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老祖宗在天有灵 > 第610章 北斗七剑,暗夜凶杀

第610章 北斗七剑,暗夜凶杀

    “长生碑,你埋得那么深,埋得那么认真,就像当初我的子孙埋得我一样,可惜,还是被我得到了!”

    “正如我的子孙把我挖出来了一样,这都是命啊!”

    长生碑下的空间里,柳凡看着长生碑,满脸感慨与欢喜。

    “此碑,真的是个好东西啊。”

    “此碑若能量充足,则可以再次激活,直接遁入长生界,定住一块岛屿,搬运回来。”

    “岛屿上的生灵,实力修为都不可超过石碑拥有者。”

    柳凡一边沟通炼化这座长生碑,一边得到更多的消息……

    “现在的这座无名岛屿,本来就是浩瀚长生界的一个无名小岛,在很早岁月之前,长生碑遁入太虚界的时候,带着这块岛屿,一起过来。”

    “而长生碑的上一任拥有者,就是剑渊的那位剑骨前辈,此人当年是长生境大能,可惜被强敌追杀,带着长生碑逃遁到此,下界的时候又遭遇天罚,这才凄惨陨落。”

    “剑冢上的七把七种颜色的凶剑,就是他的法剑,名叫北斗七剑,配合北斗阵图,可打出逆天攻击。”

    柳凡徐徐炼化长生碑,慢慢地知道了更多的消息。

    长生碑,并非是剑冢里那具剑骨前辈炼制,他也只是历代主人之一。

    长生碑,在长生界是一共有九块,每一块长生碑都有不可思议的伟力,各不相同,不知是何方大能炼制,已经存在了无数个纪元。

    长生碑的九个主人,是长生界的九位巨擘,都是长生境的存在。

    长生境,在长生界,被尊称为长生天!

    长生碑里,记录了一则秘密,这则秘密需要九碑合一,方能显化。

    剑冢里的剑骨前辈,本也是长生界的一位巨擘长生天,但为追寻长生碑的秘密,被强敌暗算,遁入太虚界后而陨落。

    “在他临死之前,已经参悟了这座长生碑的一个重大秘密,就在他的剑骨之中。”

    “剑骨中,还有他的北斗阵图!”

    柳凡炼化长生碑,得到了越来越多的秘密,但长生碑的炼化,依旧需要很长时间。

    “画地为牢,封禁此地!”

    柳凡一挥手,施展了一门画地为牢的神通,将长生碑彻底封禁,遁入虚无,消失在了岛屿上。

    他开始闭关,专心炼化长生碑。

    与此同时。

    岛屿远处,白帝,宝塔老祖等一群先知境,正在赶往长生碑方向而来,忽然发现长生碑消失了,虚空中残留玄奥的波动。

    几人脸色一变,急忙奔来四处查探,寻找,甚至掘地三尺,依旧没有长生碑的丝毫影子。

    “哎,看来此碑,与我们无缘啊!”

    “此事作罢,准备一下,我们一起去面见天帝,请询是否进攻死亡黑烟。”

    “好!”

    一行人返回,离开了岛屿深处。

    “呼~”

    不久后。

    一股诡异的风从先前长生碑所立的地面深处钻出,阴森森的,在地面盘旋了一会儿后,陡然飞向了丛林深处。

    ……

    白帝等人,从岛屿深处返回,拜访柳涛和柳六海。

    柳涛和柳六海如今也是先知境,白帝等人自然以同辈相交,非常客气。

    在说明了来意后,柳涛和柳六海也一阵为难。

    白帝奇怪道:“怎么,不方便吗?”

    柳涛叹息道:“实不相瞒,诸位,自从来到了这个岛屿上之后,我们就没被老祖宗召唤过。”

    “我们试着主动联系,老祖宗也只说了一句,好好修炼,天天向上。”

    柳六海附和道:“没错,我们现在就是放养状态,已经很久没有和老祖宗见面了。”

    “他老人家,估计在闭关吧!”

    白帝等人闻言,一阵无奈。

    “看来,攻打死亡黑烟的事情,还得往后放一放,天帝大人不出关,凭我们几人的实力,进攻死亡黑烟,纯属找死。”

    白帝说道,宝塔老祖等人均点头。

    青鸾老祖道:“我已经得到消息,死亡黑烟的拉莫老祖,克察老祖,还有那位地魔,均已失踪,疑似被魔天至尊吞噬。”

    “死亡黑烟,在岛屿上的高手,只剩下人魔,金铎老祖,以及无涯老祖,还有几个新晋的死亡先知,他们实力正弱,我们可以趁此机会,将这些人永远留在岛屿上。”

    青鸾老祖的眼中,露出杀意。

    白帝等人意动。

    不久后,他们潜伏而出,寻找死亡黑烟。

    但让所有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他们找遍了岛屿上的所有地方,都找不到一个死亡黑烟。

    在几个他们监控已久的死亡黑烟的秘密聚集地,尚有烤熟凶物的在冒着热气,但死亡黑烟,一个都没了。

    死亡黑烟,仿佛一瞬间蒸发了似的。

    白帝等人惊疑不定。

    “莫非我们中间出了叛徒,给死亡黑烟报信了?”白帝怀疑。

    其他人都紧张起来,同时愤怒的寻找叛变者。

    欧阳老祖,李悠然,李老祖,以及几个早已归降于死亡分身的白帝族高手,都吓坏了,他们害怕暴露出去。

    但就在第二天。

    一个人族的地底秘密聚集地,出现了同样诡异的事。

    这个秘密聚集地的所有人,一夜间消失了,有的人的茶杯还温热着,但人不见了。

    是真正的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众人惶恐,立刻上报白帝等先知境高手。

    “不要慌,他们未必是死了!”

