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老祖宗在天有灵 > 第512章 天刀联盟,黑棺拉星

第512章 天刀联盟,黑棺拉星

    第九宇宙,已经平静了很多年了。

    但近段时间,大战不断,乱象纷呈。

    界门一战,祖境老怪受伤,继而多宝家族遭遇袭击,分崩离析,神拳门暗害几大势力的准帝,被追杀的逃亡星海,不知所踪。

    平静的日子没有多久,天龙神朝发动了战争,与天蝎星的土著家族柳家一战。

    这一战,从先前的小打小闹,终于引出了大麻烦!

    因为准帝出手了!

    轰!

    这是一片陌生的星系,却突然爆炸了,有人影在交战,打的天宇轰鸣。

    这片星系,荒凉而死寂,平日里没有任何生灵,但此刻,却沸腾了。

    “天龙神朝的杂碎,还我们老祖宗!”

    愤怒的咆哮声,震动星空,一些星体直接爆炸了。

    “哼!当真以为我怕了你们吗?!”

    二舅的怒吼声也在星空回荡,抬手打出了一道剑芒,璀璨的如瀑布,切割十万丈星空。

    柳涛双掌退出,掌印迅速放大,如一座太古神山,横推了过去,打在了剑芒上,磨灭一切。

    砰!

    二舅被掌印压落,一声惨叫,倒飞跌落蛮龙身上,踩得蛮龙身上的鳞片飞落。

    便在此时,“咻”的一声爆鸣声响起,一道流箭射爆了星球,向他袭杀而来。

    这是柳大海出手了。

    他运转千里眼神通,老祖宗神发变化神弓,射出了可怕的一箭!

    老祖宗的神发,随着他们实力和修为的提高,也在跟着变强,这一击,隐约有了极道神兵的威力。

    二舅惊慌避退,但箭矢在星空中转了个弯,继续向他射杀而来,一副不射中目标不罢休的样子。

    “玄龟神甲!”

    二舅咆哮,手中光芒一闪,出现了一个龟甲,迅速放大,散发土黄色的气息,沧桑而古老,是一件古老的宝物。

    轰!

    流箭击来,被龟甲挡住,两者交击,发出璀璨的光芒,映照星空,四周的龙卫一瞬间被光芒笼罩,而后纷纷惨叫着融化了,消失了,变成了飞灰。

    准帝级厮杀,恐怖异常。

    蛮龙在惊恐的奔逃,已经运转了血遁之术。

    可星空吞天蟒更强,它的血脉已经开始返祖,进化出了双翅,有空间之力,速度极快,蛮龙根本逃不掉。

    二舅只能边战边退,却被柳涛和柳大海压着打,几次遭遇劫难,多亏他身上有大舅飞鸣大帝送的护身宝物,否则早已被击杀星空。

    但饶是如此,他脸色苍白,神色惊慌。

    “二舅,大舅怎么还不来?”

    蛮龙的背上,段龙腾焦急而惶恐的问道。

    二舅面色阴郁,道:“你大舅飞鸣大帝给我发了信息,说他被佛门的一个老和尚给挡住了,还得一会儿!”

    “什么?!”

    “佛门这群秃驴也插手了!”段龙腾一惊,而后急忙再次联系天龙神朝尽快派来援兵。

    片刻后,他脸色一喜,道:“国相得知我们得到了石塔,已经派出了三位准帝高手前来支援!”

    “嗯!”二舅点头,面无表情。

    他心中其实不愿意天龙神朝的高手插手太多,否则他想要这石塔中的宝物,会非常的难,甚至竹篮打水一场空。

    可是,他大舅飞鸣大帝被秃驴和尚拦住了,而他一个人扛不住这个土著家族两个准帝的穷追猛打,再下去,他就得陨落在星空了。

    但就在此时,段龙腾脸色一变,拿着传讯玉符的手,都颤抖了起来。

    “不好!神庭和道门的高手,布置了困天大阵,把国相派出的高手给封困在星空了!”

    二舅闻言,身子一颤,气得脸色发红,憋出了一句:“废物!”

    段龙腾急忙再次求救。

    一个星系之外。

    柳涛和柳大海站在星空吞天蟒的头顶,不断施展大招,打的前方星空崩塌,出现道道深渊,二舅在艰难的硬撑着,他大舅送给他傍身的宝物,快用光了。

    对方相距一个星系,却依旧可以发出生杀大术对战。

    这就是准帝的实力!

    你看不见我,我却能隔着一个星系杀你!

    轰!

    忽然,蛮龙身侧的星空爆炸了,一道刀芒袭杀而至,将蛮龙一刀劈为了两半。

    一位大势力的准帝潜伏在星空许久,突然爆发了可怕的一击。

    “吼——!”

    蛮龙惨叫,半个身躯断裂,在星空闪烁,想要复合。

    但持刀准帝刀芒席卷,将蛮龙的残肢打碎,而后收了起来。

    蛮龙的肉和血,足以让他的徒子徒孙洗练肉身,实力再进一步。

    二舅认出了这个准帝,是天刀联盟的高手。

    “天刀联盟,你们想要承受飞鸣大帝的怒火吗?!”二舅怒喝,警惕的看着天刀联盟的这个准帝。

    天刀联盟,是宇宙中赫赫有名的刀修势力,堪比古神朝,他们不信天,不信地,只信他们手中的刀!

    刀在人在,刀亡人亡!

    天刀联盟的门主刀无极,尊号无极大帝,在宇宙中赫赫有名。

    天刀联盟的准帝刀儿塔闻言,哈哈一声大笑:“飞鸣大帝又如何?我们的无极大帝的刀,硬的很!!”

    “留下石塔,放你们一条生路!”

