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老祖宗在天有灵 > 第794章 老祖宗论道,镇压四方

第794章 老祖宗论道,镇压四方

    君无双在这里和柳大海谈笑风生,却气得躺在大殿门口的马长老直瞪眼睛,怒吼道:“君小子,还不来扶老夫一把!!”

    君无双急忙扶起了马长老。

    他料想接下来,脾气暴躁的马长老肯定会掀翻天帝殿,和柳家老祖宗大战个你死我活。

    结果出于意料的是,马长老跺了跺脚,嘴里喃喃自语的道:“刚才那种感觉,好像是……”

    思索片刻,身子一震,眼中浮现激动的光,“老夫明白了,哈哈哈……”

    大笑声中,急忙盘膝而坐。

    接着,脑门上长生之气缭绕,身上法则之力轰鸣,竟然进入了修炼状态。

    “这……”君无双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转身看向牛长老和夏长老,结果发现这两人也是盘膝坐着,也进入了修炼状态。

    “三位长老刚才明显和柳家老祖宗对决了一场,怎么现在都修炼了起来?”

    君无双看向陶学长和苗若曦。

    陶学长摊摊手,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苗若曦道:“也许是受伤了,在调息吧。”

    她这样猜测道。

    陶学长和君无双却摇了摇头,都说女人胸大无脑,二人瞄了一眼苗若曦胸前的波涛汹涌,都不信苗若曦的话。

    看三位长老的样子,三位长老更像是在刚才的一战中,有所收获,这才迫不及待的修炼消化。

    只是一想到三位长老那通天的修为和实力,更是在学院里指点其他长生天导师的修炼,这样的道行,怎么会忽然齐齐有所收获呢。

    怪哉!

    柳大海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不言不语,只是那嘴角,依稀挂着一抹自豪而得意的笑容。

    这时候,耳边又传来了君无双的声音……

    “柳长老,街道大将军之事,你看……”

    “我再想想,再想想……”

    ……

    大殿里,云雾缥缈,时空长河浩荡,十色神光如长虹般飞逝,绚丽而神秘。

    时间流逝,眨眼间三天过去了。

    盘坐在天帝殿门口的三位长老,先后苏醒,眼中都有一股欣喜而激动的精芒闪过。

    他们彼此对视一眼,然后齐齐起身,向着大殿上方拱手行了一礼,同时身子微微前倾,大声道:“多谢柳道友的指点,让我等茅塞顿开,几万年的道心困惑霍然而解!”

    此言落下,陶学长三人齐齐惊愕。

    柳大海却露出了一副早知如此的表情,同时心中暗暗敬佩。

    老祖宗不愧是老祖宗,换做其他人,一番下马威后估计还会得罪人,进而结怨,可到了老祖宗这里,不但让对方心服口服,还躬身感谢。

    这,就是境界!

    也是智商!

    大殿上方,传来了老祖宗柳凡爽朗威严的声音:“以三位道友的修为和实力,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只是时间问题,柳某只不过是锦上添花罢了!”

    “来,请上座!”

    “大海,上茶,上好茶!”

    老祖宗的声音落下的瞬间,大殿中的云雾立刻散开了一条路,同时时空长河中也架起了一座十色神光的法则神桥。

    “呼啦啦”

    依稀可听见时空长河浪花波涛之声。

    夏长老,牛长老,还有马长老三人,踏桥而过。

    陶学长三人犹豫不决。

    大佬们谈话,他们跟着去,不合适,可是心中却非常想靠近聆听大佬们的谈话,也许他们会论道,这就是大机缘。

    柳大海看到了三人的神色,微微一笑道:“无妨,我们老祖宗仁慈有大爱,一起吧,请!”

