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签到奖励一个亿 > 第236章 签到奖励一座卷烟厂

第236章 签到奖励一座卷烟厂

    “签到奖励一座卷烟厂。”

    陆远这一天又一次签到获得了一座工厂。

    这让陆远很是惊喜,虽然他本人现在不差钱,甚至可以说是富可敌国,但他在明朝世界里的民用工业还不算发达,牟利手段依旧只能依靠农业与对士绅的抢掠。

    而现在又增加了一座卷烟厂,自然无疑会让陆远在明朝世界多了一种牟利手段。

    “是吗,系统又给了你卷烟厂?”

    苏雨晴开心地离开陆远的怀里,着急忙慌地穿上衣服,然后直接就回了明朝世界,来到定海县。

    卷烟厂同泡面厂一样也在定海县。

    如今定海县算是成了人民军的民用工业中心。

    纺纱厂与织布厂、乃至火柴厂也在这里。

    每天有近十万工人在这里劳作,而这些工人生产出的货品则源源不断的通过综合门市内销和外销到各地。

    “这流匪盘踞的地方,居然还有商户做买卖?”

    叶梦熊此时则正巧一路躲过了各种盘查,来到了定海县,一来到定海县,他就看见了整个定海县城居然无比的繁华,商店可谓是鳞次栉比,人流也很多,但却没有一个人脸上流露出深陷流匪统治区的苦难神色。

    “新到的定海烟,二两银子一包!”

    叶梦熊这时候正好看见一人在胸前挂着一木盒子,盒子里满是他之前未见过的事物。

    叶梦熊最终花了二两银子买了一包,然后在这卖烟者的帮助下,学会了怎么抽,还学会了怎么用火柴。

    “这些流匪是真会造东西,这是如何想到的。”

    叶梦熊摇了摇头。

    “同志们,我们不能任由这些士绅地主剥削,所以我们要打到杭州去,打到南京去,打土豪,分田地!”

    而在这叶梦熊咳嗽着不知在抽第几根烟时,就来到了一广场,却见一名文士正站在许多农夫面前振臂呼喊着,言语里尽是各种口号。

    “全是大逆不道之言!士绅之地皆是累世积累之祖业,岂能任由人分割?饶是朝廷也无此道理!”

    叶梦熊颇为恼怒起来,他一时恨不得要将台上那文士揪下来。

    “打土豪、分田地!”

    “打土豪、分田地!”

    ……

    而这时候,底下的农夫们尽皆振臂高呼了起来。

    毕竟,谁不想让自己能有土地。

    叶梦熊见此阵势,也被吓得不行:“难怪这股流匪越做越大!”

    “工业学堂?农政学堂?矿业学堂?内政学堂?军事学堂?竟无一所儒家书院!”

    叶梦熊一时来到了学堂街,但让他意外的是,他看见了许多学堂,却唯独没看见自己一座教授圣人学问的儒家书院,连孩童念的也不是三字经而是古诗词。

    但让叶梦熊感到更加意外的是,在这流匪的统治区内,竟有这么多学堂!

    在来定海县城的路上,叶梦熊就看见在这股流匪的统治区内,连乡野间的每一个村每隔一里都有一处学堂,学堂里上学的孩童甚至多为穿着朴素的农家子弟。

    “老人家,敢问这里的人为何有如此多的孩童上学?”

    叶梦熊问着一农户。

    这农户笑道:“你是哪个生产组的?”

    “我是要被分配到大嵩县第二生产大队云坝乡第五生产组当教员的。”

    叶梦熊回道。

    “原来是新来的啊,你不知道吗,这是我们人民军的政策,我们的领袖说过的,人民军内部不能有失学儿童,否则当地官员要被罢职的。”

    这农户回了一句。

    叶梦熊点了点头,他感到匪夷所思,因为他没想到这流匪居然还要让这些百姓的孩子读书。

    ……

    “叶梦熊现在到哪里了?”

    这里,总督会议上,陆远问了文倩一句。

    “现在已经应该刚过定海。”

    文倩回了一句。

    陆远点了点头:“一个总督,竟也敢以身犯险,我人民军内部的管理可比他所熟悉的宗族社会要严格得多。”

    “正是如此,这叶梦熊和他的家丁都被分在了各处,他现在除非想办法逃出去,否则很难对我们构成威胁。”

    文倩说了一句。

    “那就不让他出去!”