    刀儿塔厉喝的同时,再次出手了。

    准帝就算喊话,也是打着喊,而不是站着等对方酝酿大招,或者悄无声息地布置一个传送阵离去。

    便在此时,星空的后面,发来了浩瀚的攻击。

    柳大海的箭矢,激射而来。

    柳涛扬手,老祖宗神发变为一个天宇大网,向着远处笼罩而去。

    两人的攻击,都非常可怕,箭矢破灭星河,所过之处,蒸发一切星球,划出了星空深渊。

    天网恢恢,神力流转,变为无穷大,似乎要把整个宇宙都笼罩进去,无数的星球被天网覆盖,霎时间电闪雷鸣,星球爆炸如璀璨烟花,流星万道。

    二舅骇然失色,天刀联盟的刀儿塔变色!

    后面竟然还有狠人出现!

    他刀劈星空裂缝,一闪而逝,迅速遁走,在数个星系之外窥视。

    二舅打出了星空黑洞,卷起段龙腾和祖宗塔,一脚踏入星空黑洞,再次逃遁。

    他躲过了天网的笼罩,但柳大海的神箭却追杀了上去,钻进了星空黑洞。

    隐约间,传出了爆炸声,还有凄厉的惨叫声。

    但没有人落下,显然二舅虽然受伤,却重伤而逃!

    柳大海怒目圆睁,柳涛满身杀机。

    他们驾驭星空吞天蟒,冲了过来。

    蛮龙被抛弃了,在惊恐的逃窜。

    蛮龙身上的龙卫,包括龙六这位神灵境高手也被抛弃了,在绝望的大吼,同时向远处的柳涛和柳大海求饶。

    “敢偷盗我们老祖宗,罪不可赦,去死吧!”

    柳涛怒吼,天网落下,神力炼化,蛮龙和他身上的龙卫,以及神灵境的龙六,全部湮灭,化为了血雨。

    星空吞天蟒长吸一口气,星空倒卷,所有的血雨被它一口吸进了嘴里,发出了欢快的吼声。

    “吼什么吼,快给我追!”

    “今天追不到老祖宗,你这条蛇就等着下锅吧!”

    柳大海拍了星空吞天蟒一巴掌,星空吞天蟒脑袋一甩,翅膀一闪,空间之力暴动,它载着柳涛和柳大海,继续追杀了上去。

    两人走后不久,天刀联盟的准帝刀儿塔出现了,感受着星空中残留的波动,他的脸色一变。

    “好强!我不是对手!”

    “没必要为了一个不知道级别的石塔,把自己置于危险境地,活着才是最重要的,活着才有命寻找其他机缘!”

    刀儿塔微一沉吟,立刻撤走,毫不留恋。

    这是个不一般的准帝。

    他看到二舅重伤虚弱,就立刻出手偷袭,看到柳涛和柳大海强大,就迅速遁走。

    如此干脆利落的风格,如果被苟得住看到了,绝对会大呼我苟道大兴有望,再添一员虎将!

    星空中。

    二舅咳血而逃,举着石塔,运转了血遁之术,脚底踩了一双奇异的鞋子。

    这鞋子落地,脚底有空间之力流动,显然是一件至宝。

    “这是你大舅给我炼制的跑路鞋,专为逃命跑路而特意炼制,我第一次穿!”

    二舅感慨地说道,一步落下,宇宙光影流转,仿佛时空颠倒,一切都变得朦胧,可见速度之快。

    腋下的段龙腾看到了,无比羡慕。

    二舅道:“此跑路鞋,用鲲鹏的骨炼制而成,有鲲鹏之速,一步跨出,就是十个星系,但消耗巨大,我最多只能跑十步!!”

    段龙腾喜道:“十步就是一百个星系了,完全可以回到天龙神朝的星系!”

    二舅面色严肃,道:“前提是没人再阻击我们……不好,有人!”

    “轰!”

    前方的星空忽然起了海啸,一具漆黑无比的棺材出现了,它拖着一颗生命星球,在星空而行,同时封锁了整片星空。

    那生命星球,是陈天华所在的陈家星球,而黑棺中的人,是陈家老祖宗陈帝旭!

    那日,他杀了神庭的准帝后,便带着陈家星球,遁走星空,想去投奔黑暗星系的黑暗大帝,已经走了不少时日。

    今天,就在刚才,他感知到了有人在星空逃亡,手举石塔,气息虚弱,不由好奇。

    但当一看到他石塔的刹那,他猛然心生感应,觉得自己似乎与这石塔有缘!

    准帝级的高手,参悟天道,都很相信自己的感觉!

    所以,他停了下来,封锁整片星空。

    二舅警惕,在星空急刹,一脚踩爆了一颗星球。

    黑棺停了下来,悬浮星空,发出了一道威严的波动。

    “前方道友,你手里那石塔,给我如何?!”

    黑棺里发出了苍老的声音,看似在商量,但威严不容反驳。

    二舅二话不说,一掌劈出,直接轰杀了过去,同时一指点出,杀向了那颗生命星球。

    他没有时间和对方在这里磨嘴皮。

    黑棺震怒,棺材板飞了出去,砸落下来,在天宇中迅速放大,如同天界之门,挡住了二舅的攻击。

    同时,棺材中伸出了一只鸡爪子般枯瘦的手,在星空迅速放大,抓向了二舅头顶的石塔。

    “塔来!”

    黑棺中,发出了威严可怕的声音。

    祖宗塔里。

    青铜古棺中,混沌地带,老祖宗柳凡躺在躺椅上,抽着雪茄,修炼着掌中炼狱。

    便在此时,他忽然抬头,眸光璀璨,看到了外界的一幕,也看到了那黑棺。

    微一感知,便不由笑了。

    “这陈家,当真是与我们柳家有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