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老祖宗在天有灵 > 第140章 少说空话,多干实事

第140章 少说空话,多干实事

    天舟第三层。

    断崖瀑布外的一座山旁,新起了一座坟。

    柳东东被埋在了这里。

    坟前。

    柳家众人垂泪,面色悲戚。

    人群中,柳涛、柳六海和柳二泉等人赫然在列,他们是后来赶回来的。

    精血燃烧的秘术一旦动用,作为同族之人的他们,必然心生感应。

    此刻,他们心痛无比。

    柳东东的天赋他们看在眼里,年纪轻轻已经是大武宗的修为,未来的成就绝对要超过他们。

    可如今,这样的天才却陨落在了他们的面前。

    “东东为柳家而死,死前还说要去那边继续侍奉老祖宗!”

    “老祖宗在天有灵,求您老人家照拂好东东!”

    “东东是一个好孩子啊!也是一个可怜的孩子……”

    柳涛嘶哑着声音,眼眶通红,身体在微微发抖,比其他任何人都要悲伤,心痛。

    没有人知道,柳东东其实是他的亲生儿子。

    这件事,源自于二十年前,那个醉酒而糊涂的夜晚……

    ……

    他本打算等过些时间,再告诉东东真相。

    却没想到,东东先他而去,让他白发人送黑发人。

    地上。

    柳凡弹出了一滴自己的精血。

    精血被灵魂力包裹着,从他的身下穿入地底,而后进入了柳东东的的墓穴中,钻进了柳东东的眉心。

    黑暗的墓穴里,临时打造的棺材中。

    柳东东的身体微不可查的动了一下,精血化作了一个血色的大茧,将他包裹在了其中。

    大茧气息内敛,有一股恐怖的威压收缩于三寸之内,不为外人所察。

    仿佛……孕育着神物。

    “待你炼化了这滴精血,便是你涅槃重生之日,到那时,你将体质超凡,天下无敌……”

    柳凡留下了一道意念,却没留名。

    他以自身精血和强大的灵魂力,强行收拢了柳东东的一丝意识,打入了柳东东的体内。

    但饶是如此。

    柳东东的复活也需要漫长的时间。

    毕竟他的血,不是给小金吃的那种普通神血,而是精血——神体的精血!

    这滴血,足以让柳东东脱胎换骨,拥有他神体的部分威能。

    但相反的,柳东东需要漫长的时间来吸收,转化,孕育出自己的超凡之体。

    灵魂力释放了出去,发现柳东东的生命特征的确停止了,肉身精血枯竭,只剩下最后一丝真元之气尚存。

    真元之气,是人体意识和精气神结合的神秘气息。

    医生常说“还吊着一口气”,这口气,就是所谓的真元之气。

    这样的状态,对常人而言,的确是死了。

    但对柳凡而言,尚可救治。

    所以,他才出手了。

    给了这个潜力和悟性都在90分以上的子孙,一次涅槃重生的机会。

    至于柳东东身上的“闻鸡起舞咒”,柳凡没有扯,继续保留在了柳东东的身上。

    未来的某一天。

    柳东东会被一只公鸡唤醒……

    ……

    埋了柳东东。

    柳涛等人情绪低落,久久不语。

    但如今身处天舟,他们不得不强打起精神,开始商讨接下来的行动。

    同时,众人将这段时间各自的遭遇也大概说了一下。

    尤其是柳大海和柳三海,他们的武功大进,晋级到了九极境,让柳涛等人非常惊喜。

    更重要的是,他们带回了柳六海弄丢的老祖宗。

    “我们遇到了一个苦海境的黑衣人,此人实力了得,说看到了六海用老祖宗遗体杀敌的一幕,所以才盗走了老祖宗!”

    “我二人本打算生擒此黑衣人,但此人竟然服毒自尽。太刚烈了!”

    柳大海和柳三海说道,面色唏嘘。

    “可知这个黑衣人是何门何派?”柳涛问道。

    “不知!”

