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老祖宗在天有灵 > 第662章 柳小小:摊牌了,我要告别单身了

第662章 柳小小:摊牌了,我要告别单身了

    柳天河跪地祈求,痛哭流涕,满脸自责与愧疚之色,认为是自己害了柳大海和柳东东。

    柳涛等人,吃惊之余,第一次知道原来大海和东东去了永恒之乡。

    “老祖宗,大海和东东?……”柳六海问道,但话刚出口,就看到老祖宗摆了摆手。

    老祖宗柳凡笑着说道:“放心吧,大海和东东,安全着呢!”

    柳天河着急道:“可是——!”

    “没什么可是,老祖宗会保佑他们的!”柳凡说道,转身走进了大殿。

    柳天河急着要追问,柳涛急忙挡住了他,低声道:“别再说了,你这是质疑老祖宗,没看到老祖宗都生气了吗?!”

    柳二海附和道:“没错,老祖宗肯定是生气了。”

    柳天河吓了一跳。

    我刚来,就把老祖宗惹生气了吗?!

    “咱们老柳家,可能啥都不灵,但老祖宗保佑最灵了,这你还要怀疑吗?老祖宗能不生气吗?”柳涛说道。

    深深地看了一样柳天河,传音道:“毕竟,我们都是扔过老祖宗的人,要相信老祖宗的话如相信老祖宗的护体罡气可以斩灭一切敌一般!”

    柳天河点头,看了眼天帝殿,道:“那我去给老祖宗认个错。”

    柳涛道:“去吧,嘴甜一些。”说着,转身朝五海勾了勾手指,“五海,给一根烟!”

    柳五海咧咧嘴,心疼的递了一根烟。

    “来,天河,拿着这支烟进去,如果老祖宗还生气,你就寻机点着烟,不用问老祖宗抽不抽,直接让老祖宗啊一声,你就闪电般插进老祖宗的嘴里。”

    柳涛认真的交代道,转头问柳五海,有没有要补充的。

    因为哄老祖宗,尤其给老祖宗嘴里插烟,柳五海才是此道专家!

    柳五海翻白眼,道:“像你这样往老祖宗嘴里插烟,我猜你烟还没插进去,估计自己就被老祖宗一巴掌拍死了!”

    柳天河吓了一跳,急忙请求柳五海,看到柳五海似乎兴趣缺缺,他立刻拿出了一罐旱烟,递给了柳五海。

    “这是从咱们老家柳氏神山带来的,原汁原味,我知道五海你好这口,所以飞升前,特意给你带了一罐。”

    柳天河笑着说道,“别看这罐子小,这可是一件异宝,足以装得下一个星球,里面的烟,我给你装了差不多半个星球那么多吧,不用怕过期,罐子里处于时停状态,永远保鲜。”

    柳五海顿时眉开眼笑的收了起来。

    然后,大大方方的给柳天河讲了起来。

    “其实,伺候老祖宗抽烟,不能说插烟,老祖宗的嘴有不是屁股眼,怎么可以说是插呢?!要说孝敬,孝敬老祖宗吃烟!”

    “在孝敬老祖宗吃烟的前一刻,你得讲笑话,说段子,无论是荤的还是素的,只要把老祖宗逗笑就可以了。”

    “在逗笑老祖宗的那一刻,老祖宗的嘴巴会因为笑而裂开,若是老祖宗哈哈大笑,嘴巴肯定会张开成o状,在那一刻,你闪电般出手,将烟插入老祖宗的嘴里。”

    “老祖宗本来就在开心,此刻刚闭上嘴,就能抽烟,老祖宗自然更加舒服,开心,这样,老祖宗也就被哄开心了,也不会生你气了。”

    柳五海徐徐说道,层层剖析,深入浅出的给柳五海说明孝敬老祖宗抽烟的细节流程。

    柳天河听得叹为观止,柳涛和柳二海大开眼界,柳六海更是瞪大了眼睛,倒吸一口凉气。

    本以为老祖宗爱柳五海是因为偏心,此刻才知道,五海这厮,哄老祖宗是真的有一套啊,不服不行啊!

