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长夜余火 > 第七十六章 威胁

第七十六章 威胁

    对于雷曼的警告,商见曜毫无羞恼之色,反而认真提议道:

    “如果你们也加入,我们就不止四个人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回头望了眼蒋白棉,很有点跃跃欲试。

    明白他是在请示要不要“交朋友”,蒋白棉想了两秒,摇了下头。

    暂时还没这个必要。

    离开雷曼和他手下住的这片区域后,“旧调小组”一行四人准备前往下一个目的地:

    城市废墟靠湖位置的“矮楼区”。

    赫维格其中一名心腹巴兹就住在这片区域,他全程经历了军火被抢之事。

    离开旅馆营地前,因为商见曜想上厕所,他们又回了一趟“05”“06”号房间。

    刚打开门,蒋白棉就看见一张纸轻飘飘落到了地上。

    它比巴掌略大,上面写着一排灰土文:

    “不要多管闲事!”

    “没有错字。”商见曜将纸张捡了起来,一脸惊奇。

    “又不是人人都是反智教的。”蒋白棉拿过那张纸,就着冬日的阳光,翻看了几遍。

    等到白晨和龙悦红解决完个人问题,走出房间,她将那张纸递了过去,笑眯眯问道:

    “有什么想法?”

    “是阻止我们调查赫维格的死因,还是不让我们寻找被抢的那批军火?”龙悦红按照组长教导的方法,一步步做起分析,“如果是后者,说明那群强盗很有可能就在红石集内部,要不然,早就撤去了别的地方,只派一两个人过来商谈买卖,完全没必要威胁我们。如果是前者,我觉得是不是太急了?我们什么线索都还没找到,威胁我们还不如警告治安所的韩望获。”

    啪啪啪,上厕所出来的商见曜热烈鼓掌,表示赞赏。

    这掌声让龙悦红又有点高兴,又颇为不自在。

    “不错。”蒋白棉微笑给予了表扬,“在分析问题上,你算是入门了。”

    说完,她望向白晨:

    “有什么看法?”

    洗了把脸,还没戴面具的白晨微皱眉头道:

    “我觉得有点奇怪。

    “太早了……没这个必要吧?”

    她的意思是还没到需要警告自己等人的地步。

    蒋白棉笑了笑:

    “确实。

    “我们一共才四个人,其中还只有一个‘中级猎人’,又没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何必急匆匆威胁我们?

    “刚才那个军火商人雷曼不也说了吗?以我们的‘实力’,趁早放弃任务比较好。”

    啪,商见曜握右拳击了下左掌:

    “我懂了!”

    “你懂了什么?”蒋白棉好气又好笑地问道。

    商见曜严肃说道:

    “他们肯定已经识破了我们的伪装,知道我们是终极反派‘盘古生物’派出的‘拯救世界小组’。

    “他们畏惧我们的实力,不敢和我们硬拼,只能色厉内荏地给点警告。”

    蒋白棉长长吐了口气:

    “您太高看我们了。”

    她特意用了敬语。

    接着,她随口说道:

    “哪怕猎人公会各个分部之间会定期交换数据,野草城的事情要传到这里,也还得一段时间。

    “而且,商见曜兄弟会野草城分会应该还在正常运转,没外人知道我们做过什么。”

    作为能感应电信号的基因改造人,蒋白棉非常肯定“05”“06”号房间和周围区域没有窃听器这种东西。

    “终极反派和拯救世界也联系不到一起……”龙悦红跟着嘀咕了一句。

    不给商见曜反驳的机会,蒋白棉“埋怨”了一句:

    “真是的,把我思路都打断了。

    “嗯,既然在没必要威胁的情况下警告了我们,那我可以初步认为,这其实是一种保护。”

    “保护?”龙悦红惊了。

    蒋白棉笑着解释道:

    “详细描述就是:看我们太过弱小,怕我们承受不起卷入漩涡的后果,于是提前给我们一个警告,让我们远离是非。

    “呃,除了这个,还有两种可能:一是矛盾已经激化到了某种程度,任何外来势力的加入都会导致天平出现倾斜,他们不得不采取一些预防措施,但从特蕾莎的反应和她的选择看,这个可能非常低;二是有谁刻意弄了这么一封警告信,为的就是嫁祸某某某,如果是这个可能,哪怕我们不对外声张被威胁的事情,也必然会有人来询问和调查,到时候,线索就自己送上门了。”

    龙悦红听得一阵佩服,忍不住在心里感叹道:

    哎,我做了基因改良也才一米七五,脑子和组长差了更是不知道多远,呃,她是做过基因改造的,没法比,不用比……

    “如果是第一个可能,为什么要保护我们?”龙悦红追问了一句。

    商见曜抢在蒋白棉之前,认真回答道:

    “因为我身高一米八五,长得也不错……”

    “停!”蒋白棉制止了反向吟唱。

    她含笑说了一句:

