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超脑太监 > 第1126章 逾越(一更)

第1126章 逾越(一更)

    袁紫烟哼一声道:“徐姐姐,闹翻就闹翻呗,有什么了不起!”

    李澄空看向她。

    袁紫烟道:“老爷,难道我们现在还怕了大永不成?老爷你虽是大永的王爷,可并不意味着真要听大永的。”

    李澄空摇摇头:“名不正言不顺。”

    他虽然天下第一,南王府的实力也无人能及,意味着能打破一切束缚,有任性的资本。

    可他仍旧对名正言顺很看重。

    名正言顺看似迂腐,可古往今来,那些做大事的都追求这个,难道他们个个都迂腐不堪,愚蠢无比?

    他现在有资格打破一切束缚,可阻力一样很大,而且他不会小看天下英雄的力量。

    一旦惹怒了天下人,纵使自己强大,南王府强横,也未必能挡得住。

    “老爷,既然名不正言不顺,那我们就想办法让名正言顺呗!”袁紫烟明眸闪烁。

    李澄空一看便知道她又兴奋了。

    徐智艺蹙眉:“你想栽赃?”

    “徐姐姐,这还用栽赃吗?”袁紫烟撇撇红唇不屑的道:“他们根本不无辜。”

    徐智艺道:“你只是想对付钦天监?”

    “对呀。”袁紫烟笑眯眯的道:“让钦天监干的事满天人都知道,我们南王府对付钦天监不就名正言顺了吗?”

    “你呀……”徐智艺白她一眼。

    她暗松一口气。

    还以为袁紫烟想栽赃给大永朝廷,然后让大永朝廷礼亏在先,南王府发难在后。

    她也不想与大永闹翻。

    现在这情形多好,大家都维持着默契,大永朝廷不管南王府,南王府也不干涉大永朝廷。

    袁紫烟抿嘴笑道:“徐姐姐,我再好战,也不会主动挑衅朝廷呀。”

    徐智艺瞪她一眼。

    袁紫烟得意的娇笑,随后看向李澄空:“老爷,其实我们顾忌朝廷,朝廷也一样顾忌我们的,大永朝廷人再多,能及得上大月与大云?”

    一旦大永朝廷发作,南王府的背后则会站上大月朝廷与大云朝廷。

    两国之力还及不上大永?

    别说两国,便仅是大云,已经不是大永能对付得了的。

    所以,最不敢乱动的应该是大永朝廷,而不是南王府才对。

    徐智艺道:“凡事不能只从理智去看的,身为皇帝,更容易感情用事。”

    身为皇帝,唯我独尊,利益固然要考虑,可一旦气涌上头,就会抛到一边。

    袁紫烟笑道:“他感情用事又怎么啦,难道还打得过我们南王府?”

    “那真要跟大永打?”徐智艺没好气的道:“即使胜了,南王府也不好过。”

    “打了大永,看谁还敢冒犯我们!”袁紫烟不以为然。

    李澄空忽然屈指一弹。

    一抹流光钻进徐智艺脑海。

    袁紫烟一怔。

    徐智艺怔了一下,轻轻点头:“好,我便过去。”

    “老爷,我来呗。”袁紫烟马上明白李澄空做了什么,一定是将那奉天泽的消息给了徐智艺。

    “你——?”李澄空看看她,摇头道:“你未必能对付得了那奉天泽。”

    “老爷,杀他还是捉他?”

    “活捉了吧。”

    “那我帮徐姐姐呗。”

    “不必了。”徐智艺道:“我能应付得来。”

    “徐姐姐——”袁紫烟忙道:“凡事有万一呀,万一那奉天泽是个极厉害的家伙,是一个陷阱呢?”

    “那时你再来也不迟。”徐智艺道。

    “……好吧。”

    “放心吧,智艺现在的剑法当世已经无人能及。”李澄空摇头道:“拿下他不成问题。”

    徐智艺现在的剑法已经达到了极境,超乎世人想象,诛神剑诀对他的启发极大。

    袁紫烟无可奈何的点点头。

    她很想见识一下这个奉天泽的模样,而且还想问清楚他到底是为了什么对付李澄空。

    是钦天监的主意,还是大永皇帝的主意。

    “老爷,那我去了。”

    “嗯。”

    ——

    徐智艺凭借着脑海里的感应,一直往南,身形闪动如电,仅在傍晚时分便追上了一个中年男子。

    这中年男子相貌俊逸,身穿玄衫,显得脸如冠玉,莹白温润。

    他盘膝坐在巍巍巨峰之巅的一块青石上,看徐智艺出现,露出一丝笑意。

    徐智艺蹙眉。

    这应该便是奉天泽,神情太从容自若,好像料到自己会找过来一般。

    他如此从容,或者是自恃功高,或者是有把握脱身,或者是心无挂碍不怕死。

    不管哪一条都很棘手。

    “徐姑娘,我们终于见面了。”

    “你以前见过?”徐智艺努力在脑海里搜寻。

    她虽然见过的人多,但凡是见过的,都有印象,再见总能找到从前记忆。

    可眼前这英俊中年却毫无印象,唯有一个可能:没见过他。

    “我是见过徐姑娘,不过徐姑娘你应该没注意到我。”

    “你是奉天泽?”

    “正是奉某。”

    “你何时见到我的?”

    “在镇南城。”奉天泽陷入回忆之中,感慨道:“当时我扮成一个寻常百姓,在街边吃早餐,见到了你。”

    他记忆之中,徐智艺一袭月白罗衫,轻盈而行,即使没有施展轻功仍旧步步生莲,曼妙动人。

    她即使行走在喧闹熙攘的大街上,走在来来往往的人群里,仍旧如白鹤立于鸡群之内。

    她周身仿佛流转着一身清气,如神仙中人,与世俗隔绝开来。

    “还真不知道。”徐智艺摇头道:“不知奉先生为何要为难我南王府?”

    “呵呵……”

    “奉先生别否认,此事我们已经查清楚。”徐智艺蹙眉道:“只是好奇,是奉先生你私人恩怨呢,还是奉钦天监之命,或者钦天监奉皇上之命。”

    “这有什么区别吗?”

    “自然。”

    “反正我最后得死,何必多说?”奉天泽笑笑:“你们南王府不该叫南王府,该叫南王朝。”

    “此话太过诛心。”徐智艺不满的道:“我南王府向来与人为善,且从不逾越,到底做错了什么?”

    “哈哈……”奉天泽忽然大笑,仿佛听到了世间最好笑的笑话。

    徐智艺静静看着他。

    奉天泽大笑一番之后,摇头叹道:“烛阴司一统天下武林,这不叫逾越?南王府汇聚世间高手,比皇宫大内还要多,这不叫逾越?”

    “还有呢?”徐智艺道。

    奉天泽道:“世间只知道有南王府,称颂南王府,这也不叫逾越?”

    “还有吗?”

    “这些还不够?”

    “没有为恶之类的?”徐智艺失望:“原来你不是为了正义,只是为了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