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老祖宗在天有灵 > 第732章 想和老祖宗坐一起喝茶

第732章 想和老祖宗坐一起喝茶

    天帝城出天兵天将百万,大败死亡黑烟,将之重新封印,太虚界万灵欢呼,齐诵天帝功德无量。

    而北疆大地的凡人百姓们,更是铸造天帝的金身雕像,立宗庙日夜祭拜,香火旺盛。

    很多修炼势力认为百姓们此举,会让北疆的新霸主九幽冥祖不喜。

    却不想,九幽冥祖号召一群魔头和狠茬子,在九幽冥山也铸造了一个天帝雕像。

    这个雕像,高达万丈,耗费了无数神材,由王腾、韩老魔和叶凡等十个九幽冥山的巨头带领十万个主宰境的高手合力炼成,炼成之日,便是法则神器,震惊北疆。

    这么大的法则神器,在整个太虚界,也仅此一件。

    “九幽冥祖,就是一个舔狗,天帝城的舔狗!”

    人们议论纷纷。

    柳涛以族长的名义,为九幽冥祖颁发了一个“永世结好”的盟友神匾,向外界传递了天帝城对九幽冥教的善意。

    天下人吃惊又哗然,对九幽冥教鄙视又羡慕。

    太虚界浩瀚,势力无数,而得到天帝城馈赠神匾的势力,独此一家。

    而九幽冥教借此东风,广开门路,向整个太虚界招收弟子门人。

    一时间,九幽冥教弟子门人达到了千万之多,连绵起伏的神山上全是重重宫殿,弟子宿舍都盖满了百座大山。

    柳三海这个九幽冥祖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设置了十君制。

    王腾,韩老魔,叶凡等十个实力最强的巨头,被柳三海封为魔君,分别赐予了十座神山,允许他们建立以“山主、府主、洞主”为名头的一系列的附庸势力。

    这些名头,非常吸引人,瞬间吸引了无数高手前去应召。

    九幽冥教坐稳了北疆霸主的交椅,一时间风头无两,名震太虚界,无人敢小觑半分。

    柳三海欢喜无比,觉得应该回去好好感谢一下柳涛的配合。

    于是,他给手下的十个巨头魔君交代了诸多事宜后,悄悄地返回到了天帝城,来到了天帝殿。

    “老祖宗大战结束了没?!”

    柳三海刚进大殿就问道,抬眼看到老祖宗依旧保持着伸出手臂的姿势,那手臂不知深入虚无,不知延伸向了何处。

    “估计快了,我看到老祖宗的身体刚才抖了几下。”柳涛分析道,一副很有经验的样子。

    话音刚落,老祖宗身上的气息开始沸腾起来,伸向虚无的手臂也开始剧烈抖动。

    柳涛见状,急忙道:“大家快站好,不要乱说话,老祖宗的意识回归了!”

    众人急忙躬身而立。

    这时候,老祖宗肩膀一扭,抽回了手臂,那手臂上有淡淡的痕迹,像烙印一样,残留恐怖的气息,显然在从长生界返回太虚界的时候,老祖宗的手臂遭遇了难以想象的界力和天罚。

    柳涛等人急忙齐声道:“子孙恭迎老祖宗凯旋而归,老祖宗威武!”

    老祖宗柳凡坐了下来,微微一笑道:“算不上凯旋而归,四个长生天打老祖宗我一个,老祖宗我一只手和他们打成了平手。”

    这句话,装比的意思太明显了。

    柳涛等人何等精明,立刻大声道:“老祖宗威武,老祖宗牛比!”

    “是啊,老祖宗还没降临长生界,长生界已经有了老祖宗的传说。”

    “待老祖宗君临长生界,恐怕天下万灵都要跪着唱征服!”

    “老祖宗不但长得俊,实力也强,我们身为子孙,若能有老祖宗的亿万分之一,也足以笑傲寰宇了!”

    ……

    子孙们的马屁,太香了。

    老祖宗不由得哈哈大笑,心情无比畅快。

    “有你们这群子孙在,老祖宗我想不长寿都不行啊!”

    他抬手举杯喝茶,袖子滑落,露出了手臂,手臂上的界力天罚烙印还未消散,依稀有十色神光在磨灭。

    杨守安看到了这一幕,感动的红着眼道:“老祖宗,您辛苦了,都是子孙给您惹的麻烦。”

    柳凡欣慰,笑道:“无碍,通过此事,老祖宗我忽有感悟,以界力和天罚炼体,倒是一门绝佳的炼体方法。”

    众子孙闻言,无不震惊,而后纷纷竖起了大拇指,其赞老祖宗的脑回路和魄力无人能敌。

    这次的马屁不香,老祖宗选择不理会。

    他扭头对杨守安道:“你的诡心,已经取代了你原来的心脏,所以不能毁灭,只能留着。”

    “而且,这颗诡心虽然里面有邪恶的未知东西,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它的确是一个修炼加速器,以寿元为代价,可以让你快速感悟神功秘法,提高你的修炼速度。”

    柳凡说出了这番话,柳涛等人顿时恍然大悟。

    怪不得短短八百年时间,杨守安从半步先知境突破到了太虚境中期,原来是这个缘故。

    同时,他们也一阵心惊,杨守安为了修为和实力,竟然连寿元都能舍弃,真是够狠!

    杨守安躬身问道:“请问老祖宗,那这个诡心的问题,能彻底解决吗?子孙的寿元,只有三百年不到了。”

    “子孙不想死,子孙还想活着,孝敬您老人家啊!”

