要回一趟邯郸。说起来……”

    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开始向褚燕套话:“话说,何以此番公主突然想起返回邯郸?是公主的意思么,亦或是居正有什么……想法?”

    最后两个字,他有意加重了语气。

    不得不说,提起‘周虎’那位兄弟,邹赞也感觉挺头疼的。

    那位六兄弟什么都好,无论是带兵打仗的才能、亦或是待人处世,都让邹赞感到满意,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六兄弟跟他二弟薛敖一样,都是那种胆大包天的家伙——你敢想象一个颍川都尉,就敢做出报复东宫、报复三皇子李虔的事?

    考虑到那位六兄弟现如今的能量,邹赞亦抱持着几分警惕,生怕那位祥瑞公主此番返回邯郸其实受他兄弟周虎挑唆——倘若单纯是那公主的想法,那还则罢了,反正那蠢公主也没什么心计与城府,他怕就怕这件事背后其实是他兄弟周虎挑唆,那就麻烦了。

    虽然二人是义兄弟,邹赞也不好说什么,但他很清楚,他六弟周虎的心计与城府,无一不是上上之选,现如今这位兄弟身边多了祥瑞公主‘为虎作伥’,搞不好真能让东宫、让三皇子受到惨重的教训。

    关于那位公主的能量,他已经听说了——他回邯郸那会,就已得知消息,得知他六弟周虎把那个王太师王婴的族弟王阆给挤下去了,即将升任左将军。

    这个消息,当真是让邹赞喜忧参半。

    欢喜的是,那王阆总算是被挤下去了——这个尸位素餐的草包,无论是他父亲陈太师亦或是他,早就想说服天子将其革职了,只不过由于王太师的搅局才没能达成目的。

    谁曾想到,那位公主一回邯郸,就送了他们‘陈太师一系’一份重礼,挤掉了王阆,将他六弟周虎给扶了上来,这无疑意味着他‘陈太师一系’在朝中愈发得利。

    而担忧的是,他六弟周虎如今得到了祥瑞公主这一件‘利器’,倘若真要报复东宫、报复三皇子李虔,那真的未必不能做到。

    只不过这样一来,邯郸必然出现重大变故,而这是邹赞万万不希望看到的。

    因此,他今日召集返回邯郸,除了要安顿褚燕,同时也是想从褚燕口中套问出一些真相,看看‘公主回都’这件事背后到底有什么深意,是否是他六弟周虎暗中指使。

    当然,就算真的套问出什么真相,他其实也没什么办法——总不能派人将他六弟周虎给绑来邯郸问罪吧?

    他最多就是先设法把那位公主打发回去,然后派人奉劝他六弟几句,同时坐镇邯郸主持大局,免得他六弟耍什么诡计——作为兄长,竟要防着自家义弟故意捣乱,邹赞也是感到十分心累。

    可惜,他问错了对象。

    褚燕固然是赵虞的心腹亲信不佳,但问题就算是心腹亲信,赵虞也不会事无巨细地将所有事都告诉褚燕呀——当初泰山贼的事,起初赵虞连张季都没告诉。

    别说赵虞没透露给褚燕,就算他透露了,褚燕又岂会出卖前者呢?

    这不,褚燕信誓旦旦地表示:“此番公主返回邯郸,是她自己的意思,她想回邯郸看望天子。……那会儿都尉正忙着围剿卧牛山群贼呢。”

    “哦。”

    听到这话,邹赞才稍稍放心下来:只要这件事背后不是他六弟周虎搞鬼,那就没事。

    至于那个蠢公主……

    他继续套话道:“仅仅只是看望陛下么?那公主可曾过她几时回颍川?”

    “年后就要回去了。”褚燕毫无心理负担地道出了他所知的真相:“最迟正月十五之前吧。”

    正月十五,这个日子在邹赞率军出征之前,因此邹赞也就彻底放下了心。

    片刻后,邹赞的部下潘袤亦带着几名同僚来凑热闹,邹赞便邀请他们入席。

    其中甚至有太师军的大将,罗隆。

    因为彼此都是‘陈太师一系’的人,都是自己人,是故倒也没有什么见外,颇有些一见如故的意思。

    顺带一提,潘袤私底下还祝贺褚燕:“褚兄弟还不知情吧?你家都尉,即将升任左将军……恭喜!”

    “什么?”

    别说褚燕惊呆了,就连高木亦是目瞪口呆。

    二人转头看向邹赞,却见邹赞咳嗽一声道:“咳,朝廷还未正式公布,不可胡说。”

    他这话,其实就是变相验证了潘袤的话。

    “这可真是……”

    即便是褚燕,此刻也是满脸惊喜。

    虽然升官的是赵虞,但他们也能沾光啊。

    更何况,左将军那可是具备‘开府’资格的朝中上将,赵虞得此殊荣,就意味着他们底下这帮人也能混个杂号将军当当。

    他一介山民出身,有朝一日居然能混上将军?这可真是……

    褚燕满脸欣喜,而在座的众人,亦由衷为他感到高兴。

    毕竟都是自己人嘛。

    众人喝酒到深夜,高木醉醺醺地告辞了,回自己家中去了,而褚燕,邹赞则派人将其安顿至府上的厢房。

    随后,邹赞带着潘袤等几名虎贲军的将领来到了他的书房。

    待奉茶的府上家仆离去之后,邹赞正色对罗隆、潘袤等将领说道:“据这褚燕所言,此番公主回邯郸,多半是公主自己的意思,不过,我等亦不可放松警惕,潘袤,你还是要时刻关注宫内的事……”

    听到这话,众将哑然失笑。

    太师军大将罗隆不禁失笑道:“将军,您是在防着周将军么?”

