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开挂花钱玩转世界 > 50、我妹妹还小啊

50、我妹妹还小啊

    两人蓉城东站外的广场边等了几十分钟,陈放才开着迈凯伦抵达。

    “他来了。”江秋朦嘴角微微一翘,步伐迈动起来,“走吧,过去了。”

    两人拖着行李,来到车边,陈放也熄了火从车上下来。

    看到江秋朦旁边那个身材清瘦,穿着简单,但容貌却干净秀美的女孩子,陈放愣了愣。

    好清纯的妹子啊,看五官和江秋朦有几分相似,是她亲戚?

    见陈放的目光落在妹妹身上打量,江秋朦连忙上前吸引他的注意力,笑道:“陈哥,来了啊。”

    陈放看了她一眼,目光又回到江秋樱身上,“这位是?”

    江秋朦指着她介绍道:“这是我妹妹,江秋樱,今年刚上大学。秋樱,这是陈哥,别愣着,赶紧叫人。”

    江秋樱好奇地看了眼陈放,然后连忙低下头,不敢看他,有些怯懦地喊道:“陈哥。”

    “就说长得和你有点像,原来是你妹妹,江秋樱,亲的?”陈放问。

    “嗯,亲妹妹,但就是胆子有点小。”

    陈放点点头,视线终于从江秋樱身上移开,问道:“你刚才在电话说遇到麻烦了,什么麻烦?说说。”

    如果不是什么棘手的麻烦,陈放还是比较愿意伸出援手,来帮她们解决的。

    尽管陈放没问江秋樱,但她看起来还是有些紧张,两只纤细的小手紧紧拽着行李袋子,两条包裹在灰色牛仔裤之下的细腿,也牢牢地并拢着。

    江秋朦虽然心里也有点打鼓,但表面上却显得比较自然,连忙回道:“那个,我们家不是比较穷吗,我爸又爱打牌,把秋樱的书学费拿出去堵了,输得精光,还欠了债。

    没办法,我只能汇钱给秋樱,本来好好的,但她昨天临走的时候,有人上门来催债,说不还钱就搬家里的东西,这丫头心地善良,看不下去,然后就主动把钱交了出去。

    最后,只留下车费来到蓉城。

    这下学费没找落,我身上的钱也不够,所以想来想去,好像也只有找陈哥你借了。”

    之前,陈放给了她两万块的劳务费,她汇了一万五给江秋樱。

    剩下的五千块,加上她的那点小积蓄,只能说是勉强够她自己的学费,生活费暂时都还没着落呢,至于江秋樱的学费,那就完全没辙了。

    家里是指望不了的,江秋朦自从上大学之后,就从来没问过家里要钱,也知道要不出来。

    所以,左思右想,好像暂时也只能指望陈放这条大腿了。

    “只是学费问题吗?”陈放问道。

    “是的。”

    只是学费的话,那就简单了,陈放直接道:“需要多少?”

    “秋樱的报名费、书本费和住宿费,和其他一些费用加起来,需要一万二左右……”江秋朦计算道。

    “行。”陈放点了点头,掏出手机后,看向江秋樱说道:“咱俩加个微信,我直接从上面转钱给你就行了。”

    “……我没有手机,也没微信。”江秋樱俏生生地回道,神色略显局促。

    “没事儿,正好我准备去逛街买点东西,到时送你一部不就有了吗,小问题。”陈放笑了笑,大方地道。

    “啊?”江秋樱听得愣了愣,抬起头惊讶地看了看陈放。

    你要送我手机?

    我们才刚认识,为什么呀?

    她看起来有些不知所措。

    江秋朦见状,却是脸色微变,自家这小妹虽然穿着普通,也没打扮,但胜在天生丽质,此刻也是清纯诱人。

    姓陈的这一来就要送她手机和加微信,而不是直接把钱转给我,不会是看上她了吧?

    一时,江秋朦心里警惕,虽然她很想傍上陈放这个大款,但问题是她觉得自己一个人就好了,并不想把单纯的妹妹卷入进来。

    于是,江秋朦连忙笑吟吟道:“陈哥,秋樱她还小,不懂事儿,有什么你和我说就好了,手机这个东西,我那儿有个旧的,给她用就好了。

    钱的话,不用麻烦,你转给我就行,我到时候会和她一起去报名。”

    陈放看着江秋朦露出玩味的笑容,“怎么,这么警惕,是怕我对你妹妹做什么吗?”

    “没有没有,不是……”

    陈放摆了摆手,打断江秋朦的话,说道:“行了,你有没有我还看不出来吗,害怕都快写到脸上了。”

    “……”江秋朦尴尬一笑。

    眼睛在她们两姐妹的身上来回打量了一阵,姐妹花……陈放的嘴角微不可查地翘了翘,接着又一本正经地说道:

    “放心吧你,我这人对青涩的小苹果没什么兴趣,我的眼光,可是很高的,别小看我了。”

    这话是真是假,大概只有陈放自己才知道。

    江秋朦闻言讪讪一笑,但心里却暗自松了口气,希望刚才真是自己小肚鸡肠了。

    老实说,如果陈放正对江秋樱有什么不轨的念头,她一个勉强只能算是抛釉的朋友,也根本无法左右陈放的行为。

    这种时候,除了谴责与谩骂外,只能默默地看着他做他想做的事。

    江秋樱听了陈放的话,表情变了变,陈放的意思她听明白了,就是嫌她不漂亮,对一个女孩子而言,不管谁说出这种话,都会让人很受打击。

    不免的,江秋樱的眼中浮出了淡淡的自卑感。

    但同时,心里却还有些不服气,因为,她上高中那会儿,还是有不少男同学给她表白过的。

    陈放没去琢磨两姐妹的心思,继续说道:“行了,别磨叽了,赶紧把行李放到车箱子里吧,时间也不早了,去逛了街,正好可以赶上吃晚餐。”

    说着,陈放也没打算等这两姐妹做决定,直接从江秋樱手中抢过她装行李的袋子,然后一股脑给扔到了迈凯伦的储备箱里。

    完了之后,对江秋朦道:“这一片你应该比较熟悉吧?”

    “也不算太熟悉,但知道该怎么走。”江秋朦道。

    “那就好,我这车只能载你们一人,你妹妹初来乍到,自己坐车估计不知道怎么走,所以,她就坐我车吧,你呢,就自己去叫辆滴滴或者打辆出租车,到时候我们春熙路汇合。”陈放道。

    江秋朦咬了下嘴唇,把陈放拉到一边,低声说道:“陈哥,秋樱她真的还小,她刚成年呢,你,你有什么冲我来就是了,别欺负她好吗,求求你了……”

    说完后,一脸乞求地望着陈放。

    陈放:“就是坐个车而已,你想什么呢,怎么,我陈放的人品,就这么不值得你信任吗?”

    “我不是那个意思……”

    “你就是那个意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