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开挂花钱玩转世界 > 96、一位死者的交易

96、一位死者的交易

    安幼甜皱着眉黛,质问闺蜜:

    “为什么?那个姓陈的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渣男!

    除了我和你,那个叫小鲸的女主播,和他没关系你敢信吗?就昨天他还去给人刷了20万呢,他们的关系,绝对不正当!

    加上她,这都已经三个了,还有那些我们不知道的女人,你可以想象他到底渣到了什么程度。

    这种渣男,这种海王级的男人,有什么值得你留念的?”

    苏瑶蠕动红唇:“他昨天给我刷了300万。”

    安幼甜:“???”

    “抱歉幼甜,你让我离开他,我恐怕做不到。”

    “就因为钱么?”

    “这只是一方面。”

    苏瑶吸了口气,眸中亮光轻轻闪烁,脸上泛起迷人的红晕:“有钱而且还舍得为我花钱,这样的男人,我恐怕这辈子都只能遇到这么一个了。

    而且,你都不知道,他现在变化好大呢。”

    “变化好大?”

    “是啊,真的好大。”

    苏瑶眼神有些迷离,回忆道:“上一次见他的时候,他还平平常常的,但现在他都有八块腹肌了,而且比之前更帅了。

    最关键的是他……还超级厉害,我敢打赌,那肯定是所有女人梦寐以求的一路车!”

    安幼甜越说越起劲儿,越说眼中的光芒越亮,内心的想法也越是坚定:“说真的,就算他是渣男,就算他是毒药,我也有点离不开他了,他简直就是我的理想男神类型。”

    安幼甜愣了愣:“八块腹肌?”

    “是,真的八块腹肌呢!

    他现在身材超级好,就他那颜值和身材,哪怕现在他没钱了,我也愿意被他渣。

    更别说……他还愿意为我花钱呢。”

    苏瑶觉得这话有些犯贱,说的有些迟疑,但还是说了,因为这就是她的真实想法。

    而事实上,这个社会上大部分女人,在遇到渣男的时候,其实都抱有这样的心思。

    你渣我没事啊,只要我感到快乐,我感到开心,那我就无所谓。

    “你没救了。”安幼甜摸了下自己的额头,眼神有些怪异,这个苏瑶,已经花痴到快疯了吧?

    姓陈的到底给她灌了多少迷药?

    “是的,我也感觉我没救了。所以幼甜,对不起,我不能和他断绝关系,如果你实在是恨我,那你就恨吧,不过在我心里,你依旧是我最好的姐妹。”苏瑶认真道。

    有些话,苏瑶其实还没说出来。

    那就是她觉得安幼甜其实挺傻的,这么好的男人,说踹开就踹开了,然后现在还要让她也把他踹开。

    怎么可能,她现在都快爱死陈渣男了,怎么舍得踹开他,她又不是脑子有问题。

    真要和陈放断绝关系了,苏瑶觉得自己这辈子恐怕都再遇不到像他那么适合自己的男人了。

    至于,现在和陈放的关系有点那啥,苏瑶也曾纠结过,可仔细想想,现在大部分的有钱男人,不都这样,不都是挺浪吗?

    就像一些著名的富二代,女朋友几个月一换,几年下来谈了十几个女朋友了,结果还有一大群女的往上凑,这种现象太多了。

    不过,苏瑶觉得,自己只要坚持跟着他,以后指不定有机会成为她正牌女友,和他结婚,甚至嫁入豪门呢?

    虽然这种想法不太可能实现,但梦想还是要有的嘛,万一姓陈的哪天眼瞎了呢?

    而且,她选择和陈放好,除被他套路了以外,其实从道理上来说,也不碍她安幼甜什么事儿,因为她都和陈放没关系了,那她苏瑶和陈放在一起,关她什么事呢?

    只是人都是感情动物,从情理上讲两人是闺蜜,是好姐妹,苏瑶这样跟好姐妹的前任发生牵连,确实不太好。

    ————

    但问题是,只要苏瑶不顾安幼甜的想法和看法,安幼甜也拿她没什么办法。

    当然,这些没良心的话,苏瑶是不可能说出来的。

    安幼甜面色变幻了一阵,最终长长地叹了口气,面色复杂地看了闺蜜两眼,什么话也没说,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看到她离开,苏瑶也长长地出了口气,既然安幼甜现在没和她翻脸,那之后大概也不会了。

    以她对姐妹的了解,顶多生几天闷气,然后就会和她和解了。

    只不过,苏瑶有些皱眉的是,昨天和陈放玩得太疯了,前前后后好几个小时的致命游戏,让她到现在都有些头晕目眩,没缓过神来。

    “那家伙,简直不像个人,也不知道要养几天才能恢复过来。”

    ……

    中秋节当天的日常交易,没什么可做性,陈放便没去接。

    但今天新刷新的日常交易,却让陈放的眼中绽放出了一缕兴奋的光芒。

    【1、我明明死了,但眼前却出现了一个屏幕,真是奇怪……

    研究了一通上面的文字,我终于明白了,这大概是老天爷对我的格外关注,让我可以用生前剩余的财富,来和一个陌生人做一次交易。

    哈哈,有点意思。

    陌生人,我不知道你是谁,但这没关系,只要你能替我完成一件事,我就把我那些生前没花完的财富全部给你。

    那是七年前被我藏在一个地下密室的一笔钱,我用两个箱子密封起来了,应该还可以用。

    大概有个八位数吧,都是些来路正当的钱,你可以放心花,本来是打算留给有缘人去发掘的,但既然现在有这么一个机会,那也就便宜你了。】

    看到这里,陈放的眼前一亮。

    八位数?

    压下心思,接着往下看。

    【我要你做的事很简单,替我去补偿一家人,他们家的男人,在三年前就死了,他是我的朋友,我明明可以救他的,但我胆子小了,选择了置之不理。

    虽然从法律上讲,这种没义务的见死不救不违法,但道义上却过不去。

    我后悔过,现在死了,更加清楚地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我当时不应该袖手旁观的,而且事后为了逃避和欺骗自己,我没有去帮助朋友的家属,不敢面对他们。

    现在,希望你能帮我完成这件事,去代我补偿一下这家人,地址是黔省绵山区九桉镇羊渠街17号……

    找到他们后,你给个10万块的现金补偿就行,给多了反倒是害了他们,理由你自己随便找。

    等你完成这件事情后,我就告诉你我藏钱的具体地址。】

    【支出】:用10万块现金补偿一家人。

    【收入】:藏钱的具体地址。

    【限时】:24小时。

    【温馨提示:每一次日常交易的内容都经系统严格筛查,不存在任何暴露系统的陷阱,请放心交易。】

    浏览完一通后,陈放心里算是对这个交易有了清晰的认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