    说着,杨守安跪了下来,向老祖宗深深地伏地磕头。

    柳凡注视杨守安,眸光深邃,良久不说话。

    谁也不知道老祖宗在想什么。

    大殿里,一时间静的落针可闻,一只蚊子飞了进来,嗡嗡的声音非常讨厌。

    柳五海头也不抬,一指头点出,蚊子卒!

    良久后。

    柳凡道:“有两个办法可以救你的命。”

    杨守安大喜,老祖宗就是牛啊,别人一个办法都没有,他老人家一张嘴就是两个办法。

    “求老祖宗教我!”

    柳凡沉吟道:“第一个方法,就是老祖宗我帮你将这颗诡心彻底炼化,将里面的邪恶东西粉碎,你被吞噬的寿元就会恢复,但诡心能加速修炼的功效,就没了。”

    杨守安闻言,身子一颤,吃过了快速修炼的甜头,他舍不得丢了这个功效。

    五千块的大宝剑和一千块的大宝剑,能一样吗,你自己悟……

    “第二个方法,就是你自己扛。”

    “自己扛?!”杨守安疑惑,恭敬而好奇的望着老祖宗。

    柳凡点头,道:“你还有三百年寿元,在这三百年中,你若能突破到太虚境巅峰,也可以短暂的压制诡心,恢复部分寿元,当然诡心的危机依旧存在,它会继续夺你寿元。”

    “因此,为了活下去,你不得不再次努力修炼,提高修为……这是一个恶性循环,但当你的修为达到了长生天后,也许就可以完全控制这个诡心了。”

    “所以,这是一把双刃剑。”

    “成,你未来就是伟大的长生天,可以和老祖宗我坐在一起喝茶!”

    “败,你万劫不复,从此灰飞烟灭,老祖宗我每年给你多烧点纸钱!”

    这一席话,说的很透彻了,老祖宗不是拐弯抹角的人。

    柳涛等人都一阵蹙眉,这个选择,好难!

    换做是他们自己,也许都不知该如何选择。

    但瞬间,几个糟老头子都笑了。

    我们选什么?!我们什么都不选,我们只要老祖宗,有老祖宗在,我们突破修为,还不是像喝凉水一样简单的吗?!

    然而,杨守安却一咬牙,躬身道:“老祖宗,我选择第二个方法,子孙要自己扛!”

    此话一落,柳涛等人都吃了一惊。

    柳六海更是大声提醒道:“守安啊,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那诡心就是一个祸物啊,你留着它,不就是在和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吗?”

    柳五海也接口劝道:“是啊,守安,有老祖宗在,咱们几个慢慢修炼,把老祖宗伺候好了,伺候舒服了,修为提升,还不是蹭蹭蹭的往上涨,你何必呢,依我看……”

    话说到这里,柳涛和柳大海等人已经开始大声咳嗽了,几人瞪眼柳五海,这家伙说话嘴里没把门儿,竟然都不知道含蓄一点。

    当着老祖宗的面,怎么可以把舔老祖宗说的这么理直气壮呢?!

    太实诚了,有木有?!

    柳五海回过神来,也是一惊,自己似乎说错话了,他急忙看向老祖宗,发现老祖宗也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柳五海顿时一慌,眼珠子却滴溜溜一转,道:“老祖宗,您发型有些乱了,子孙给您梳个大背头吧!”

    说罢,扑了上来,手里已经多了一把梳子,给老祖宗梳起了头。

    看着老祖宗舒服的眯起了眼,柳涛等人对视一眼,都长吁一口气。

    这一关,看似是蒙混过去了。

    杨守安被几人劝阻,但他依旧坚定的道:“义父,还有各位长老,你们的好意守安心领了,但守安心意已决,就选择第二种方法吧!”

    “此生若不能做人上人,尊贵一方,镇压万古,我杨守安何苦来这世间走一遭?!”

    “就像当日在家族大宴上,老祖宗赐我鸡头一样,让我宁做鸡头不做凤尾,我那时便发了誓言,此生此世,一定要做个有骨气的人,绝不向命运和死亡低头!”

    “守安要努力,未来要和老祖宗坐在一起喝茶!”

    柳涛等人闻言,纷纷瞪大了眼睛,倒吸一口凉气。

    杨守安,好大的志向啊!

    竟然真的想着和老祖宗坐一起喝茶!!

    但这时候。

    大殿里已经响起了“啪啪啪”的声音。

    杨守安抬头,激动的发现竟然是老祖宗在为他呱唧。

    柳涛等人看到老祖宗也在为杨守安呱唧,于是一个个也拍手呱唧起来。

    柳凡目露欣慰之色,赞道:“守安,虽然不是老祖宗我的亲子孙,可在老祖宗我的心里,比亲子孙还亲,你是一个有大志向,有大局观,有大爱心的好子孙。”

    “大家都要向守安好好学习,学习这种大无畏的精神。”

    说罢,瞥了一眼给他梳头的柳五海,意味深长的道:“不要像某些人,整天只想着抱着老祖宗的大腿,就躺着提升修为。”

    柳五海当做看不见老祖宗的小眼神,急忙点了一杆旱烟锅,在老祖宗嘴唇闭阖的那一刹那,闪电般出手,将烟嘴儿塞进了老祖宗的嘴里。

    “老祖宗,您抽着,旱烟锅配大背头,更彰显您无敌的气质和风采哦!”

    老祖宗闻言,开心的笑眯了眼。

    五海这个子孙,哎,老祖宗我是又恨又爱啊!

    该咋办才好呢?!打屁屁吗?!……

    ps:求票票,月底票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