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老祖宗在天有灵 > 第275章 推土机王朝(3800字大章节)

第275章 推土机王朝(3800字大章节)

    十年前。

    柳通和柳志辉从主脉借走了老祖宗的武器血蛇枪,帮助支脉族人解除了身上的奴印,召集旧部,揭竿而起,重新建立了推土机王朝,与云王朝隔着云河而治,分庭抗礼。

    双方约定,云河之南,是云王朝,云河之北,是推土机王朝。

    十年以来,他们暗战不停,刺杀不休,越发有一种大决战的姿态。

    气氛很紧张。

    直到几个月前,飞羽星众多势力降临,云王朝和推土机王朝被迫全面停战。

    并签订了秘密协议,共同抵抗飞羽星,保卫家园。

    “这个协议叫做《天蝎约定》!”路上,一边走,柳通一边给柳涛等人阐述云王朝岛屿最近的变化。

    “《天蝎约定》中,双方暂时停战,以合力驱逐域外敌人为目标,团结一致对外,并开通双方贸易、镖局、商行,保持百姓们生活安定……”

    柳通徐徐说来,柳涛听着缓缓点头。

    柳大海、柳五海和柳六海也不断点头,认为支脉的这个做法很正确。

    “飞羽星大敌当前,的确应一致对外,不能内耗。”

    众人边走边说,同时好奇的欣赏云王朝岛屿的风景。

    云王朝岛屿靠南,四季温和如春,气候宜人。

    这里到处都绿意盎然,空气中甚至有丝丝水汽,让人感觉黏糊糊的,但这又是天然的护肤品。

    所以,云王朝岛屿的女人,都有一种不似江南胜江南的娇羞。

    她们肤白貌美,一个个嫩的很,用手一掐,脸蛋上都是水。

    路边,栽种的都是云王朝岛屿特有的大叶子树,一个个枝繁叶茂,四周的草丛山林中,鲜花盛开,鸟声清脆。

    此时,正是初夏,天上的太阳已经高高升起,空气中更加灼热。

    众人一路走来,感觉仿佛在火炉中一样,不时的运转武劲散热,蒸发体表的汗水。

    多半个时辰后,终于来到了一座巨大的城池前面。

    这座城,看起来比天蝎城还大,四周还有五六座小城池拱卫,形成了集攻守一体的防御机制。

    这就是推土机王朝的王城!

    王城的城墙又高又大,墙头上,有士兵巡逻和站岗,也有不少被炮火袭击的痕迹,显然没有少被飞羽星的战机轰炸。

    当柳涛等人到来的时候,城门已经戒严,专门为迎接主脉,四周站了不少士兵,后面有很多的百姓和江湖中人在围观,非常好奇。

    “请!”

    柳通引着柳涛和众多主脉族人,以及暗影军和镰刀军进城,其他从天蝎岛来的盟军,则被柳志辉安置在了周围的五六座城镇中休息。

    柳涛等人第一次来这里,而且在海上漂流多日,一进入王城,就被城中热闹的气氛所感染。

    王城街道很宽,可容十架马车并行,四周楼阁商铺林立,生意火爆,街道两边也有不少人在摆摊做生意,吆喝声一片。

    主脉族人中,一群年轻人非常欢喜,左右看个不停,路过小吃摊的时候,更是狂咽口水。

    柳大海回眸,满眼警告的扫视了他们一眼,顿时所有人都再次抬头挺胸,目不斜视。

    柳美美一头白发,白衣飘飘,背着一把宝剑,那绝美的容颜配着如此装扮,有一种动人心魄的美。

    柳二蛋一身红衣,像火焰一样,再搭配着她那不输于柳美美的容颜,还有青春活力的气息,与柳美美形成了鲜明对比。

    两人都是绝美之容,此刻并肩而行,宛如冰火二仙女。

    四周云王朝岛屿的江湖中人不断惊呼,满眼火热。

    当然,也有很多女侠客盯上了柳齐齐和柳小陶等人,不断偷偷地指指点点,甚至有人还写了一个纸条,嗖的扔了过来,让柳齐齐和柳小陶都羞红了脸。

    没想到云王朝岛屿的女侠客们这么大胆。

    杨守安皱眉,嘴唇微动,一阵传音。

    接着,后面的敌敌狗9号就冲了过来,带着一阵凶狂的煞气,牛犊子般的身影如凶兽般而来,仰头发出一声似狼嚎般的长啸声,绿油油的眼睛扫视四方,顿时吓得四周女侠客们惊慌四散。

