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老祖宗在天有灵 > 第658章 老祖宗,快,拿起您的枪,弄死他

第658章 老祖宗,快,拿起您的枪,弄死他

    雷松惊怒,浑身紧绷。

    他不相信柳天河施展了秘法,因为再强的秘法,也不可能让一个大帝境变成太虚境的高手。

    这,不符合逻辑!

    他雷松的逻辑!

    “轰!”

    柳天河不语,眸光冷漠又威严,他长身而起,明明身在黑洞,一动之下却带动了整片天宇,让天宇都在崩塌。

    他的气息太强了,强到让雷松心惊。

    但是,也仅仅是心惊而已,雷松并不惧怕。

    “杀!”

    雷松抢先出手,一抬手击落,虚空黑色的死亡法则化为了死亡太虚之气,淹没了柳天河,仿佛九幽降临。

    同时,雷道法则的太虚之气落下,更添毁灭之力。

    柳天河一声大吼,一拳轰了出去。

    轰隆隆。

    很普通的一拳,却打出了灭世攻击,拳芒璀璨像大日爆炸,一瞬间天地失色,只剩下一片白茫茫。

    雷松大吼,雷霆咆哮,悍然迎击。

    两人对抗,柳天河的拳芒被打碎了,但雷松的攻击也被湮灭了。

    可瞬间,雷松身如闪电,再次出击,各种雷道的生杀大术施展开来,击向柳天河。

    柳天河冲天而上,拳脚化为了最犀利的攻击,一瞬间就和雷松交击上万次,打的虚空灰蒙蒙,什么也看不清了。

    然而。

    柳天河的持久力太差了。

    他是被老祖宗上身,处于一种诡异的状态,全凭本能厮杀,察觉到了危机,迅速应对。

    老祖宗的战斗方式,就是推推推,无论什么攻击,直接横推。

    所以,被老祖宗上身的柳天河,也是如此,然而,他的肉身强度有限,老祖宗实力虽强,但他的肉身承载不了。

    片刻后,柳天河已经落入下风。

    雷松眸光深邃,继续攻击。

    半柱香后,柳天河忽然一个趔趄,全身气息如气球漏气,迅速干瘪,而他本人则直挺挺的仰面而倒。

    老祖宗上身咒,终究是向老祖宗“借来”的力量,不是柳天河自己的实力。

    此刻,时间一到,柳天河当即歇菜,昏迷了过去。

    雷松收手,盯着躺在虚空的柳天河半晌,忽然嘴角微扬。

    “呵呵,浪费了我不少时间,不过,这样也好!”

    雷松拿出了一个黑色的泥人,放在了柳天河的身边。

    “天机泥人,遮蔽天机,神鬼莫测……”

    雷松眸光深邃。

    他重新布置祭坛,供桌,神龛位,香炉,控制昏迷的柳天河盘坐在了神龛上,再次念动咒语,施展死神咒。

    “啊滴哒哒艾希妈妈哈拉萨依略略略……”

    香炉里,九炷香在燃烧。

    虚空中,黑色的死亡法则落下,和着雷松的咒语符号,一起落到了柳天河的身上,柳天河昏迷无所知,但他最后的执念是老祖宗。

    此刻,雷松施法,迅速感觉到了“十倍叠加之力”!

    “好好好,好得很,这个小家伙,当真是要助我诛杀天帝啊!”雷松惊喜激动,继续施法,神色变得越发严肃,专注。

    “死神咒,第一咒,咒你命如蝉,白发如雪,白眉如霜!”

    雷松陡然一声大喝,眸光如电光炸裂,变得非常深邃。

    而祭坛的神龛位上,柳天河的满头黑发,开始发光,黑白交加,却衍生出玄奥诡异的波动,散发向遥远的虚空深处,消失不见。

    而那方向,赫然是东域!