    白帝说道,眸光炯炯的扫视这个聚集地。

    这是一个方圆十里大小的地底空间,布置了大量的阵法,禁制,屏蔽气息,不让外界的凶邪之物感知,是出自好几个半步先知境高手之手。

    里面修建了街道,洞府,以及房舍,平日里,这里至少有上千人聚集。

    但此刻,这里空荡荡的,一片死寂,仿佛鬼镇一般,令人感到恐惧。

    白帝看了一圈,没有任何发现。

    身边,青鸾老祖,白骨老祖,宝塔老祖也在查找线索,甚至进行推衍,但依旧没有任何发现。

    “奇哉怪哉!没有任何打斗痕迹,这些人能凭空消失不成?!”

    “来人,封锁此地,通知其他聚集地,加强戒备!”

    白帝说道,果断下令。

    “是!”

    众人立刻动了起来。

    岛屿上,虽然死了不少人,但活着的人也很多。

    大家都避开了夜间出行寻找机缘,在白天的时候,相对安全了许多。

    再加上众人修为和危险意识提升,甚至有人对各种凶物和邪怪所在的区域进行了标注,并说明了遇到危险如何逃生,做成了小册子贩卖,这大大的提升了人们的存活率。

    岛屿上。

    开辟的安全聚集地也多了起来,十多处,分布岛上各个区域。

    在白帝下令加强戒备后,所有的安全聚集地都立刻再次布置禁制,开启了所有的防护大阵。

    梧桐山聚集地。

    位于岛屿上一个较为偏僻的山脉下,因为梧桐山就在附近,上面梧桐木遍野,其中有罕见的梧桐凤凰精,可以修炼凤凰火系神通,为很多火修所喜欢。

    所以,这里平日里来往寻找机缘的人不少。

    此刻。

    天色将晚,梧桐山聚集地入口处,主宰境的李秀明带着十个祖境在巡逻。

    远处,聚集地的街道上,灯火辉煌,人来人往,都在兑换交易今天外出历练所得到的宝物。

    看着这热闹非凡的景象,李秀明忽然想到了天帝城里的醉月楼,眸光一阵悠远。

    “那个小鸟依人的333号,只怕如今早已人老色衰,成为老太婆了吧!”

    李秀明一阵神伤,修炼者对时间没有太多的感觉,他来这个岛屿上,一晃已经快两百年了。

    他是第一波从天帝城离开而来此地历练的高手,当年还是祖境,如今已经突破到了主宰境。

    这时候。

    远处的街道上,一阵骚动,似乎发生了争吵。

    李秀明蹙了蹙眉,没有理会,街道上的事,自有管理街道的人处理。

    他是负责这个聚集地安全防护工作的。

    “大山,入口的禁制和阵法,都开启了没?”李秀明问道。

    队伍里,一个长相魁梧的祖境高手笑道:“队长放心,全部开启了!”

    李秀明点点头,但依旧带着所有人,前往查看。

    这一看,所有人都不由大吃一惊。

    只见那入口处,禁制阵法全部在关闭状态,大门敞开,风吹着大门上的两个灯笼,摇晃不停。

    此时,已是夜里。

    外面的风雨声,电闪雷鸣声,凶物的嘶吼声,清晰可闻。

    李秀明勃然大怒:“张大山!这就是你说的开启了?!”

    张大山脸色煞白,李秀明主宰境的威压和气机,让他呼吸都困难。

    他颤声道:“我保证,我刚才全部开启了的,贺文超可以给我作证,对吧,贺文超……”

    他转头看去,发现身边的贺文超不见了。

    “贺文超呢?”他大吼,向四处扫视,这关乎他的职责清白!

    然而,四野空荡荡,看不到贺文超的影子。

    “队长,肯定是贺文超偷偷地干得坏事,所以逃掉了,贺文超今天和我吵了一架,他在报复我,队长,队长……”

    没人回应。

    张大山忽然觉得四周静的可怕,再次回头的时候,却惊骇发现,李秀明不见了,甚至其他人都不见了。

    这个聚集地的入口处,就只剩下他一个人站着。

    四周,一片安静。

    “呼~”

    风吹来,阴森森的冰冷。

    张大山一阵惶恐。

    他意识到大事不妙,急忙往聚集地跑去,却骇然发现,刚才还灯火辉煌的街道,此刻竟然一片黑暗,而且一个人也看不到了。

    “有人吗?!”

    “大家有人吗?”

    张大山大声喊道,声音在空旷的地底空间回荡,没有人回应。

    那黑黢黢的街道,幽暗的地底空间,这一刻,无比的死寂,有恐惧的气息在弥漫。

    张大山吓坏了,脸色苍白,浑身打颤,他转身就跑,往出口跑去。

    一步,三步,五步……他一步就是几十丈,速度极快,只要再迈出一步,就可以离开出口。

    但就在这时。

    他一步跨出,“砰”的一声撞在了什么东西上,撞得他脑门发疼。

    张大山又惊又怒又恐的抬头一看,他不由瞬间瞪大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