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老祖宗在天有灵 > 第643章 天战权,吃大鲲(4500字,2章合一)

第643章 天战权,吃大鲲(4500字,2章合一)

    太虚大地,明明是午夜时分,夜色正浓。

    然而。

    虚空中,长生碑释放万丈神光,璀璨如大日,照耀的太虚界亮如白昼,仿佛白天提前降临。

    老祖宗手举长生碑,就仿佛举着一个太阳。

    无数人看到了这一幕,无不震撼。

    天帝城虚空,柳涛等人看到了这一幕,兴奋又崇拜。

    “看!老祖宗这一刻,是太虚界最亮的崽,也是最靓的崽!”柳涛感慨道。

    “是啊,好想飞上天空,和老祖宗肩并肩!”柳五海满眼希冀。

    “我敢用经常被老祖宗打的五海的屁股发誓,老祖宗这一刻,肯定爽到飞!”柳六海笃定的道。

    柳五海瞪眼,“为何用我的屁股发誓?!”

    柳六海笑道:“因为你是老祖宗最喜欢的崽!”

    柳五海眯眼笑了,拿起旱烟锅,狠狠地抽了一口,吞云吐雾。

    这时候。

    虚空中。

    老祖宗柳凡眼中神光如渊,猛然一掌拍出,输入强大的太虚之气。

    轰!

    九彩太虚之气从他的掌心倾泻而出,仿佛九彩月华,注入到了长生碑中。

    这一刻。

    老祖宗身上的威压毫无保留的大释放,真正的太虚境巅峰的强大实力展露无疑,可怕的气机让虚空都塌陷了,一片朦胧,浩浩荡荡的气机横扫整个太虚界。

    轰隆隆,亿万里雷霆滚滚,闪电奔雷,黑云不绝。

    一副末日的景象。

    这是老祖宗恐怖实力带来的异象!

    万灵惶恐,忍不住跪地。

    无数人颤抖,心中骇然。

    西域,永恒之乡,雷松瞳孔剧缩,失声骇然道:“真正的太虚境巅峰!!!”

    他的脸上,顿时无比忌惮。

    雷霸天不可置信的惊呼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我认识他不过千年而已,当初还只是一个半步太虚境,怎么现在已经是真正的太虚境!”

    雷松霍然转头,看向雷霸天,严肃而凝重的警告道:“我儿,以后看到了此人,有多远,跑多远!”

    雷霸天瞪眼:“父亲,我跑到你身后来!”

    雷松决然道:“别!千万别!那样我也会被他打爆!”

    “真正的太虚境,在长生界,那也是一方巨佬啊!”

    “我若真身再此,尚可一战,但也不敢保证可以胜过他,更何况,我如今只有紫金分身,绝不是他的对手!”

    雷霸天闻言,浑身颤抖,冷汗涔涔。

    南域,月池神宫。

    南歌月红唇张大,性感又迷人,嘴角有丝丝晶莹的口水,很想让人吸一口。

    但此刻,她的脸上满是震撼之色。

    “太不可思议了,在太虚界,竟然有人修炼到真正的太虚境,他是怎么修炼的?”

    “就凭他颜值高,长得好看吗?!”

    ……

    北疆,修罗古城。

    阿迪达斯望着虚空,失神感慨:“这就是第四法老阿里……那个爸爸的老祖宗吗,真的太强了,怪不得可以创造出《抱胎神功》这样的绝世功法!”

    无声息地,如鬼魅一般,手持铜铃的老者出现了。

    “阿迪达斯,不是让你去生孩子吗?怎么还在这里墨迹!”

    “与其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你早日生出十胞胎,也可以踏足真正的太虚境!”

    ……

    虚空中。

    老祖宗柳凡向长生碑注入了雄浑的太虚之气,霎时间,长生碑开始“嗡嗡”的颤动了起来。

    随着长生碑颤动,塌陷的虚空,再次迷蒙,有时空碎片飞舞。

    “咔擦!”

    可怕的闪电划破苍穹,长生碑瞬间消失不见。

    柳凡瞳孔一缩,他竟没有捕捉到长生碑的移动轨迹!

    他盘坐虚空,身下九彩太虚之气结成九彩祥云,让他的身形变得朦胧起来。

    “从长生界定住一座岛屿,是随机的,时间约一炷香!”

    “我就在这里等着,等一炷香的时间!”

    柳凡沉吟,身形更加朦胧了。

    太虚界,无数人看着这一幕,有些莫名其妙的摸不着头脑。

    “天帝在干什么?怎么看不懂!”

    “不清楚,但看刚才的排场,天帝肯定有大动作!”

    “今天我就陪着师姐,在这里不走了,一直看下去!别人看星星,看月亮,我们看天帝!美滋滋!”

