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美漫之超级英雄之父 > 第八十四章 你到底做什么的?(求推荐)

第八十四章 你到底做什么的?(求推荐)

    激烈的交火声在银行内响起,而几乎在枪声出现的第一时间,银行的工作人员便按下了警报。

    警报响后,不需要几分钟,警察就会来。

    这一点,那几个早有准备的匪徒自然也清楚。

    “叮,叮!”

    银行保安的子弹落在几个匪徒的车上,溅出火星,却只能留下一个个浅浅的凹痕。

    改装的防弹车?

    怪不得能直接冲进来,还没有受到什么明显的损伤。

    匪徒们开始反击,先是几颗催泪弹丢出去后,手中的武器咆哮出声。

    几个保安看着自己手里的‘小可爱’,又看了看几个匪徒手里狰狞枪炮,在一个保安被击倒后,剩下的几人直接投降。

    人群尖叫着向银行门口跑去。

    几个匪徒毫不在意,指着保安的头,让柜台内的人开门。

    就在这时,随着人群向外移动的麦克和雷米·勒博相视一眼,交换了两个眼神后,雷米·勒博耸了耸肩,数张纸牌从袖子中滑落,被他手指一捏,发出危险的光芒后,他轻轻一甩,飞向那些匪徒。

    纸牌被附加了雷米·勒博的能力,飞行的速度很快,比子弹还要快。

    只是几乎一瞬间,便落在了几个匪徒的身上,将他们炸飞击昏过去。

    雷米·勒博轻轻挑起嘴角,三分不屑,七分凉薄。

    可惜麦克不是女人,否则一定会为潇洒的牌皇尖叫两声。

    而他不但不尖叫,反而默默远离了雷米·勒博,对其竖了起大拇指后,指了指他身后。

    雷米·勒博愣了下,转头看去,脸皮一抖,低骂出声。

    只见一个匪徒从地上站起,撤掉被炸烂的面具后,露出了面具后的那张脸。

    满是鳞片,嘴长尖牙,看起来无比狰狞的一张脸。

    只见那个匪徒怒吼一声,直接向雷米·勒博冲了过来。

    雷米·勒博叹了口气,他最怕这些麻烦了,而且这个世界是什么情况,难道没有变种人什么的,连抢劫都不配了吗?

    但看匪徒越来越近,他合在一起的双手猛的拉开,一张张纸牌飞在了半空,随着他的控制,如一只只蝴蝶般他在身周转了一圈,义无反顾的飞向了匪徒。

    砰,砰!

    听着里面接连响起的爆炸声,麦克笑了声。

    以那家伙的能力应该没事,不过要费一些功夫罢了。

    果然,在麦克站在自己车旁等了十几秒后,雷米·勒博一脸晦气的整理着被扯烂的衣服走了出来。

    “呦,看来战况激烈啊!”

    麦克揶揄的笑着,看着对方身上的衣服。

    雷米·勒博注意到麦克的眼神,眼皮一翻,道:“这次赔大了,我这衣服可是名牌,你一定得请我好好喝几杯才行。”

    “嚯,赖上我了。”

    雷米·勒博笑了笑,坐进副驾驶座,对着打开车门的麦克道:“正好今天没事做,我就陪陪你好了。”

    “那我还真是谢谢了啊!”

    “客气。”

    “那就先和我去办点事吧。”

    “办事?收账还是杀人?”雷米·勒博捏着下巴,道:“太麻烦的话,我可不和你去,要我出手的话,五五分成。”

    麦克嘴角一抽,道:“你的脑子随着你的牌一起射出去了吗?”

    说着,麦克发动着车子,快速远去。

    然后……买收割机!?

    看麦克熟悉的与卖家交谈砍价,雷米·勒博一脸呆滞。

    片刻后,搞定卖家,让其送到自家农场后,麦克上车,见雷米·勒博呆呆的盯着他,挑眉道:“怎么?”

    “你买这玩意干嘛?碎尸?”

    麦克眼帘一垂,道:“在你眼里,我到底是干什么的?”

    “咳咳!”雷米·勒博握拳轻咳一声,不可思议的道:“你这家伙,真的在种地?”

    “不然呢?”

    雷米·勒博沉默了下,随即笑着道:“这样也好,比我好多了。”

    想起自己现在的身份和遭遇,他忍不住低骂了声。

    麦克淡淡的瞥了眼雷米·勒博,这家伙好像有故事啊。

    有意思。

    接着,他又拉着雷米·勒博,来到汽车销售市场,选了一辆非常不错的suv后,将皮卡车顺手卖给了市场的二手车商人,和雷米·勒博找了一家酒吧。

    雷米·勒博倒了杯酒,一口干掉后,对麦克道:“喝你这顿酒可真不容易!”

    麦克笑着抿了口,给对方倒上酒后,道:“你怎么舍得离开拉斯维加斯了?”

    拉斯维加斯才是这个浪子赌徒的天堂。

    雷米·勒博叹着气,似是在怀念以前的美好生活,随即哂然一笑:“待不下去了呗。”

    “嗯?”麦克挑了挑眉,调笑道:“是骗了哪个富婆的钱?被追杀了?”

    “在你眼里,我到底是干什么的?”雷米·勒博一阵无语,随即道:“你那个严重多了,我得罪了地狱火。”

    “嚯!厉害!”麦克端起酒杯,道:“敬你的勇气!”

    雷米·勒博苦笑着和麦克碰了下,道:“你呢?怎么成农夫了?”

    麦克调笑道:“怎么?看不起种地的?”

    “怎么敢!”雷米·勒博看着麦克,道:“只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我有孩子。”

    “那没疑问了。”雷米·勒博给两人倒上酒,身子向后一靠,道:“真羡慕你,自由!”

    “嗯?”麦克疑惑的看着对方,道:“你什么意思?你……”

    雷米·勒博抓了把自己的头发,无奈道:“就像你想的那样,我失去了自由,像是一只笼中鸟,被困在了这座浮躁的城市里。”

    “雷米……”

    “?”

    “现在装深沉,扮诗人已经过时了。”

    “是吗?哈哈哈!”

    雷米·勒博笑了声,随即无奈的解释道:“我来纽约犯了些事,被一个该死的组织盯上了,和对方签了一个协议。”

    “我以特殊编外人员的身份为对方工作五年,对方不再追究我犯得事,并且帮我搞定我之前的案底,还我一个清白的身份。”

    “清白不清白,我倒是不在意,关键是被抓住了,还签下了合约,给我带上了这个。”

    说着,他亮了亮手腕的一个黑色腕带。

    追踪装置?

    麦克眉梢一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