    东域。

    天帝城,热闹繁华。

    不远处的虚空中,双鱼岛悬浮,被禁制神光笼罩,只留下一座虚空大门,门口有主宰境的高手在守护,另有祖境在负责登记造册。

    想要进入双鱼岛历练,先交钱,再落户,并有天帝城的旧人作保,保证历练结束后不逃离,这才允你进入双鱼岛历练。

    这样的规定,非常苛刻,却依然有很多人参加。

    毕竟东域的强大,也是毋庸置疑的,尤其之前天帝在南域一战,打的月池神宫的月神南歌月狼狈不堪,这是所有人目睹的事实,做不了假。

    柳涛,柳五海和柳六海,在虚空巡视,查看了双鱼岛的登记情况,不由喜上眉梢。

    “双鱼岛开放才十天时间,已经有三万人落户东域,这是个好兆头啊!”柳涛感叹道。

    柳六海点头,“是啊,太虚界如今除了中洲大地,其余地方都被净化,可依旧是人少地多,我们争取更多人留在东域,落根成家族,东域何愁不嫩强盛起来。”

    柳五海笑道:“我们柳家族人已经全部安排进入双鱼岛历练,眼下……”

    话还没说完,虚空中,陡然裂开了一条缝隙。

    莫长河回来了。

    他脸色惊恐又慌乱,柳涛三人看到了,心中不由咯噔了一下,难道救援柳天河的行动,出问题了?!

    莫长河直接开口道:“任务失败了,柳天河被雷松掳走,天战权对敌的时候,废话太多,浪费了时间,引来了雷松,功亏一篑!”

    “废物!”柳涛大怒,“杀敌不哔哔,哔哔要吃亏,天战权,没脑子吗?!”

    柳五海道:“族长息怒,此事,天战权有错,却也不能全怪他,毕竟雷松出手了,他也挡不住啊。”

    莫长河闻言,急忙道:“雷松临走之际,留下话来,说永恒之乡的大门,永远为天战权敞开……”

    这是打小报告了,而且说话的时候,还将一块录影石递给了柳涛。

    柳涛看了一眼录影石,便收了起来,道:“天战权之事,以后再说,现在当务之急,是想办法救回天河。”

    说罢,匆匆而去。

    “族长,去哪里?”柳六海问道。

    柳五海怪异的看了一眼柳六海,道:“还能去哪里,当然是去找老祖宗了。”

    “想当年,我们遇到危险了,不都是抬老祖宗吗,扔老祖宗吗,如今,老祖宗复活,抬老祖宗是不能抬了,但请老祖宗,还是可以请的!”

    说罢,追着柳涛而去,柳六海急忙跟上。

    虚空中,莫长河脑海轰鸣,被柳五海的话惊得不轻。

    “老祖宗复活?……这……这位天帝,竟然是大能复活归来?!!”

    “嘶!这是真正的大恐怖啊!不愧是大牛!”

    莫长河心中震撼,感觉自己今天无意间听到了令他惊悚的真相。

    “只是,抬老祖宗是什么意思?还有扔老祖宗?这又是什么操作……”

    莫长河陷入了沉思之中,还无意识的甩手朝着虚空做了扔东西的动作。

    天帝殿里。

    柳涛,柳五海和柳六海三人,联袂而至,躬身求见老祖宗。

    轰隆隆。

    天帝殿的大门开了。

    三人快步走近,身上却都背着一根藤条,而后齐齐扑通跪地。

    “呀!我的乖子孙们,咋的了?”盘坐着的老祖宗柳凡,微笑开口。

    柳涛磕头道:“老祖宗,子孙负荆请罪!”

    柳五海和柳六海也磕头道:“子孙也有罪,求老祖宗惩罚!”

    柳凡奇道:“有什么罪?!说说看。”

    柳涛道:“老祖宗,天河……天河出事了,被永恒之主雷松抓走了!”

    当即,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和盘托出。

    柳六海急道:“老祖宗,求您出手,救天河回来,子孙做什么都愿意。”

    看到老祖宗纹丝不动,只在那里掐手指,似乎在推衍什么,柳涛和柳六海都着急了,老祖宗咋这么四平八稳的淡定呢?!

    还推衍?推衍啥啊,咱不是体修吗,体修直接挽起袖子抡起拳头莽就是了!