    陆远说一句。

    文倩点了点头。

    ……

    “站住!交出里的身份证。”

    叶梦熊在去往大嵩县的途中,再一次一名人民军的警务兵给拦住了。

    叶梦熊只得交出了身份证。

    所谓的身份证,叶梦熊也是不久前才知道这是什么,原来在人民军内部,无论是住店还是过县境,都是要提供身份证信息的,而身份证就是一张写有身份信息的纸。

    “没错,这条路是去往大嵩县的,去吧!”

    警务兵给叶梦熊放了行。

    而叶梦熊在暗自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很是惊叹这人民军的内部管控是真的严。

    他现在已经没有任何一个随行家丁,吃喝拉撒都是他自己来,作为一名养尊处优的高级文官,他自然是真的不习惯,但现在他也只能坚持。

    不过,叶梦熊已经猜测到自己可能已经被人民军发现,毕竟他已经发现了人民军内部四处有各种暗哨在跟着他,但叶梦熊没有打草惊蛇,他知道他现在只能继续装傻,然后到达自己被安排到的地方。

    叶梦熊此时心里是万分后悔的,后悔不该来这里。

    浙江巡抚常居敬也很是着急地在杭州衙门等着叶梦熊的归来,毕竟叶梦熊是东南总督,整个剿匪大业还得轮着他来做主呢。

    不过,人民军这里可不会等叶梦熊回杭州才会和明廷开战。

    人民军依旧一如既往地开始发动春季攻势。

    但这一次的春季攻势,人民军没打算只打旨在破坏敌人有生力量和掠夺敌人资源的游击战争,而是以游击战争为主,顺便开始准备扩张一下地盘。

    毕竟对于现在的人民军而言,军队数量已经暴增,是到了扩大地盘的时候。

    三江所前的战斗异常激烈。

    人民军的前沿部队没有像以前一样饶过这座要塞,而是开始集中火炮对这里来了一顿猛烈的炮轰。

    因为只要攻下三江所,绍兴府就指日可下。

    而这一次的春季攻势,人民军的目的就是要把势力范围扩充到绍兴府。

    而绍兴府的士绅自然已经知道了人民军的恶名,因为害怕自己家的田地被人民军夺去分掉,所以,这些士绅对于这一次人民军来攻的事是特别积极,当晚,就有人快马加鞭将人民军往绍兴而来的消息告知给了浙江巡抚常居敬。

    常居敬也没想到人民军又开始发动攻势,现在他自然是不能再等叶梦熊回来了,他只能一边上报朝廷最新的情况,一边派出三千浙兵救援。

    人民军的火炮不遗余力地轰炸着三山所,但依旧没有攻克三山所。

    很明显,这些江南士绅们在被人民军洗劫过一次后已经变聪明了,他们现在已经开始组建了自己的军队,而且还购置了时下最好的火器如斑鸠铳这些装备自己的军队。

    当然,这些江南士绅是不敢明着有武装力量的,毕竟他们还没有得到朝廷批准。

    这些江南士绅只是以蓄养家丁的名义组建了一支支军队,而这些军队更多的被百姓们称为地主家的还乡团。

    在明代的江南士绅中,蓄养上万家奴的豪门并不少见,所以,这些士绅组建起一支支强大的还乡团倒也不是没有可能。

    绍兴府的士绅代表李文机也知道三江所的卫所兵不可靠,因而也就带了还乡团来三江所固守,还发动整个绍兴府的士绅捐资捐款,将三江所的防御加固,甚至直接添置了数门从西洋番手里引进的佛郎机。

    轰!

    轰!

    轰!

    听着一阵阵炮声过后,钟九再次准备带着他的敢死队冲锋,且在此之前,对自己的敢死队队员喊道:“兄弟们,伟大的领袖陆总督说过,要想推翻旧社会,要想让我们后人有土地,就要不怕死,对面那些劣绅土豪们不会轻易把田地给我们,不怕死的就跟我上,打土豪,分田地!”

