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系统让我去算命 > 第881章 原来是你

第881章 原来是你

    柯栢主动找到了黄盛远,说有办法治好他的身体,让他生个孩子。

    这句话对当时的黄盛远来说,就像是从天上掉下来一座金山,立即把柯栢奉为上宾。

    两个月后,他就娶了现在的老婆,然后珠胎暗结,真的怀上了。

    这让黄盛远心中狂喜之余,心里又极度不踏实,生怕柯栢玩的是吕不韦送赵姬那一套,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于是黄运城出生后,他就做了十几次亲子鉴定,确定黄运城是他的种后,这才真正相信柯栢,是个有大能耐的人。

    从那之后,柯栢就成了黄盛远的供奉,只要是柯栢的要求,他都会无条件满足。

    而他的生意,也在柯栢的指点下越做越大,越做越好,二十多年时间,就成了盛海这片地方的首富。

    不仅如此,柯栢还帮他逆天改命,增添了他的寿元,这更让黄盛远将他视若天人。

    只是柯栢这人很神秘,就算是黄盛远一年也见不到几次面,说的话也基本都是生意上的事,没有太多有用的信息。

    正想把黄庚叫来问问,就见黄盛远放下了手里的鱼竿。

    “大家都过来吧,”有人大声说道,“寿星公来了!”

    宾客们一听这话,便纷纷朝一处走去,按照各自的圈子聚集在了一块儿。

    黄庚这个圈子,基本上都是玄学会的人,巫俊和姜上江也和他们站到了一起。

    很快,换了一身衣服的黄盛远,在黄运城的陪同下,红光满面地走了出来。

    黄运城一眼就在人群中看到了巫俊,两眼中寒光直冒,脸色都变了,看来昨天那一下,还真是把他吓得不清。

    “先感谢大家,今天大家能赏脸,是我的荣幸啊!”

    一阵客套之后,不知道是不是故意,黄盛远先从生意人开始挨个问候,最后才来到黄庚他们面前。

    “哈哈,黄会长,好久不见啊!”没等黄庚回话,他就迫不及待地把黄运城拉了出来,“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啊,这是我儿子!快叫黄伯伯!”

    “黄伯伯好。”黄运城表面恭敬地叫了一声,不过两只眼睛却始终盯着巫俊。

    “好,不错。”

    “那肯定是不错啊!”黄盛远看起来一副老怀大慰的模样,嘴上却是丝毫都不留情面,“三十多年了啊,黄会长,还有胡会长诸位,这一天,我可是等了三十多年啊!”

    玄学会的众人纷纷心里苦笑,已经知道他要说什么了。

    这摆明了是要现场打脸啊!

    三十多年前,大家都说他这辈子生不了孩子,结果人家儿子现在都快三十岁了!

    而且附近的宾客,也是纷纷竖起了耳朵。

    现场打脸玄学会,这天下怕是也只有黄盛远才能干出这种事吧。

    果不其然,黄盛远并不是那种点到为止的性格,而是继续说道:“你们当初,都说我不可能有孩子,把话说得那么死。

    “但是结果呢?

    “你们不行,不代表别人就不行啊!”

    黄庚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虽然被现场打脸,但脸上还是挂着笑意:“人的命运变幻莫测,我们又不是神仙,自然无法看透天机。”

    黄盛远乐呵呵地笑道:“你们这些人,总是喜欢这句话当借口,我耳朵都听出老茧了!

    “没本事就是没本事,别把什么都推给老天爷嘛,这样很不厚道的,大家说是不是啊?”

    周围的宾客没人敢跟着附和,一些人干脆假装没有听见,把脸转到一边。

    就算是黄庚他们被打脸,那也不是他们能开罪得起的人啊,现在落井下石倒是爽,回头有什么事求到人家的时候,那就好看了。

    见黄庚被说得哑口无言,黄盛远的心情就更好了。

    今天他请这些人来,第一目的就是让自己爽一把,第二个目的,则是为柯栢大师正名。

    当年柯栢大师,也是备受这些人冷落,所以就算柯栢没有授意他这么做,他也要帮柯栢出口气。

    “还有粟先生,”黄盛远继续说道,“你当年说我活不过六十五岁,我可是记得很清楚啊!”

    粟明月倒是一点都不尴尬,上前两步说道:“命就是命,一切都是定数,就算你逆天改命,那也是偷来的。”

    “偷?”黄盛远面色一沉,十分不屑地说道,“那又怎么样,能偷到是我的本事!”

    “一切因果皆有报应,”粟明月道,“黄老先生,偷东西是要付出代价的。”

    “哈哈……”黄盛远一阵大笑,“什么代价?罚我下地狱,还是下辈子做条狗?”

    “不过老子不在乎!

    “今朝有酒今朝醉,这辈子好好活着,那可是比什么都要好,粟先生,你说我说得对不对?”

    粟明月淡淡一笑,道:“或许不需要等到下辈子。”

    今天是黄盛远九十大寿,大喜之日,粟明月这话就有点严重了。

    这分明是在说,黄盛远这辈子就要不得好报啊!

    “哼,”黄盛远脸色一沉,刚才还很好的心情,此时已经大变,“要是你能算得准,当年也就不会说我活不过六十五这种屁话了!”