    走过长长的街道,终于来到了城南。

    这里,便是推土机王朝所在。

    此时,正是正午时候,远远望去,宫殿重重,威严大气的建筑和楼阁此起彼伏,金黄色的屋瓦鳞次栉比。

    朱红色的大门上,悬挂着一块烫金大匾,上面写着“推土机王朝”五个苍劲有力的大字。

    此刻,宫楼的大门敞开着,清楚可见白玉铺造的地面闪耀着温润的光芒,远方宫殿上空有袅袅雾气笼罩,琼楼玉宇若隐若现,一条笔直的道路绵延到楼阁之中。

    道路的四周,矗立着巨大的石柱,石柱子上刻着栩栩如生的龙纹,与四周墙壁上的凤凰相互映衬,彰显着着尊贵大气的姿态。

    周围有禁卫军站岗巡逻,整齐的走过,全部穿着黄金甲,威严而大气,颇有满城黄金甲的气势。

    柳涛、柳大海、柳五河和柳六海四人,站在宫楼的大门外,神色有些呆滞。

    身后,柳美美、柳二蛋以及众多族人,都一个个嘴巴微张,神色满是震撼。

    支脉王朝的富贵大气,超乎了他们的想象,让他们顷刻间有一种从乡下来的感觉。

    旁边,陪同的一众支脉族人很满意主脉众人的神色变化,不由微微自豪。

    从主脉下船到现在,他们一直被主脉稳稳地压了一头,喘不过去来,此刻,终于有一种扬眉吐气的畅快感。

    柳通也很开心,脸上露出了笑容,笑眯眯的站在那里,任凭主脉众人好好欣赏他们的推土机王朝。

    他心中清楚,他们支脉的武功没有主脉高,武器没有主脉强,对老祖宗的敬畏似乎也比不上主脉,想来想去,唯一可以拿得出手的,就是钱!

    他们有钱!

    有好多钱!

    多的花不完,黄金都堆满了地库,所以只能拿来砌墙做宫殿,装饰门面。

    否则,他们如何敢兴兵百万,和云王朝大战不休。

    一句话,柳家支脉就是有钱!

    “柳族长,各位长老,族人们,请随我进入王朝参观!”

    柳通说道,声音将柳涛等人惊醒,一个个回过神来,像木偶一般,跟着柳通和支脉族人走进了王朝宫楼。

    但见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令人赏心悦目,又不由叹为观止。

    踩着白玉铺就的地面,柳涛等人都有一种脚底板很烫的感觉。

    柳二蛋等人更是走路都是歪着脚走的,一个个龇牙咧嘴,震撼咂舌。

    支脉太有钱了,到处都是群楼玉宇,黄金雕刻,让他们有一种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既视感。

    镰刀军和暗影军被一个支脉族人领去早已准备好的军营休息,只有杨守安、张浩、张山李四等一批核心人物才跟着柳涛等人走进了王朝。

    他们更是心神震撼,若不是自律性强,甚至要伸手摸摸地面的白玉是不是真的,张浩更是眼珠子乱转,很想把白玉地板抠出一块来,拿回去喝花酒都能喝一个月。

    唯一镇定的,就是敌敌狗9号。

    它被杨守安要了过来,跟在了他的身后,迈着平稳的步伐,眼神冷漠,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无论是白玉地板,还是黄金雕刻,在它的眼里,还没有敌敌狗6号的一泡屎香。

    敌敌狗6号,是一条美丽的母狗!

    柳通领着柳涛等人,沿着白玉大道往宫殿深处走去。

    “这里的宫殿、地基和内部装修,花了八年建成,我们还不太满意,打算过些时间,推倒重修!”

