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老祖宗在天有灵 > 第749章 子孙知错了,求老祖宗饶命啊(4000字,2章合1)

第749章 子孙知错了,求老祖宗饶命啊(4000字,2章合1)

    巷子里,杨守安平静的走了出来,身穿灰色素衣长袍,简单而整洁,长发披肩,似一个教书先生般温文尔雅。

    然而,他的眸光太阴暗了,有一种毒蛇的狠辣,还有一种恶狼的凶狠,更有一种苍鹰的锐利。

    眸光扫视之处,似有无形的威压散发开来,众人无不后退,心生寒意,不敢与之对视。

    尤其是杨守安的那头长发,漆黑无比,十分诡异,仿佛无数黑色灵蛇一样在蠕动,让人望之头皮发麻。

    这就是杨守安!

    街道上巷子里,众人都认出了杨守安,但无人敢喧哗,更无人敢议论,听得最清楚的都是因为惊惧而“咕噜咕噜”吞咽唾沫的声音,喉头滚动的声音。

    他们如果知道是杨守安闭关突破,他们宁可在家里被那口子臭婆娘罚着跪搓衣板,也不会来这里凑热闹。

    天帝城有好几个不受众人待见的人,杨守安排在第一位。

    柳阳阳走了过来,拱手笑道:“恭喜守安兄弟突破,修为大进,晋级太虚境巅峰!”

    一席话落下,四周顿时响起此起彼落的“噗噗噗”的吐血声,还有“扑通扑通”的摔倒声,吐血的,到底的,连成一片。

    大家都变了脸色,只是不是激动,而是惶恐,神色发白。

    之前的杨守安,就已经让他们担惊受怕,而今修为达到了太虚境巅峰,这还让人活吗?!

    试问太虚界除了四大霸主,还有人可以挡得住他杨守安吗?!

    杨守安微微一笑,也拱手回礼,甚至身子还微微前倾。

    对于柳阳阳等柳家精英族人,他可不敢摆谱摆架子,虽然现在的柳阳阳看起来还是太虚境初期,但杨守安明白,自己和柳阳阳这些柳家精英族人在老祖宗的眼里,孰轻孰重,他心里明白。

    “劳烦阳阳兄弟在这里为小弟护法,万分感激,来日一定登门拜谢!”杨守安说的非常真诚,还微微前倾身子。

    柳阳阳本对杨守安修为超过他心中略有芥蒂,此刻看到杨守安并没有因为修为突破而得意忘形,反而对自己格外有礼,顿时也心中大为欢愉,觉得很有面子。

    “哈哈哈,守安兄弟客气了,走走走,你此番因祸得福,修为大进,今日我做东,为你摆宴庆祝一番。”柳阳阳大笑道。

    杨守安闻言,一脸感激之色的道:“好好好,那今日就要打搅你了!”

    说罢,两人手挽着手,并肩而去。

    身后,无论是镰刀军,还是柳家族人,抑或是街头巷尾的其他人,都一阵感慨。

    杨守安和柳家的核心精英族人这般亲密,在柳家的地位看来更是不可动摇了,很多人纵然心中不舒服,也无可奈何。

    到了拐角处,没有了闲杂人等,杨守安这才忽然止步。

    柳阳阳诧异奇怪,杨守安却拱手行了一礼,歉意的道:“阳阳兄弟,小弟我之所以可以顺利突破,活了下来,全靠老祖宗庇佑,如今修为大进,是时候先去给老祖宗请个安,再说宴席庆贺之事!”

    “守安不敢忘记老祖宗的大恩大德啊!”

    柳阳阳闻言,不由动容,忙道:“去吧去吧,老祖宗果然没有看错你,你虽不是我们柳家血脉族人,可这份孝心,让我们很多柳家族人都自愧不如啊!”

    杨守安谦虚了几句,并向陪在柳阳阳身边的柳牧云也拱手行了一礼,然后转身离去。

    柳阳阳身侧,一直跟着柳阳阳的柳牧云忽然低声道:“阳哥,这杨守安的确不一般啊!”

    “他刚才出关,应该就是要先去拜访老祖宗的,可你刚才当面邀请他,他答应了,现在没外人了,故而又提出了这件事……”

    “这般做法,一来在外人面前照顾了你这个大都督的脸面,二来向外人展示了你们之间的关系,三来让你知道他对老祖宗的一片孝心!”

    “刚出关,随意一个举动,三层意思,不可谓不强啊!”

    柳阳阳听到了柳牧云的分析,也不由浑身一震,良久后一声叹息:“论人情世故和人心钻研,我远不如杨守安啊!”

