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开挂花钱玩转世界 > 52、姐,能要脸吗?

52、姐,能要脸吗?

    春熙路,王府井百货南门。

    江秋朦面色复杂地看了眼陈放,启唇说道:

    “陈哥,今天真的谢谢你,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得带秋樱去她学校把名报上,所以,我们恐怕得先走了。”

    “要走了?”陈放眨了眨眼。

    “嗯。”江秋朦点了点头。

    好家伙,没经过我的同意,你这就想带着你妹开溜了?

    这就是典型的三天不打,要上房揭瓦啊。

    不可能随便让你走的。

    陈放抬头看了眼不远处的王府井购物中心,摇头遗憾道:

    “本来之前逛街的时候,在香奈儿专卖店看到一个包挺符合你气质的,我还打算趁今天带你去香奈儿,把它买下来送给你的。”

    江秋朦:“???”

    什么什么?

    都已经买了这么多衣服了,你还要送我香奈儿的包包?

    江秋朦呼吸一紧,脸上的表情像是调高了亮度的显示屏,变得尤为红润和鲜明。

    在她的认知里,香奈儿和爱马仕迪奥的包包最有档次了,申婷就有一个,太漂亮了。

    她做梦都想要一个,只可惜,以前穷,手里没钱,就算做梦也买不起一个。

    但现在,陈放居然想送她一个?

    江秋朦瞬间就不淡定了。

    只听陈放接着说道:“不过,既然你们要走了,那就算了吧,等下次有空了再说。”

    江秋朦当场就有些急了。

    心里暗骂自己太不懂事,眼珠子转了转之后,连忙笑着对陈放道:“陈哥,别啊,我刚才和你开玩笑的呢,秋樱报名今天可以,明天也可以,什么时候都行,那个,我们不走了,还是继续逛街吧……”

    这话连江秋樱都听不下去了,忍不住在江秋朦的身边低声嘀咕道:“姐,你变脸的速度也太快了吧,能要点脸吗?”

    要脸?

    那是什么?

    早在那天晚上决定上陈放的车之后,她觉得自己就基本已经没脸可要了。

    而现在,有香奈儿的包包可以拿啊,这可是好东西,女孩子最爱,为了梦寐以求的东西,丢个脸怎么了?

    反正又死不了。

    江秋朦还在为自己的正确决定而自得,但这是,陈放却说道:“原来你是我开玩笑的?巧了,我也和你开玩笑的,哈哈……”

    “?”

    江秋朦有些炸裂。

    “你和我开玩笑的?”江秋朦呆滞地道,心里有些想吐血。

    “是你先和我开玩笑的。”陈放道。

    江秋朦满心的幽怨,但张了张嘴唇,却说不出话来,只好摆出了一张苦瓜脸,表情有些想哭。

    然而,这时的陈放突然又道:“逗你玩呢,走吧,去香奈儿的专卖店看看。”

    “啊?真,真的吗?”江秋朦表情一换,惊喜连连地道。

    “是不是真的,跟我去了就知道了。”陈放一笑,然后走在前头,快步往王府井购物中心走去。

    江秋朦见状一脸欣喜,凶脯也因为激动而变得上下起伏,他没开玩笑,真要给我买!

    这时候,江秋樱在一旁弱弱地道:“姐,真的还要去买吗?我手里都快拎不动了……”

    江秋朦转头狠狠地瞪了妹妹一眼,“蠢,这是能不能拎动的问题吗,不是!这是他会不会买的问题,香奈儿的包包呀,一两个可能就比我们手里所有的衣服都贵了,你居然还能说拎不动它的话,是不是傻呀?”

    “可是,我这才第一次和陈哥见面呀,这样要他的礼物,真的好吗?”江秋樱嘟囔道。

    江秋朦皱了皱眉,是啊,妹妹说的这个也是问题,而且是个很严重的问题。

    “先别管了,跟他进去后再说。”江秋朦边走边说:“而且,你也别想太多了,他刚才说了是送我包的,可没说过要送你。”

    “也对。”江秋樱懵懂地点了点头,但低头看了眼手上的这些购物袋,表情又变得复杂起来。

    包包什么的,她这会儿年纪小,无感,但她知道,手上的这些衣服裙子,价值几万块啊。

    而这些,都是陈放送给她的。

    除此之外,陈放还给她买了手机,转了钱给她,让她有钱去交学费。

    不管江秋朦表现得再怎么轻松,再怎么随意,但江秋樱心里很清楚,自己欠陈放的人情,已经欠大了。

    不久后,三人从王府井购物中心出来。

    江秋朦的手中,多了个香奈儿的黑色复古小牛皮面料的单肩包,花了6万6。

    而江秋樱的手中,也多了个香奈儿的购物袋,里面装的是一个经典的白色口盖包,也是6万6。

    大街上,江秋樱人有点晕。

    不是说好的只给我姐买包的吗,为什么也给我买了?

    而且,还给我买了个6万6的包包,和我姐的一样贵!

    不知不觉间,手上就提了价值十来万的物品了,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的江秋樱,此时的手有些发抖。

    天边,阳光已经将云霞染成了金色,陈放看了眼手上的理查德米勒,对两女说道:“时间快到饭点了,先去我停车的地方,把东西都放到车里吧,提着也怪累的。”

    “好!”现在陈放说什么就是什么,江秋朦也不敢再说要离开之类的话了。

    只是,瞄了眼妹妹,她这心里难免还是又喜又忧。

    两女将购物袋一股脑塞入迈凯伦650s之中,当然,不是储物箱里,而是车厢里,因为储物箱里还装着江秋樱的行李。

    完了之后,又跟着陈放来到一家餐厅,吃了一餐美味的小龙虾。

    不仅江秋樱这是第一次吃小龙虾,江秋朦也差不多,别看她俩说什么不要不要,但一吃起来,上头之后,比陈放还吃得多。

    吃完晚餐后,已经是傍晚七点过了。

    “秋樱住的地方找好了吗?”街上,陈放问道。

    “还没有,我打算让她去我宿舍里对付一晚上。”江秋朦说道。

    陈放道:“去什么宿舍啊,直接去我家吧,我家宽敞,房子也多,让她随便选一间住下就行。”

    “陈哥,这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秋樱是你妹妹,那也就是我妹妹,妹妹去哥哥家里住怎么了?该不会是你还嫌弃起我那房子吧?”

    “没有没有……”

    “既然没有,那就走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