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老祖宗在天有灵 > 第259章 威慑(第2更,3500字大章节)

第259章 威慑(第2更,3500字大章节)

    而后。

    柳涛拿出了航海图,估算靠岸的时间。

    “再有三天,我们就能抵达云王朝岛屿了,支脉到时候会派人来迎接我们!”柳涛指着地图说道。

    他看向众人,沉吟道:“有件事,要和大家商量下。”

    “我们此去支脉,一为支援,二为保护老祖宗的血蛇枪,但此外,还有第三件事,很重要。”

    “族长请说!”

    柳涛道:“此次支援,我们是以主脉的身份去,换句话说,我们是以强者降临的身份出现,去拯救弱者。”

    “那么,如果我们不够强,不够耀眼,此去支脉,难免被他们轻视!”

    “要知道,支脉虽然弱,却不是很弱,他们族人数量过万,还建立了推土机王朝,是云王朝真正的大族,如果我们不够强,以后难免尾大不掉!”

    柳五海听得云里雾里,皱眉道:“族长,有话你就直说吧!”

    柳涛一笑,道:“那好,我就借用老祖宗的一句话!”

    “我们现在的状况就是——逼格不够!”

    “逼格?!”柳六海眼睛一亮,好形象的词啊!

    “那如何显得有逼格呢?!”柳五海问道,解下了腰间的旱烟锅,吧嗒吧嗒抽了起来。

    瞬间烟雾缭绕。

    柳涛深吸了一口烟味,道:“我们从思想、武功、武器、宝物四个方面来装点一下,全方位提升我们主脉的逼格。”

    “看来族长早有思路了,请细说!”柳大海眼睛一亮。

    柳涛道:“思想,指的是对《老祖宗传》的理解,到时候,我们去了支脉,言谈交流,能往老祖宗身上扯,就往老祖宗的身上扯,以显我们主脉敬畏老祖宗的崇高思想。”

    “武功,指的是我们主脉的实力,到时候,找个机会装装逼,露两手,让支脉震惊恐惧,从而对我们主脉敬畏,以后的日子,就以我们主脉为主,听我们行事!”

    “武器上,咱们有老祖宗赐下的神发,到时候,大家都变成自己擅长的武器,背在身上,露在外面,再故意把武器的锋芒之气散发出来,亮瞎主脉的眼!”

    “宝物,这个范围比较广,我们有一些从天舟中得来的宝物,还有这些年积累的宝物,应足以装点门面。”

    柳涛一口气说完,看向众人,笑道:“怎样?大家还有没有要补充的?”

    柳六海和柳五海对视一眼,而后齐齐给柳涛竖了个大拇指,赞道:“族长就是牛比!”

    柳涛谦虚一笑,看到柳大海沉吟不说话,便道:“大海,你是不是有什么好的建议?!”

    柳大海咬了咬牙,道:“建议没有,只是咱们积累的那些宝物,虽然亮眼,却逼格不够!”

    说着,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玉瓶,递给了柳涛。

    “这是我新炼制的九转金丹,到时候,族长可以寻机拿出来,显摆显摆!”

    柳涛接过玉瓶,打开一看,竟然有五颗金灿灿的九转金丹,顿时一惊。

    旁边,柳六海也吓了一跳,柳五海一愣,而后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脸色微变,看了一眼老祖宗,指着柳大海,急道:“你你你又……”

    “五海,你你你的你啥呢你!”柳大海急忙打断了柳五海,而后对他秘密传音道:“别多嘴,夜深了来我房间,有好事……”

    柳五海眼中喜色一闪,立刻大声道:“大海,你你你太让我们惊喜了,族长,我们得为大海呱唧呱唧!”

    柳涛怪异的瞥了一眼柳五海,柳五海的眼神和表情有问题。

    但旋即,他就收回了心神,看着玉瓶中的五颗九转金丹,满意的笑道:“有了这等神丹,的确可以亮瞎支脉的眼!”

    而后,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从玉瓶中取出了一颗丹药,递给了柳六海,道:“六海,听二泉说,天河为了给苍梧圣女救命,上次把九转金丹给了她服用,你明天找个机会,把这枚九转金丹给他,算是他帮老祖宗找了一副好棺材的奖励吧!……”

    “到时候,给二泉也奖励一枚!”

    “那么,就剩下三枚了……”

    看着柳涛掰着手指头,一副精打细算的模样,柳大海微微一笑。

    上次老祖宗的吐血两有点大,他可是铲了两滴血呢,炼出的九转金丹,自然不止三颗!

    几人再议论了一会儿其他事,夜已经深了。

    柳六海回去歇息了。

    柳大海和柳五海也告辞离去。

    两人走到了外面的拐角处,身子忽然一转,脚步轻盈如猫,钻进了一个房间中,关上了门窗……

    片刻后,柳五海离开了,手心里捏着一个玉瓶,满脸得意和喜色。

    “大海这个家伙,还真机灵,下次老祖宗再吐血,我一定要第一个抢到手!”

    柳五海心中沉吟,脚步轻快的离去了。

    路上,碰到了迎面而来的杨守安,脚步很急。

    “呀,这么晚了,还在巡逻啊?!”柳五海好奇的问道。

    杨守安看到是柳五海,急忙躬身行礼:“五长老好,是义父忽然叫我过去一趟。”

    说罢,偷偷地瞥了一眼柳五海的脸色,发现柳五海今晚似乎心情不错,于是低声问道:“五长老,不知义父这次叫我过去,是……?”

    柳五海拍了拍他的肩膀,哈哈一笑,道:“你小子别多问,去了就知道了,肯定是好事!”

