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开挂花钱玩转世界 > 15、女孩子太聪明会秃头的

15、女孩子太聪明会秃头的

    陆雨菲看到这条消息懵了下。

    脸都黑了。

    “月流水过十万?或者过15次五星?我晕了。

    老大,我直播间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一个月过两次五星都难,更别说15次了。

    而且,我上个月的流水才刚到5万,这个月你直接给我翻了一倍,你杀了我算了。”

    搞什么啊,运营布置任务不看实际情况的吗?

    真的是瞎搞。

    虽然语气很低微,但陆雨菲心里着实有点不太乐意。

    运营:“你月榜一那个冻哥,每天都给你刷超火,就算一天只有一根,一个月下来就是6万流水了,还剩4万流水,有公会的推荐和热度在那里摆着,真的很难播到吗?”

    陆雨菲想了想,迟疑道:“冻哥那边,也不可能天天给我刷吧?”

    运营分析道:“那可不一定,只要你和他把关系维持好了,一切皆有可能,我看昨天人家不是挺宠你的吗,这条大腿你可得鲍好了。

    以我的经验,这种人如果不是一时冲动了,那就是真土豪,如果是真土豪,你傍上了,那以后就别直播了,直接嫁入豪门,它不香吗?”

    陆雨菲耿直道:“可是,我不太会和人维持关系……”

    运营看了这话,估计也是生气了,直接回道:“那你就等着凉凉吧,或者干脆别播了。”

    “老大,别这样啊。”

    “懒得跟你扯,我还有事儿,再问你一遍,公会的任务你到底是接还是不接,不接我就把资源转给别人了,你不要,公会有的是新人要。”

    见运营说话如此直白,陆雨菲心情有点堵塞,但这话又没错。

    咬了咬牙,陆雨菲道:“好,别说了,我接了!”

    和运营聊天结束后,陆雨菲带着沉重的心情,开始直播。

    虽然运营刚才的话,让她有点受挫,可问题这就是现实,直播这一行的竞争一直以来都很激烈,一方唱罢,另一方又登场。

    真正能常青不倒、收入可观的女主播,实际上没几个。

    那些颜值高,身材棒的女主播,每天都有人被淘汰出局,每天都有人因为坚持不下去而选择退出直播行业,去干起了别的买卖。

    如果有推荐资源不要,不逆流而上,陆雨菲最终的结局,可能比那些人好不了多少。

    生活与现实的压力,就这么无情地压在了她一个大学毕业一年左右的女孩子身上,她想哭,可又哭不出来,只能默默地负重前行。

    被生活压得喘不过气的女孩子,她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四个多小时的直播,在强颜欢笑中结束。

    下播之后,陆雨菲的心情变得很糟糕,一方面是因为公会任务,另一方面是因为‘上来自己冻’今天居然没来。

    是的,陆雨菲一直等他,等到了近十二点,他也没出现,才心事重重地下了播。

    “我这刚接到公会任务,冻哥就不来了,这是闹哪样啊?”陆雨菲一脸苦瓜色,拿起手机打开微信,点入聊天界面。

    想了想,还是给那家伙发去了消息:“冻哥冻哥,你今天怎么没来看我啊?”

    过了半分钟,对面发来消息:“晚上有点事,看不了直播。”

    “噢噢,那你明天会来看我吗?”

    “看情况,不忙的话就来。”

    “嗯嗯,好的,等你哈。”

    “……”

    就这样,明天又明天。

    直到8月5号晚上,直播间凉到透心,而‘上来自己冻’依然没来看她,陆雨菲终于忍不住了。

    夜色朦胧,雨幕遍天,今晚的沪上不知道为什么,格外得冷寂与灰暗。

    下播之后,陆雨菲在后台看了眼自己八月份的礼物收入情况。

    五天时间,播了3400块的流水,平均下来,每天六百多块。

    按照这样的礼物收入趋势,这个月别说是播10万流水了,赶上个月的流水,那都没戏。

    这个时候,陆雨菲也终于搞清楚了一个现象,她这种小主播的直播间,还是得靠少数大哥撑着,没了大哥刷礼物,她就基本凉了九成。

    “唉,要是冻哥还在,每天给我刷一个超火,现在的流水都一万多了……”

    陆雨菲心里有些惆怅,最近几天她一直期待着‘上来自己冻’能突然出现在她的直播间,给她刷超火,可无奈都是在做白日梦。

    足足五天了,他没来,一次都没来。

    微信上,陆雨菲虽然在和他聊天,但也不好意思直接挑明说:冻哥,我想要超火,你来给我刷点吧,再不刷,我就要凉了啊。

    说到底,她的脸皮子还是太薄,要是有别的某些女主播一半会忽悠,也不至于是现在这个惨兮兮的样子了。

    心头一番挣扎之后,陆雨菲决定做出一些改变,于是,又给陈放发去了微信消息。

    “冻哥,你今天怎么又没来看我直播啊,我都快想死你了。”

    “是有几天没看你直播了哈。”陈放那边很快回道。

    心里却忍不住吐槽:到底是想死我了,还是想死我的大宝贝…鱼翅了?

    陆雨菲:“是啊,你都整整五天没来看我直播了,你是不是去看别的小姐姐,不要我了?(可怜)”

    “没有,斗鱼的小姐姐我只看你一个。”

    “你骗人,你的关注列表里明明就还有其他小姐姐。”

    “女孩子太聪明了,是会秃头的哦。”

    陆雨菲莞尔道:“哈哈,我就是开个玩笑啦,冻哥你别介意,其实你看别的小姐姐也没事,但别给她们刷礼物就行了,白嫖她们不香吗,是不是啊?”

    陈放:“也对,那我以后看斗鱼就不刷礼物了。”

    陆雨菲发了个傻眼的表情。

    我好像说错话了,他以后不刷礼物了?

    那我怎么办,我怎么办啊?

    陈放:“怎么了?”

    陆雨菲:“我……那个,我最近遇到些事,想和你聊聊,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

    正躺在沙发上看手机的陈放,看到这条消息,直接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哟,这是鱼儿上钩了么?

    尽管‘上来自己冻’这个号这几天没出现在陆雨菲的直播间,但陈放却经常开着空号进她的直播间。

    听她直播时的一些言语,也大概知道了她这个月任务繁重。

    而没了陈放的支持,其他路过的大哥也不想给她刷,单靠直播间的那些平民散户粉丝,根本就不足以支持她完成公会任务。

    所以,陆雨菲这会儿找他聊天,要说什么事儿,陈放大概也能猜到一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