    天帝城中,无数人在仰望虚空,议论纷纷。

    柳涛并没有把老祖宗要从长生界搬运回来一座岛的消息散播出去,所以除了他们几人,并没有人知晓。

    唯一猜出一点头绪的,就是南歌月。

    然而。

    她望着柳凡的眸光,满是凝重,再想起长生碑的种种噩梦,她心中惊颤,丝毫都不愿提及,生怕又沾染什么因果。

    ……

    柳凡眸光幽幽,深邃如千年古潭,凝望着浩渺的苍穹,喃喃自语道:“长生界,长生界,到底是怎样的世界呢……”

    ~

    在柳凡激活长生碑的时候,一个比太虚界浩瀚了无数倍的古老世界中,天空中九个太阳悬挂,原始又纯净的气息在飘荡。

    这里,有数不尽的蛮荒大泽,有高不可攀的神山大岳,还有深不见底的无尽海域。

    时而有庞大的凶禽从天空飞过,投下大片阴影,但忽然,一只巨大的爪子从燃烧着神火的山上探出,一下子就将那凶禽抓了下来,烤成了熟肉。

    云层中,有剑光呼啸,人影朦胧,也有巨大的飞舟飘荡,声乐缥缈,无数鲜丽的女子载歌载舞。

    天际尽头,有一座座山峰悬浮在天空中,上面传出阵阵钟声,那是古老的传承之地,大势力之所。

    这里,就是长生界!

    长生界太浩瀚了,机缘无数,险恶之境更是无穷,纵然是太虚境,有时候也会半路折损陨落。

    外海之地,更是凶名赫赫,少有人类愿意踏足。

    然而,外海之地,多有岛屿,资源丰饶,神材无数,被一些亡命之徒或逃亡者所定居。

    同时,也有一些躲避仇家的修炼宗门隐居,世世代代在这里猥琐发育。

    双鱼岛。

    是外海之地,一座普普通通的岛屿,面积八万里,草木茂盛,原始森林遮天蔽日,山岳连绵起伏,形成两条首尾相连的“鱼”状。

    故,这座岛屿,被称作双鱼岛!

    双鱼岛,在外海之地,和其他星罗棋布的岛屿相比,资源一般,机缘平常,但环境优美,风景宜人。

    尤其是最深处的一座最高的大山上,紫色剑竹成林,覆盖了整个山头。

    在这座山上,依稀可见一座山门,上面写着:紫剑宗!

    三个字,苍劲有力,有森寒凌厉的剑意投射而出,让人敬畏胆寒。

    紫剑宗中,古老的宫殿重重,长长的台阶延绵而上,顺着山势,可以看到山上有迎客殿,宗主殿,长老殿,弟子堂,以及一大批红色屋瓦的宿舍。

    再中间,还有一个巨大的广场。

    此时,正是正午时分。

    广场上,聚集了数千人,非常热闹,广场中间,有一个巨大的高台,上面有人在比斗,剑光如电,来回交击,四周众人喝彩,声音如雷鸣。

    高台后面,坐着一排身份不凡的老者,不断的点评,时而捻须含笑,目光欣慰。

    他们的气息,都在半步太虚境。

    不是伪半步太虚境,是真正的领悟了一大半法则的半步太虚境,散发出的气机,隐约都比雷霸天和阿迪达斯之流强很多。

    最中间的一个老者,眸光如剑芒般凌厉又深邃,身上带着庞大的太虚境处期的气息。

    他也是真正的太虚境,实力更强!

    他,就是紫剑宗的宗主,莫长河。

    “宗主,您看,我们紫剑宗这一届的弟子,可还行?!”一个脸型很长的马长老问道,眼中满是邀功般得意的笑容。

    莫长河捻须一笑,道:“不错,非常不错!这一届的弟子,剑术精湛,剑道纯粹,都是好苗子!”

    “看最杰出的几个弟子,都达到了先知境巅峰啊!”

    其他长老听到了,都笑了起来。

    莫长河感慨道:“自从三万年前,我们紫剑宗被仇敌追杀,近乎灭门,如今终于有了复苏的迹象,真不容易啊!”

    一句话落下,众长老都一阵唏嘘。

    他们都是过来人,紫剑宗传承有十万年之久,虽然比不上那些传承了百万年的巨擘势力,但也不可小觑。

    可是,他们得罪了大势力的长老,惨遭大劫,这才逃亡到了这偏僻的外海岛屿,猥琐发育了三万年。

    “再有几万年,我们紫剑宗强大了,就可以在外海之地,再寻一处更大更好的岛屿!”

    莫长河说道,满脸希冀。

    其他长老闻言,都一个个露出了憧憬之色。

    就在这时。

    远处虚空中,一艘五彩画舫般的飞舟,浩浩荡荡飞了过来。

    这飞舟,散发着法则神器的强大气息,带起恐怖的气机碾压过虚空,所过之处,虚空轰鸣,朦胧如烟。

    看到了这个飞舟,紫剑宗上下,顿时一阵惊慌。

    再看到飞舟的壁上,写着的四个大字:天绝剑宗。

    紫剑宗所有弟子,都脸色大变,敬畏又惶恐。

    天绝剑宗,是有名的剑道大宗,传承数十万年,门人弟子过百万。

    高台上,莫长河和一众长老看到了天绝剑宗几个字,霍然起身,眸光瞬间冰寒,身上剑意冲天,有杀机隐伏。

    “哟!生气了啊?!还是害怕了啊!哈哈哈……”

