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老祖宗在天有灵 > 第586章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4500字,2合1)

第586章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4500字,2合1)

    柳五海得到老祖宗的应允,自认为此事成了一大半,就要躬身离去。

    老祖宗却说了一句:“好好修炼,天天向上,莫要吃软饭。”

    柳五海眨了眨眼,不明白老祖宗此话何意。

    但瞬间他想了起来,白雨萱和白紫萱二女,都是白帝族的老祖,修为都是半步先知,自己从试炼场出来后,恢复了修为,但也还是主宰境。

    “老祖宗这是暗示我修为低,会吃亏?!”

    柳五海沉思,觉得老祖宗的担心很有道理。

    毕竟那两个女人,身份地位非同一般。

    就算她们对自己有好感,可在没有深入交流的情况下,他和她们依旧是只认识一天的道友!

    仅此而已!

    柳五海心中一阵忧虑,他跪谢了老祖宗后,匆匆离开了大殿。

    这时候。

    天还未大亮,天帝城的街道上已经人来人往,摆早摊的人正在出摊,卖得自然都是修炼者所需的各种材料,如炼器之材,如炼器之材。

    柳五海在街道上转悠了一圈,不但没有放松下来,反而更加烦躁。

    不知不觉,他来到了柳六海的大殿外面。

    隔着院墙,柳五海看到里面还亮着灯。

    心中一动,柳五海敲门而入,进去后发现柳六海正在和自己的儿子柳爱祖论道,也在指点柳六海的媳妇儿马芳芳修炼。

    马芳芳时而剥颗葡萄,送进柳六海的嘴里。

    “正是其乐融融的一家人啊!”柳五海平日里无所觉,只觉得柳六海矫情,此刻却一阵羡慕。

    血河大帝柳爱祖看到了柳五海,急忙起身行礼,然后和马芳芳去了后院。

    “五海,怎么了?”柳六海好奇道。

    看到柳五海神情郁郁寡欢,一副患得患失的模样,柳六海大为惊讶。

    柳五海思索片刻,看着柳六海道:“六海,先别说话,给我点锅烟好吗?”

    说着话,把旱烟锅递给了柳六海。

    柳六海接过旱烟锅,帮柳五海装了一锅烟,点燃后,插进了柳五海的嘴里。

    “吧嗒!吧嗒……”

    柳五海抽烟,很有节奏,吞云吐雾,颇有大佬风范。

    柳六海却知道,五海只有在心情沮丧的时候,才会让他帮忙点烟,而且会抽的这般有节奏感。

    但他没有再问,柳五海会主动告诉他的。

    院子里,有花园簇拥着一株柳树,还有菜园里虫鸣声清脆悦耳。

    一只黑猫在花坛上匍匐。

    “喵~”

    黑猫忽然叫了一声,声音长而亮,让柳五海都忍不住看了一眼。

    柳六海道:“这是爱祖养的猫,说有上古九尾猫神的血脉,如果返祖,可以成为强大的战兽。”

    “只是,最近它发情了,总是叫个不停!”

    柳五海一愣,深深地看了一眼黑毛,叹气道:“六海,我感觉我也发情了!”

    “啊?!”

    柳六海瞪大了眼睛,仔细打量柳五海,发现他不是开玩笑,不由惊道:“哪家女道友这般好运气,要被五海宠幸啊!”

    “五海你可是老祖宗最爱的那个崽,你喜欢的女人,老祖宗肯定会有赏赐落下。”

    这一刻,柳六海却没有醋意了,反而主动说柳五海是老祖宗最爱的崽。

    五海心情不好,柳六海得安慰他,尽管他口不对心。

    柳五海闻言,果然脸上浮现一抹笑意,道:“原来六海你也认为,我是老祖宗最爱的那个崽!”

    而后,他将今天遇到白雨萱和白紫萱的事,告诉了柳六海,并讲述了发生在天蝎城的那件事。

    当柳六海听到柳五海曾经偷偷挖过一次老祖宗后,不由张大了嘴巴,满意匪夷所思。

    “怎么,六海,你不会去向族长告密吧?!”柳五海瞪眼。

    柳六海深深看了一眼柳五海,低声道:“其实,我当年也偷偷地挖了一次老祖宗……”

    “啊你——!”

    柳五海吃惊,眼珠子都凸了出来。

    柳六海继续道,一脸神秘的说:“我听大海说,族长当年也偷偷的挖过老祖宗,三海和二海也挖过,四海的话,挖的最多,所以她死的早,我猜测是老祖宗动了怒……”

    柳五海表情凝固。

    真相惊人啊!

    枉他内疚了这么多年,原来天下乌鸦一般黑,大家都不是好鸟啊!

    而后。

    柳五海忽然扑地嚎啕大哭,怪不得老祖宗说,自己受过的苦太多,原来大家都偷偷地挖过老祖宗。

    “老祖宗,您老人家好苦啊!”

    “这群不肖子孙,都该被天打雷劈!”

    柳六海听得眼睛直跳,吓得一把捂住了柳五海的嘴,瞪视道:“五海你住嘴!”