    他虚手行了一礼,陶学长三人感激的点点头,急忙踏着十色神光的法则神桥,直达彼岸。

    来到了大殿上方,就看到一个白发白眉的年轻人盘坐上发,身下混沌之气沉浮,身侧十色神光流淌,头顶浮现宇宙星空旋转的异象。

    他虽然带着笑容,但面色威严,有一种让人不敢直视的天神君王之气势。

    “这就是柳家老祖宗啊,果然是大佬中的巨佬!”

    近距离观看老祖宗,三人的震撼更加强烈,不由得低下了头,躬了身子,恭恭敬敬站在一边,非常拘谨。

    另一边,夏长老,牛长老和马长老三人,盘坐在蒲团上。

    近距离面对柳家老祖宗,三人心中都有一种见了自家学院的院长的错觉,都是那种明明看的见本人,却始终看不透深浅的感觉。

    这时候,老祖宗对三人露出了一个笑容,三人顿时身子不由的坐直,前倾,下意识的也露出了一个笑容。

    但瞬间,又清醒过来。

    我们为何要这样?我们也需要阿谀奉承吗?!

    我们可是长生界三大超然实力的学院长老啊!

    这时候,柳大海端来了茶。

    茶香袅袅,是茉莉花茶,不过明显是精种的好茶,茶香都带着道道神光,里面的茶水碧绿,流淌法则之力。

    “三位前辈,请喝茶!”柳大海给三位长老身前的小桌子上,各自放置了一杯茶。

    到了陶学长三人的时候,柳大海递过来茶,三人急忙双手接过,恭敬的捧着茶杯在胸前,仿佛捧了最珍贵的宝物一般,躬身站在那里,闻着茶香扑鼻,却不敢喝,也不敢动,非常拘谨。