    柳通笑眯眯的给柳涛介绍道,一副我很有钱,想怎么花就怎么花的样子。

    柳涛嘴角抽搐,忽然很像暴揍柳通一顿。

    但瞬间,他察觉到不对劲了。

    自己是主脉,是来装比的,怎么现在被支脉给装了一个大比!

    这不是个好信号,主脉必须掌握主动权。

    “咳咳!”他轻声咳嗽示意。

    柳大海等顿时醒悟过来,柳五海急忙擦掉了嘴角的口水。

    柳六海抽了自己两巴掌,让自己也清醒过来。

    几人都心思转动,想着怎么扭转这个不利的局面。

    便在此时,他们经过了一个拐角,又一条宽阔的大道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这是一条黄金铺设的大道,金灿灿,在阳光的照耀下,让人眼睛都睁不开,那种土豪之气迎面而来,冲击的柳涛等人心脏抽搐。

    虽然他们痴迷武道修炼,但还没有到圣人的阶段,世间凡俗的黄白之物,还是非常震撼的。

    如果不震撼,那就是不够多!

    这时候,两边站岗的黄金甲禁卫军看到了人群,顿时齐齐跪地迎接,同时大声喊道:“恭迎主脉,恭迎老祖宗!主脉万岁,老祖宗万万岁!”

    声音恢弘,在重重宫殿中回荡。

    柳涛吓了一跳,同时眉梢也是一跳。

    支脉这是在给他们行礼呢,还是在下马威呢?!

    这时候,柳六海却眼珠子一转,猛地止步。

    唰!

    身后,所有人都立刻停了下来,好奇的看向柳六海。

    柳通和支脉的族人急忙走来,好奇的问道:“六长老,怎么了?”

    柳六海脸色严肃,眼中甚至带着几分冷冽的杀机,道:“支脉,我严重怀疑你们心存不轨,想要我们死!”

    “呃?六长老何出此言,我们对主脉是一片赤诚之心啊!”柳通吓了一跳。

    柳六海道:“你们的禁卫军,刚才在喊主脉万岁,老祖宗万万岁,可不是在诅咒我们主脉在九千年后就灭亡吗?”

    柳通瞪眼,还能这么理解?!急忙解释这是一个误会。

    柳六海点头道:“那么,这件事算是我错怪你了,但还有一件事,你赖不掉!”

    “我得代替老祖宗批评你们几句!”

    “敢问是何事?!”柳通拱了拱手,态度虽然恭敬,却是一副你在挑刺,我很不服的样子。

    柳涛等人也看向了柳六海。

    柳六海点指地面的黄金砖,又指了指跪在地上的禁卫军身上的黄金甲,道:“看看,看看这些,多么庸俗,多么浪费!”

    “我们知道你们支脉有钱,可钱要用对地方,城外那么多的流离失所的百姓,还有满大路的乞丐,就不能救济他们一下吗?”

    “老祖宗说过,柳家要传承久远,就得拒绝铺张浪费,发挥勤俭节约的精神,细水长流,不搞形式主义。”

    “可你们支脉呢,从我们下船开始,口号喊个不听,红地毯从海滩一直铺到了王城,鲜花洒了一路,这是什么,这就是形式主义!”

    “现在,你们白玉铺地,黄金铺路,城外却多有饿殍,百姓流离失所,卖儿卖女,无一屋可安身,用老祖宗当年的话说,就是朱门酒肉臭,路有饿死骨!”

    说到这里,柳六海表情激动,怒吼一声:“支脉,你们愧对柳家体修这四个字,你们愧对老祖宗在天之灵!”

    一句话落下,本是晴空万里的虚空,忽然乌云汇聚,一道惊雷炸响。

    柳六海眼珠子一转,指着天空道:“看到了没?老祖宗发火了!”

    “我给你一句温馨提示,你附耳过来。”

    柳通急忙靠近附耳,心中好奇,什么温馨提示,这么神秘。

    柳六海低声传音道:“咱们的老祖宗发起火来,真的会降下雷罚劈的!你以后一定要小心做事,万不可再惹老祖宗生气!”、

    “小心被雷劈啊——!”

    柳通愣神,眨了眨眼,有这么邪乎吗?!

    我怎么就不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