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让我去算命 > 第584章 我赢定了

第584章 我赢定了

    巫俊觉得赵冼这个人,就这么死了有点可惜。

    倒不是因为他精通什么千术,而是这个人的决心,实在让人觉得又佩服又悲哀。

    这样的人就这么死了,还是有点可惜。

    如果能通过几局“小游戏”,打消他用这种方法去报仇的念头,他也不介意在他身上多使用几次天机眼。

    反正这两天来算命的人越来越少,今天的28次还不一定能用光。

    于是他给老牛发了信息,今天暂时不接待别的客人了。

    对于他这个决定,邹海和范彭更是一头雾水。

    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巫俊还会玩这个,应该是想都没想过。

    毕竟千术、赌博什么的,已经算得上是一种毒瘤,沾染上的人几乎都没有什么好下场,一般心智坚强的人,都不会去触碰这些。

    面对巫俊的挑战,赵冼并没有任何轻视的心理。

    在东南亚学习这几年时间,他见识过很多厉害的角色,大部分都是其貌不扬,丢在人群中都属于最不容易引起注意那种。

    这让他学会了从来不轻视任何人。

    “你准备怎么玩?”赵冼问道。

    “简单点,三局两胜,”巫俊说道,“第一局你定规则,第二句我定,至于第三局就没必要了,你没有机会进入第三局。”

    赵冼默默看了巫俊一眼,并没有被他的“小花招”影响。

    赌场上经常有人会用这一招,试图挑起对方的情绪,不过对他这种经过严格训练的人来说,已经能够做到完全无视这一切,内心平静无比。

    见他丝毫不为所动,巫俊觉得今天更有必要打消他报仇的念头,这样的人心志坚定,不管放到哪个地方,都能有一番成就。

    于是他指了指范彭说道:“不过以防万一,如果你真能撑到第三局,那就让他来制定规则,我可以向你保证,这个人这辈子都没摸过扑克牌。”

    赵冼看了范彭一眼,默默地点了点头。

    让荷官发牌,也在情理之中。

    “既然你同意了,那就开始。”

    赵冼拿出一副还没开封的扑克牌,准备用他最擅长的手段,来击败这个算命先生,也为他接下来的报仇行动,累积一点信心和气势。

    哗啦啦——

    拆开过后的扑克牌,在他灵活的手指控制下被迅速打乱顺序,虽然没有电视电影里那么夸张,但却是流畅无比。

    能够看出来,这几年他还是下了不少苦工练习。

    巫俊暂时没有用天机眼去看他怎么洗牌,慢慢等着赵冼把牌洗好。

    一副完全打乱的扑克长长地摊在巫俊面前,赵冼说道:“规则是每人抽三张,比大小。”

    巫俊点了点头,这是最常见的一种玩法,俗称炸金花。

    正常的玩法是赌运气,厉害点的计算一下大概概率、玩玩小心机之类。

    但在会千术的人手里,就完全变了性质。

    巫俊一点都不怀疑,赵冼能够轻易地拿到他想要的任何牌面,甚至三张最大的牌,已经在他手里攥着了。

    这点程度都做不到,那他也不用谈什么

    所以这一局从最开始,他就注定输了。

    除非他能拿出一副一模一样的牌,从里面偷偷拿出三张最大的牌,在不被赵冼发现的情况下,先他一步翻开牌面。

    又或者他能把赵冼的三张牌变了。

    可惜的是,无论是那种情况,他都做不到,他又不会什么千术,事实上他连洗牌都洗不好。

    于是他随意地抽了三张,翻开,是一个很杂乱的牌面。

    “我想这一局是我输了。”

    赵冼凝重地看着巫俊,他本以为巫俊会用点什么手段,可他就这么简单地认输了?

    这的确有点出乎他的预料,心里不由怀疑,这家伙在搞什么鬼?

    他淡然地翻开自己的牌面,毫不意外,三个a,他赢了。

    巫俊笑着把桌上的扑克扫到一边:“现在开始第二局,我们来猜硬币,猜对了你就赢,猜错了你就输。”

    赵冼再次皱了皱眉头,猜硬币是最简单的对赌方式,正反两面,不是输就是赢,而且很难做手脚。

    用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对赌的,一般都是在双方都奈何不了对方的情况下,纯粹靠运气的做法。

    很少见。

    不过这难不倒他,他也针对这个做了专门的训练,可以从硬币的反光情况,从容判断出硬币的正反面。

    于是他点了点头。

    巫俊向范彭要了一枚硬币,直接抛了出去,硬币在空中以极快的速度翻滚,发出嘤嘤的声音。

    赵冼两眼微眯着,密切地注意着硬币上光线的变化。

    啪——

    巫俊一巴掌把硬币拍在桌上。

    在硬币落地的最后一秒,赵冼敏锐的视线,已经看到了那几乎微不可查的光芒。

    正面。

    看来这个算命的,在这方面真的没有什么本事,连拍个硬币,都不知道要先遮挡他的视线。

    这让他顿感无趣,赢了这样一个外行,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成就感。

    “你看清楚了吗?”巫俊问。

    “看清了。”

    “好,”巫俊微微一笑,道,“那你现在可以猜了,这枚硬币是几几年的。”

    赵冼:……

    “你不是看清了吗?”巫俊问,“还是说你根本就没有看清?”