    说完黄盛远不打算继续再说下去,再说下去,影响他的心情。

    但刚转身,黄运城就凑到他耳边,嘀嘀咕咕地说了一阵。

    黄盛远的脸色明显开始变化,从刚才的不高兴,变得阴沉可怖,一双灰蒙蒙的眼睛,冷厉地瞪向了巫俊。

    巫俊眉头一皱,黄运城这是在现场告状吗?

    这家伙的心眼儿还真小,不就是把你吓得尿裤子,至于吗?

    听完了黄运城的话,黄盛远怒气冲冲走到巫俊面前:“小子,你是什么东西,竟然敢对我儿子动刀子?”

    “对,”巫俊笑着回道,“吓得他都尿裤子了。”

    此话一出,包括黄庚在内,所有人都看向了巫俊。

    黄庚这些人惊讶之余,又心生佩服。

    昨天巫俊并没有跟他们详说,今天看来,他和黄运城之间,是发生了一点不愉快的事情。

    倒是姜紫嫣和聂溿两个,初生牛犊不怕虎,听到巫俊说把黄运城吓尿裤子了,忍不住库库库地笑出了声。

    “你放屁!”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黄运城脸上哪里挂得住,现在又有他老爸撑腰,自然是张狂无比,指着巫俊的鼻子就骂了起来。

    “年轻人,”黄盛远把黄运城拦在身侧,死死盯着巫俊说道,“这里是老头子我家里,你居然还能如此嚣张,你爷爷是谁?

    “说出来可能我认识,也许当年帮我倒过马桶也说不定。”

    “哼。”

    巫俊还没反击,旁边的周子方就冷哼一声。

    虽然上次和巫俊之间有点小摩擦,但因此得了一场巨大的机缘,现在对巫俊可是推崇备至。

    “黄老头,你有眼无珠,不知天高地厚,就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黄盛远听了微微一愣,眼里闪过一丝怀疑之色。

    听周子方的语气,莫非这个年轻人,还是个很不得了的人物?

    不过回头一想,就算是又怎样?

    他有柯栢大师,还需要再去求别人?

    再说巫俊居然敢对他儿子动手,这比直接要了他的老命还要让他无法容忍。

    “我不管你是谁,”于是他厉声说道,“你现在给我儿下跪认罪,赌咒发誓这辈子再也不出现在我儿面前,我或许可以放过你。”

    “不然呢?”巫俊笑问。

    “不然,你别怪老头子我不讲道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人把你打成残废!”

    “你敢!”聂溿涨红了脸,最先叫了出来。

    姜紫嫣也跟着她说道:“他不是不敢,只是他没这个本事。”

    “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姜上江眉毛一挑,“不过你说得对。”

    黄庚这些人也是一副准备看笑话的模样,让其他客人心里觉得奇怪无比。

    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人,竟然如此牛逼,敢跟黄盛远针锋相对,而且还有人声援他。

    站在人群中的聂沧和宋谦两人,则是心如明镜,不由为黄盛远感到不值。

    这老头就是太护犊子了,黄运城从小到大惹了多少事,连他们这些人耳朵都听出老茧、见怪不怪了。

    但不管黄云海做了什么,黄盛远都无理由地护犊子,这么下去迟早要吃亏。

    不,好像昨天已经吃过亏了,今天还要继续,而且还要带着他老子一起。

    真是个坑爹的货。

    “好狂的口气,”黄盛远冷笑一声,“我今天九十岁,还有什么事不敢做?还有多少事做不到?

    “别说你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娃娃,就算是天王老子惹了我儿子,今天我也要让他出不了这个门!”

    众人一听纷纷色变,这寿星公是真的发火了。

    看来传说中黄盛远性格多变,喜怒无常,还真是没错。

    但这就有点尴尬了。

    明明是一场大喜事,要是真闹起来,弄出打伤人的事,那就不好看了。

    就在黄盛远准备叫保安时,一个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

    “黄公,不用动气。”

    众人回头一看,只见是一个穿着复古长袍的老头,带着一个中年人,正大步而来。

    这老头个子不高,人很精瘦,斑白的头发在脑后束了一个长辫子,看起来倒是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模样。

    看清他的模样时,黄庚和几个玄学会老资格的脸上,同时浮现出一抹怪异的神色。

    转眼就是三十年,大家都快忘记这个人的存在了,没想到今天还能见到他。

    而且看样子,他应该就是帮黄盛远逆天改命的人。

    关于黄庚和柯栢之间的那点恩怨,确切的说,是柯栢和玄学会之间的恩怨,此时又如昨日重现,清楚地浮现在大家的脑海中。

    当年柯栢费尽了一切心思,想坐上玄学会会长的职务,但就在大家投票那天,所有人都把票给了黄庚。

    不为别的,就因为柯栢这人做事比较极端,喜欢剑走偏锋。

    这样的性格,的确不适合会长一职。

    从那之后,柯栢就销声匿迹,再也没有听到关于他的事情流传。

    没有想到,他倒是和黄盛远搅和在了一起,一藏就是三十多年。

    而今天他借着黄盛远九十大寿出现,还把玄学会的人都邀请了过来,不用猜大家也知道,他可能也要像刚才黄盛远那样,当众羞辱大家一番,打一打大家的脸。

    或许,还不止。

    “柯栢,原来是你?”

    “呵呵,黄会长,好久不见!”柯栢虽然个子不高,但却是一副居高临下的眼神,对着黄庚说道,“你这会长的位置,还真是坐得够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