    老祖宗是主人,主动开口,和三位长老聊天,语气温和,脸上一直带着亲切的笑容,让人如沐春风。

    三位长老也渐渐放下了架子,说起了长生界的一些风土人情,还有一些远古秘辛。

    这些东西,能在大佬的嘴里被称为“秘辛”的,那可是真正的秘辛。

    陶学长三人虽然博览学院图书馆,博闻多识,却也没听过这等秘辛,不由听得如痴如醉,同时心中惊讶至极。

    因为三位长老所说的一些秘辛,都涉及到了长生界大事以及古老的传说。

    柳凡时而问几个问题,只要不涉及三大超然势力的隐秘的,三位长老都直言相告。

    柳凡心中欢喜,时而哈哈大笑,也说几个自己的故事,包括子孙们的段子,三位长老也听得俯仰大笑。

    一时间,大殿里气氛一片欢愉,轻松。

    这些日常聊天,看似无关痛痒,却也在彼此了解这对方的底细和品行。

    陶学长三人自然不知道大佬们之间的高深莫测之意,也只能着笑。

    只是他们躬着身子,撅着屁股,手捧着茶杯,笑起来却有些不伦不类。

    柳大海束手而立,时而给大佬们添茶,表现的中规中矩,非常稳重。

    而后,三位长老又问起了之前在大殿云雾中的比斗,感谢老祖宗的点拨之恩,老祖宗摆手说无须客气,三位长老顺势请教老祖宗修炼的一些问题。

    其中涉及到了各种道法,神通,秘术,以及招式。

    柳凡也一一解说,并当场幻化出了一道人影,在大殿里演示各种神通,请三位长老指点。

    三位长老修为精湛,道行高深,都是不俗之辈,在长生天里也是前辈列的高手,他们眼中神光璀璨,眸子里浮现宇宙异像。

    当即也即兴而起,幻化人影,在大殿里演示各种道法神通,请老祖宗指点。

    说是彼此请对方指点,其实都是存了考量对方的心思,在试探对方修为的高深,道行的精通,神通秘法的强大,进而在心中仔细评估对方的真实战力有多高。

    这番论道,外界根本不可能见得到。

    更别说,几位大佬都是长生天中的前辈高手了。

    陶学长,苗若曦,君学长三人,看的如痴如醉,手捧着茶杯,茶水凉了也不自知。

    他们看着几位大佬在这里论道,深知这样的机缘千载难逢,心中激动之余,只能努力的领悟,仔细的观看,用心的记忆。

    只要能学到一鳞半爪,足以受用终身,为他们日后证道长生天打下坚实的基础,指明不前进的方向。

    论道无日月,眨眼间,三个月过去了。

    大殿里。

    老祖宗谈笑风生,各种神术神通信手拈来,非常惬意,时而还抿一口茶。

    再看三位长老,却渐渐渐渐满头大汗,面色潮红,有些手忙脚乱。

    到了后期,老祖宗的一门神通出手,三人皱眉沉思良久,才能做出应对之法。

    当老祖宗大拇指和中指摩擦,演示出了响指神通的时候,三人一呆,彼此耳语谈论,渐渐声音越来越大,甚至争吵了起来,脸红如斗鸡,却也不能提出与之相争锋的神术或神通。

    陶学长三人,心中震撼又骇然。

    “这门响指神通,绝对非常恐怖!柳家老祖宗,太强了!”

    “稳压三位长老啊!”

    “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柳家老祖宗,也许只有院长来了,才能和他轻松论道吧!”

    看到三位长老有干架的趋势,柳凡急忙笑着劝解了三人。

    三人也是德高望重的长生天前辈,立刻回过神来,有三分尴尬,却也不羞怒,反而一副大有所获的模样。

    “凡人言,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今天,和柳兄一番论道,却是省了我等数万年的苦修!”

    “是啊,柳兄的道行之深,远胜我等,佩服佩服!”

    “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柳兄却是全才,以后,咱们要多多走动,多多交流啊,还望柳兄莫要嫌弃我等的叨扰啊!”

    三人都是老前辈,说话也好听,非常讲究,让人听了满心舒坦。

    柳凡也不托大,非常谦虚的表示道:“三位道友……”

    话刚出口,来自大夏神国第九学院的夏长老瞪眼道:“我们都叫柳道友为柳兄了,柳兄就不能称呼我们三人一声贤弟吗?!”

    神殿第九学院的牛长老也附和道:“柳兄这是看不起我们吗?”

    长生殿第九学院的马长老一捋胡子,昂着头道:“柳兄,你这就不对了啊!”

    得!不认这三个弟弟,还不行了!

    瞧瞧把人家气得!

    柳凡当即笑道:“如此,为兄便托大了,三位贤弟,请,喝茶!”

    “以后,我们常走动,常来往!”

    “哈哈哈,柳兄,这才对嘛!来来来,那个谁,把茶取了,换成酒!”

    夏长老点指柳大海说道。

    身为长生天,自然自己也带了酒,但他非常讲规矩,不越礼,细节处给足了老祖宗的面子。

    柳大海看了老祖宗一眼,老祖宗笑道:“去取好酒来,再让小黄瓜准备几盘黄瓜小菜!”

    “是!”柳大海躬身告退。

    不多时,酒菜都已上齐。

    这不是山珍海味,非常清淡,但三位长老和老祖宗依旧吃吃喝喝,非常开心愉悦。

    陶学长三人,也被拉着坐了下来,却拘谨的不敢动筷子,也不敢喝酒,只能陪着笑,陪着点头,顺便给大佬们倒个酒。

    但饶是如此,三人的心中也乐坏了,激动的肠子都在抽搐,兴奋的鸡儿发紫!

    今天的所见所闻和参与之事,足够他们吹嘘八辈子……

    酒过三巡后,柳凡忽然笑着问道:“对了,那位柳长生,此人……”

    话刚一出口,空气陡然凝固,气氛也变得压抑,严肃起来。

    夏长老,牛长老,还有马长老三人,都面色微变,仿佛那位柳长生,就是一个禁忌话题一般。

    陶学长三人,也不由低下了头,不敢露出任何表情。

    ps:求票票,月底啦,月票不投,就浪费啦,投票票的书友,老祖宗保佑你天天桃花运,被窝里都是小娇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