    于是,二人看向了柳五海,给柳五海挤了挤眼睛。

    柳五海一愣,而后恍然,像老兔子一样,从原地一跃而起,人在半空中的时候,已经掏出了旱烟锅,装烟,点烟,然后大喝一声:“老祖宗,请您啊一声!”

    柳凡张嘴:“啊——!”

    “啪!”

    柳五海烟嘴儿一抖,闪电般插入了老祖宗的嘴里。

    这一套动作,如行云流水,又如羚羊挂角,端的无迹可寻,却又非常顺畅。

    柳涛和柳六海看的目瞪口呆,若非此刻天河被抓,需要悲伤和焦急的气氛来衬托,他们二人都要忍不住为五海呱唧呱唧了。

    柳五海躬身站在老祖宗身边,看着老祖宗吞云吐雾多抽烟,他讨好的笑道:“老祖宗,这烟,抽的香吗?!”

    “香!”

    “天河点的烟,更香!”柳五海接口道。

    “所以呢?!”

    “所以,老祖宗您不用掐指头在这里推衍了,赶紧出马救天河吧,等您老人家推衍完毕,天河估计尸体都凉啦!”

    柳五海叫道,面色焦急,同时伸手撕裂了虚空,露出一条虚空裂缝。

    “来来来,老祖宗,麻烦您把手伸进来,变得无限长,用您的遮天大手,横渡太虚界,前往永恒之乡,镇压雷松,救回天河!”

    “啪!”柳凡一巴掌,拍在了柳五海的脑门儿上。

    “急什么急,再急削你!”

    “天河是老祖宗我最在意的子孙,当年冒着不祥的危险,给老祖宗我找来了青铜古棺,老祖宗我一直记在心里,如今他若有危险,老祖宗我岂能坐得住?!”

    柳凡训斥道。

    柳五海眼珠子一转,问道:“老祖宗,您的意思是,天河没有危险?!”

    柳凡露出一抹笑容,道:“放心吧,天河不但没有危险,还会有一桩大机缘!”

    听到了老祖宗这句话,柳涛和柳六海都长松一口气,跪地高呼老祖宗无敌。

    柳五海更是欢喜激动,拿出梳子来,打算给老祖宗梳个大背头。

    “对了,上次给老祖宗梳头的时候,扯掉了老祖宗一根白头发,用起来很爽,族长都激动的眼红了,这次,要不要再扯一根呢?!”

    柳五海心中沉吟,眼珠子乱动。

    下方,柳涛看向了柳五海,也看到了他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个不停,不由嘴角微翘。

    “五海这厮,这次要是不给我一根老祖宗的白头发,看我不向老祖宗告他的状!”

    但就在这时。

    柳凡忽然长叹了一声。

    “咋啦?老祖宗,是不是五海惹您生气了,要不您打他屁股几下,消消气?!”柳六海第一个问道,一开口,就往柳五海的身上扯。

    他看到柳五海在老祖宗跟前又是点烟,又是梳头,心里老嫉妒了!

    柳五海瞪眼,六海你还是不是人啊,他正要反驳,却看到老祖宗摆了摆手,道:“五海,帮老祖宗梳个偏分吧!这次不梳大背头!”

    “老祖宗我隐约有感,自己似乎有一劫,有人在算计我,但天机朦胧……”

    话还没说完,柳涛,柳六海,柳五海三人,都大惊失色。

    “老祖宗——!”

    “不——!”

    “不要啊——!”

    三个子孙嚎叫,柳涛冲过来,抱住了老祖宗的左腿,柳六海抱住了老祖宗的右腿,柳五海没地方抱了,抱住了老祖宗的脖子。

    三个子孙,满脸惶恐,脸色煞白,显然老祖宗刚才的一句话,吓得三个子孙六神无主了。

    “老祖宗,您老人家那么强,为何会遭劫?!”

    “谁人能伤的了您!”

    “老祖宗,快,拿起您的枪,弄死他!”

    三个子孙你一言我一句,语速极快,脸色惊慌。

    “老祖宗若遭劫,我们咋活?难道,我们又要回到靠扔老祖宗过日子的时候吗?”

    他们心中悲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