    “上千年没被老祖宗雷劈,你皮痒了的话,别拉我一起啊!”

    为了防止柳五海再乱说话,柳六海急忙转过话题,道:“五海,按你所说,白雨萱和白紫萱,是白帝的大姐和二姐,那么,你这事儿成不成,取决于两个因素!”

    “哪两个?!”柳五海急道。

    柳六海道:“其一,便是老祖宗所说的,你情我愿原则。这就需要白雨萱姐妹俩都喜欢你,愿意嫁给你。”

    “其二,便是要知道,白帝族是谁做主。”

    “白雨萱,白紫萱和白帝,是白帝族的三位老祖,但总有个掌舵拿事的人,如果白帝拿事,你就得问白帝的意愿,如果是白雨萱姐妹俩拿事,那你就得征服她俩,用实力说话,毕竟你的修为不如人家啊!”

    柳六海分析的很透彻,柳五海闻言瞬间思路清晰。

    这两个问题,他都没有解决。

    于是,他询问柳六海的建议。

    柳六海眼珠子一转,道:“一般而言,谁强谁当家,老祖宗说过,经济实力决定家庭地位,拳头硬才有话语权!”

    “白帝族,白帝修为先知境,白雨萱二人半步先知,白帝族应该也是白帝说了算。”

    柳五海忽然插嘴道:“万一白帝怕两个姐姐呢?!”

    柳六海一愣,他就有些惧内,怕马芳芳。

    但旋即他摇头道:“这种可能性很小,不需要太担心!”

    “所以,我建议你先去找白帝,看在老祖宗的面子上,白帝必然不会为难于你!”

    柳五海闻言,兴奋的一拍手道:“没错,咱们这边,家长就是老祖宗,他老人家已经同意了,白帝族那边,按照六海你的推测,家长自然是白帝,我只要向白帝提亲,白帝同意了便可。”

    “mua~六海,爱死你了,我去找白帝提请亲去啦!”

    柳五海兴奋的手舞足蹈。

    柳六海张了张嘴,他没让柳五海去提亲啊。

    五海主宰境,白帝是先知,五海这厮真敢想啊!

    然而,还没当他解释,柳五海已经一步跨出,“咻”的一下子不见了。

    “喵~”

    花园里,那只黑猫又发情了,声音格外的骚。

    柳六海缩了缩脖子,他已经预料到柳五海接下来的麻烦了。

    “不行,我得去族长那里避避!”

    他当即匆匆出门而去。

    ……

    一座大殿中,白帝捏着茶杯,满脸愁容。

    因为姐姐来了。

    而且大姐和二姐都来了,双双驾临天帝城。

    外人都知白帝威严无双,更是神榜是第五的强者,却不知,在白帝族的秘境里,他常常被两位姐姐拧耳朵。

    这是从小时候就养成的习惯,白帝已经习以为常,哪怕他修为强大,也不会反抗。

    姐姐就是姐姐!

    “哎,马上就要到葬天池了,姐姐这时候过来,太危险了!”白帝担忧,想起两个姐姐平日里喜欢扮作普通族人捉弄别人,他就一阵头疼。

    “可千万别捉弄到天帝的头上啊,柳老哥这人平日里笑眯眯,其实以我多年经验,他手黑着呢!”

    白帝起身,在大殿里踱步。

    大殿窗户的桌子上,放着一只鸟笼,里面有两只金丝雀,叽叽喳喳,时而交颈,摩擦,非常亲昵。

    白帝看到了,不由脑海里闪过一道灵光。

    “不知柳老哥有没有再纳道侣的打算?!”

    “如果把这两个惹事的姐姐许配给柳老哥,我不但可以解脱,到时候再以彩礼的名义,把柳老哥身上的神术神通都榨干!”

    “要彩礼是天经地义的,而且柳老哥身为先知境强者,彩礼不能寒酸吧!……尤其是响指神通,可以作为指定彩礼!”

    白帝越想越兴奋,响指神通,他念念不忘很久了啊!

    他最后狠狠地一握拳,觉得此事大有可为啊!

    “麻蛋,我的神魂修为肯定提升了,否则怎么会这么聪明?!”

    “只是,我该怎么开口呢?我堂堂白帝,如果亲自去问柳老哥要不要娶我的两个姐姐,太没面子了!”

    “此事,还需要一个中间人啊!可是,谁合适呢?……”

    白帝盯着窗户边笼子里的金丝雀,陷入了沉思。

    便在此时。

    大殿外。

    有站岗的白帝族人匆匆走进,躬身禀报道:“启禀白帝老祖,柳五海求见。”

    白帝淡淡的道:“让他进来吧!”

    话刚出口,他不由脑海里灵光一闪,想起了在天帝神魔战场的祖境试炼区中,这个柳五海得了一皇九王的一皇,被天帝赐予了响指神通。

    而且,此人是天帝跟前的红人。

    “这是送上门来的媒人啊,哈哈哈!天助我也!”