    说罢,挥手离去。

    杨守安躬身送别,直到看不到柳五海的身影,才直起身子,继续踩着楼梯,往第八层而去。

    祖宗船第八层,大殿里。

    杨守安跪在柳涛面前,行礼请安,心中忐忑。

    对面,柳涛不发一语,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一把刀,慢慢地擦着。

    旁边,煮着茶水,咕噜咕噜的响,白雾缭绕。

    杨守安低头跪在地上,心中猜测柳涛的意思,看他一遍又一遍的擦刀,脑海里忽然灵光一闪,想起了曾经在柳家练武场上,柳涛给他赠刀的一幕。

    他顿时明悟,恭敬的开口道:“义父,您手里的这把刀,是一把神兵吧?!”

    “唔!”柳涛淡淡的应道,头也不抬,继续擦拭刀刃。

    刀刃在油灯的光芒下,非常明亮,映照出一抹光芒,落在了杨守安的脖子上。

    杨守安心中一凛,继续道:“义父,您手里的这把刀,虽然是神兵利刃,但在孩儿的眼中,还是孩儿的这把刀更为锋利一些!”

    说着,从腰里解下了一把弯刀,双手呈在了柳涛的面前。

    柳涛瞟了一眼,不由微笑。

    这把刀,本无鞘,是他在十年前的时候,赠送给杨守安的,没想到十年过去了,他竟然还留着。

    杨守安察觉到了柳涛的笑意,继续恭敬的道:“义父当年赠刀,真值我们柳家发展之际,所以赠送无鞘之刀,寓意不藏锋,让孩儿做事无需瞻前顾后,要杀伐果断,为我们柳家开创基业。”

    “之后,我们柳家已然成为了天蝎岛武林第一世家,开始行事低调,孩儿给这把刀配了鞘,让刀归鞘而藏锋!”

    “今夜,义父招孩儿来,孩儿明白,这把刀,该出鞘了!”

    说着,一刀斩落,刀鞘断为两截。

    柳涛哈哈大笑,摸了摸杨守安的脑袋,道:“你能明白为父的意思就好!”

    说着,把手里擦拭的那把刀递给了杨守安。

    杨守安恭敬的双手接过,一脸激动的发誓道:“义父请放心,孩儿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或是未来,我都是您手里最锋利的一把刀!”

    “嗯,不错!”柳涛点头,拿出了一枚九转金丹,上面涂抹了黑色的东西,看起来像是毒丹一般。

    他将黑色丹药递到了杨守安的面前,笑眯眯的盯着杨守安的眼睛,道:“吃了!”

    杨守安看到了柳涛眼中的精光和试探之意,不敢丝毫犹豫,更不敢多嘴问一句这是什么丹药,是不是毒丹。

    他不敢问,以他多年的经验,问了,就得死!

    于是,他看都不看,接过丹药,一口吞下。

    干净利落,一副完全相信柳涛的模样。

    丹药入口的瞬间,他知道自己赌对了。

    那雄浑的药力,浩瀚的能量,还有一丝丝威压,远远超过了他那些干儿子们平日里孝敬上来的任何丹药。

    霎时间,他身上滚烫无比,身体骨骼噼里啪啦的响,同时渗出粘稠的黑色杂质,如同脱胎换骨,又如肉身重塑。

    杨守安感觉像是有人在拿着匕首刮骨一样,又像是在抽髓一把,剧痛无比,但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任凭痛的汗流浃背,浑身打颤,也不动弹一下。

    “轰”

    身上气血一阵汹涌,苦尽甘来,他的实力猛然大涨,晋级到了枷锁境。

    同时,领悟了九转金丹中自带的闪现神通。

    这是一种天大的造化,以他自己修炼,基本不可能修炼出神通。

    杨守安感受着身体中无与伦比的强大力量,以及闪现神通。

    他激动的眼眶通红,猛然匍匐跪倒在地,深深地磕头道:“孩儿感谢义父赐下神丹,无以为报,只有为义父,为柳家,为老祖宗效死命!”

    柳涛摆摆手,不见他如何使力,一股无形而浩瀚的力量就将杨守安托了起来。

    在这股力量前,杨守安感觉自己渺小如蝼蚁,生死不由己,不由惊骇而惶恐。

    义父的修为,到底有多强?!

    这时,他的耳边却传来了柳涛威严的声音:“柳杨狗,好好努力,不要让为为父失望!”

    “是!孩儿一定努力!”

    杨守尔躬身答道,但瞬间,他心中一凛,义父竟然叫他全名,这……这是义父在警告他,不要以为武功大进,就忘了自己姓什么了。

    柳涛盯着杨守安,笑眯眯的道:“刚才,我让你吃丹药的时候,如果你有一丝犹豫,现在便已经是一具尸体了,好在,你还算不错!”

    杨守安闻言心中凛然,果然如此。

    他浑身冷汗直冒,急忙躬身道:“义父放心,孩儿自从十年前,在地牢里改名之后,便是柳家的人,此生此世,只为柳家杀戮,未来生了儿子,儿子生了孙子,都姓柳!”

    说到这里,他大声保证:“就算孩儿以后死了,去了阴曹地府,见到了杨家老祖宗,孩儿都会当面告诉他,孩儿姓柳,不姓杨,孩儿的老祖宗只有一个,就是推土机大人,柳家老祖宗!”

    柳涛闻言笑了,“三天后,就到支脉了,到时候,不能丢我们主脉的人!”

    “我的意思,你明白吗?!”

    杨守安心中一动,躬身道:“孩儿明白!”

    柳涛嗯了一声,而后坐了下去,端起了茶杯。

    杨守安一看,立刻明了,恭敬的说道:“夜已深了,义父早些歇息,孩儿告退了!”

    柳涛摆摆手,杨守安躬着身子,一直倒退出了大殿,关上了大殿的门,接着又深深行了一礼,这才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