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老祖宗在天有灵 > 第509章 二舅来扛祖宗塔了

第509章 二舅来扛祖宗塔了

    苟得住来了,一步落下,人已经在百丈之外,几步间,便来到了龙十七的面前。

    众龙卫纷纷拔剑而视,森寒的气机锁定了苟得住。

    龙十七目光冰冷,他在苟得住的身上没有察觉到危险的气息,所以他腰杆挺得很直,一副威严的表情。

    苟得住露了一丝神灵境气息,龙卫们顿时一惊,齐齐后退三步。

    龙十七瞳孔一缩,收起了轻视的目光,面色带上了几分慎重。

    他上下打量苟得住。

    发现他身上的气息沉凝,但气机诡异莫测,似有如无,给人一种随时都会遁去的感觉,不由一阵凛然。

    此人修的是什么道,竟然如此缥缈难测!

    在龙十七打量苟得住的时候,苟得住也在观察龙十七。

    看到龙十七竟然也是神灵境,而且身上带着浓郁的煞气,眼神中藏有凶光,苟得住一阵惊讶,而后心中微喜,看来我苟门要添一员虎将了!

    苟得住行了一礼,热情的自我介绍道:“在下苟门圣地,苟得住!”

    龙十七冷冷地回道:“龙十七!”

    他只报了一个名字,并没有报出身来历,对苟得住怀有戒心。

    苟得住微微一笑,道:“龙道友,不知是否有空,移步我们苟门圣地论道?!”

    “我们苟门圣地的苟道,天下闻名,宗门要旨是不出关则已,一出关就无敌宇宙八荒!”

    龙十七直接拒绝,道:“我对苟道没有兴趣!”

    苟得住笑眯眯的道:“不!龙道友谦虚了,你肯定有兴趣!”

    “我来这里有一段时间了,看到你的同袍被柳家大军击杀,横尸荒野,可你在这里藏得不动如山,你敢说,你这不是在苟吗?!”

    龙十七:“……”

    苟得住看到龙十七神色有松动,眼珠子一转,急忙继续道:“龙道友,你也许不知道,你惹下了杀身之祸!”

    龙十七面色如常,心中却是一惊,耳朵轻轻抖动,竖耳聆听。

    事关生死,他最在意了。

    苟得住道:“你可知,和你们作战的柳家,是什么背景吗?那柳氏家族,现在就是天蝎星一霸!”

    “早些年,柳氏家族还未发达的时候,是混乱黑街的老大,杀人不眨眼,手段残忍,和人对敌不喜欢用刀,而喜欢用拳头打爆!”

    “他们享受尸体被打爆的时候,沐浴血雨的感觉,非常凶恶!”

    “他们有一个老祖宗,江湖人称推土机,专推不服,是上一个纪元活下来的老不死,外人都以为柳氏家族衰弱,却不知,他们的这位老祖宗在钓大鱼!”

    “外界,人人都怕柳家老祖宗,可是我们苟门圣地不怕,因为我们的苟门圣地的老祖,和柳家老祖宗是拜把子兄弟,两人相识于上古年间……”

    苟得住徐徐说道,开始了大忽悠,说着说着,他自己都一阵脊背发凉,感觉似乎冥冥中,虚空中有一双看不见的眼睛在注视着他。

    他打了个寒颤,道:“我不能再说了,说的再多,就会惹下大麻烦!”

    一众龙卫听得身体微颤,一阵骚动。

    龙十七也心中一阵紧张,他的天赋对祸乱危险最为敏感,在苟得住刚才说那番话的时候,他敏锐的察觉到,有一种恐怖的气息在起伏。

    所以,他相信苟得住的话是真的。

    于是,他咬了咬牙道:“你们苟门圣地,什么来头?难道我去了你们苟门圣地,就能躲避灾难吗?”

    苟得住闻言大喜,急忙道:“我们苟门圣地传承自上古,来头大如天!”

