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开挂花钱玩转世界 > 126、女博士降价了(求订阅)

126、女博士降价了(求订阅)

    10月25号。

    今天的日常交易刷新了。

    陈放一瞧之下,有些乐呵。

    【1、本人女,今年27岁,身高167,体重92,之前就读于美国一所著名高校,已经毕业,并成功拿到了博士学位……

    喂喂喂,就五百万而已,花五百万来收养我,真的有那么难吗?

    国内有钱的男人死光了吗?到底跑哪儿去了,为什么没人愿意花钱来泡我,为什么?

    好吧,我不要五百万了,给我三百就行,三百万一年总不多吧?】

    【支出】:300万rmb

    【收入】:收养一个情人一年。

    【有效时间】:24小时。

    “又是这个女博士……”

    记得上一次的时候,她还要五百万来着,这才刚过没多久吧,就把要求降低到了三百万。

    女人,你的矜持呢?

    你的原则呢?

    它们哪儿去了?

    之前的时候,陈放钱没多少,觉得交易了不划算。

    而今天,他手里的钱倒是足够了,但却又还是不愿意交易。

    无他,女博士居然降价了,如果她没降价,还是五百万,说不定陈放会考虑下完成交易,看看这个女博士到底是个什么高贵模样。

    可这会儿,却提不起一丝一毫交易的心思。

    他想着,既然这次降到了三百万,说不定下次就降到了两百万,一百万,甚至只要几十万了呢?

    陈放虽然好涩,但他现在不缺妹子,前阵子在深市的时候还来了一次九人排位呢,如今区区一个海归女博士,还勾不走他的魂。

    他倒想看看,这个所谓的海归女博士,底线到底在哪里。

    关掉系统后,陈放看了眼窗外。

    今天的天气不错,蓝天白云,清风和煦,是个出去浪的好日子。

    下午两点。

    浪了一圈回来,正在阳台的躺椅上晒着太阳午休的陈放,手机突然响了。

    拿起来迷迷糊糊瞧了眼,见是纪婉清打来的,滑开接听键懒洋洋道:“喂,教练?”

    “你又有好久没来上课了,是忘了吗?”纪婉清那悦耳的声音轻飘飘地传来。

    “没忘,不想来。”陈放回道。

    “要想一直保持好身材,训练是不能少的,你如果一直懒下去,过不了多久,你就彻底不想训练了,然后身体也会习惯你的懒惰模式,最后……”

    “行行行,你别说了,我三点过来。”

    “好的。”

    与纪婉清结束通话后,陈放摸着下巴喃喃自语。

    “……突然想起来,我好像可以买个健身房来玩玩?这样一来,不但钱花出去花费值积累到了,还能成为纪婉清的老板,更方便与她增进关系,好像挺不错的嘛?”

    思索了一阵,陈放暗道:“千艺健身会所,也不知道这个健身房值多少钱,我手里这一千多万,应该是够的吧?”

    ……

    千艺健身会所。

    陈放三点来了之后,在纪婉清的带领下,先做了热身运动,然后才开始了力量训练。

    最近遇到的妹子挺多的,基本是t2级以上的,在外面都是别人家的女神,但现在把她们和纪婉清一比,陈放却又发现还是这位教练更好看,也更耐看。

    毕竟t0,毕竟三年血赚啊。

    常规训练结束后,进入拉伸课程。

    但就在两人准备去vip私教区时,两名女人走了过来,她们一人穿着小西装,一人穿着印制有私人教练标识的服装。

    见到两人,纪婉清忙招呼道:“店长,韩教练。”

    那名穿着小西装的女人是店长,身材还行,但长得一般,妆容画得很浓,她看了眼纪婉清,又对陈放说道:

    “这位会员,我找纪教练有点事聊,就耽搁几分钟……”

    “没事。”陈放摆了摆手,对纪婉清道:“我去那边等你。”

    “好。”纪婉清点了点头。

    陈放离开后,这里很快响起了训斥的声音,是那个女店长发出来的。

    陈放大老远的都听到了,于是他又折返了回来,看看到底什么情况,但这时候店长和那名教练已经走了,只留下纪婉清一个人眼睛红彤彤地站在原地,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叫人心疼。

    “咋了教练,眼睛进沙子了?”陈放笑道。

    纪婉清看了他一眼,抹了把眼角,苦笑:“进什么沙子,被训了。”

    “为什么训你?”

    “别提了,一提就是泪,走吧,我们去上课。”纪婉清不想多说,转身拿着课本就进入了私教区。

    陈放看着她那妙曼动人三年血赚的背影,若有所思。

    在上拉伸课的过程中,陈放明显发现纪婉清有些走神,心不在焉的。

    趁她不注意,陈放揩了两下油,她才皱着眉瞪着他,“你手别乱动啊,老实点。”

    陈放没被她唬住,压根儿不吃她这套,反而笑道:“不是我手乱动,而是你这没用力也没用心啊,一点力道都没有,和以前的拉伸课比起来差远了。”

    纪婉清面色苦了下,抱歉道:“不好意思,我心情有点差。”

    “是刚才被训的原因吗?”

    “嗯。”

    “到底怎么回事,能说给我听听吗,让我开心下。”

    “你够了啊,我都烦死了,你还打击我。”纪婉清幽怨地看着他,表达着自己内心的不满。

    “快说说,到底咋回事,不然一会儿举报你上课不认真,敷衍我。”陈放威胁道。

    “你……”对于他的调侃,纪婉清有些无语,伸手轻轻揪了他的大腿一把以示抗议,然后才叹息道:“就是工作上那点事儿,刚才那个韩教练是店长的好朋友,但是呢,她刚来没多久,急着发展会员。

    昨天的时候,有人过来买课,一开始是韩教练接的,结果人家对她不满意,后来找了我,买了我的课。

    韩教练大概觉得是我抢了她的人,所以气不过,就去给店长反应了。

    刚才店长也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训我,还让我把卖课的提成让给韩教练,不然的话就炒我鱿鱼。”

    “就这?”

    “就这……什么就这,这还不够烦吗,我都冤死了,又不是我故意去拉的人,而是人家会员主动找我的,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