    “也许是因为我们刚进红石集的时候没做伪装,一看就是灰土人,不,灰语人。”

    龙悦红愕然望向自己手中的“警告信”,发现上面只有灰土文,没有红河语。

    他若有所思地点了下头:

    “原来是这样……”

    …………

    红石集所在城市废墟的“矮楼区”是由一栋栋带院子、围墙的三四层建筑组成的。

    在旧世界毁灭前,这里有另外一个名字,只是已经被人遗忘,不再有谁提及。

    整个红石集,估计只有“地下方舟”内的迪马尔科或者他家族留下的资料还记得。

    按照特蕾莎的描述,“旧调小组”找到了那株有几百年历史,被雷劈过至少两次的古树。

    古树的侧后方同样有一栋带院子、围墙的三四层小楼。

    蒋白棉下了车,走到大门前,按响了门铃。

    过了近一分钟,古树那仿佛早已死去的树干内传出了一道男性声音:

    “你们找谁?”

    在此之前,蒋白棉和商见曜已经将目光投了过去。

    “我们是接手军火被抢案的遗迹猎人。”坐在驾驶位置,正对古树的白晨高声回答道,“特蕾莎太太让我们过来的。”

    “稍等。”树干内的男性声音沉默了一会道。

    又等了两三分钟,蒋白棉和商见曜望向了另外一栋带院子和围墙的建筑。

    那里的围墙突兀地抬起一块木板,显露出了一个大洞。

    大洞的后方不是花园,而是一条幽深的通道。

    下一秒,一个男人从大洞内爬了出来。

    他戴着一张泛着金属光泽的铁黑面具,亚麻色的头发乱糟糟的,似乎已经很久没有梳理过。

    他刚站稳脚跟,就看见了一张呲牙咧嘴的猴子面具。

    商见曜嗖的一下就冲了过去。

    “停!距离才是我们的朋友!”戴铁面具的男子吓了一跳,连忙往侧面退了几步。

    “你这张面具能防弹吗?”商见曜好奇问道。

    “不能。”戴铁面具的男子茫然回答。

    “好吧。”商见曜有点失望。

    这时,蒋白棉已靠拢过去:

    “你是巴兹。”

    “对。”巴兹点了下头。

    “刚才说话的也是你?”蒋白棉追问道。

    “是啊。”巴兹怀疑对方是不是耳朵有问题。

    蒋白棉顿时变得饶有兴致:

    “你挖了很多地道,把附近不少地方连接在了一起?”

    “这是我从灰语人那边学来的。”巴兹颇为自豪,“到处都是地道,到处都是出口,就没人能堵住我了!我甚至还能绕到敌人的背后,从他们想象不到的地方向他们开枪。”

    “好办法。”蒋白棉赞了一句,“就是以这边的地质结构和土壤情况,挖地道应该会比较难。”

    “我们有‘联合工业’那边弄来的机器。”巴兹趁机问道,“要吗?弄去需要挖地道的战乱区域,能换不少东西。”

    “首先得等我们拿回那批军火,得到了相应的报酬。”蒋白棉笑着回应道,“再说,真正的战乱区域,随时可能遇到钻地弹、温压弹,躲地下工事内不一定是好事。”

    她没再闲聊,认真问道:

    “你有看见那伙强盗长什么样子吗,知道他们的来历吗?”

    巴兹摇了摇头:

    “他们都戴着面具、头套和墨镜。”

    说到这里,他忽然冷笑了一声:

    “这反而能说明一些问题。

    “如果是外来的强盗,抢了就跑,哪里需要做这么严格的伪装?

    “他们戴头套恐怕是不想别人看见他们的发色是什么样子……”

    商见曜插嘴道:

    “这也能通过染发来实现,我可以给你们介绍一个专业团队,就是比较远……”

    蒋白棉打断了他:

    “看来你有怀疑的目标啊。”

    “肯定是那帮灰语人!”巴兹愤恨说道,“事后我和几个人追了车轮痕迹一路,发现他们去了南边,离开城市废墟后,又绕到了东面!”

    说完,他大概解释了下东面意味着什么:

    迪马尔科家族的“地下方舟”和警惕教派的教堂在城市废墟北边;红河人大多在西面靠湖区域;灰语人主要藏在城市废墟东区那些建筑里;靠南则是混血儿们活动的地盘。

    ——红石集对应的公园位于中间偏西。

    “这样啊……”蒋白棉不置可否,“除了这些,你还发现了什么?”

    “没有了。”巴兹再次摇头,“额……参与抢劫的有九个人,身高没什么特点,周围埋伏的还有七八个……”

    又问了一些细节后,蒋白棉简单回了一句:

    “我们会到灰语人那边调查的。”

    告别巴兹,上了吉普,龙悦红感叹道:

    “看来那批军火真有可能是灰语人抢的……”

    蒋白棉闻言,望着前方,轻笑了一声:

    “严格的伪装掩饰的不一定是灰语人特征,还可能是红河人的发色和瞳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