    说到这里,附耳过去,压低声音,一脸神秘的道:“悄悄给你透漏一下吧,我们苟门圣地的那位老祖,就是一尊禁忌存在,他老人家,苟道通天,能断万古,算未来。”

    “龙道友,我们苟门圣地欢迎你,来吧,加入进来吧,我们一起修炼苟道,苟到天荒地老!”

    苟得住热切而期盼的望着龙十七。

    龙十七感受到了龙十七的热情和真诚,犹豫道:“你们苟道缥缈,我怕我修炼不了!”

    苟得住揪了一把胡子,瞪眼道:“胡说!龙道友你绝对是修炼苟道的天才,未来必然是我们苟道的扛把子!”

    “我给你讲讲我们苟道吧!”

    龙十七点头道:“洗耳恭听!”

    身后的三百心腹,也急忙兔子一样竖起了耳朵。

    苟得住却没有着急开口。

    他脚步移动,侧身而立,45度角侧脸望天,摆好了最高深莫测的姿势后,才说了起来。

    “我们苟道,安全第一,生命至上,其他都是次要。”

    这一句话出口,龙十七不由身子一颤,差点激动的脱口而出,修道一千年了,终于找到组织了吗?!

    苟得住继续道。

    “打不过,就苟,有危险,也苟,出关有敌,立刻回来接着苟,总之,就是苟苟苟!”

    “不要相信跳崖求生,不要相信绝境翻盘,也不要想着逆境对敌,我们奉行的是准则是,高境界碾压敌境界,如果敌人是同境界,我们也要立刻扭头走!”

    “不要觉得丢脸,活得久才是真正的强者,等熬死了敌人,我们不就无敌了吗?!想象一下,如果曾经的敌人都死了,我们在他们的坟前蹦迪,不香吗?!”

    “所以说,苟道,是长生道,是无敌道!”

    一番话说完,龙十七一阵出神,身后的三百心腹,也一个个心神摇曳。

    良久后,龙十七上前一步,拱手行了一礼,满脸激动而感慨的道:“听君一席话,胜修千年道,今天,我龙十七,终于找到志同道合的道友了!”

    “我愿意加入苟道圣地!只是,我这里还有三百兄弟呢!”

    他指了指身后的三百心腹。

    三百心腹心中感动,十七爷永远是那么仗义有情。

    苟得住热情的笑道:“没问题,一起来嘛!大家一起来修炼苟道!”

    龙十七大喜,众心腹激动。

    “我们的家人妻儿怎么办?”

    “放心,宇宙乱象已显,到时候,我们就去把你们的家人妻儿接来,咱们苟道圣地,海纳百川,不拒绝任何一个愿意苟得人!”

    当即,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往缥缈谷而去。

    白雪皑皑的荒原上,呼啸的寒风卷着鹅毛大雪纷纷扬扬,隐约间,传来了断断续续的说话声……

    “龙道友……你道号……苟有福吧,是我们苟门的二代大弟子!”

    “苟有福……苟着就有福……好名字……”

    ……

    黑水平原上,渺无人烟,唯有风雪呼啸。

    突然,在连接虚空通道的虚空裂缝处,一阵电闪雷鸣,而后,一道人影从虚空裂缝坠落了下来,一个踉跄,咳出了一口鲜血。

    此人,正是段龙腾的二舅,刚从天蝎星外偷渡下来。

    本以为用大帝的炼制的秘宝可以轻松降临,没想到天蝎星的屏障如此可怕,他还是受了伤。

    “不过,天蝎星的灵气和道韵当真非凡,我若在次修炼一段时间,足以修为大进!”

    二舅目光璀璨,纵目天蝎星。

    而后,他视线一转,看向了天地尽头的柳氏神山。

    柳氏神山巍峨雄浑,仿佛一座太古神山,矗立在天地之间,鸿蒙紫气冲天,道场悬浮,异象连天,隔着很远就能看到。

    “此山,果真不一般啊!”