    “猜硬币不是你这么玩的。”赵冼冷声说道。

    “不,就是这么玩的,”巫俊摇头说道,“你别忘了,这一局的规则由我定。”

    赵冼觉得有一股气憋在心里,这家伙根本就是在耍诈!

    都知道猜硬币是猜正反面,谁会去猜是几几年的?

    看着巫俊笑意盈盈的脸,赵冼说道:“用这种小心机赢了,根本就不值得高兴,因为这种心机你最多只能玩一次。”

    “你没问清楚规则,那是你的事,”巫俊笑道,“而且我不需要多少次,赢一次就已经足够了。”

    赵冼心里虽然很不服气,但又无言以对。

    巫俊收起了笑容,正色道:“第一局你赢得很轻松,那是因为你掌握着规则。但你以为规则永远都会掌握在你手里?”

    赵冼面色一凝,他知道巫俊这话的意思。

    他要去报仇,就要进入别人制定的规则内,所以他输的可能性极大。

    可事到如今,他又有什么办法?

    他是绝对不会放弃的,不管是即将的复仇,还是这一局猜硬币。

    于是他沉声说道:“2006。”

    巫俊皱了皱眉,这小子的运气还真是没得说,这枚硬币还真是2006年的。

    这就有点尴尬了。

    见他脸色怪异,赵冼眼睛一亮,露出了一丝笑意:“不会吧,难道我真的猜对了?”

    巫俊:……mmp,老天爷你一定是在玩我。

    “咳咳,当然没对,”巫俊慢慢地把手向后缩回,在2006那几个数字即将显露出来的时候,飞快地用指甲抠了一下,“你看,这是200年的,算得上是古董了,惊喜不惊喜?”

    赵冼:……我信了你的邪!

    但这个硬币到底是怎么回事?

    从刚才巫俊的脸色来看,他应该是误打误撞地猜对了,可最后那个数字,怎么就没了?

    难道是他提前就做好了准备?

    而且刚才他也看到了,巫俊的手指弯了一下。

    难道是被他抠掉了?

    他把硬币拿起来,是货真价实的硬币,而且原本应该有个小小数字的地方,的确凹陷了下去。

    这可是硬币啊,人的指甲再硬,能一下抠掉上面的一个数字?

    刚才他还觉得巫俊没什么本事,可现在看来,巫俊的本事有点超乎他的想象。

    如果他提前做好了准备,说明他早就知道他今天要来算命,如果是刚才抠下来的,那只能说明他可能是个怪物。

    一个用指甲就能把硬币抠个凹坑出来的怪物。

    “这一局我输了,而且是心服口服。”

    巫俊耸耸肩膀,心道你不服不行啊。

    为了把这一局赢下来,他冒着这半个月“静心”成果化为乌有的风险,动用了很大的力量。

    好在他的运气也不错,硬币上的数字正好是朝上的,否则他这个手脚也不好动。

    “既然这样,那开始第三局吧。”

    “好。”赵冼此时也来了兴致,他想看看,这个算命先生到底能够给他多少惊喜。

    于是他把桌上的旧扑克牌扔进垃圾桶,重新拿了一副没开封的新扑克,只挑去了表面三张,也不洗牌,直接就交给了范彭。

    崭新的扑克都是按照固定的顺序排列,所以只要他密切注意范彭的洗牌动作,他就能把新的顺序记下来。

    要做到这一点很不容易,极为依赖眼力。

    但他对自己的眼力有信心,这也是他敢只身去报仇的最大依仗。

    范彭拿着洗好的新扑克说道:“我也不太会玩,所以就简单一点吧,我随便抽一张牌,你们来猜,猜对了赢,猜错了输,同时猜对猜错,就再来一张,怎么样?”

    赵冼心里一松,这太简单了。

    范彭手里那副扑克,他现在已经完全记在心里,清清楚楚。

    随便抽哪一张,他都知道是什么牌。

    所以他不认为巫俊能赢他,最多也就是个平局。

    但巫俊能够指甲抠硬币,可他能记住所有牌的顺序吗?记住了顺序,他有那个眼力看出范彭拿的是第几张吗?

    他严格训练了四年时间,才有如今这份功底,所以他不认为巫俊有这个能力。

    这一局,他又赢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