    这钟九一声令下,顿时就带着个个手握大刀的敢死队冲了上去。

    这些几个月前还是农夫的敢死队队员倒也真的不怕死,为了自己的子孙后代不再当佃户,是真的不怕死,不要命地往上冲,任凭士绅还乡团手里的佛郎机打得炸了膛,把敢死队队员的性命收了一茬又一茬,攻势依旧未停下来。

    最终,钟九硬是带着仅剩下的二十余名敢死队队员冲上了关城。

    这一次还乡团的统帅李文机之子绍兴府学生员李晟气得不行,在后面颇为气恼地道:“疯了!真的疯了!这些该死的刁民,连死都不怕!周瑞,带着你火器队上去挡住他们。”

    李晟自然不会想钟九这种人民军基层军官一样亲自带着敢死队上,毕竟他可是高贵的士子。

    周瑞带着还乡团的火器队冲了上来,但很快,他的火器队还没来得及开几枪,就已经有如海水倒灌一样的百姓持着锄头大棒冲了来。

    这些都是三山所一带的军户,他们早盼着人民军过来解放他们给他们分田地了,只是一开始没敢直接表明态度而已,毕竟他们也怕人民军败退后,被还乡团算计,如今一见人民军居然攻克了三江所,在当地农会与人民军特务科的暗中动员下,这些军户最终就都冲了来。

    周瑞的火器队见此阵势自然是一触即溃。

    李洋见此只能立即准备坐轿子回去。

    他不会骑马。

    作为一名高贵的士子,李洋并不怎么重视君子六艺中的御,只擅长在女人肚子上驰骋。

    所以,发动暴乱的军户们开始追着一摇摇晃晃的轿子而来,很快就追上了这轿子,李洋也因此被俘。

    三江所之战至此结束。

    人民军主力也陆续进了城,而钟九累瘫得坐在了地上,这一仗他的这个连伤亡了将近一半,但依旧没有溃败,表现出了可怕的韧性。

    “钟九,你他娘的不想活了是吧,会不会打仗,动不动就亲自带着敢死队往上冲,你这是没阵亡,可你要是阵亡了,你这个营谁来指挥?!”

    李良伟带着自己的这一连走了过来,一看见钟九就不由得说教起他来。

    钟九笑了笑:“我这不是为了快点解救绍兴府的百姓嘛。”

    “好啦,人家钟九素来作战勇猛,这是大帅都夸赞过的。”

    张俊这时候过来说了一句,然后对钟九说道:“钟九,上锋命令你部留守三江所,同时也算是做一下休整。”

    “领命!”

    钟九回了一句。

    ……

    “什么,三江所被攻破了?”

    杭州府城,常居敬惊骇地站了起来,看着自己眼前的一众官绅。

    然后,常居敬也不犹豫,立即命令所有还乡团务必要夺回三江所。

    毕竟,三江所可是绍兴府城的门户,同时也是杭州府城南延线的门户。

    而这些士绅们的还乡团为了自己的土地不被人民军分走,倒也积极。

    很快,萧山、富阳、余杭、海宁等县的士绅都带着还乡团来援,表现得特别齐心,毕竟现在他们清楚,一旦绍兴府被占了,他们被人民军瓜分田地的日子也不远了。

    “乡亲们!伟大的人民军已经攻破了三江所,现在正在往绍兴府城而来,我们的亲人就要来了,这一次,我们要把士绅从我们手里抢走的田地夺回来!”

    一农会的组织者悄悄的在田间对一士绅大户家的佃户说道。

    此刻,绍兴府、杭州府一带的佃户奴仆乃至军户们,这些穷人,都蠢蠢欲动起来,都迫不及待地希望人民军早点来,和士绅们完全不一样,不过因为惧怕士绅们还乡团的力量,都不敢明着反抗而已,但暗中送送情报还是可以的。

    “据乡亲们说,有来自杭州府一带的还乡团,约和有不下两万的兵马往三江所而来,意在夺回三江所,李良伟,上锋命令,你部现在立刻去驰援三江所!”

    张俊说道。

    “两万兵马,妈的,我不过一个营的兵力怎么营救?”

    李良伟说了一句。

    “你自己想办法!这是上面的命令!”

    张俊说了一句。

    李良伟也不敢违背命令,只带带着自己的营折返,但他没有选择去三江所,而是去了三江所西南方向的运河边,直接一个突袭,把当地的漕兵给击退,然后堵了运河。

    而这些还乡团的船也就被堵在了运河上,被李良伟的人当活靶子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