    众人哈哈大笑,周将军周虎,那可是邹赞的六弟啊。

    见众人大笑,邹赞无奈说道:“我亦不愿如此,奈何我这位六弟,跟他二哥一样不叫人省心……他当初还是颍川都尉的时候,就敢丝毫不给东宫与三皇子面子,现如今他得到了祥瑞公主之助,我毫不怀疑以他的心计与城府,定能将邯郸搅得天翻地覆……只要他有这个想法。”

    “不至于吧?”众将还是笑个不停。

    他们倒不觉得那位公主回邯郸有什么不好,这不,不就把左将军王阆那个庸才给挤下去了,沉重打击了王太师那边么?

    倘若这叫那位公主的任性,他们巴不得那位公主再任性几回,最好把太师王婴那个妄臣也弄下去算了,省得他们崇敬陈太师每次对方看到心烦。

    “还是小心点为妙。”

    邹赞一脸心累的叮嘱道。

    而与此同时,祥瑞公主与宁娘已在深宫内沐浴,前者正在接受宫内女官的检查。

    这个检查,美其名曰是为了公主的健康着想,但其实只是为了检查公主是否还是完璧之身。

    且检查的结果,当晚就送到了天子这边。

    当然,检查的结果很不错,公主依旧是完璧之身,这让天子松了口气之余,心中亦是暗暗称赞——那个周虎,还是很守规矩,很识时务的。

    欣慰之余,天子于次日早朝前,派人召唤御史大夫张维。

    他对张维说道:“朕于祥瑞口中得知,颍川都尉一心报国,为嘉奖其忠心,朕欲封他为左将军,不知张卿意下如何?”

    御史大夫张维与陈太师交好,他能有什么异议?

    一听天子这话,张维一脸欣喜说道:“陛下英明。今国家困难,叛乱四起,理当重重提拔擅将之战,以安四方。不过臣怕……”

    天子自然明白张维的想法,淡淡说道:“你在待会早朝提出此事,朕自有决断。”

    “是!”张维躬身而退。

    当日早朝,张维果然主动提出了此事,奏请天子,建议由颍川都尉周虎取代王阆担任左将军一职。

    听到这话,朝中大臣纷纷侧目,暗中关注太师王婴的面色,而旁听朝议的太子李禥与三皇子李虔,更是露出了微妙的神色。

    据小道消息,这位王太师昨日就得知了相关消息,还为此在其府内发怒来着。

    不过今日,这位王太师却显得很淡然,仿佛即将被取代的王阆,并不是他的族弟。

    “王卿,你意下如何?”天子故意询问了那位王太师的态度。

    “臣认为张御史所言并无不妥。”

    太师王婴躬身回答道:“臣弟王阆虽兢业恪守,但终归才能有限,不足以为陛下分忧,平定四方,现国家困难,叛乱四起,理当启用周虎这等良帅猛将。……臣附议。”

    『这老东西很识相啊……』

    朝中众大臣心中顿时升起相同的念头。

    说实话,他们也不觉得王太师还有什么翻盘的可能性,毕竟他此番面对的可是祥瑞公主与周虎,前者是天子最宠爱的孙女,而后者则是陈门五虎之一。

    以往王太师还能利用祥瑞公主给陈太师添添堵,可现如今,连那位公主都倒戈到陈太师那边去了,这王太师还有什么办法?

    与其抵抗天子已决定的事,惹地天子不快,还不如干脆点服从,至少这样天子还会在其他方面弥补他王家一些。

    旋即,太子李禥与三皇子李虔亦相继表达了支持的态度,其余朝臣亦纷纷附和。

    于是乎,天子立刻着人拟旨,着颍川都尉周虎取代王阆升任左将军一职。

    这既是天子为了‘表彰’周虎的识相,也是为了满足他孙女的殷切希望,哄后者开心。

    大概半个月之后,当时仍在卧牛山一带剿贼的赵虞便收到了这道圣旨。

    不得不说,当前来颁布圣旨的御史大夫张维向他表示祝贺时,赵虞心中却把某个公主骂了个狗血淋头。

    平心而论,他既没有要求公主回邯郸后替他邀请,更万万没有想到公主居然替他争取到了‘左将军’这等职位。

    要知道左将军之职乃京畿将职啊,他赵虞哪敢踏足邯郸?毕竟邯郸那边,可还有一个不知底细的国师呢!

    万一他去邯郸任职时,对方一眼看出他就是那个‘二虎’,那他不是自投罗网?

    所幸,由于卧牛山贼与项宣麾下长沙叛军的作乱,朝廷并没有要求赵虞回邯郸任职,而是允许他‘遥领职位’,这着实让赵虞松了口气。

    “多亏了项宣啊。”

    赵虞在私底下暗暗感慨。

    而几乎是在相同的时间,身在山东的陈太师、薛敖、王谡等人亦收到了这个消息。

    惊讶之余,父子三人亦颇感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