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老祖宗在天有灵 > 第868章 这只大野牛怪,为何还没有被煮的稀巴烂

第868章 这只大野牛怪,为何还没有被煮的稀巴烂

    石锅中。

    杨守安自从被下锅后,就遭受了极尽可怕的熔炼。

    石锅的内壁上,有奇异的符号闪烁,交织恐怖的道则,密密麻麻,将他全身笼罩,剧烈的切割。

    同时有汹涌的神火冒出,烧烤他的全身。

    一瞬间,他就遇到了大麻烦。

    但幸运的是,他有老祖宗赐予铜豌豆神术,不死不伤,很轻松的存活了下来。

    “老祖宗,您多次救我于危难之间,我一辈子都报答不了您的大恩大德啊!”

    “您放心,等我回到长生界了,一定让您骑大牛,驮着您看遍宇宙繁华!”

    杨守安心中感动,暗暗发誓。

    老祖宗铜豌豆神术,在之前一段时间,杨守安化身为牛后,就消失了,可没想到,在几天前,又忽然复苏了。

    重新出现。

    这种变化,杨守安也说不出原因,但心中无比激动和惊喜。

    他却不知,那是老祖宗闭关,天门大开实力大进后,这种与老祖宗相依相附的神术,也因此而变强了。

    所以铜豌豆神术再现,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了。

    如今。

    在石锅中,各种神药汇集熬炼,又有龙虬古木和凤凰涅槃果这样的镇族神药,以及变异怪始祖的血肉,再加上青麟部落传承下来的古老熬炼引药之法。

    让石锅里,真的熬炼出了稀世大药神液。

    神霞灿灿,道音阵阵,浓郁的药香扑鼻。

    又有真龙之影盘旋,凤凰神影飞舞,各种奇妙的异象不绝。

    “这可真是一锅绝世大药神液啊!”

    杨守安惊叹,眸光发亮。

    他浸泡在药液中,牛嘴一张,大口的吞吸。

    “轰隆隆”

    他吞食药液,身体中的气血在迅速增强,肉身天门也震动了起来。

    渐渐地,浑身赤金色鳞片,开始向紫金色转变。

    之前,他只是牛头和牛脖子处,是紫金色鳞片,其余部位都是赤金色。

    可现在,一锅大药神液下,成全了杨守安。

    他的鳞片再次进化,全身都变成了紫金色,连牛蹄子也是紫金牛蹄。

    而在他的体内,铂金级的肉身天门在不断震动,吸收大药神液。

    只见那天门上,开始出现了神龙的雕刻印记,也出现了凤凰印记,印记栩栩如生,在彻底形成的那一刹那,天门一荡,两道新的天门神通忽然浮现在了杨守安的心中。

    “遁术:神龙游天”

    “火术:凤凰吐火”

    杨守安大为激动。

    这是自得到疯牛神魔拳后,他再次得到的两种新的天门神通。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今日,轮到我杨守安发达了!”

    杨守安无比欢喜,牛眼睛里满是喜色。

    但他很快冷静下来,全力吞吸锅里的药液。

    “哗~哗~”

    大股大股的药液,被他吸入喉咙。

    体内的天门,在剧烈的震动,似乎有进化的迹象。

    眨眼间。

    三天已过。

    就在这时,杨守安忽然惊醒。

    因为他的头顶,石锅的锅盖,似乎在被人揭开掀起。

    杨守安的眼睛里,凶光大盛,憋了这么久的戾气,在眼眶里形成了浓郁的煞气。

    与此同时。

    青麟部落的广场上,所有人都激动坏了。

    因为绝世大药神液,熬炼成功了,每个人的眼睛里,都满上希冀的光芒,仿佛看到了揭开石锅的那一刹那,神华映天,异象万千的景象。

    现在,终于到了开锅见证奇迹的一刻!

    老村长喊着“一二三”,黑鳞部落的老祭祀,黑子,丸子,青原,以及两个部落的老一辈族人,都手搭在锅盖上,猛然用力,一起揭开了石锅的锅盖。

    “轰~”

    厚重的锅盖被揭起,里面长生之气化作的白雾缭绕,却没有惊天动地的神华,也没有动人的异象。

    太平静了!

    平静的有些诡异!

    所有人的笑容,都呆滞了。

    “这是咋回事?!”

    便就在此时。

    “哞——”

    一声牛叫从石锅里响起。

    而后,一个紫金色大牛头忽然从石锅中闪电般探了出来,一口吞掉了站在石锅边数个人的脑袋。

    “噗~”

    鲜血冲天,染红了虚空。

    几个族人,还有黑鳞部落的老祭祀,都被咬掉了脑袋,鲜血从无头身体的脖颈处攒射。

    “啊——”

    四周众人,吓得尖叫。

    几个咬手指嚷着要呲牛牛的小屁孩,被鲜血飙射了一脸,吓得哇哇大哭。

    石锅里,杨守安探出紫金色大牛头,猩红的眼睛,满是凶光的扫视众人。

    它的獠牙大嘴里,还在咀嚼着几个脑袋,不断发出“咔擦咔擦”的声音。

    那是头骨被咬碎的声音。

    小屁孩们吓坏了,哭的“嘎……嘎……”,都要断气了。

    太怕怕了!

    太吓娃了!

    他们这辈子也许都不敢再呲牛牛了。

    “哞——”

    杨守安大吼一声,凶狂的煞气逼人,像飓风一样激荡四周。

    石锅边。

    老村长怒吼:“这只大野牛怪,为何还没有被煮的稀巴烂?!”

    他和黑子,还有青原三人,反应最快,躲过了一劫,却也吓得脸色发白。

    但其他人,包括丸子,还有黑鳞部落的老祭祀,以及另外几个老一辈族人,全被咬掉了脖子。

    他们的身体腹部,发出惊恐的大叫声。

    这是腹音。

    尤其是丸子,尖叫声最是凄厉。

    “黑子哥,青原,杀了那头牛,杀了那头牛啊!”

    她的无头身体,甩着手臂怒吼。

    “糟糕,发生了什么,我好像无法血肉重组,重新长出脑袋了!!”

    一个被咬掉脑袋的老一辈族人,忽然惊恐道。

    霎时间,几个被咬掉脑袋的人,都骇然发现,自己果然无法血肉重生,重新长出脑袋。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们无法血肉重生?!……咳咳咳……”

    黑鳞部落的老祭祀,腹部发出又惊又怒的声音,却又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很难想象,一个人没有脑袋是怎么咳嗽的。

    只看到,他的胸腔在剧烈起伏,断掉的脖颈处,随着每一声咳嗽,都会“唰唰唰”的飙射一股股鲜血。

    这幅情景,仿佛大妹子开啤酒瓶的那一瞬间……

    黑子拿着药瓶,习惯性的想要给老祭祀服药,老祭祀脖颈处的鲜血,飙射了他一脸。

    他一阵呆滞,摸了一把脸上的血,愣愣的望着老祭祀断掉的脖颈肉芽,不知从哪里给老祭祀服药。

    但陡然,他灵机一动,找到了老祭祀脖颈处的咽喉道,从那里把药灌了进去。

    老祭祀服了药,这才停止了咳嗽。

    但因为失去了脑袋,无法血肉重生,算是重伤了,身体一下子虚弱无比,站立不稳,只能盘膝而坐。

    黑子见此,心中担忧又难受,抬头看向石锅里探查的那颗紫金色牛头,他气得咬牙切齿,满眼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