    柳六海表示自己学到了,下定决心以后有机会了,他也要给老祖宗这样插一根烟。

    可是,五海说的是真话吗?有没有关键点未说呢?

    俗话讲得好,猫给老虎上课还留一手呢,难道柳五海就这样大方?!

    但此刻,他已经获益匪浅!

    于是。

    四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举起了手,为柳五海呱唧了起来。

    “啪啪啪啪……”

    柳五海听得这掌声激烈,不由得意的笑了,顺势点起一根旱烟锅,抽了起来,吞云吐雾,眼缝里精光闪烁,不知道在想什么……

    小黄瓜三寸,给了柳天河一盘刚种出的黄瓜,让柳天河不至于空着手进去。

    然后又给柳涛,柳二海,柳五海和柳六海一人给了一根黄瓜吃。

    “这是孝敬族长和几位长老的,请吃吧!”小黄瓜三寸笑道,在地上蹦来蹦去。

    柳涛笑着吃了一口黄瓜,入口脆甜,且有浓郁的药香弥漫,赫然达到了万年宝药的火候。

    这时候,他才注意到,一段时间没见小黄瓜,它竟然已经半只脚踏进祖境了。

    “呀!小黄瓜,了不得啊!你可能是开天辟地以来,第一个修炼到这个境界的黄瓜!”柳涛由衷的赞道。

    柳二海和柳六海都点头。

    柳五海心中一动,忽然手中光芒一闪,多了一物,笑道:“瞧,三寸,看看这是什么?!”

    小黄瓜三寸一个弹簧跳,落到了柳五海的手腕上,瞪大眼睛看去。

    在柳五海的手里,是一团黑色的东西,散发着原始古老的屎臭味,非常沧桑,有岁月气息。

    同时,它还在呼吸,似有心跳,却被柳五海封印着,不能动弹。

    “呀,这东西了不得了,似是神物!”

    柳涛,柳二海和柳六海三人看到了,也一阵好奇,他们也看不透这是何物,但感知其古老的沧桑的岁月气息,定是一件神物。

    同时,柳涛和柳六海一阵好奇,似乎在哪里见过此物。

    柳五海笑眯眯的看了眼柳六海,道:“六海,此物是一味神药,你尝尝看。”

    柳六海眼睛一亮,当即伸手点了一丝,就打算入口品尝,可是,这一丝气息越靠近,越发恶臭,让柳六海有一种恶心呕吐的感觉。

    心中正在奇怪,这是何种神药,竟然这般恶臭。

    小黄瓜三寸却忽然惊喜的大叫道:“啊!哈哈哈,这是一坨便便!好古老的一坨便便啊,至少有十万年了,而且还成精了!”

    “五长老,这到底是何种可怕生物的便便啊?!”

    一句话出口,柳六海当即身子僵住了,而后脸色变得煞白,右边的血红,最后变得青色,满脸怒火与煞气。

    他抬眼,望向了柳五海,大吼一声:“五海,我杀了你!”

    “你以为我是杨守安吗,可以随意吃这东西?!”

    “嗖!”

    柳五海将这坨成精的上古便便丢给了小黄瓜三寸,急道:“此物,已经成精,有半步太虚境的实力,你回去后,剥离一丝丝的种自己,可千万别把自己种坏了……”

    说着话,咻的一下跑的没影了。

    身后,柳六海怒吼狂追,追不到柳五海,怒极将柳五海的大殿给拆了,然后悄悄地给柳五海后花园种的旱烟上,撒了一泡……

    “嘿嘿嘿……五海,别以为我治不了你……”

    柳六海提起裤子,得意洋洋的走了。

    “五海该不会用这烟给老祖宗抽吧?那我可要惨了!”

    “应该不会这么巧吧!我想多了。”

    柳六海晃了晃脑袋,哼着“隔壁的姑娘叫小芳”,乐呵呵的回去了。

    ……

    柳小小来到天帝城后,非常激动,而比他更激动的,则是他的便宜师傅宇文老祖。

    此刻,柳小小,宇文老祖,以及宇文老祖的是个弟子,一行人在逛街。

    路过门庭若市的醉春楼,宇文老祖哀叹道:“可怜可悲啊,男人为什么要寻花问月?单身,他不好吗?童子身,它不香吗?!”