    白帝兴奋了。

    于是,他再次开口道:“慢着,我亲自去接一下他吧!”

    族人诧异,这个柳五海这么大面子啊,还要老祖亲自去接。

    这时候。

    白帝已经起身,快步走出了大殿。

    大殿外,柳五海来回踱步,时而探头看一眼大殿方向,面色忐忑,甚至罕见的有一丝紧张。

    白帝走出,隔着很远就热情的笑道:“哈哈哈,原来是柳老弟来了,快快请进!”

    柳五海看到了白帝,正要行礼,却听得白帝喊了一句柳老弟,吓得脸色一变,急忙左顾右盼,以为是老祖宗来了。

    然而,白帝却笑道:“柳老弟,在找谁呢?”

    柳五海回道:“在找……呃!白帝大人,您叫我柳老弟?!”

    白帝点头。

    柳五海吓得急忙摆手道:“白帝大人,千万别这么叫我,我是晚辈,您称呼我的老祖宗为柳老哥,再叫我柳老弟,这不是想让老祖宗打死我吗?”

    白帝摆手笑道:“无碍,咱们各交各的,你在天帝神魔战场试炼中,表现出众,战力超强,弹指间敌人就灰飞烟灭,拿第一如探囊取物,实在是太强了!”

    “我有一种感觉,你将是你们柳家未来的第二个先知境强者!是你们老祖宗之下的第一人!”

    “所以,你在我心里,就是柳老弟,可以同辈相称!”

    为了让柳五海帮助自己说媒,白帝豁出去了,脸都不要了。

    活了几十万年的老怪物,就是老油子,会哄人。

    果然。

    几句话,柳五海涨红了脸,激动道:“白帝大人,您这话过奖了,我还差得远!”

    “哎呀,柳老弟,我这么称呼你,就是认为你以后有资格和我平起平坐,证道先知,所以刚才的话,句句是发自肺腑!”

    看到柳五海还要谦虚,白帝瞪眼道:“柳老弟,我一个先知境的话,难道还有假,你未来在柳家,绝对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也许以后,你就是柳家第二老祖宗!”

    “嘶!”

    柳五海都震惊了,激动又兴奋。

    白帝的这大饼,太香了。

    画得他满眼放光。

    回过神来,柳五海长长一叹,道:“想不到,最懂我的人,还是白帝大人您啊!”

    白帝见此,眼中满是笑意与得意。

    小样儿,忽悠你,还不简单。

    “走走走,进大殿里面说话,外面风大,把柳老弟你的发型都吹乱了,太影响你的无敌气质了!”

    白帝拉着柳五海的手,非常热情的说道。

    柳五海笑裂了嘴,道:“对对对,外面的确风大了些!哈哈哈……”

    他跟着白帝走进了大殿。

    大殿门口,站岗的族人目瞪口呆。

    远处,一个屋角下,柳二海探头看到了这一幕,手握着杨守安送他的录音笔,面色兴奋。

    “好呀,你个五海,这次被我逮到小辫子了吧,竟然敢和白帝称兄道弟,那你要置老祖宗于何地?!”

    “哼!这次看你还怎么和我争,从此以后,我才是老祖宗最爱的那个崽!你和六海都得靠边站!”

    微风中,柳二海得意洋洋的拿着录音笔,步履匆匆的去天帝殿了。

    “老祖宗,不得了了,我有个天大的情报要给您汇报,有人要骑您头上啦!……”

    ……

    白帝所在的大殿中。

    白帝拉着柳五海的手,一起坐在大殿上方的高座上。

    “来啊,给柳老弟上茶,上好茶!”

    白帝说道,白帝族人急忙上茶。

    茶香袅袅,柳五海喝的有滋有味。

    “这是我们白帝族的夜光茶,万年产一斤,非常珍贵,上次和你的老祖宗喝茶,我都没舍得拿出来!”白帝笑着说道。

    柳五海闻言,顿时大喝一口,长叹道:“这茶,的确极品啊!”

    白帝微笑:“等会儿,就让人给柳老弟打包一些带走。”

    柳五海脸上笑容更甚。

    两人在大殿里闲聊,东拉西扯,却聊得哈哈大笑,非常愉快。

    柳五海开始称呼白帝一口一个白老哥,白帝拍着柳五海的肩膀,一口一个亲爱的柳老弟。

    气氛,越来越融洽了。

    空气中,有喷了香奈儿香水一样芬芳。

    这时候。

    柳五海忽然放下了茶杯,面色变得认真,眼中闪过一丝难为情和羞涩,低声道:“白老哥啊,此次来拜访您,是有一事相求!”

    “哦?!柳老弟但讲无妨,以咱哥俩的关系,无需见外!”白帝非常老油条的说道。

    柳五海受到了鼓励,壮起胆子,道:“白老哥,我看上了你们白帝族的两个女人,想娶她!”

    白帝闻言,哈哈一笑,一摆袖子大度的道:“莫说一个,就是两个三个,十个八个,都没问题!”

    “只不过,我也有一事相求,想请柳老弟帮忙啊~”

    ps:求票票啊,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