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开挂花钱玩转世界 > 129、有兴趣当店长吗(求订阅)

129、有兴趣当店长吗(求订阅)

    姚教练说:“这可没开玩笑,那个姓陈的,哦,应该叫陈总了。

    他特意花700块一节买你的拉伸课,不就是看上你了吗?

    这点咱们健身房里谁不清楚啊,你当大家都是三岁小孩呀?”

    “……原来你都知道了啊,好烦啊。”纪婉清有点脸红。

    她还以为这事儿没多少人清楚呢,可现在听姚教练一说,估计所有人都知道了吧。

    “还烦?哎,我说你这就真的有点装了啊。”姚教练翻了个白眼,说道:

    “你就知足吧你,人陈总长那么帅,这次还特地为了你买下健身房,然后把老女人开了,以后这家健身房就是你的天下了,你还想什么呢,烦?信不信给你一拳哦。”

    纪婉清苦涩道:“你别打趣我了,我是真的有点……算了,我的烦恼你不懂的。”

    这天聊不下去了。

    这个纪婉清,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要换成是她姓姚的,有个年轻的大帅哥因为她被人欺负了,然后直接花近千万买下健身会所,开除欺负她的那个人,为她出气,她肯定都开心死了。

    烦恼?

    那是什么?

    天底下还有比这更浪漫,更让女人觉得感动的事情吗?

    纪婉清带着一肚子的无奈,来到了自己的办公间,趴在桌子上心绪不宁。

    “那家伙,怎么会把健身房给买下来了呢,还为了我?

    骗人的,肯定是骗人的,那可是近千万啊,有那么多钱去干点什么不好,非要来买健身房,为了帮我出气?

    这太扯淡了。”

    是啊,正常人都不信,可事实摆在眼前,又不得不信。

    遐想了好一会儿,纪婉清调整了下心情,拿着手机拨通陈放的电话,然后清了清嗓子问道:“哎,你今天要来上课吗?”

    电话那边,在林双和宋彩霓合租的地方过夜的陈放,刚起床不久。

    听到纪婉清的声音,一边打着呵欠,一边道:“这才上午呢,下午再来吧。”

    “哦。”纪婉清应了一声,过了一会儿又道:“我刚来健身房,听说,你把这里给买下来了?”

    “是啊。”

    “花了多少钱?”

    “920万吧好像。”

    “你是不是傻啊!”纪婉清闷闷不乐地说。

    “我怎么傻了?你倒是说说看。”陈放笑了。

    “有这么多钱,不如去重新开一家新的健身房,你怎么会想着来买这样一家已经经营了四五年的健身会所?你这920万砸下去,估计十年都难以回本了……”

    “没事啊,我买它又不是为了赚钱,只要能维持日常开销就行了,赚钱倒是其次。”陈放一笑。

    他买千艺健身会所的主要原因,其实就是为了败家花钱。

    这就跟女人买奢侈品一样,明知道那玩意儿买了之后就会贬值,没啥意思,但还是愿意去买。

    陈放也这样,赚不赚钱无所谓,只要能积累花费值就行了。

    “你这人,简直是有病……”纪婉清那边发来了气呼呼的声音,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骂我有病?呵,教练,你可以要注意了,我现在是你老板,你要再骂我,小心我炒你鱿鱼。”陈放道。

    “你就是有病,正常人谁会你这样做啊?”纪婉清无语了一句,又道:“对了,我们店长被辞退了,说是有人逼她辞职,是你干的吧?”

    “是我。”

    “为什么?”

    “上次不是说了吗,如果我是健身房的老板,肯定容不下这样的店长,所以,成了老板之后我就叫她滚蛋了。”

    纪婉清:“其实没必要的,唉,她那个人虽然刻薄了点,也有些小心思,但管理才干还是不错的,而且,说说她让她收敛下就好了,没必要直接开除她的。”

    “现在人都已经开了,就别说那些废话了。”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新招聘一个店长吗?”

    “唔……你对店长这个职位有兴趣吗?”

    “???”纪婉清一脸问号,结结巴巴道:“我?你,要让我当店长?你可别逗了,我不是那块料……”

    “就问你有没有兴趣。”

    “你别啊……”

    “有就有,没有就回答没有。”

    “没有。”

    “基本月薪三万,确定没有兴趣吗?”

    月薪三万!

    纪婉清的心脏控制不住地颤抖了两下。

    乖乖,三万月薪啊,真的吗?

    纪婉清差点就直接答应了,但矜持和保守还是让她矫情了。

    “……我考虑下。”

    “考虑个屁,马上回复我。”

    “有。”纪婉清小声回道。

    “有什么?大声点,我听不到。”

    “有兴趣啊!听到了吗!”纪婉清拔高了自己的声调。

    “这还差不多,既然有兴趣,那店长的职位就是你的了。好了,就这样吧,我这边还有点事儿,下午健身房见。”

    挂了电话,陈放一把推开素手缠在自己脖子上乱啃的宋彩霓,说道:“别闹了,是不是想一个月都下不了地?”

    宋彩霓连忙缩了缩娇躯,与陈放分开,“一点都不知道怜惜人家,哼,坏蛋!”

    陈放笑了,“我还没怜惜你?要真没怜惜,你以为你现在还能醒着,还有力气和我说话?你也太看不起我了吧。”

    宋彩霓脸蛋红了红,粉拳往陈放身上轻轻捶了两下,问道:“哎,亲爱的,刚才那个女的谁呀?”

    “一个健身教练。”

    “她和你的关系,和我跟你一样?”

    “目前还不是。”

    “那以后就是了?”

    “怎么,吃醋了?”陈放捏了捏她的脸蛋。

    “说没有那肯定是骗人的,女孩子都喜欢吃醋……”宋彩霓倒也坦然。

    陈放:“你吃个鬼的醋,有那心思,不如赶紧帮我把林双搞定,到时候我直接拍一百万给你,它不香吗?”

    “你这一百万可不好挣啊,双姐太难搞了。”

    “那就加油!”

    “知道了,我会加油的。”

    两人聊了一阵,宋彩霓继续困觉,陈放却起身出了卧室。

    洗漱完后,碰到了迷迷糊糊出来的林双,当即笑道:“你这黑眼圈咋这么重,昨晚没休息好?”

    “自己干的好事儿,自己心里没点b数?”林双剜了他一眼,无语道:

    “你们自己幸福你们自己的,但不能小点声吗?还有,客厅是公共区域,不是你们的私人区域,下次再敢在客厅里发出声音,我直接报警告你们扰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