    说罢,走了几步,看着墙角上结网的一个蜘蛛,又酸酸的低声道:“修为实力,我好像也不如他啊!除了长相和气质这一块儿……”

    “啪!”

    蜘蛛掉在了地上。

    柳牧云笑了笑,没有说话。

    巷子里,杨守安走过,又经过长廊,跨过南天门,就是柳家的家族重地了,后面不但是柳家高层的大殿办公之处,更是天庭所在。

    闲杂人等以及身份地位不够者,严禁入内。

    杨守安是指挥使,自然可以入内。

    然而这时候,在南天门的门口不远处,两道人影矗立,翘首以盼,看到了杨守安,顿时欢喜的奔了过来。

    是敌敌狗九号杨小九和扬仌。

    杨小九欢喜的奔跑,因为太激动了,她跑着跑着,尾巴竟然变化了出来,而且眼泪坠落空中,点点滴滴。

    隔着很远,她就一个纵越,扑向了杨守安的怀中,同时嘶哑着嗓音如哽咽般喊道:“汪汪汪,守安哥哥——!”

    她扑了过来,杨守安顺手将她抱在了怀里。

    轻若无物的柔软身体,在杨守安的怀里挤压,似乎要和杨守安融为一体,眼泪花儿打湿了杨守安的胸膛。

    “乖,不哭,看看尾巴都出来了,羞不羞人啊,快收进去!”

    杨守安摸了摸杨小九的尾巴,满脸宠溺的笑容。

    杨小九顿时娇躯一颤,羞红了脸。

    尾巴,是她的敏感区域。

    “汪!守安哥哥好坏!”杨小九低声嘟囔了一句,尾巴“嗖”的不见了,凑齐红润的唇,就向杨守安吻去,同时柔软修长的双腿,怀抱住了杨守安的腰。

    好一个热辣,主动的女孩!

    谁受得了?!

    不远处,镇守南天门的欧阳老祖看不下去了,睁开了眼,故意大声咳嗽了两声,传音道:“杨指挥使,南天门前,不得做有辱斯文的事,还请谅解!”

    杨守安微笑点头,松开了杨小九。

    杨小九顿时噘嘴,一脸不快,直到杨守安低声传音说晚上好好补偿你,杨小九顿时幸福开心的满脸红晕。

    扬仌一直低着头,躬着身子,不敢抬头,直到杨守安从他身边走过,他都没敢说一句话,反而满脸敬畏与惶恐,袖子里的手一直在瑟瑟发抖。

    这就是威严!

    天帝殿外,杨守安来了。

    他一眼就看到了跪在天帝殿外的柳涛,不由大吃一惊。

    但是,他没敢多嘴,更没说一句话。

    因为不明情况的关心,更容易造成误会。

    他经过柳涛身边的时候,脚步微顿,然后向柳涛躬身九十度,行了一礼,然后这才走进了天帝殿。

    柳涛望着杨守安的背影,面色复杂到了极点。

    尤其是察觉到杨守安龙行虎步之间,那种自然而然散发出的威严和风范,让他不得不承认,杨守安大势已成!

    当年他随意收养的一只狗,竟成了猛虎!

    杨守安走进了大殿,恭敬的向老祖宗磕头,行礼道:“子孙守安,给老祖宗请安,老祖宗万安!”

    “起来说话!”柳凡笑着说道。

    杨守安起身,但依旧躬着身子,不敢挺直,抬眼看向老祖宗,觉得老祖宗恍恍惚惚,朦朦胧胧,似在远古过去,又似在未知的遥远未来,无论他如何去看,都看不真切。

    杨守安心中骇然,老祖宗还是老祖宗,依旧那般深不可测啊!

    哪怕自己晋级到了太虚境巅峰,可望老祖宗,依旧如望九重天,看不见尽头。

    在杨守安看老祖宗的时候,大殿里的柳大海等人,也在看杨守安,发现杨守安突破后,整个人似乎沉淀了一般,神色间多了几分成熟与稳重,仿佛长大了许多。

    杨守安察觉到了柳大海等人的窥探,急忙转身,惶恐而歉意的向几人躬身行了一礼,说自己看到了老祖宗,太激动,以致于忘了向大家见礼。

    柳大海等人枯站了三十年了,一句话都没说过,嗓子里都淡出鸟来了。

    此刻杨守安开口,他们纷纷接口说话,嘘寒问暖,并询问突破中的细节,遭遇了什么凶险,是否将诡心掌控了,而且话很长,很多,全身暖心窝子的话。

    这让杨守安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一瞬间竟感动的眼眶发红,找到了“家”的味道。

    大殿上方,老祖宗柳凡笑吟吟的看着这一幕,微微颔首。

    子孙们相亲相爱,他非常开心。

    于是,他清了清嗓子,杨守安和柳大海等人急忙转身,恭恭敬敬的站好,同时神力运转,故意像老兔子一样,抖了一下双耳,做倾听教诲状。

    这时候,老祖宗柳凡开口了。

    “我们柳家,是一个讲究孝道,善道,人道的家族,我们传承的是真善美,这么多年以来,唯有在九天宇宙的柳氏神山时候,我们家族才是真的非常有爱,团结和互帮互助!”