    “但此人武功邪恶至极,招式狠辣,招招致命,似非正道之人。我从未见过如此可怕的对手!”柳大海说道,撒谎面不改色,非常笃定。

    旁边,柳三海补充了一句细节:“对了,这个黑衣人的下巴上有颗黑痣,黑痣上还有一根毛。”

    顿时,实锤了!

    有经过,有细节。

    让这件事变得非常逼真!

    众人闻言,都低头沉思。

    却想不起江湖中有哪号高手下巴上有颗长毛的黑痣。

    柳涛眼眸精光一闪,道:“我们在一片沼泽区中,见到了一地的尸体,被人分尸而死,每具尸体都被利器斩成两半。”

    “当时,我们就怀疑这是魔道势力所为,如今听大海和三海的描述,恐怕真有此事!”

    柳大海和柳三海对视一眼,皆面色严肃的点了点头。

    “但不管如何,大海和三海找回了老祖宗,而且突破到了九极境,这可是一件大喜事!”柳涛换了个话题,面露喜色的说道。

    柳六海闻言,羡慕的看了一眼柳大海和柳三海,酸酸地道:“大海和三海的运气真好!”

    “全是老祖宗在天之灵保佑!”柳大海和柳三海摆手笑道。

    柳三海幽怨的看了一眼躺在不远处的柳凡,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老祖宗也太偏心了!”

    “我平日里,可没少孝敬老祖宗!”

    柳大海闻言,严肃的道:“六海,你说这话,我可得批评你了!”

    “嗯?!为啥子?”

    涉及到了老祖宗的问题,柳六海都是认真的,要刨根问底的。

    柳大海昂首,竖起了三根手指。

    “理由有三!”

    “你说,我洗耳恭听!”

    柳大海点头,开始说了起来。

    “其一,我和三海,从黑衣人手里抢回了老祖宗,避免了老祖宗的遗体被坏人糟蹋!”

    “其二,我和三海将所有寻找到的宝药,自己没舍得用一颗,全部用来给老祖宗养了尸!”

    “其三,我们通过养尸,将老祖宗的右肾给养好了,老祖宗右边的肾功能恢复了!”

    说罢,柳大海总结道。

    “我们对老祖宗的孝敬,不仅仅是上一炷香,磕几个头,擦几次棺材板上的灰就可以的,而是付诸于行动,让老祖宗切实的感受到了好处!”

    “引用《老祖宗传》里老祖宗当年的一句话,就是‘少说空话,多干实事,脚踏实地,以家族的利益……哦不,现在应该是以老祖宗的利益为一切行动的指南!’”

    “我和三海,抢回了老祖宗,给老祖宗养尸,还养好了老祖宗的肾,恢复了老祖宗的肾动力!

    “这,就是实事!这,就是好事!

    “让老祖宗切实感受到了子孙最真实的孝敬!”

    ……

    柳大海铿锵有力的说着,说道激动处,他站了起来,踱步而说。

    地上。

    柳涛、柳二泉、柳六海、柳三海,以及柳家族人都盘坐着,静静地听着。

    像小学生听老师讲课一样,非常认真。

    同时用心感悟着,一个个神色似有所悟。

    柳六海羞愧的低下了头。

    等柳大海说完,他猛然扑倒了柳凡的身前,啪啪啪甩了自己几个大耳刮子。

    一边磕头,一边自责道:“老祖宗,对不起!我刚才说您偏心,是冤枉了您!”

    “大海的一番话,让我深刻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我保证,以后一定少说空话,多干实事,一切行动以您的利益为指南!”

    柳六海自我反思,很真诚。

    旁边,柳涛也磕头认错,作为族长,他没有起到“领头羊”的作用。

    “以后,我将以身作则,杜绝嘴子风气,带领族人脚踏实地做实事,干好事,请老祖宗在天之灵,保佑我们!”

    磕头!

    行礼!

    面色神圣、严肃。

    而后,柳涛亲自检查老祖宗的遗体状况。

    这次,柳凡很配合。

    他收敛自身气血的反弹力,让柳涛这个子孙好好检查。

    就如同你不配合医生做检查,去把脉,又如何让医生给你对症下药一般。

    柳涛给老祖宗检查,检查的很仔细。

    苦海境的实力,让他的感知力达到了比显微镜还细腻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