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开挂花钱玩转世界 > 16、来蓉城玩几天啊

16、来蓉城玩几天啊

    陈放明明啥都知道,却假装自己一无所知,反而打字道:“咋了,是有人欺负你了吗?”

    陆雨菲:“不是有人欺负我,而是…而是我公会给我安排了直播任务。”

    “直播任务?”

    “是的,本来冻哥你在的时候,我还有机会完成的,但最近几天你都没在,我就肯定完成不了了。”

    “那你是啥意思?”陈放嘴角微翘,继续顺着这个话题打字引导道:“你是想要我帮你过任务吗?”

    陆雨菲那头,看到这条消息,心脏扑通扑通地加速跳动起来。

    她深呼吸一口气,压下内心的矜持与犹豫,回道:“虽然这有点不好意思,但现在我认识的大哥中,除了冻哥你,好像也没别的人帮我了。”

    陈放笑了笑,“那你说吧,要我怎么帮你。”

    陆雨菲忙道:“我公会的任务是让我这个月的直播流水过十万块,要是冻哥你方便的话,帮我刷刷流水就行了。”

    “你的意思是,要让我给你刷十万块,是吧?”

    “也没那么多,现在才月初,距离月底还早,可能五六万块就够了。”

    “好,没问题。”

    这就答应了?

    这么干脆的么!

    陆雨菲眼前大亮,紧张地问道:“那个,冻哥,你答应帮我了?”

    “答应了,不过,我有一个小条件。”

    “什么条件啊?”

    “我挺好奇你现实生活中长什么样子,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能来蓉城玩几天,咱们见个面,我请你吃点东西。”

    这话说得很委婉,但该表达的意思,也算是如数表达了。

    原本陈放以为,有些事他得自己主动提出的,但情况比他预想的好了不少,陆雨菲这妞居然这么快就沉不住气,主动来问他要礼物了。

    那接下来的步骤,就太简单了,傻子都会操作。

    如果陆雨菲答应,那再好不过,陈放都馋她好久了。

    如果陆雨菲不答应,也没事儿,之前才刷了一万多鱼翅,撤出还来得及,就当是新手上路交学费了。

    看到手机屏幕上的消息,陆雨菲神色微怔。

    脸色变幻好一阵后,她缓缓吐出一口气,打字道:“冻哥,我不是那种女孩子……”

    陈放:“我知道,但说实话我也没别的意思,就只是叫你来蓉城玩几天而已,完了之后你可以随时离开,我又不会强留你。”

    只是到蓉城玩几天而已?

    是我玩几天?

    还是玩我几天啊?

    陆雨菲撇着嘴,心想我虽然没谈过恋爱,但又不是三岁小孩子了,而且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这话我要是信了,我就是个制杖。

    你就是铑铯铋,‘上来自己冻’这个id就暴露了你的本性了,你就是馋我身子,这点实锤了。

    我要真去了蓉城,你不把我膝盖磕破,我都不信你会放过我。

    陆雨菲:“抱歉冻哥,我直播这么久,从来没这样做过,我过不了自己心里那道坎。”

    陈放:“没关系,你也不用现在就回答我,好好考虑几天。”

    陆雨菲没有再回消息。

    扔开手机后,她瘫软在座椅上,双目无神地看着天花板,白嫩的脸蛋上布满了迷茫之色。

    “该来的,还是来了……”陆雨菲苦笑连连,暗道:“如果我答应他,这个头一开,可能就回不了了,而要是不答应他,他肯定不会再给我刷礼物了,我该怎么办,谁来教教我?”

    陆雨菲的烦恼,带到了直播上,以至于她接下来几天的直播都没什么精气神,人看着就跟一个快散架的提线木偶一样。

    但这些负面的精神,并不能给她的直播带来任何好处,反而还让一些平民粉丝觉得她不好好播,是在敷衍他们这些粉丝,一生气好几个删牌子走人了。

    一连四五天,情况都不太好,可以说是每况愈下,再这般持续下去,要不了多久她就真凉了。

    ……

    相比于陆雨菲,陈放却每天都过得无比充实。

    白天有好的交易就去完成交易,没好的交易就置之不理,跑去洗脚、泡温泉、喝茶、玩游戏,日子过得好不惬意。

    就在昨天晚上,他还去蹦了个迪,想要来一次不敢叙述的邂逅,然后提起裤子就开溜。

    但可惜漂亮的妹子都被那些有钱的牲口霸占了,他看得眼馋,但也只能干巴巴地瞧着。

    那些姿色一般的,他又瞧不上人家。

    典型的眼高手低。

    6号的时候,因为完成了一个1万块急求华为p40的交易,陈放净赚了近六千块,所以银行账户里依旧还有好几万。

    阿威那边,在昨天白天,也就是8月9号,再次与陈放建立交易。

    具体内容和陈放写在书里的那些差不多,这家伙还真就觉得四大名著看了没啥意思,然后希望陈放给他弄个100g的文艺视频进去,让他消磨时间。

    但问题是,阿威好像并没有看到他后面写的内容,依旧选择用鱼翅进行交易,而不是软妹币。

    因此,陈放的斗鱼账户里,又多了10万鱼翅。

    据陈放猜测,他和阿威的交易,应该是受到了系统规则的一些限制,支出的物品当前看起来没有设限,但收入却只能是鱼翅。

    鱼翅就鱼翅吧,反正陈放有了软妹币,也会用来泡妞,无所谓了。

    都一样。

    公司那边,半个月的请假时间已经到了,但没人给陈放打电话叫他回去工作,他也把这事儿给忘得差不多了。

    下午六点。

    陈放正在刷抖音看漂亮妹子搔首弄姿,却忽然收到了陆雨菲发来的微信消息。

    “冻哥,我们能聊聊吗?”

    看到这条消息,陈放的精神一振,连忙关掉抖音,脸上的表情眉飞色舞。

    想和我聊一聊?

    这是已经考虑好了吗?

    陈放淡定地回道:“想聊点什么?”

    陆雨菲:“我想问问,你今年多大啊?”

    “没到三十岁。”

    “噢噢,那挺好。”

    “咋了?”

    “没,就是想了解下你的年龄。”陆雨菲回道。

    “这就没了吗?”

    陆雨菲很快继续道:“这几天我反复想了很多东西,坦白地说,没有付出就难有收获,我的运营也经常劝我别那么死板,可我还没到山穷水尽的时候,我家庭情况其实还好,我自己也多多少少还有点积蓄,够用,够吃,所以冻哥,我不想走上一条不归路。”

    这话说完,陆雨菲松了口气,仿佛卸掉了压在身上的一座大山,轻松了不少。

    近几日,陆雨菲想了很多。

    以前的她,最讨厌那种为了钱而出卖自己身体的女生,但最近这段时间,她几乎也要成为其中的一员了,这很讽刺。

    今天下午狠狠地给自己一巴掌后,打得脸上出现了红印子,那火辣辣的刺痛感,也让她从中清醒了过来。

    她这个人,有时候就是贱,打过后才能恢复正常。

    陈放思考了下,打字回复:“你的意思我能理解,不过,大家都是成年人了,相互之间排忧解难是很正常的事,对吧?

    而且,你也没男朋友,就当是咱俩谈了次短暂的恋爱,我觉得没什么呀,你说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