    “可到了太虚界,有人就膨胀了,无法无天了,竟然自相残杀,争权夺利,为了一己之私,不惜出卖族人,出卖家族!”

    “此行此举,罪不可恕!”

    柳凡的声音,非常威严,带着磅礴大气,仿佛天神在说话,轰鸣不绝,仿佛雷霆炸响。

    一群子孙大气都不敢喘一口,额头都有冷汗冒出。

    哪怕是杨守安或柳三海这个大反派,在外面有多么得意春风,在此刻,在老祖宗面前,他们都是孙子,哦不,是子孙!

    说是弟弟,都抬举了他们!

    而就在这时。

    大殿外,闭关了三十多年的柳天河和柳二泉来了。

    他们隔着很远,就听到了老祖宗的训斥的声音,不由心中一个咯噔,再看到跪在了天帝殿门口的柳涛,都齐齐脸色一变。

    不待他们说话,耳畔已经传来了老祖宗威严的声音:“两个混账东西,还不滚进来!”

    柳二泉和柳天河听到了老祖宗严厉的声音,都吓得脸色发白,急忙躬身走进。

    “柳涛,也进来!”

    柳涛起身,惶恐的跟着走进大殿。

    柳凡威严的眸光,扫视柳天河和柳二泉,训斥道:“你二人,在家族不务正业,整天思虑争权夺位,鼓噪族人自相残杀,损坏暗影军刑狱大牢,可知罪?!”

    柳二泉和柳天河心神大骇,他们完全想不到,自己二人所作所为,竟然被老祖宗一言道破,说的清清楚楚。

    “很惊讶么,天帝城都是老祖宗我炼制的,你们在老祖宗我炼制的城里行龌龊之事,老祖宗我焉能不知?!”

    柳天河和柳二泉跪地磕头,凄声道:“子孙知错了,求老祖宗赎罪啊!”

    柳凡严厉道:“老祖宗我饶了你们,那因为你们的暗中鼓噪,枉死的族人在天冤魂,答应不答应?!”

    “杨守安!”

    “子孙在!”杨守安站了出来。

    “老祖宗我刚才已经说了柳天河和柳二泉所犯之罪,以我柳家暗影军之刑法,该如何判决?”柳凡问道。

    杨守安噎了一下,道:“子孙不敢说!”

    “恕你无罪,说!”

    杨守安这才躬身道:“乱族者,按暗影军刑法,扒皮抽筋,神魂下烈焰油锅煅烧七七四十九年,再镇压三千年,凌迟处死,尸体不入土,粉碎撒于太虚大地。”

    柳大海等人听了,打了个寒颤,这刑法,太狠了!

    怪不得杨守安的名声这么差,不是没有原因啊。

    柳凡闻言,神色却无丝毫异样,反而看向了柳天河和柳二泉。

    二人听得杨守安所说的刑法,惊惧的颤抖,心中将杨守安骂了一万遍,却也不得不哀求老祖宗饶命。

    柳凡没有理会二人,他是一家之祖,若什么过错都可以谅解,那家族就乱了。

    扭头,柳凡看向了柳涛,训斥道:“柳涛,身为族长,不听长老劝告,暗中怂恿暗影军张浩为非作歹,残害同僚,你这族长,是怎么当的?!”

    “有你这样做族长的吗?!”

    柳涛满目垂泪,深深的伏地磕头,凄然道:“求老祖宗降罪,子孙柳涛,愿意领罚!”

    他的态度,比柳二泉和柳天河强多了。

    “放心,自会罚你,老祖宗我从不会偏袒任何人!”柳凡声音严厉的说道。

    柳大海等人本想为柳涛和柳二泉及柳天河三人求情,此刻闻言,都闭上了嘴,不敢再说一句话。

    同时,他们心中担忧,不知道老祖宗会怎样惩罚柳涛,柳二泉和柳天河三人。

    难道,真的要按照暗影军的刑法来吗!?

    ps:求票票啊,大佬们,摸你们的大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