    身后,十个弟子齐声道:“单身好,童子身香!”

    宇文老祖闻言,顿时欣慰一笑,扭头间,发现柳小小似乎心不在焉,于是询问柳小小怎么了。

    柳小小眸光悠远道:“我在想,如何才能壮大我们单身圣地,看看这满街的人,可基本都有家族和宗门,我们单身圣地初来乍到,未来该如何发展,我一筹莫展啊。”

    宇文老祖闻言,顿时欣慰又感动,小小不愧是自己最得意的弟子。

    “小小,你是柳家的子孙,是天帝的子孙,有这层关系在,我们单身圣地,定然可以壮大起来。”

    大弟子左宁帝笑道,说出来大家的心里话,众人都笑了起来。

    来到了太虚界,街道上到处都是祖境,主宰境,甚至半步先知也可以看到,他们感到了极大压力,幸亏有柳小小和柳家这层关系,他们才舒心了不少。

    柳小小闻言,却忽然脸色一黯淡,他想起了自己当初发的誓言,除非老祖宗复活,否则他永远不会娶亲。

    可如今,老祖宗复活了,二长老天天找他谈心,拿着月老画册,不断的给他介绍这个圣女,那个神女。

    好烦啊!谁喜欢圣女,谁爱神女,全免费送给他吧!

    柳小小这几日,颇为苦恼,他咬了咬牙,转头看向宇文老祖,认真的道:“师傅,各位师兄师姐,我摊牌了,我可能要告别单身了!”

    “啊?!”

    “为何?”

    “小小啊,别吓我啊,为何忽然告别单身?那个女人是谁,师姐去杀了他!”

    宇文老祖和一群单身圣地的师兄都大惊失色,而那个唯一的小蛮腰师姐,更是怒不可遏,满脸都是杀机,仿佛见到了杀父仇人一般。

    这样的凶狠模样,看的宇文老祖和几位师兄都眼皮一跳,小蛮腰师姐(师妹)这是怎么了?!

    柳小小也不由一惊,他抬眼,眸光刚好和师姐的美眸对视,视线触碰的刹那,师姐却脸色一红,瞬间别过了头去。

    在场的众人,修为最低都是大帝,大弟子左宁帝和宇文老祖更是祖境,一下子就看到了小蛮腰师姐脸上的羞红之色,一个可怕的念头,浮现在了他们的脑海,大家的身子都僵住了。

    宇文老祖一排膝盖,扬天嚎叫道:“单身圣地的列祖列宗啊,我宇文化及对不起你们啊,自己的弟子,竟然王八看绿豆,看对眼了,这是造孽啊!”

    “我们单身圣地,以单身为美,我单身,我快乐,可如今,自己的弟子竟然相爱了,啊啊啊啊,呜呜哇哇……”

    宇文老祖说到了伤心处,哭的泪流满面。

    几个弟子,急忙安慰宇文老祖。

    柳小小和小蛮腰师姐,手足无措,互相看了一眼,视线碰撞的刹那,又迅速避开,却又好奇的偷偷地打量对方。

    这次打量,两人都带上了“有色”眼睛!

    “咦?!没发现,小蛮腰师姐的腰,真的很细啊,还露肚脐了呢,有些性感啊,皮肤也很白,好像还有小酒窝……”

    “哼!小师弟肯定夜晚想过我,甚至还做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否则他的左手速度怎么会比师傅还快,而且,也不会吓得连看我都不敢看一眼,这是明显的做贼心虚啊,嘻嘻嘻……”

    两人在这里做心理动作,刚刚缓过气的宇文老祖看到了这一幕,不禁又一次悲从中来,怒视二人,气愤道:“你们……你们竟然当众撒狗粮?!”

    “今天,是什么日子,难道是七夕节吗?为何你们要这样害老夫?!”

    ps:各位书友们,七夕节快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