    华丽的五彩飞舟上,传来了一道年轻而慵懒的声音,非常清朗。

    接着,飞舟缓缓降落,缩小身形,变为百丈大,压落在了紫剑宗的演武场上将比武的高台都轰隆隆压得塌陷了。

    四周紫剑宗弟子被飞舟散发的气浪,一个个掀飞了出去,栽倒在地,狼狈不堪。

    众弟子惊怒握剑,满眼喷火,怒视飞舟。

    飞舟中,一行人走了出来。

    领头的,是一个身穿青袍的年轻人,面色刚毅,眸光深邃,扫视四方间,有无形的剑意在虚空弥漫,掀起道道剑风。

    一些实力较低的紫剑宗弟子,手指长剑发出轻鸣声,似在恐惧的颤抖。

    “在下,天绝剑宗,核心弟子,天战权!”年轻人笑眯眯的说道,神色慵懒,但绝不简单,言语之间,一股天然上位者的威严散发了出来。

    他的身侧,跟着一群天绝剑宗的弟子,有男有女,一个个都敬畏而狂热的看着天战权,但眸光落到四周紫剑宗弟子身上的时候,一个个都满脸不屑之色。

    天战权自报姓名后,莫长河和紫剑宗的长老们,一个个脸色不由一变,脸上有惊恐之色闪过。

    然而,紫剑宗的几个弟子却纷纷怒道:“天战权,啊呸!我还叫地战权呢!”

    “就是,这好名字,你不配有,给我吧!”

    “天绝剑宗,我只听过刘十三,十三剑闻名天下,至于天战权,抱歉,没听过!”

    几个新入门的弟子,修为才大帝境,刚才被飞舟气浪掀翻,此刻忍不住发泄骂道。

    他们站在距离莫长河等人较劲的地方,所以有恃无恐!

    岂料,莫长河等人听到了这几个弟子的话,不由怒不可遏,脸色急变。

    然而,不等他做出什么动作。

    天战权笑容满面的仰头,张嘴打了哈欠。

    “啊——!”

    这个哈欠一出,他的嗓子里似乎有剑光闪过。

    而后,远处几个奚落他的紫剑宗弟子,连惨叫声都没有发出,忽然就被无形的剑光斩灭,变成了一堆碎肉。

    紫剑宗弟子,吓得惊慌后退,脸色发白。

    他们都没看清,那些个师弟就死了!

    同样是修炼剑道的,但天战权的剑道,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莫长河走了出来,脸色冰寒的道:“天绝剑宗,真的要赶尽杀绝吗?!”

    “三万年前,你们天绝剑宗就屠戮了我们紫剑宗,这次,还要灭门吗?!”

    天战权闻言,深吸一口气,道:“抱歉,我不想听故事,尤其不喜欢悲惨的故事!”

    “我只喜欢我手里的剑,以及,喜欢杀人!”

    “你们紫剑宗,被我们天绝剑宗的一个长老,挂上了任务榜,要求灭门取你首级!”

    “我只觉得这个任务简单,合我胃口,我便接了,其他的,我不管!”

    天战权说完,脸上有露出了慵懒的笑容,同时张嘴,又要打哈欠。

    莫长河急道:“且慢打哈欠!”

    “你施展的,可是金嗓子神功?!”

    天战权讶然,“你知道?!”

    莫长河道:“三千年前,有一个传闻,说北冥有鱼,其名为鲲,被一个剑修所食!”

    “但鲲之大,一锅炖不下,所以那剑修吃了整整一千年!”

    “人们都以为,那剑修会脱胎换骨,成为至强者,然而,鲲的鱼刺,卡在了那剑修的嗓子里!”

    “这鱼刺,一卡就是三千年,神火熔不断,法则神锯割不断,那剑修的嗓子备受折磨。”

    “岂料,那剑修不但没有放弃,反而以鱼刺悟剑道,练成了一门震惊天下的金嗓子神功!”

    “金嗓子神功,一个哈欠,万剑虚无,杀人于无形,有神鬼之力,被誉为天下至杀之剑!!”

    莫长河一口气说完,眸光灼灼的盯着天战权,一字一顿的道:“那剑修,就是你,天战权!!!”

    一句话落下,四野寂静!

    众人无不震撼。

    紫剑宗弟子,更是一个个目瞪口呆。

    而那些天绝剑宗的弟子,也第一次知道,他们敬畏的师兄,这个笑容迷人而慵懒的男子,竟然会有这样惊人的过往。

    几个漂亮的女弟子,已经眼冒星星,身子发软,望着天战权的背影,狂热而痴迷的道:“常常羡慕那些机缘逆天的天命之子,没想到,这样的人,就在眼前!”

    “今晚,就在今晚,我要和天师兄生猴子,谁也不要拦我!”

    ps:有个经常章评的书友粉丝,名字叫“天战权”,很牛比,就用了。

    大家要踊跃发言,多多章评,如果你的名字好,有特色,我就会写进书里,都是有趣的好角色哦。

    天战权宝贝,你欠我一个呱唧和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