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开挂花钱玩转世界 > 171、这只表一千多?(7更求月票)

171、这只表一千多?(7更求月票)

    杨威点头:“春熙路吗,那回头我也去看看,合适的话买一款戴着装装杯,你这表花了多少钱?”

    这表多少钱?

    有你这样问的吗,老实说,我并没有想在你们面前装杯啊。

    而且刚刚还答应了赵昊,不能抢他风头的,你们这是想让我食言么?

    一个个的,真的是没意思。

    于是,陈放斟酌着说:“一千多吧。”

    “一千多吗?感觉还行吧。”杨威道。

    他并没有意识到陈放口中所指的一千多,后面的单位是什么。

    方瑞道:“行个鬼哦,陈放这明显就是被敲竹杠了,淘宝上这种流水线的表顶多一两百,哪里要得了一两千。”

    陈放:“???”

    他一阵无言,我被敲竹杠了吗?

    真的假的,这款理查德米勒53-01,只要一两百?

    好吧,要不是我之前买下它之后,特地查过这表的市场情况,我还真就信了。

    这时,房门忽然被推开,赵昊从外面进入包厢,笑着对众人说道:

    “不好意思啊各位,刚才出去接了个电话,你们这聊什么呢,气氛还挺热闹的。”

    江子琳眨巴着眼睛,笑吟吟说道:“他们在说陈放手上的那只表呢?”

    “哦?老陈的表?”赵昊目光一动,看向陈放,指了指笑骂道:“老陈,你小子不仗义啊,趁着我不在,就开始装杯了?

    说好的今晚上不准抢我风头来着,你啥意思啊,想要抢着买单啊?”

    “我没装杯。”陈放无奈道。

    赵昊却一脸你逗我的表情,拉一张凳子一屁股坐下,斜着眼说:“你那1200万的表都拿出来了,还说没装杯,我信你个鬼。”

    这话一出,包厢里突然一片死寂。

    除了赵昊和陈放之外,所有人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均是一脸呆滞之色。

    赵昊感觉气氛有些不对头,迷糊了,“不是,你们这怎么了?一个个的跟变成雕像了一样,见鬼了啊?”

    杨威最新回过神来,目光在赵昊、陈放之间徘徊了两下,惊骇地问:

    “赵昊,你刚才说陈放手上那只表,值多少钱来着?”

    “1200万啊。”赵昊道。

    “1200万?你确定是后面有个万,而不是1200块?”

    赵昊好笑道:“废话,当然是1200万,老陈这表可是理查德米勒,这牌子的表就没有低于30万的。

    200块?那连个表带都买不到,想什么呢你们。”

    赵昊这番话,再次让包厢里的气氛变得凝固起来。

    但片刻之后,又沸腾了。

    “我的天呐,1200万的表……”江子琳捂着小嘴,惊骇莫名。

    “陈放手上那只表,居然真值1200万!”杜娟感觉难以置信。

    “……”就连刚才高傲不已的韩雁,此刻也睁大了眼眸和嘴巴,呆滞地望着陈放。

    “太恐怖了吧,我人傻了。”

    “老陈,你小子毕业后抢银行去了吧,1200万的表,我湿了。”

    “mmp,老子现在一个月工资6000块,就算不吃不喝工作100年也买不起你手上那块表,这就是差距吗?”

    “赵昊,你不会和陈放合起伙来,骗我们的吧,1200万的表,真的不敢想啊……”

    杨威等四个男生,也是一脸震撼,表情无比复杂。

    赵昊笑道:“我和老陈合起伙来骗你们?骗你们干嘛,我俩有那么无聊吗,老陈这块表型号是理查德米勒53-01,自己上网查查就知道了。”

    话音刚落,早就已经打开手机浏览器查询的韩雁,神色僵硬地看着手机屏幕,喃喃念道:

    “赵昊没说错,理查德米勒53-01,全球限量30只,相当稀有,价值……1200万!”

    仔仔细细地看了眼屏幕里图片中的那款表,再抬头看看陈放手上那只表,几乎一模一样。

    一时间,韩雁轻轻并拢了自己那双桌子底下的黑丝长腿,眸中水光流窜,看向陈放的目光亮晶晶的,像是在打量一块稀世珍宝。

    江子琳问道:“陈放,你不会和赵昊一样,是我们班里的富二代吧?只不过以前藏得比较深?”

    陈放见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神色平静地说:“我哪是什么富二代,我家里情况和你们差不多,只是最近运气不错,捣鼓一些生意赚了点小钱。”

    “都戴1200万的表了,还是小钱?你也太谦虚了吧。”杜娟笑道。

    “他这不是谦虚,他就是在装杯。”赵昊一脸不爽,埋汰道:“合计着刚才你们不知道老陈手上的表值多少钱啊,早知道是这样,我就也假装不知道了,现在好了,风头全被这家伙抢光了。”

    “行了,你别酸我,大不了这顿饭你请客,我来买单。”陈放道。

    “去去去,谁要你买单,我还缺那万儿八千的数不成?”赵昊笑骂道,他刚才也就是开玩笑罢了。

    在得知陈放发财之后,众人看他的目光变得不同了。

    杨威和方瑞几人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看他的时候,眼睛里那些赤果果的羡慕和嫉妒,却是藏不住的。

    毕竟,帅就算了嘛,长相这玩意儿羡慕一段时间就会忘了。

    步入社会后,不去抛头露面,其实帅不帅影响不是很大。

    但金钱这玩意儿也多,那意义就不一样了。

    毕竟在座各位绅士如今奋斗的本质,都是为了赚钱。

    一想到陈放手上戴的那块表,可能是他们奋斗一辈子也买不起的物品,便令人很受打击,难免满心沮丧和灰暗。

    “赵昊,这次来聚会的,就我们九个,没别的人了吗?”肖一飞问道。

    “还有一个没来,不过应该快到了。”赵昊道。

    “还有谁啊?”

    “张初雪。”赵昊说。

    方瑞眼前一亮,说道:“咱们班班花居然也要来啊,我记得上学那时候,赵昊你可是猛劲儿追求过她的,她现在什么情况,你知道不?”

    赵昊摇了摇头:“毕业后到现在,这还是第一次联系,她现在什么情况我也不清楚,不过那会儿的张初雪是真长得漂亮,我大学四年最遗憾的事情,就是没追到她。”

    赵昊那会儿因为有钱,在学校里算个风云人物,女朋友换了一个又一个,连隔壁学校的系花都被他拿下了,但就是他们班的班花拿不下。