    二舅感慨,他有一种想把整座山搬走的想法。

    忽然,他鼻子一蹙,闻到了一股血腥气和煞气。

    大袖一挥,天地间狂风席卷,荒原上的积雪被扫飞了,露出了满地的残肢断体。

    二舅凝目一看,不由大惊失色。

    “腾儿的龙卫!他们全军覆没了?!”

    二舅心神震撼,急忙仔细感知,而后发现,有人还活着,就在一个深坑中。

    他一掌拍出,地面震动,那人被一股力量卷了出来,落在了他的面前。

    此人,正是那名百夫长。

    他被埋地底,隐藏气息,躲过了柳家族人打扫战场时候的补刀,侥幸活了下来。

    此刻被人忽然震出地面,他一阵惊恐。

    二舅二话不说,一巴掌拍在了百夫长的脑门上,“搜魂!”

    对于准帝而言,一个飞天境的喽啰,与蚂蚁无疑,死就死了。

    搜魂完毕,他知晓了一切,不由又怒又惊。

    “打不死,砍不伤,不死之身?!”

    “这个土著家族,这么诡异吗?!”

    二舅表情一阵严肃,而后猛然一巴掌拍落,百夫长脑袋崩裂而亡。

    “修为不高,却不死不伤,定是秘法无疑了!”

    “看来这个柳家,真的有大秘密啊!竟然连不死之身这样的逆天秘法都有!”二舅沉吟,目光陡然变得火热。

    “若我能得到不死之身的秘法,我我我……”二舅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了,唯有双手在颤抖。

    “不过,我不能着急,更不能莽,我得先混进去,徐徐图之!”二舅很快稳定了心神。

    准帝的心绪和自控力,非同一般,绝不会脑门一热就无脑冲。

    他一步迈出,人影消失。

    眨眼间,已经来到了柳氏神山的山脚下。

    他站在风雪中,隐匿身形和气息,看到了柳氏大军浩浩荡荡的归来,正在沿着山道而上,山道两边,欢呼声震天。

    二舅冷冷一笑,没有在意。

    这时候,他远远地看到一行队伍,从远处行来,正往柳氏神山的方向而去,不由心中一动,迅速消失在了原地。

    ps:求票票,明天继续

    远处,是卓天佑的队伍。

    他驾驭马车,载着满车的天材地宝和钱财而来。

    “刘福啊,这次给柳家的上缴的分红,没有错吧,可千万不能少了!”卓天佑在马车里问道。

    马车外,天蝎府的新招的管家刘福笑着回道:“府主,您放心吧,只多不少,而且给柳家族长和几个长老的礼物,也都封存好了。”

    卓天佑闻言,放下心来。

    今天中午,他就听闻柳氏神山大军开拔,要和域外敌人开战,于是急忙派了人蹲守柳氏神山的山脚下。

    待得到了柳家大军凯旋归来的消息后,他即刻带着礼物而来。

    吃饭要趁热,送礼也要看心情。

    “柳家打了胜仗,族长和长老们定然心情正好,我这时候过来,肯定可以多求几枚丹药和赏赐!”

    卓天佑暗暗沉吟,嘴角带笑。

    多年过去了,当年那个翩翩公子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精于算计和懂得阿谀奉承的中年大叔了。

    江湖,磨炼了一代人!

    待队伍来到了山门前,卓天佑下了马车,接受检查。

    守卫山门的镰刀军队长是高有义,与卓天佑相熟,当即放行,但卓天佑依旧悄悄地给高有义塞了一大袋银子,附耳低声道:“外城的醉春楼,最近新来了一个头牌,美得很,是258号!”

    高有义闻言,眼睛一亮,很开心的拍了拍卓天佑的肩膀,道:“还是卓兄懂我!”

    卓天佑拱了拱手,笑着带着队伍,抬着满箱子的重礼,往山上而去。

    队伍中,二舅早已潜伏进来。

    他拍死了一个人,变化了成了他的身形和样貌,隐藏气息,也跟着抬着箱子,一步步走上了柳氏神山。

    抬头看一眼高高悬浮在九座道场上的石塔,二舅心中激动,暗道:“宝贝,我来扛你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